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惠岸以北 > 开始奇幻之旅
第三十九章 未完待续
作者:于狐  |  字数:8524  |  更新时间:2020-02-04 15:12:42 全文阅读

一个有钱人不可怕,一个聪明的有钱人威胁不大,一个又坏又聪明的有钱人那就是祸患无穷啊。崽卖爷田不心疼,威玛斯回到村里即刻展开征地拆迁的大动作。村民刚开始听到征地搬家肯定不愿意,是啊,住了多少年的地方忽然不让住了,世代耕种的土地不让种了,任谁都接受不了。威玛斯再次展现了他的手段,巧舌如簧忽悠众人,你们会住上很高很高的楼房,实则房子都是开发商偷工减料的杰作,你们会分到征地补偿款,实则通过层层剥削补偿少得可怜,他告诉大家,有了钱你们可以去城市里玩,可以吃好多好吃的,可以穿好多好漂亮的衣服,二流子也再次有了新工作,他们摇旗呐喊:让我们去过城里人的生活。很多人动摇了,一如选举那次,那次村民站到了威玛斯一边,以为跟着威玛斯有更多猪下水吃,他们确实吃到了,在威玛斯结婚之时。现在他们为享一时之爽,再次信了威玛斯,丝毫没去细想究竟有多少钱能用来豪爽。大鼻子这次不再沉默,他站了出来,有了乃父之范,挨家挨户劝说各位:农民的本职不就是种地么,失去土地我们干什么?没有一技之长投身于轰轰烈烈的经济热潮,看不懂股票玩不了期货,深不见底的资本运作更是连毛儿都摸不着,想弄先摸摸口袋看看钱够不够。怎么办?去打饼子卖茶叶蛋,靠着起早贪黑家族联营年赚百万,别逗了,网上经济都是报喜不报忧纯属忽悠人,怎么不确切报道到底有多少打饼子卖茶叶蛋的靠那份辛苦发财,要是真有钱他们早发展壮大了,那都是买东西的在树上摘果子光挑好的,很多人还是在维持。为什么会这样?因为大部分没那脑子,他们不聪明也不笨,没什么长处,短处就是安于现状,不然村里怎么只有几个富绅!大鼻子怎么可能扯这么多,我又自由发挥了。有些村民听了大鼻子鞭策入里的实话,发热的脑子就冷静下来想,是啊,没地我干什么?打饼子卖茶叶蛋!光会吃不会做。学啊,这不难,能吃苦肯定学得会,再去卖,定价多少?成本是多少?一个能赚多少?一个月能赚多少?一袋大米多少钱?卖多少个才能买一袋面?有饭得有菜,菜和肉现在都贵,我自己养着种着干嘛要去买?这不是本末倒置么!对,还是得种地,地不能征,我也不住什么高楼,呆在里边能把人圈死,我住惯了平房,接地气儿,还有院子,农民没个院子那叫家么!对,不搬。我们不能搬!一部分醒悟的村民被大鼻子号召了起来,他们抵制拆迁、抗拒征地。又是他!以前对我老婆动手动脚,现在又来阻挠我的财路,这个大鼻子,这个该死的大鼻子,你要完蛋了。当威玛斯跟官报告了大鼻子带头搞破坏的事情,官就名真言顺的以伟大政府的名义将大鼻子关进了监狱。

又是老问题,大鼻子如何得知?甭管哪个世界,没有不透风的墙,也总有知道内情的贪财之人,一个搞政治的身边少不了党羽,也总会有异心与对头,真相离我们不远,只要有钱它就会靠近,砸准了就能听见响,没什么是不可知的,包括美国登月,肯尼迪被暗杀,管我们屁事,大鼻子只要知道他想知道的足矣。

到大鼻子从监狱出来,他被关进去整一轮,官也通过征地盖房获得政绩有了金钱,加以运作,他得到了升迁,从小地方出来到了城市当了大官,有了派头,不再是过去小地方给人低眉顺眼的角色,现在成了别人给他卑躬屈膝的派头,不是随便什么人能接近的。为了跟官挂上钩,大鼻子必须自抬身价,公爵就是个虚名,那是软实力,没有硬实力,就算是国王也没人朝理。哪个世界都有怀才不遇的高人,虽说三个臭皮匠赛过诸葛亮,但是要想办事办大事靠我们三个的智商还差得稀!所以我们采用公开招募,揽到一些人才,组建了一个空头公司,接着去知名拍卖会场通过预先探听的情报和商计的策略,在众人深信不疑的惊心动魄中,拍下了几件贵重宝物,宝物并不重要,重要的是结识人脉,几个在拍卖会场跟我们竞价的有实力有地位的有钱人,我们早就买通身边人了解到他们的兴趣习惯与喜好,那几件宝物都是他们非常想得到的东西。就在他们犹如挚爱被抢走抓心挠肝之际,我们应时出现,谓言宝物赠给懂得的人,送个见面礼,不要回报,只交个朋友。那些人是干什么吃的,他们会不明白!肯定有事相求,但说无妨。真没事儿,就是想跟你真心诚意绝不虚与委蛇的交朋友。有钱人心里仍在嘀咕,交朋友?肯定有目的,绝不能因小失大,可是宝物又太喜欢,给钱吧,人家直言相送,问有什么需要,只说交朋友,看这几个人不像是肚里憋坏水的,坏人能看出来?哎,见多了就能猜个八九不离十,再说,他们图我什么?图钱?他们比我还有钱(其实买宝物快花光了),图名?人家可是公爵。图权?我也不过几个上市公司。算了,且走且看,多一个敌人不如多一个朋友。朝思暮想的宝物失而复得,又交了朋友,有钱人肯定要请吃饭。哎,正是我们想要的,关键的就是这饭,古往今来,酒桌文化都是一门深厚学问,大至政治战争,小的不足一举,都是在觥杯交错筷来叉往之间发动结束。吃饭可不是小事,而是大事,凭半路暴富的我们想搞定不可能,一句说漏,就有可能前功尽弃。养兵千日用兵一时,这时候就该交际花出场,还有我们招募来的高手,至于如何通过饭局让有钱人对我们的疑问尽消,跟我们“真正”成为朋友,并通过他们让我们改变资金只出不进的局面,进入资本市场获得盈利,在此略去半部书,不再赘述。

人脉广后,我们逢周便在别墅举办盛大的私人派对,还搞个什么天地盛宴这类名目噱头的活动,实则是为一群外表光鲜内心丑恶不知他人疾苦尽情享乐的男男女女,提供了一个眉来挑逗肢体勾引媾和银乱的机会与场所,我们借此掌握了很多不可告人的肮脏秘密,这里边就有那个官。真没想到,这个给人一种严肃正直形象的家伙居然是个异装癖,当我们掌握了秘密,要做的只是把它交给需要的人,一切就水到渠成,官的政治生涯结束了。这还没完,他只是失了权,他还有钱,当官不为民造福,就是给自己捞好处,我们要叫他权财两空。也是为下一步铺垫,我们还需要人。诚如村中的二流子有着用处,我们也需要鸡鸣狗盗之徒,前面说了我们再回监狱,就是为了此事。我们通过关系捞出来一个经济诈骗犯,这家伙长的斯斯文文,嘴里没一句真话,好在我们已将他所有情况查的一清二楚,人无完人,只要是人就有弱点,诈骗犯父母早逝,有个聋哑妹妹,二人相依为命,他非常疼妹妹,骗钱也是为了妹妹能够上学,他进去后,妹妹就被送到了一家臭名昭著的孤儿院,那里经常发生虐童事件。我们把他妹妹从孤儿院接出,安置在别墅,这厢怀柔政策让诈骗犯心存感激,不过大鼻子还是不放心,多次暗示诈骗犯,如果你敢耍花样……大鼻子每次说到这句,就把诈骗犯妹妹唤过来,换张亲切面孔轻柔的抚摸着女孩的头发。跟大鼻子一起,我越来越发觉自己变得邪恶无情,尤其当我看到那些体面的功成名就者暗地里的另一张嘴脸和卑鄙龌龊的谋事手段,我就感觉自己正被黑暗逐渐侵蚀。派克呢?他把自己当成了韩信一流的有功者,丝毫未曾想过自己是否会有飞鸟尽良弓藏,狡兔死走狗烹的可悲下场,但我是不会让这种事发生的。

大鼻子展开了最终行动,这次他的目标不是官和威玛斯这两个人,而是包括了全村人,为什么?因为当他被抓的时候,没有一人挺身而出为他说话,全都躲起来只顾自己,他被关起来,也从来没有一人去看他,这就是他爹辛苦服务了多少年的村民,这些人全部要受到惩罚。

当失势的官体会着没落之初疯子的心情时,大鼻子一如既往邀请他参加派对,官拒绝再来,可是在大鼻子一而再再而三的盛情下,他还是厚着脸皮来了,得到了各种势利眼的冷嘲热讽与闲言碎语,这在意料之中,但他还是很感动大鼻子的不离不弃。玩继续有的玩,但那全都是在大鼻子的安排之下,几个高档失足女用各种虚情假意,满足着官仅剩的男人原始征服的权力,这个权力不再免费,需要付费。官沉迷在这最后的权力中,用金钱不断的维续,这是个无底洞,别看官擅于弄权,但他并不擅于赚钱,他在官场积累的财富即将耗竭一空,官终于向大鼻子哭穷了,等得就是这个。

这时候轮到诈骗犯粉墨登场,大鼻子得知官的难处,便把做好背景的诈骗犯介绍给官,说该人多么牛逼多么硬气,涉足诸多项目资产多的吓人,听了大鼻子的话,官便对诈骗犯是位财力雄厚的成功人士深信不疑,他再次回到过去低眉顺眼的阶段,乞求这位诈骗犯能高抬贵手拉他一把。诈骗犯先是假意推脱拒绝,在大鼻子不断为官的保证诉求下,语气一转,说好吧,看在朋友的面子上就帮他一把。现在自己在搞某某只赚不赔的大项目,可以让他参一股,随即说出个数。官一听,我的天啊,需要那么多钱,自己根本出不起。在官为难之际,大鼻子又适时的劝他,机不可失失不再来,这绝对是个赚钱的好机会,自己也投了一大笔钱进去,让官千万不要错过,知道他现在没钱,所以暗示他可以把房子和拥有的土地卖了,这不就有钱了。大鼻子和诈骗犯二人一唱一和彻底把当官的忽悠了进去,官雄纠纠气昂昂的亢奋道:就拼这一把。还拼一把,拼命去吧。

诈骗犯口中的大项目当然是骗局,是个典型的庞兹骗局,特点就是以小利来博取大利,先在短期内给投资者几次甜头,并许诺若是拉来投资甜头会更多,投资者觉着稳赚不赔又来钱快就会拉来更多的投资,于是雪球便越滚越大,骗术很简单,关键是实施。

成功骗取官,下来就是威玛斯,拿官开刀目的有两个,其一肯定是报复,其二则是为了获取威玛斯的信任。自从征地事件结束,官和威玛斯便绝了来往,一则官升迁不会再瞧得上威玛斯,二来威玛斯亦有自知之明,他没有靠获得的巨富迁往别处,依旧固守村中,村子是他的根据地,在村里他能呼风唤雨,离开村子他就玩不转了。

十二年过去了,村子不再是处女,有了电通了气,村民住上楼房,没了耕地,但人的适应性很强,大部分青壮劳力扔了锄头出外成了民工,有一些真打起饼子卖开茶叶蛋,他们没有暴富,正如大鼻子所说,生活勉强可以,只有很少很少敢闯敢干的聪明人发家致富,老的依然固守村里,而村子还是那样的保守封闭。

当诈骗犯以投资考察的名义联系上威玛斯,这让他很吃惊,因为别墅的事情虽然自己受益,但是开发商并没捞到半毛好处,别墅是盖好了,可是没有路,入住率低得吓人,开发商被银行逼得差点去投河。他没有想到还有人敢来投资,诈骗犯便道出正是心系故乡的官介绍他来的。威玛斯已经知道官落马的事情,这官场上风云变幻,说不准哪天官又重新上马,就算不再从政,人家也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也是因为二人有过成功合作,所以听到官吃水不忘打井人,有好处还能想到他,威玛斯相当感动,眼圈儿都微微泛红,死命的挤眼泪,水喝少了没出来。聪明一世糊涂一时,人总有阴沟里翻船的时候,这也是报应,不管怎么说,反正威玛斯上了套。他再一次回归到像十二年前那样,在村中展开了忽悠行动,而那些已经出去见识过市面的村民,也再一次为一时的欲望付了款,付得倾家荡产。至于诈骗犯究竟如何一步步骗取村民的资金,大鼻子又是如何安置消失的诈骗犯和他妹妹,这一跌宕起伏波澜壮阔的过程,在此略去半部书,与上面半部合成一部,待机发表。

官完了,奋斗了大半辈子最后什么也没了,威玛斯完了,他不仅要面对受他蛊惑从不自我反省,失去财产的村民愤怒的围攻,还要以诈骗犯的罪名接受法律制裁。

大鼻子赢了,接下来呢?接下来是论功行赏,他跟交际花登了记,在结婚当天,他心情大好的搂着我俩说:过两天我们去取剩余的宝藏。

终于要动手了。婚礼进行曲奏响,交际花穿着美丽的婚纱走上礼台,一番深情的誓言后,当大鼻子准备亲吻新娘撩开自己的头发时,我发现他已经不对眼了,我笑着打开漩涡,把还蒙在鼓里为坏人鼓掌的派克推了进去。

转眼我俩来到了满是小孩撒尿雕塑的城市,派克不满着我的不辞而别,抢着手机要返回去吃婚礼的蛋糕,等我把真想说完,派克先是震惊后是恼火,他带着气狠狠吃东西因此被噎,被愤怒遮蔽了双眼才会真的喝尿,对随地方便的小孩发火儿则纯粹是趁机撒气。我很理解,但是派克难解,他喝完一杯酒又要了一杯,对英雄不快道:你可真够意思,约好见面,结果丢下我,你居然自己逃了,你果然没白在足协呆。

英雄十分歉意道:对不起、对不起,当时我发现自己被跟踪着实惊慌,所以赶紧转移,也没来得及通知你,不过我相信凭你的聪明才智,定能逢凶化吉,平安无事。

你去死吧,少给我灌迷魂汤。派克不爽的呷口酒说:你逃了吧,也不给我确切地址,你知道我找你找得有多辛苦!

英雄更加抱歉道:对不起,兄弟,我错了,我想着留下笔记就是给你个提示,让你知道我在外边,我想着你肯定知道我在这里,这里可是足球圣地,你第一选择一定会来这里,谁晓得你按页寻找。

那你是说我笨了,我就不该找你。派克把杯中的酒一口灌了还要。

别别别,喝多误事,咱们还是赶紧商量怎么办?我协调。

派克不要酒了,撇着脑袋问英雄,你现在对那些黑衣人知道些什么?

完全不清楚。英雄看看我,再看着派克说:我现在唯一能确定的,他们肯定是想抢夺我的研究,我们绝不能让他们得逞。我把时空之眼的代码存在了办公室的U盘笔中,我们得回去销毁它。

派克笑着对英雄说:出来这么长时间你就想了这么个,如果我们不来你怎么办?

我相信你一定会来的。英雄不愧是英雄,这话他都好意思说。

事不宜迟,也不能再拖,我们立即转移。

转眼我们到了办公室,已经过了下班时间,整个办公室空无一人,英雄来到自己位置,从笔筒里取出U盘立即开始销毁,趁这工夫,派克问他,你出来这么久也不怕被开?

英雄一边操作一边回答,我事先请了病假。

什么病?

尿结石。

正喝水的我听完一口给喷了,派克哈哈大笑。

你们是谁?门口闪进一人。

哦,他们是我的朋友。英雄向我俩介绍对方,那是我同事。

你怎么来了,你不是病了?我去你家探望,可是你不在。同事走过来说。

哦,我有事出门了。英雄应付。

你这是在干嘛?同事盯着电脑屏幕好奇问。

没什么,电脑有问题,我在修。英雄诌道。

哦,那你忙吧,我先走了。同事说完出了门。

完事儿!英雄长长的伸了个懒腰说:这下他们想要也没有了。

但是有你啊,他们要是抓住你,想要多少就有多少。派克这句话算是让英雄白忙活。

对啊,我怎么把我自己给忘了。英雄紧张的说:这可怎么办?

报警啊,去找警察叔叔。派克为英雄指了条明路。

就在我们要去报警的时候犯了低级错误,我们是走着去的,为什么没转移?谁知道呢,没人提出,我们也不反对,三人不约而同出了办公室,下了楼,刚出大门,就过来一辆面包,下来几个人挟持了英雄,我和派克啥也没做,眼睁睁看着英雄被掳走。等我俩反应过来,车影早没了。

我俩被这突然其来的状况搞得有点神志不清,没有立即亡羊补牢跑去报警,而是悻悻地回到了学校,多日未谋面的查克见到我俩跑下床高兴的大喊:你俩可算回来了。他叽里咕噜的跟我俩说了一堆废话,我俩全都充耳不闻,就听见他说:物理教授好像失踪了,好几天都没见。

这时,门外进来一个人,我抬头一看,是夹克男,不知他要干什么,我俩呼噌站起,做出敌视的样子,见识过此人的厉害,我俩肯定打不过,只是装装样子。

夹克男抬手缓解道:别紧张,我不是坏人。接着亮明了身份,我是警察。

重新坐下的派克好奇的问:你是便衣?

确切的说应该是特工。夹克男的身份让我们大为惊奇,除了依旧睡着的威尔。

特工只听过没见过,其实也见过,屏幕里见过,一直觉得挺神秘。

夹克男笑着说:没那么神秘,我们也是有血有肉的普通人,只是工作的性质特殊而已。

闲聊暂停,我俩忙对夹克男说:英雄被抓走了。

我们已经知道了,并且已经确定英雄所在的位置,他现在正被一群邪教徒挟持,我们即将展开营救。夹克男的话让我俩大为惊喜。

那你来这里干嘛,还不快去。派克急着救人。

别担心,一切都在掌握中。夹克男把握十足道。

我怎么听这话心里感到不安啊。

夹克男告诉我俩,我来是想让你们回去协助调查。

调查!调查什么?派克问道。

迄今为止,我俩所知的有三拨人跟我们不对路,一是物理教授,一是学校里抢手机的,一是黑衣人,对了还得把抓走英雄的算上,是四拨儿。

夹克男点头说:这些我们都清楚了,事情是这样的……

英雄发明会被盯上,源于派克和英雄在贴吧里的留言,二人不经意间在网上对时空之眼的吐露,已经毫不知情的被某国给盯上,随后该国派出特工即黑衣人前来抢夺,殊不知行动早已被我国知晓,也派出特工即夹克男前去保护,黑衣人在我国并不敢随意行动,所以他以研究时空之眼为诱饵,引诱物理教授通过派克设法偷取时空之眼,与此同时黑衣人还许以高官厚禄的幌子收纳邪教教主为其卖命。在学校抢夺手机包括掳走英雄的都是邪教信徒所为。现在物理教授已被逮捕,黑衣人因为深层次原因已经遣返回国,正准备对邪教收网不料他们却绑架了人质,不过还是那句话天网恢恢疏而不漏,正义必胜。

没想到在我们平凡生活的后面,正进行着一场殊死的较量。派克感概。

我就纳闷了,我被绑架的时候为什么你们不救我?我问夹克男。

夹克男直言:当时不清楚你的身份,包括现在也不清楚你的身份,所以我们没有贸然行动,只是暗暗的保护着派克。

原来我才是黑户。

口口声声保护我,我怎么就不见保护?派克质问。

我们只负责国内,境外你只有自求多福,不过我们一直在保护你的家人。

赶紧去救人吧。我俩要去现场。

夹克男不准,你们不要去添乱。

我想了想说:信仰这个东西很神奇,万一那些信徒反抗,你们有枪也不一定能搞定。

夹克男抿了抿我的话觉得言之有道理,有了些许动摇,趁热打铁,我忙去威尔的箱子里翻找,咦?东西呢?临走时我明明把它藏在了这里,怎么不见了?

在这里!我转头看见查克手里夹着金灿灿送我的蓝色药水,查克说:我怕瓶子破了,所以帮你收了起来。

我过去拿上药水,对夹克男说:也许这个行。

这是什么?夹克男好奇问。

秘密。我诡笑。

好吧,夹克男允许我俩去救英雄。他叮嘱我俩,进入邪教需要暗号,暗号是为了教主,赴汤蹈火。

出了事儿,教主负责?派克搞笑的问。

自负!

邪教的据点设在一座废弃仓库内,当我俩来到门前,值守的信徒挡住问:暗号。

我俩扬手说:为了教主,吃喝玩乐。

什么?

为了教主,赴汤蹈火。我俩忙改口。

正确,进去吧。

仓库里站满了信徒,在一处搭建的台上,一个大胖子在高声对台下的人宣讲:谁能让你们有病而愈?谁能让你们摆脱痛苦?谁能带你们功德圆满后飞向圣境?谁能……是我,因为我是神。

神我们见过,他很低调,不这样。

听着大胖子扯着淡,我俩挤进人群往台前走,台后有面隔板,那里似乎有人,我俩不敢贸然过去,只得见机行事,大胖子身边有一张高腿凳子,上面放着水杯,他说一会儿,喝一口,说一会儿,再喝一口。

他又说了,他说的在我听来全是虚了吧唧的空话,没一句实在的,可是台下众人听得非常认真,他们眼中都射出崇敬的光芒,聚焦在大胖子肥厚的脂肪上,他是唯一的中心。

在竞选那天,村民的眼中也射出这样的光芒,聚焦在威玛斯初出茅庐的身上,老头儿已经黯然失色,威玛斯是唯一的中心,他用一张夸夸其谈的嘴打败了实在做事的老头儿。

落选的当晚第一次喝醉的老头儿踉跄着往家走,他很伤心也很失望,他本来对奉献了几十年的众人抱有期望,结果他们全都转向,是我错了么?还是他们都变了?唉,是我老了!我已经百无一用了。天黑老头儿没注意,一不小心绊了跤,这一摔,他就再也没起来。

老头儿的死对长辫子是一个打击,她恨他,可是她又想着他,现在斗气几十年的心上人走了,长辫子变得抑郁,还有了奇怪的举止,黛玉葬花,她葬石头,她埋一块儿喊一声去,埋一块儿喊一声去,她魔怔了。这是预兆,她快死了,但是给予她致命一击的是她妈的失踪,她妈突然不见了,连同看家护院见人就狂吠不止的那条狗,不像是离家出走,因为东西一样没少,她妈就那么的平白消失,谁也不知道去了哪里。长辫子也死了,回去她的原点。上辈的恩怨就这般结束了。

据说老头儿死之前,还唱着歌,他从来没有唱过歌,那天他也魔怔了,那也是预兆。

老头儿唱道:总盼着和你能有个好结局,可惜我力不足我的心有余,如果我哭了也许是我老了,因为我变得很脆弱很脆弱害怕听你说——

脚下有声音,我低下头,心中立即涌来一种久盼的感情,是吉。我蹲下身,它在看我,它是个聪明的小家伙,我把药水给了它,它点点头知道要做什么。

吉拿着药水上到台子,它爬上凳子,在台下的惊讶与指向中将药水掺进了杯子。大胖子说了会儿,拿起了杯子,在众目睽睽中喝下了药水,放下杯子,大胖子张开手臂,对众人说道:让你们亲眼见识见识我的神迹——!刚说完空中就竖起了漩涡。药力此时发生了效果,大胖子趾高气扬的神情顿时变得蔫蔫,他站在那里不说话,需要有人帮他起头,于是我喊着,你是神么?

我就是个吹牛皮的,从小不好好学习就喜欢说大话,初中没毕业我就出来卖狗皮膏药,接着碰上个假和尚就和他一起招摇撞骗,结果他误入别人地盘被打瞎了双眼,没法讨生活,我就离开他自主行骗,我发现有些个没文化的老头儿老太太和死学习不读书的人都特别好骗,就从连环画儿里东拉西扯胡诌了些神话传说,没想到这些歪理邪说信得人还挺多,不仅相信我说的,还挺崇拜我,这让我感到骄傲,我得对他们负责,所以我又看了很多小儿书,从中提炼出很多有用的东西,哎呀妈呀,可费了脑子,真是没白整,付出就是有回报,他们都不把我当人,简直把我当成神了,我要是不发还真对不起他们。以前我也就100多斤,现在直逼300,瞧他们把我养的,都快出笼了……

信仰崩溃确实挺不好受,信徒们捶胸顿足,嚎啕大哭,英雄的同事跪在地上痛说:把我的神还给我……

砰砰砰——几声爆破,捍卫秩序的勇士冲进来了。

人群变得骚乱,大胖子还在犯迷糊,他脚步沉重的向漩涡倒去,我快步冲上台去拉他,他太重了,把我也带了进去。

四周一片黑暗,大胖子不见了,我又成了孤独者,在不停的坠落、坠落。

第一部完。

——此作献给我的亲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