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娱乐 > 灵王永生记 > 第一卷 初入地狱
第二十六章 街头出摊
作者:Cr的小胖  |  字数:3827  |  更新时间:2019-11-16 12:03:54 全文阅读

“卜卦算命,驱邪避凶”

  郑天笑坐在他所就读的京都艺术大学附近某天桥下举着个白布幡等着顾客上门。

  这已经是他第三天晚上蹲守在这里了,连一个光顾的都没有,甚至连问的人都没有,偶尔路过城管他还得收起他的“招牌”跑路,短短三天可谓尝尽了人间“辛酸”。

  “爷我什么时候丢过这种人?想当年爷在灵界稍一露面,就有无数人阿谀奉承,无数掌教眼巴巴的想招我入赘当女婿,动不动就要把祖宗十八代的遗产托付给我,现在爷就坐在这里等人上门,居然没人正眼瞧一眼,难道这就是师父曾告诫我太欺负人的报应?”

  “老公,你看那人是不是奔丧的,拿着个白幡儿,好可怜啊,是不是没钱回去了?”路过的一位女士看见眼前的奇景,忍不住对身旁的男士问道。

  男士点点头,手伸进兜里一脸怜悯,看起来像是要做好人好事的样子...

  “你才是奔丧的,你们全家都奔丧!!”

  还不等两人走进些,郑天笑已经大喝嚷道,吓得男女一个趔趄,扭头就走,隐约间郑天笑听到男士说:“看来是神经病,大马路上举着个白幡儿,咱们别招他,快走!”

  说话间两人更加快了脚步,只留郑天笑额头青筋凸显的龇牙咧嘴着。

  「难道是我待得地方不对,是不是应该去天桥上头?」回想着以前的见闻,好像小商贩都是在天桥上头摆摊的。

  如此想,郑天笑拿起白幡上了天桥,才一上来,就看见几个小贩坐在一起说说笑笑,而小贩们见着郑天笑的模样突然间有了竞争意识,齐刷刷回头观望打量。

  郑天笑没有管旁人的目光,自顾自来到一个小贩旁边靠桥席地坐下,从怀里掏出块不大不小的白布铺在地上,将五张咒符用夹子夹在白布上,白布上头画着个不怎么规则的手工太极图,太极两旁与白幡上的字一样:卜卦算命、驱邪避凶。

  “呦,高人啊,我在这摆摊两三月了,头一回见着有算命的跟我们同伙,您挺有创意啊?”郑天笑旁边年轻的小商贩笑道,他这一说,惹得周围几人都哈哈大笑。

  “就是行头不像,你好歹穿身大褂,带个墨镜嘛,这一身‘学生装’,太业余了!”另一小贩起身拉着郑天笑的袖子笑道。

  郑天笑立刻怒意涌上心头,都是同行,再说又不是经营同一种商品,至于这么争锋相对吗?

  正待发作,紧挨郑天笑的小贩却起身哈哈笑着圆场道:“兄弟,你别见怪啊,我们和你开个玩笑,咱们以后在同一商区做生意,大家都不生分,开着玩笑才热闹嘛,对不?”

  郑天笑听着小贩的话表情缓和很多,这小贩显然是一众小贩里的主心骨,他一开口其他人调笑的表情也都收敛不少,有几个倒真的换上了温和的笑容。

  「口音不像是京都人,像西北人,语气里有西北地域特有的豪迈。」

  扭头看看小贩,一米八几的大个十分结实,面容虽然不俊但也很明朗,笑呵呵的眼里透着真诚,看来是个直爽的人,也是具有一定亲和力的人。

  “没事,大家都是同行,开开玩笑怕什么!”郑天笑也回以爽朗的笑容。

  许是郑天笑的态度很让大家喜欢,短短十几分钟,一众小贩与郑天笑就打成了一片。

  “我叫张兵强,是京艺大的学生,我们几个都是同学!”紧挨着郑天笑的小贩说道。

  “呦?”郑天笑闻言笑道:“那太巧了,我也是京艺大的学生,我叫郑天笑,你们怎么会想起在这摆摊呢?”

  同是一个学校的学生让大家顿时亲切起来,张兵强也无所顾忌的实话说道:“你也清楚咱们学校的风气,有钱的公子小姐那么多,咱们这些穷学生要再不想办法赚些钱,连女朋友都养不起,和女孩出去约会也不能太寒酸是不!”

  张兵强似乎说出了所有小贩的心生,大家齐齐低下头沉默不语,看来颇有心事。

  不知怎么的郑天笑居然有些同情这些学生,他们还只是刚刚脱了少年稚气的小青年,应该说不具备任何能够为身边人带来荣耀的能力,或者他们有能力却没有社会资源,可他们面对的却是一众二代乃至三代,这些孩子们从小养尊处优根本不明白何为尊重,没有感受到尊重和同等待遇的普通学生,甚至是遭受了屈辱和不公的普通学生,慢慢就会分化,有人像权势低头而更令n代们肆无忌惮,有人背负着愤怒和屈辱努力前进,等他熬够了岁月取得成功,却又将曾经的屈辱重新报复给别人。

  可最后剩下的只有一个个受伤后的灵魂,无处寄托寻找安慰,只能用发泄的方式来获得快感,让自己略微好受些。

  郑天笑知道这些年轻人是怀揣梦想的,他们想让身边人引以为傲,想给身边人带来快乐和尊严,可是他们的梦想却被一次次践踏,等到他们真的掌握了社会资源并有能力付出温暖时,却早已心如死灰,曾经的伤痛成了笼罩在心头的阴霾无法抹去。

  「不知道有多少人和倒霉蛋的遭遇一样,眼看着n代们轻易夺走自己心爱的人,却不知珍惜只当做收获快感的方式,将别人崇拜并向往,努力守护的感情肆意践踏,也渐渐摧毁了他们曾经以为神圣的东西。」

  可是这应该怪n代们吗?他们也只是孩子,他们过早的轻易的拥有了各种常人需要付出很久才能得到的资源,他们没有了创造自身价值和实现理想的乐趣,剩下的只有挥霍,或许他们也想过选择,也许他们也曾天真过,可发现无法解决的问题只要花钱找关系就能轻易解决,发现原本神圣的感情原来明码标价,甚至这价码自己可以轻易支付时,世界已经变成了没有情感的交易场,成了无法慰藉心灵的地狱,于是他们便消费起别人的情感来获得自身的满足和快感。

  寒风吹过,天桥上的小贩们,包括郑天笑都蜷了蜷身子,不知怎么的统一陷入沉思,各有心事。

  「我在想什么呢?爷以前不就是n代之一吗,还是曌丽国第一门派的接班人,不足百年就步入元婴的超级天才,身具灵脉无数人羡慕仰望,怎么会突然想起这些,难道是如今落魄了,才去想普通人的不容易?要不然就是受了倒霉蛋的影响,不自觉站在别人的立场上思考,我现在可是被践踏了感情的受害者,居然还在同情甚至原谅践踏我的人...这世上真的有这种软蛋,活该倒霉!」

  正在郑天笑胡思乱想时,一位蹦跳着的灵动少女停在了他的摊位前,看见郑天笑的造型愣在当场。

  只见郑天笑一身宽松运动服,脚踏发灰的球鞋,可以说是标准的学生装,模样倒勉强算俊朗可神情状态都邋遢如千年死宅,却右手拿白幡,左手掐法诀,面前还摆着几张画的乱七八糟、就快把整张符纸描红了的符箓,还有那个别扭的太极图,居然是手绘的,说扁不扁说圆不圆,明显就是有生以来第一次画这图案。

  郑天笑也注意到了立在眼前的少女,强行收起心思抬头打量,并习惯性的将神识探出。

  不止郑天笑,天桥上一众小贩都被少女吸引了目光,没别的原因,就是因为少女是位灵动青春的超级美少女...

  一身运动装扮,干练的短发,就算穿着平底鞋仍有一米七左右身高,看着像是英姿飒爽可长相却很可爱,两条弯弯的秀眉下大眼睛忽闪忽闪的,瑶鼻娇俏唇如点朱,一颦一笑都似芙蓉清水,透着干净与明亮,哪怕蹙眉含慎也叫人如沐春风,简直就是男性杀手锏,恐怕这世上没有男人会对这种如碧玉清透的女孩生气脸红,但却除了此刻的郑天笑。

  「内气!」

  原来就是眼前不过十七上下的女孩身上,却让郑天笑感到了他忌惮的力量,内气!未达到金丹期的修炼者炼化自身元力得到的能量,虽然女孩体内内气很少,甚至还没有此刻才练气三层的郑天笑内气储量多,可这是郑天笑来到传说中的地狱后第一个碰到的拥有内气的修炼者。

  “你这符怎么画的这么丑?就算是骗人也要去学学嘛。”少女皱着娇俏的鼻子撇嘴道。

  郑天笑却不敢抬头,这少女年纪超不过十八,修为自然稀松不能对他造成威胁,可少女一定有师门传承,否则怎么可能学会修炼的法门呢,如果自己跟少女较劲引起了其师门的注意,会有什么样的变故他根本无法预料,所谓多一事不如少一事,郑天笑选择了沉默应对,好让少女觉得无聊后离开。

  “像你这么骗人肯定会饿死的,网上有那么多符箓图片,虽然也是骗人的,但造型很唬人啊,你就不会照着学一下?”看郑天笑低头,少女反而更来劲了,也许是因为她觉得自己拆穿了郑天笑,所以郑天笑才低头不语吧。

  「没关系,没关系,郑大爷就当逗着小姑娘玩了,才不会往心里去,反正大爷我不搭理你,你没意思会自己走的!」

  果然如郑天笑所想,少女又损了郑天笑两句,看郑天笑连反应都没有,胜利来的实在太容易,便失去了兴致,哼唱着就要转身,郑天笑也暗舒一口气,谁知道就在此时小贩张兵强不知中了什么邪,突然较劲道:“你一个高中刚毕业的小姑娘,懂什么法术见过什么高人啊,要不你画给我们看看?”

  ...

  郑天笑扭头诧异的看着张兵强,这位刚认识的校友居然在这个时候仗义执言,令他不知该感动还是该感动,他努力用眼神传达着自己的信息:「郑大爷我挨了半天的奚落就为把小丫头赶走,眼看就要成功了,你偏偏这时候替我出头?!」

  然而张兵强似乎领会错了郑天笑眼神的含义,居然微笑着对郑天笑点点头,那意思看来是:没问题兄弟,我肯定好好教教丫头片子怎么做人!

  情急中郑天笑瞳孔一黑,下意识开启了灵瞳,瞬间读出了张兵强的想法,他深吸口气赶忙挥手阻止,却已经阻挡不及,就在少女撇撇嘴摇摇头,好像决定不跟外行计较而继续迈步时,张兵强又大声哄笑道:“怕了吧?!小姑娘还是赶快回家写作业去,要不把你家大人叫来算一卦,可别因为你调皮就错过了真正的大仙!”

  郑天笑闻言猛吸一口气,差点晕厥过去。「好汉,你怎么知道我怕的就是她家大人?!」

  然而这还没完,因为这显然没有触碰到少女的底线,少女只是停顿了一下,却似乎还能够忍耐。

  “就是,小姑娘懂什么,还是多关心关心自己的问题,谈没谈小男朋友啊,有没有喜欢的小捣蛋?要是有什么作业不会写,可以拿过来叔叔教你啊!”仿佛是为了证明他们的友谊,另一个小贩立马响应了张兵强的号召,故意欺负起哄道。

  一众小贩仿佛找到了乐趣,你一句我一句对少女开起了玩笑,郑天笑挥手阻挡挣扎却马上淹没在群众的口水中,再回头,少女清丽的脸庞已经近在咫尺,她竟阴森森的站到了郑天笑对面。

  “你好,左玲榕,切磋切磋!”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