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吞天灭道 > 正文
第一章 南荒苦域第一人
作者:一剑浪客  |  字数:4649  |  更新时间:2020-01-16 12:25:52 全文阅读

极西之地有一海,名曰神陨之海,又名诅咒之海,是南荒苦域十大绝地之首。传闻此海是凡人屠杀神后,神坠入此地,由神之怨恨所化 。

  海水墨黑,海中没有人吃的鱼虾,周边更无凡人居住。即使是传说中飞天遁地,挥剑成河的玄修者亦无法横渡诅咒之海,在历史长河中葬身于此海的玄修者的数量,比天上的繁星还多一百。

  此海凶名曰:死神镰刀。

  而此时海面上有一白衣染血的男子,肩上扛着一位银眸小男孩,正一步步踏在海水之上,脚底并不沾海水,横渡而来。

  墨黑的海水只是风平浪静,并无任何危险,看来此海徒有凶名罢了。也或许是这名男子不一般,若是一般之人又岂能徒步横渡“死神镰刀”。

  当最后一步踏在岸边时,他化身青光向远处的十万大山逃去。

  不久之后,一艘能容纳上万人的金光战船以极快的速度靠了岸。

  一股滔天的凶威从金光战船上射出,海水波涛如怒,一道遮天蔽日的巨浪袭卷金光战船,这一拍之下,战船将粉身碎骨葬于海底。

  哼!

  一个“哼”音在惊涛骇浪的咆哮中,如雷鸣之音一般,霎那间,遮天蔽日的巨浪消失不见,海中隐藏着的凶海巨兽们纷逃,神陨之海如死水一般平静。

  在这样的巨变中,金光战船上却连一滴海水都没有,诡异的让人胆颤心惊。

  与此同时,数百道金光从战船上向之前白衣男子飞去的方向追去。

  十万大山中,一片废土残林,黑烟血火斩向天际。

  “北海有溟交出妖子,我们饶你不死。”

  十名手持金剑的‘光球’悬于空中,声如怒雷。

  “大叔!!”一个幼稚的声音在残缺的大地上爬起。

  北海有溟睁开双眼,抚摸身旁缺两颗门牙的小男孩的头顶,温柔的说道:“放心,大叔还活着。”

  缺牙男孩看向单膝跪地,手握“湛蓝”剑的大叔。大叔身穿的白袍被自己的血吞噬成血袍,从膝盖处流的血不止,脚下的血河便不枯。

  他跪在北海有溟的身边,大声说道:“大叔,夜儿逃累了,不想再逃了。”一双银眸如夜空中闪着泪光的启明星,虽有星辰般的明亮,却没有星辰般的寒冷。这一双银眸好似由感动,担忧,决然等情绪打造而成,他决然放弃自己的生命也要保护大叔的安全。

  缺牙男孩身上原本穿的是一件白袍,但也被大叔的血染成血袍,血袍上的血腥味让他皱起眉头,眉头下压着的是内心的厌恶,恨意。

  他厌恶自己,恨自己的无能,他恨自己的身世,若非是自己,大叔也不会受到牵连,为了保护他被敌人追杀十年,受到一次次伤害,一次次从死亡中活过来。

  他们周围躺着上百具残缺不全的尸体,尸体流下的血把大地砍的伤痕累累,千沟万壑,血色的巨坑密布,一座座断裂的山峰一眼望不到边际。这一切都在表示此战是何等的激烈,若是凡人见此必称之为天灾之怒,岂能想到这一切皆是人力所为。

  此战经历三天三夜,大叔压榨到体内最后的一点力量,终斩杀一百八十八位敌人,而自己身受大小伤害八十九次。

  缺牙男孩记得清清楚楚,这十年内大叔为了保护自己,经历了两百二十三次厮杀,身受大小伤害四百零一次。

  最严重的一次是:他们被敌人追杀十万里,大叔终斩尽敌人,而付出的代价却是躺在棺材中濒临死亡一年后才从棺材中活过来。

  这十年中的无数个日夜里,缺牙男孩的内心没有一刻不是责怪自己,担忧大叔的。

  他责怪自己为何还没有死亡,他担忧大叔会在某一刻,某一天永远的消失在自己的视线中,消失在他的身边。

  他从出生就一直活在黑暗中,还好这黑暗中还有一缕来自大叔的光,支持着他活下去,而今他决定让这缕黑暗中的光一直活在他的心中——只要他死了,大叔将会一直活着,而他的黑暗中会一直有一束光,一束温暖的光。

  缺牙男孩笑着说道:“大叔,你走吧,记住以后一定要给夜儿报仇。”握起玄黑战刀斩向自己的脖子,这一刀速度之快,超出了一旁北海有溟的想象。他没有想到夜儿会再一次自杀,再一次为了不牵连自己而愿意死亡。

  可是,北海有溟还是一把握住了玄黑战刀的刀锋,刀锋隔一根头发丝就要斩到缺牙男孩的脖颈上。

  满脸是血的北海有溟温柔的看着夜儿,说道:“傻夜儿,在这十年中,你在大叔心中死过了九次,这九次还不能洗掉你对大叔的内疚,对自己的恨意吗?”

  “你可知道你这九次的自杀带给大叔的是多么重的难受吗!哪怕大叔死亡一万次也无法抵消你一次自杀对大叔的伤害所产生的痛苦,现在,你难道还要大叔体验你第十次的死亡吗?让大叔再多痛苦一次吗?”

  咣当一声~

  听见大叔一改反常,对他说如此煽情的话,缺牙男孩手握的战刀砸到地上,再也无法克制住自己,泪流满面的扑进大叔的怀中,双肩抽动,哭的稀里哗啦响。哭的像投入母亲怀中的三岁小孩。

  北海有溟见此,重重的吐了一口气,这煽情的话可是他请教了无数个好友才总结出来的套路,原本是用来追女孩子用的。

  他抬手摸了摸缺牙男孩的脑袋,很认真的说道:“你生来就是有鸟的,岂能轻言放弃,以后再说放弃的话,老子一定会把你的小鸟给割掉。”

  果然,大叔还是大叔,说话还是这般粗俗,不过缺牙男孩很喜欢。

  他压制住内心的感动,抬起头用衣袖擦掉眼角的泪水,顺便一擦鼻涕,学者大叔的口气说道:“大叔你绝对不能死,你若死了,我不会给你守墓三年的。”

  北海有溟不屑道:“放心,你大叔的命,地狱不敢收。”

  缺牙男孩点点头,站起身朝远处的十团光球怒吼道:“此生我若能活着,必报十年追杀之仇,伤害大叔之痛,屠你们一族。”声音所含的仇恨,可斩天灭道。

  “无知的妖子,狂妄。今日北海有溟必死,你将被我一族剥皮抽筋,扯出灵魂以烈火焚烧百年,以祭奠我族勇士死于北海有溟之手。”

  暴怒的声音从远处以铺天盖地之势扑杀来。

  “夜儿别跟他们废话,让大叔斩了他们。”

  北海有溟站起身,全身颤抖不止,血流的更欢了。在缺牙男孩不注意的时候往嘴中丢了一颗丹药。

  此丹名为“九死丹”,服用后力量暴增,而代价就是减少自己的寿命。当一人服用九死丹之数达九枚时,将爆发出前所未有的强大力量,但半柱香后此人必死。而今这一枚就是北海有溟服下的第八颗。

  空中的十个光球渐渐逼近……死亡将降临。

  “夜儿你数十声,十声之内他们就都闭嘴了。我们也该继续赶路了。”感觉体内充沛着强大力量的北海有溟,再次揉了揉缺牙男孩鸡窝似的乱发,柔声说道。

  “大叔,你又服用生机丹了,真的没有什么后遗症吗?”缺牙男孩皱着眉头,担忧的问道。

  北海有溟淡淡的说道: “大叔岂会骗你,你没有看见大叔每次服用生机丹后,都虎虎生威的吗!现在别废话,你数十声,大叔就解决他们了。”

  缺牙男孩举起八指喊道:“八,”

  北海有溟回头看向缺牙男孩,问道:“十和九呢!”

  “大叔!他们被夜儿吃了哦!”

  缺牙男孩咧嘴一笑,再次露出两个缺门牙的洞。这两个门牙是男孩天天吃蜜蜂弄成蛀牙后,痛的忍无可忍的时候,被大叔一拳轰掉了。

  大叔说“这上面的牙齿掉了,就要捡起来,站到高处把这牙齿往下扔,三个月就能生出来了。”

  缺牙男孩“听话”的爬到一座高峰上,把两颗门牙扔下去,心中求佛祖保佑两天后就生出门牙来,没有门牙他就不能啃苹果吃了。

  结果两年后的今天,门牙依旧没有长出来。

  “臭小子。”

  北海有溟看着咧嘴一笑的夜儿,心里想到:夜儿终于从自己的内心走出来了,不在把自己当成是一个累赘了,经过这一次,他以后绝对不会再轻言放弃了,也不会为自己而自杀了。老子学的煽情的话也没有白学,这可比追一百个女宗主还要有意义千万倍。

  同时,他看着那看着夜儿那两个门牙洞骂了一声娘的!这小子的牙齿就咋生不出来呢!后,拔起身边的湛蓝剑腾空而起,一道巨大的蓝色光束斩向十只光球——剑起溟海

  “吞杀阵法*杀”

  十颗金球愤怒地齐吼,怒声震慑苍天。

  一道金色大阵吞向蓝色光束,蓝色光束一颤,破碎,金色大阵亦破碎成虚无。

  “北海有溟!以你现在的姿态,又能斩出几招这样的威力?!”

  一个光球微颤,心中想到:这北海有溟也太强大了,果然不愧拥有:一剑一人破神荒,剑起剑落十方灭的称号——湛蓝剑君,北海有溟。

  “五…四…”

  一指落,缺牙男孩伸直的还有三根手指。

  北海有溟平静地说道:“放心,下一招就送你们去地狱,但愿你们下一世不要再做我北海有溟的敌人。”一滴滴血从他的身上砸向大地,血雨又一次下起。

  “放肆。”

  十个光球大射金光,整个黄昏的天空都被染成金色。

  缺牙男孩念道:“三。”

  天杀剑阵*杀

  十个光球组成一个剑阵,以十口金色巨剑斩向空中的北海有溟。滔天的杀机与金色剑阵欲把面前的敌人轰成空气。

  天杀剑阵是他们一族排名在第五的强大剑阵,若是举全族之力施展此剑阵,据说可屠神,可惜布置成此阵,随人数的增多越发难以布置成功。但是以他们十人之力,以此阵杀掉重伤的北海有溟,却不是难事。

  握剑的北海有溟闭上双眼,血色衣袍在狂风中安静如初。

  缺牙男孩念道:“二。”

  双眼“炸开”,肩膀一动,北海有溟双手握湛蓝剑,一口劈开天地的湛蓝巨剑横空出世,斩向身前——沧海望月——沧海倒流,思明月。

  他与缺牙男孩同时在心中念道。

  一剑斩。

  一道湛蓝的裂缝出现在苍天中,这道裂缝即使是神也无法修补。

  此剑招北海有溟这半生只用过三次,第一次是一剑毁灭神荒阁,而今这第三次在他重伤的情况下,威力依旧,只是让他付出的代价太重了,不过想着夜儿能好好的活着,他觉得一切都值得了。

  一道绝望的咆哮在裂缝中响起:

  “北海有溟,无邪尊主亲自来杀你了,你将死无葬身之地。”

  耳中听着“无邪尊主”之名的北海有溟,五官沉默,一手握拳,手指断三根。

  十年前无邪尊主一刀杀了北海有溟的‘无良师尊’,若非师尊把他推出战场,当时的他已身亡。

  而今十年后,他再次听到“无邪尊主”之名,内心除了滔天的杀机以外,还有深深的恐惧被埋藏在心底,他没有办法接下那一刀后还能活着。

  看来要尽快把夜儿送到天玄道宗去了,完成大哥的嘱托……倒时我就拼了这条命与无邪老狗一起同归于尽……可这终究是妄想。

  唉!

  内心长叹一声后的北海有溟收了剑,一步一步的,慢慢地从空中走下来。短短百步,在恐惧与愤怒的折磨下,他宛若老了百年。

  他收起脑海中的杂念用干净无血的手按在缺牙男孩的脑袋上,一揉,问:“大叔帅气不?”

  脚下的大地被北海有溟的血流成一座小河。

  “帅的叼炸天。”双眼冒星星的缺牙男孩崇拜的望着大叔,再拔起身旁比自己高的玄黑战刀扛于肩头,牵着大叔的手向太阳落山之处走去。

  北海有溟哈哈大笑后,说:“马屁拍的不错,孺子可教也。”

  缺牙男孩反倒担忧的问道:“大叔,无邪尊主是何等实力?你可有办法对付他?”

  微微沉默的北海有溟,笑着说道:

  “放心!无邪老狗就是比你大叔厉害一指甲,等大叔把你送到天玄道宗后,大叔自有办法脱身。你也不想想你大叔若是简单,岂能带着你逃命了十年,而今不缺手缺脚。你瞧!你还被我养的白白胖胖的。”

  “等大叔引开敌人后,就顺便打打劫,调戏一下美女。然后再来天玄道宗看你,你可要好好修炼啊!”

  双眼泪如小溪的缺牙男孩,使劲的点点头,内心被感动的无法言语。他在内心说道:谢谢你大叔,夜儿的人生有你,是夜儿最幸运的一件事,夜儿以后绝对不会再轻言放弃一次,也不会自杀一次。

  北海有溟抓起缺牙男孩的手向前走去,在夕阳下,牵着手的一高一矮的影子越走越长……而大地之上一深一浅的大血脚印一直向前方踏去。

  天空的湛蓝巨痕依旧,却落下了血色的雨。

  “大叔!夜儿需要修炼到什么境界才能保护你?”缺牙男孩抬头望着大叔的侧脸问道 。

  这个埋藏在他心里有八年的问题,此时他终于问出来了,以前他没有问是:因为他根本没有自信认为自己有一天可以保护实力强大的大叔。而现在他问出来,是因为他想变的强大,为终有一日能保护大叔而活。

  北海有溟哈哈大笑:“当你成为那南荒苦域的第一人时,大叔就让你保护。”

  缺牙小男孩说道:“拉手指。”

  “好!拉手指。”

  在蔚蓝的天空下,一大一小的手指钩在一起,一个属于男人之间的承诺在这天地间出现。当这个承诺在若干年后终于实现的时候,那是缺牙男孩最疯狂地兑现。

  缺牙男孩发誓道:“夜儿一定会以最快的速度修炼到南荒苦域第一人,然后保护大叔。”

一剑浪客
作者的话

此书已废,请勿看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