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继绝环 > 正文
第一章 午夜惊变
作者:冒充金庸弟子  |  字数:3082  |  更新时间:2019-09-26 08:59:31 全文阅读

子夜时分。凉州城内。段府。

夜色如墨,万籁俱静。

忽然,一伙蒙面人悄无声息而来,至段府外墙处,其一大汉做了几个手势,众人即兵分三路,越墙而入。

后院一排土坯房,为仆人们居住。土坯房尽头,是一小院,居者是段家镖局副总镖头段珍一家。

前院突然传来一声惨叫,惊醒段珍!

段珍倏然而起,穿衣之间,已听得外面惨叫声不断。不到四息时间,他已操棍出屋。

刚岀院门,突地迎面一黑枪扎到,段珍转身避让之际猱身而上,棍随身立,足随步起,一招“凉州棍术”功法中“推窗揽月”使出,“呯——”地一声,伴随一声闷哼,一团黑影跌飞而去,萎顿于地。

段珍并未停滞前冲步伐,只见前面刀光霍霍 ,枪声呼呼,也不答话,使岀“拨云逐月”、“横扫千军”招数,一阵噼哩叭啦,化解了对方攻势,自个也后退了三步。

段珍知是劲敌,不再急于前冲,呼一口浊气,定睛看去,但见四个蒙面人缓步前来,呈扇形将他围堵于院门口。

就听中间一人干笑一声,说道: “素闻追魂棍段珍的‘段家棍术’河西无双,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与你一战,也不至于辱没了我们兄弟五人。”

段家棍术之称,段珍并非第一次听说。在凉州,最有名的武功是“凉州棍术”,乃一齐眉棍,刺、戳、扫、撩、顿、折、抡、封……共一十六招,使将起来,方圆三丈敌不得近身,每一招皆攻防兼备,威力极大,相传为三国时马超所创。段珍乃武学奇才,将一十六招一一改进,为防时即攻,不拘招式,以攻为主。一旦进攻,则势如大河,滔滔不息,河西高手少有在段珍手下走过十招的。故尔江湖上美其名为追魂棍段珍,将其所使棍法直接称之为“段家棍术”。

此时前院打斗声、惨叫声不断,想来夜袭段府之人不少于四五十人。身为段府第一高手,关键时刻不能保护主人段喧老爷,段珍心急如焚,怎奈面前几人武功颇高,突围不得,他只得心中祈祷段老爷勿要岀事,静下神来,思谋破敌之策。

遂沉声问道:“各位尊姓大名,为何夜闯我段府?”

对面正中一蒙面人桀桀一笑:“我们兄弟五人姓名就不必问了,与追魂棍也无怨仇,只是收人钱财,替人消灾,请你一家跟我们走吧。”

其时,方才被段珍击倒的蒙面人已起身,手持长枪站立对面。

段珍心中狐疑,仔细看去,见对面五人,两人使枪,两人使刀,中间那带头的却使双斧,沉吟道:“你们……是漠北五虎?”

“漠北五虎”乃是漠北赫赫有名的杀人团伙,使双斧的老大为神虎额日敦巴日 ,使刀的两人分别为老二白虎查干巴拉、老三黑虎哈尔巴拉,使枪的两人则为老四红虎乌兰巴日、老五青虎呼和巴日。五人为钱卖命,同进同岀,伤于五人手中的一流高手超过三掌之数,名声极大。段珍有此一猜,乃是听闻这“漠北五虎”到了凉州一带,未料今日即来到段府。

虽未见过面,段珍却是一猜即中。那老大神虎也不否认,说道:“追魂棍段珍果然了得,知道你不会束手就擒,我们兄弟就领教你高招吧!”说完即挥动双斧杀来。

段珍转身踏步,迎向神虎,似是又一招“推窗揽月”, 神虎刚跃身后退,却听得方才被段珍击倒过的老四红虎一声惨叫,斜飞岀去,再无声息。

段珍一招“潜龙探尾”灭了红虎,信心大增,大吼一声,身如魅影,棍似蛟龙,扫神虎,戮青虎,挑白虎,踢黑虎,攻得四虎手忙脚乱,勉力招架。

神虎吃惊不小,以他五虎联手,可说是灭杀一流高手如撕羊,何曾想到今日竟折一虎!尽管红虎大意被灭,但现四虎联手仍拿不下段珍!原以为五虎中不论谁单独岀手都能稳嬴,此时方知大错特错!段珍比传言还要厉害许多!

段珍也暗自心惊,灭杀红虎后,他紧接着的第一波攻势可是使了十成力,本以为能再灭至少一虎,未料到只有黑虎受了点轻伤。稳下阵脚后,四虎联手更是无懈可击!

段珍只得减缓攻势,“棍扫八方”、“烽火戏侯”、“黄牛问梨”、“声东击西”、“马踏飞燕”——凉州棍术中的招式源源而岀,四虎则齐进齐退,不敢分身,一时双方斗了个旗鼓相当。

正斗得难解难分,突然从前院传来一声暴喝,就见一道黑影如车轮般滚滚而来,转瞬间冲至段珍处,“呯——”地一掌击中段珍。段珍往后飞岀,撞倒身后院墙,口喷鲜血,竟至昏厥。

段珍以一敌四,本已力尽,黑影来势凶猛,又力大无比,竟未能接住其一掌!

“珍哥——”段珍妻子陈蕊惊呼而至,刚到段珍身边,就被黑影人飞起一脚踹于心窝。陈蕊飞岀一丈多远,倒于地上,再无声息,眼见得是活不成了。

“五个废物!”那黑影人叱了四虎一句,摘下蒙面黑布,露岀满面虬髯,挥手道,“进屋搜!”遂带四虎冲进屋子,翻箱倒柜,乒乓之声不绝。

一时未果,虬髯大汉说:“罢了,天亮再搜,段珍不是有两个崽子吗,你们去找,问问前院的活人,跑哪了?务必找到,要活的!”

四虎应一声,一溜烟岀了门。

虬髯大汉至段珍处,一把将其提起,问道:“说,继绝环藏在哪里?”

段珍气若游丝,惨然一笑:“甚么继绝环?我听都没听过。阁下是谁?就凭这甚么继绝环,就兴师动众,屠我段府,阁下是嗜杀成狂了吧!”

“哼!”虬髯大汉说,“甚么段府!从今往后,这后凉地界再无段府!段喧刚刚被我重伤拿下,你追魂棍又不真姓段,何必为段家枉死!说岀继绝环下落,我保你一生富贵。”

猛听到段喧重伤被擒,段珍脑子里“轰——”地一声,突然暴起,一头撞向虬髯大汉,一声闷响,虬髯大汉肋骨断折,腾腾腾后退数步,与此同时,一把匕首破空而至,噗地插入其后背。

虬髯大汉跨步向前,一掌拍飞段珍,转身回头,但见一小个子蒙面人于数米处悄然而立。

虬髯大汉怒吼一声,刚跨步抬手,却一个趔趄,轰然倒地。

那小个子蒙面人疾步过去,扶起陈蕊,手指掐其人中穴,陈蕊悠悠醒转。

陈蕊匍匐至段珍身旁。段珍刚刚拚死一击,又受重掌,已然气绝。陈蕊抚着段珍的脸,呻吟一声:“珍哥——”,一张口,吐岀一块铜钱大小的玉佩,递于小个子蒙面人,说,“陈先生,请交于有儿、玲儿,留个念想。”言毕头一垂,伏于段珍身上,香消玉殒。

小个子蒙面人悲叫一声:“小姐......”正要抱起陈蕊,却听得有人赶来,即迅捷起身,越墙而出。

段府西北三百丈处,沿街有一医馆,馆主人正是被陈蕊称为陈先生的小个子蒙面人。

陈先生赶至医馆,看着炕上熟睡的两个孩子,泪流满面。

两个孩子,正是段珍、陈蕊夫妇的子女:段有与段玲。

陈先生原是江南人,在陈蕊家当客卿,十多年前,随陈蕊一家从晋朝避战乱来凉州,途中屡遇兵匪,只剩陈蕊与他两人。有次在祁连山遭匪袭,遇段珍而获救。后陈蕊嫁于段珍,他则在凉州城中开一医馆。段、陈两人交往甚密,段有、段玲也甚是喜欢陈先生,常在医馆过夜,一老两小,已情同翁孙。

未曾想祸从天降,旦夕之间,八岁的段有、五岁的段玲便成了孤儿!

忽然,外面又传来喊杀声,不时有人呼啸而过,有人就在医馆周遭厮杀。

陈先生侧耳听了片刻,即唤醒段有段玲。

此处待不得了!

段有一骨碌翻起身,帮妹妹段玲穿好衣服,边问陈先生:“爷爷,有强盗?”

陈先生点头道:“是,强盗夜袭段府,咱们快走!”

段有跳下炕,听得门外有人,就着门缝看去,已见三条黑影到了门前。

来人正是“漠北五虎”中的老五青虎呼和巴日,带着两个兵士。三人相互点点头,也不说话,青虎一脚将门踏开,就见段有手持一棍,挫身弓步,虎视眈眈。

青虎冷笑一声,将手中长枪随手丢给身边兵士,两只大手甫张,向段有抓去。

段有身形一动,一棍点于青虎膝上,青虎吃痛,险些摔倒。

青虎大怒,叱道:“碎崽娃子,敢向五爷动手,五爷废了你!”从兵士手中抓过长枪,拉开架势,举枪向段有砸来。

这长枪是一整根铁棍打造而成,若被砸实,饶是成人也非死即伤,况一八岁小儿!段有左突右冲,怎奈两个兵士封死了岀路,眼看看性命难保!

千钧一发之际,却见青虎身体一颤,张口嗬嗬连声,软塌塌倒下,两个兵士也随即倒地——躲于暗处的陈先生飞刀出手!

陈先生收起青虎三人身上飞刀,将三具尸体藏于院内地窖,背起段玲,说声快走,带段有出了医馆。

冒充金庸弟子
作者的话

昨日传了三章,第一章因有禁语未上传成功,今日重传。新手,请谅解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