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刀御三界 > 正文
第五十五章 等
作者:鸥鹭忘机  |  字数:3124  |  更新时间:2019-11-15 08:03:49 全文阅读

贺兰院的执事先生南山樵,这几天有些烦闷,因为一贯平静的贺兰院,出现了一些令人不爽的现象。

连续几天以来,不断有丁院的学子,来在他这里抱怨投诉,说丁院教习姬痴,行事癫狂,不能好好教导学子,还出言威胁。

学子们无奈提出来,要求换掉这个有些不靠谱的教习先生,因为姬痴作为教习,只除了让他们去藏书楼看书,其他的什么有用的东西都没有教过。

姬痴?南山樵当然记得这个性格有些孤僻的年轻教习,是前不久院里的大师尊阡岳,刚招用进来的,据说有些本事,只是还未曾有人见识过。

院里的教习被学子投诉这种事,可谓极其罕见,作为贺兰院执事的他,也没有处理这种事情的经验。

思忖过后,只好把教习姬痴找了来,想问问到底是怎么一回事,谁知,那姬痴听了他的讲述竟是毫不在意,淡淡的说了一句“随他们去……”

便再也没有二话,撩动那宽大袍子,呼啦啦的走掉了。

南山樵很郁闷,非常郁闷,好脾气的他并没有生气,而是在再度见到来上诉的学子时,问了句:“你们现在可无人再去那藏书楼?”

“当然不去了,既然知道不可为,再去不是明摆着受虐么!”

“好像也不全是,还有两个人在……”

学子之中也有被圣贤文章浸淫日久的,不肯说了假话,如实秉承道。

南山樵听罢,点头称是,“既然还有学子以为姬痴教习的话,可以听,那就说明他的方法未必就行不通,再过几天吧,如果你们依然还是没有打开那书卷,那我再去考虑别的办法也不迟!”

众学子无奈,讪讪从执事先生处出来。

“哼,都怪那个张小闲祝龙龙这二人,要不是他们,这次执事先生肯定就会把那姬痴给换走了……”

“明知道不行,还每天去那藏书楼,难道只是去干看着就能看出朵花来?”

张小闲今天和以往那般,并没有急着去藏书楼,而是再次热身后,偷偷的喝了一点自己偷偷带的烈酒。

极力使得自己浑身的血液似是更加沸腾起来,感觉浑身发热的时候,他才捂着半张嘴和脸,绕过那藏书楼的先生,来到了一层楼里。

就在昨天,张小闲已经明显的感觉到自己手中的书卷已经能打开那么一条缝隙,比之前已经大有进益。

今天如果自己能持续时间够长的话,应该更有所突破。

或许能打开一半也未可知。

依旧来在第三排书架前,依旧拿下那本《天地之元》的书卷,张小闲重重吸了一口气,将自己的右手放在了书卷的封面上。

“开!”随着他咬牙说出这句话,那掌中书卷竟是微颤起来,同时,张小闲的体内的寒气,也越发的增大,他的身上的血脉再一次感受到那股刺骨的冰冷,他也不自觉的再次颤抖。

好在这次的烈酒和热身让他,继续支撑了下去,那书卷封面之间的缝隙,在张小闲逐渐强横的力道下,在缓缓变大。

张小闲看时,心内大喜,再度咬牙聚集起全身的力气,然后全部倾注在自己的右手之上。

“开啊……”一声爆吼而出,突然之间,张小闲的手中一松,那紧闭着的书卷,终于被彻底打开了。

“唰”!

一道神秘的光线,从书里喷涌而出,竟是把这书架一丈方圆之内,照的透亮,然后,光亮乍然消失不见,一切归于平静。

“怎么回事?怎么一下这么亮!”刚刚走进藏书楼的祝龙龙目睹到那道突然的神秘光亮,诧异的向着张小闲问道。

可当他一眼看到张小闲手里,竟然有一本打开来的书卷时,发出“啊呀”一声怪叫,然后直接扑了过去。

“闲啊,你是怎么做到的?”

张小闲看着祝龙龙这副见鬼模样,忍不住笑道:“没什么,只是体会到了姬痴为什么先要让我们来这藏书楼翻书,他是要锻炼我们修行的毅力,只要你有了足够的毅力,就一定能打开这里的任何一本书!”

“哎呀,了不起!”祝龙龙听罢自是一脸羡慕,“不行,既然这样我也要抓紧了!”

说完也顾不得再理会谁,转身去找自己的那本书。

张小闲竟然在藏书楼里,打开了第一本书卷?

这个消息传出的时候,丁院的学子们,除了张小闲和祝龙龙之外,正齐齐的站在冷风里,体会着这天凉好个秋的味道……

竟然敢挑衅教习,去院内执事处状告自己的教习先生,这事让不靠谱的教习先生姬痴知道,他岂可善罢甘休。

“不去藏书楼是吧?可以,统统去外面吹风,什么时候想去了,什么时候可以不用再站!”

于是,这些悲催的丁院学子们,就齐齐的站在了冷风里。

张小闲在藏书楼率先把书打开来的消息传来,让他们竟是有些不敢相信,几度确认后,终于悲哀的发现,自己可能真的错了。

错了怎么办,只有一个个低头沉默,乖乖的向着藏书楼而去……

藏书楼了的人开始多了起来,大家都默默的不说话,只是默默的各自坚持着试图挺过这段最是难捱的时光,如那少年一般,恍然见月,大功告成。

“太虚寥廓,肇基化元,万物资始,五运终天,布气真灵,揔统坤元……”

张小闲手里拿着那本《天地之元》的书卷,反复诵读,逐渐熟记于心。

约一个多月后,所有的丁院弟子,先后终于都在藏书楼里,完成了他们原以为完成不了的,姬痴交给他们的任务。

教习先生姬痴当然已经知道了他们现下的情况,看上去对这样的结果倒算是满意。

熟读书卷之后,便是冥想,姬痴告诉他们这些学子们,冥想可是比在藏书楼打开书卷并熟记它,更为重要,因为这就到了你是否能踏入元识的,最为重要的环节。

因此,能否成功的冥想书卷之中的关于天地元气的精妙内容,就是每个人能不能得到元识的关键。

因为这种冥想需要安静,姬痴告诉众学子,他们需要冥想时,可以不必拘泥于书院,可以去任何想要去的地方,只要对自己的冥想有利即可……

既然是冥想,那就需要一些安静的地方,张小闲的兴趣,当然是在那无人的无名山上。

爬山对张小闲来说不算什么,可是对于身材肥腻的祝龙龙来说则是一种不小的惩罚,所以,祝龙龙终于这次没有再当跟屁虫,而是寻了贺兰院里一个安静角落,用功去了。

张小闲从贺兰院的一角侧门,来到和无名山的诸脉相连的小山的半山腰处,寻了一处平坦的青石,盘腿坐了上去。

开始冥想书卷之中的玄妙之处。

但接下来他的冥想,只是短暂的进行了一会儿,就被莫名的打断,再也不能进行下去。

“我的脑子里竟然什么都没有?”张小闲有些吃惊的睁开眼。

这样的结果让他感到诡异,自己明明把两卷书都熟读过的,可真的要体验其中本源的时候,为什么脑子里竟是空空如也。

于是他再试,可还是没有……

就这样磕磕绊绊,每日冥想,每日如此,这样的情形维持了半个月之久,依然还是没有改善的痕迹。

能够先打开书卷的是张小闲,首先把教习先生交代的两本书,最先背诵熟读的也是他,可是,在别的学子们,甚至祝龙龙也开始花大量的时间,进行冥想书卷的内容时,张小闲却无法做到。

他的脑子里甚至到的此时,都是白茫茫一片混沌……

“这是怎么回事?”张小闲很是无奈的看着山上的青石山脉,“为什么别人都行,我却不行,难道我还不够努力,不够拼命?”

无奈之下,张小闲只能去找了姬痴,告诉他自己的遇到的问题和疑惑,没想到姬痴听罢,伸出干瘦的手掌,在他的肩膀上轻轻的拍了拍。

“你的情况当然在我的意料之中,招进贺兰院的学子们,他们都是开了九脉,甚至有更高,就唯独你,到现在为止只开了六脉,难道这还不是差距,所以,修行潜质很重要……”

“可,那要怎么办?”张小闲一下有些着急,这开了几脉的事也不是他能说了算的。

是老天爷故意要作弄他。

“哼哼,怎么办?好办,等!”

“等?”张小闲楞住,“等什么?”

姬痴嘿嘿发笑:“当然是等你的奇经八脉开在九脉甚至之上,或者等有位好心的高人为你重塑经脉,这两样,你当然都需要等!”

张小闲一听顿时有些泄气,这个要等到猴年马月里去。

忽然,他的那脑子里灵光一闪,看着教习姬痴眼神逐渐灼热。

姬痴看他如此,不仅瞪大了他那昏黄的眼珠子斥道:“休想打我的主意,告诉你我可没有那种为你重塑经脉的本事,本教习也不屑做那种事,因为一个弄不好,就要死人的!”

“我不怕死,死了也保证不来找先生报仇,我发誓……”张小闲急忙凑上前来说道。

姬痴一听这话,立刻就蹦了起来,“说了,我没有那个本事……你别想缠着我!”

张小闲又盯着这位年轻的教习先生看了一会儿,终于在基本确认他没有说谎的时候,再次情绪低落了下来。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