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古淵’
作者:阿弥陀佛么么哒  |  字数:6390  |  更新时间:2020-04-03 10:16:42 全文阅读

  如小山一般高大的怪兽牵制起来,那真不是人干的事儿,不过还好阿铁打是个机器人。

  许久之后,莫亚应该是看腻了眼前猫玩耗子的游戏,对已经变成冀兽的柯娅下达命令,“柯娅,游戏到此结束,解决那个机器人……”

  “吼——”

  接到命令的冀兽怒吼一声,似乎在告诉阿铁打,真正的战斗现在开始。

  黑暗的触手从湖泊中延伸出来,袭向阿铁打,面临铺天而来的触手,阿铁打下意识的摸向身后的斩月双刀,但却是摸了个空。短暂的僵了一秒之后,阿铁打才想起来,他把斩月双刀借给赛小息去救布莱克去了。

  没有武器,现在只能硬着头皮上了!

  孤注一掷!

  但这个时候,触手延伸的速度却慢了下来,冀兽懒洋洋地打了个哈欠,甚至还吧唧吧唧地抿了一下嘴。

  面对单方面猎杀的游戏,猎物不能一下子就了解他的生命。

  莫亚深知猎杀的乐趣,所以他也没有阻止冀兽这个恶趣味。

  

  “唰——”

  局势瞬间扭转,从湖中蔓延出来的触手刹那间被斩断,已经没有了再生的意向。

  清冷的月光下,布莱克独立在半空中,他另一只手里还拎着已经昏迷的赛小息,一双眸子在阴影下散发着金色的微光。布莱克的视线从冀兽身上一路扫到冀兽身后那两个精灵的身上,待看到莫亚身旁的那个精灵的时候,他愣住了,似乎是发生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

  而莫亚身边的那个精灵,他也同样疑惑的看着布莱克。那双眼睛,他好像在什么地方见到过,但是,他却怎么也想不起来,在什么地方见到过。

  

  布莱克回到阿铁打身边。刚才斩断那些触手的,正是阿铁打的斩月双刀。布莱克把赛小息放到阿铁打身边,也没说话,反正意思就是让阿铁打保护好赛小息。

  阿铁打虽然担心布莱克一个人能不能对付得了那个大的一个怪物,但是依目前的形式看来,他和赛小息留下来,就只能拖布莱克的后腿而已。

  所以阿铁打很明智的背上赛小息,找到一个安全的地方躲起来,观察战局。

  

  安顿好那两个机器人,没了后顾之忧,他便可以安心对付这些叛逆的遗族了。

  布莱克飞到半空中,与冀兽的视线达到同一个水平线,他正准备出其不意栓先动手的时候,身后突然响起的呼喊让他回过头。

  

  是雷伊,他身后还跟着卡露露。

  布莱克看了他们一眼便重新把视线放在冀兽身上,现在不是叙旧的时候,眼前的灾祸不除,那是他们的灾难。跟何况跟那个精灵熟悉的人,是这个身体的主人,又不是他。

  雷伊先去看了赛小息和阿铁打的情况,见他们没有大碍之后才飞到布莱克身边。正当他刚想开口问些什么的时候却被布莱克抢先一步说道:“现在不是叙旧的时候,先把眼前的事解决了再说。”

  言罢,布莱克便开始施展招式,那是雷伊从未见布莱克施展过的技能。古老的图腾光象在他胸口展开,旋即,一把暗金的长柄大刀便慢慢从光象中展现出来。

  布莱克手握住大刀的长柄,刀锋一挥,图腾便便化作光尘散去。

  “布莱克?”雷伊低声喊了一声布莱克的名字,却见他只是扭头看了一眼自己,那样疏远的眼神,仿佛他从未见过自己一般。

  还来不及再多问什么,布莱克就已经手持着大刀冲向那个如小山一般大小的怪物。

  

  “哼,自不量力。”莫亚冷哼一声,转而就对冀兽下命令道:“柯娅,对于那些阻挠我们的敌人,先收回你那小孩子的心性,解决他们。”

  “吼——”

  莫亚话音刚落,冀兽便是一声怒吼回应过去。

  眼见着布莱克已经冲到冀兽面前,只见他手握着大刀横空一劈,半空中,一道刃气凝聚在一起,直向冀兽砍去。

  冀兽的下半身还被锁链困在这圆形湖泊里,笨拙的上身无法躲开这道刃气,她下意识的抬起手臂,硬生生接下这道攻击。

  刃气在冀兽手臂上留下道血痕,冀兽也是尝到了痛楚,朝着布莱克示威似的怒吼一声,下一秒,畸生在她身上的那些触手直冲布莱克而去。

  布莱克握紧手里的大刀,准备在那些触手即将到来的那一刻尽数将其斩断,但是......

  “轰隆!!!”一道闪电,突然出现劈向那些触手,冲在最前面的触手被劈的焦黑。

  紧接着,又是几道闪电纷纷击中那些触手,冀兽吃痛撤了这一轮的攻击。雷伊飞到布莱克身边,目光直直盯着冀兽,他说道:“你不要单独行动,我们一起。”

  说完,他便头也不回的冲上去。‘布莱克’绕有兴趣的看着雷伊的背影,大刀单手架在后劲上,挑眉淡笑一声;“成,一起行动。”

  布莱克和雷伊,两人一左一右灵活地躲开冀兽的触手飞速靠近冀兽。

  眼见着布莱克手举起大刀,高高跃起直劈向冀兽,数道闪电跟在他周身击退迎面而来的触手。雷伊在布莱克身后,以闪电保证布莱克不会受伤。

  “吼——”

  冀兽见两人气势汹汹的杀来,也是毫不畏惧他们,只听冀兽低吼一声。两道黑色的烟雾出现在冀兽面前,以它为中心保护着他。

  “铮——”

  大刀砍在烟雾上,但烟雾并没有散去。大刀与烟雾的争锋摩擦间竟引起火花。一瞬间,黑色的烟雾褪去,与大刀相抵抗的是两条沉重的铁链。

  那两条铁链带着利刺,卡住大刀。黑色的气息顺着被卡住的大刀如毒蛇一般慢慢缠绕住布莱克的手臂。

  冀兽见他动弹不得,吃了大亏,两个兽眸眯起来,咯咯笑得声音冲喉咙深处传出来。整个一副像恶作剧整蛊成功了一样的小孩子一般。

  ‘布莱克’警惕地皱起眉头,他能感觉到,冀兽身上的‘淵’正顺着铁链和大刀之间的联系,试图入侵这个身体。

  现在这个身体已经开始排斥他的魂灵了,如果这个身体的主人这个时候醒来。那他会变成什么样子,后果可想而知。

  ‘布莱克’不得不放弃与冀兽的对峙,他松开大刀向后跃去拉开大段的距离。

  胸前带着的碎片回应着他的魂灵,侵入布莱克身体的‘淵’变换成如薄纱一般的雾气萦绕在他周身。渐渐被吸入碎片里。

  在布莱克身后打防御的雷伊见布莱克突然停在半空中,如同雕像一般屹立不动。他赶忙飞到布莱克身边,询问道:“布莱克,你怎么......”

  雷伊话才说到一半,只见布莱克就像坠落的陨石一样,突然倒向地面。雷伊下意识的去抓布莱克的手腕,却抓了个空。

  “布莱克!!!”

  惊呼声瞬间贯彻整个夜空,不止有雷伊的声音,还有赛小息、卡露露和阿铁打的声音。

  雷伊以最快的速度飞向布莱克,

  三......

  雷伊即将触碰到布莱克的手腕。

  二......

  雷伊已经与布莱克保持到了同一平线。

  一!!!

  在千钧一发的那一刻,在布莱克即将接触到地面的前一秒,雷伊抓住了他。

  还好...幸好......

  地面上的赛小息三人看到雷伊抓住了布莱克,提到嗓子眼里的心总算回到了原来的位置。雷伊带着布莱克来到赛小息三人身边,明明刚才还在于那个怪物相抵抗,怎么下一秒就突然失去了知觉?

  纵使百般不解,但现在也不是询问的时候,那个怪物还在试图挣脱最后的禁锢。

  雷伊把布莱克交给赛小息三人照顾,自己则去面对怪物的威胁。

  

  “雷神——天明闪!!!”

  顷刻间,厚重的乌云聚集在了一起,滚滚的雷鸣在乌云中翻滚着。瞬间,一道天雷正正击中了冀兽的头顶,紧接着,有是几道闪电分别打到了它身体的别处。

  闪电的威力不容小觑,电流在冀兽身体的表面飞速流动,每到一处便击溃它对于肉身的掌控。冀兽疯狂地拉扯着禁锢自己的铁链,好像将那些东西误认为是伤害它的电流。

  身在旁处看着这一切的莫亚下意识的握紧手里的权杖,黑色的能量如同毒蛇一般侵入他的心智。绝对不能,复仇的计划眼看就要成功,绝对不能让这一切胎死腹中!

  莫亚手持着权杖,加入这场战斗。

  他出现站在冀兽的头顶,如同野兽顶上猎物一般死死盯着雷伊。

  “莽夫...”

  莫亚手中权杖的顶端凝聚出黑色的能量,瞬间如同流星一般袭向雷伊。

  

  “不明真相的莽夫,最终的结果只能是成为所谓的正义的牺牲品。”

  “那你可就错了!!!”

  突然!一道带着微光的虚影从天而降,斩断莫亚的攻击。虚影逐渐清晰起来,卡诺正正出现在雷伊面前。

  

  “卡诺!”赛小息一声惊呼,激动地快要跳起来,“这下我们二打二,谁也不虚谁!”

  “不是哦,还有一个人呢。”卡诺神秘一笑。

  莫亚正疑惑卡诺说的另一个人是谁,下一秒对于危险的预警迫使他猛地躲开刚才的位置。顷刻间冷光一闪,只见莫亚刚才站着的位置赫然出现另一个陌生的精灵。

  “哼。”那个精灵冷哼一声,在黑暗的气息缠上他的前一秒跳离冀兽头顶,回到卡诺身边。

  卡诺做出备战的姿态,杀气直逼冀兽与莫亚二者。

  “雷伊,冀兽就交给我们姐弟二人,另一个家伙就交给你了”

  说完,卡诺和未芒便头也不回的直冲冀兽袭去。雷伊也不敢怠慢,直逼莫亚而去。

  各色的能量在不同的地方聚集在一起,而后又是爆炸,犹如节日的礼花。但是现在,并不是欣赏的时候。卡诺和未芒配合着妄图一击必杀除去冀兽。雷伊往死里拖住莫亚,不让他接近卡诺姐弟二人。

  战场就这么被分割成两个。

  赛小息三人在地面上看的也是焦急万分,一边想着怎么去帮助他们对付坏人,另一边却还顾虑布莱克的安危。

  森林的边缘,慕斯慢慢从林中的阴影中走了出来。她站在战场之外,观察着战局。

  同样在观察战场的,还有之前站在莫亚身边的那个精灵。他发觉道慕斯的存在,但只是轻飘飘的看了她一眼,而后目光又放在了对抗卡诺姐弟二人的冀兽身上。对于这个在宇宙中长成的冀兽,他很好奇,这只冀兽的计量究竟能发挥到什么程度。

  事实的结果让他有点失望,在卡诺和未芒的围攻下,冀兽渐渐显得体力不止,慢慢的败下风来。

  那只少年精灵蠢蠢欲动,在想着究竟要不要激这冀兽一把,让它称为真正的‘兽’。但是空气里赫然出现的一丝甜腻的气息让他停下手里的动作。

  有熟人来了,那他接下来不得要看一场好戏了。

  

  “铭神·归零——”

  “虚空暗影——”

  两道声音同时响起,一女一男、一高一低。

  暗影的虚影化作结界将冀兽困在其中,数把巨大的光剑划破云霄,穿透冀兽的身体插入地面。兴许是光剑的杀气太重,在光剑触地的那一刻,周围绿色的植被在那一瞬间枯萎。

  同样枯萎的还有被光剑斩杀的冀兽,只见它奄奄一息的趴在地上,下半身至死都被困在锁链之中。

  莫亚见这边冀兽败下阵来,一个分身被雷伊击中,狠狠地砸在地面。

  “咳、咳咳...”莫亚靠着手中烂木似的权杖勉勉强强的站起来,他捂着嘴巴,猛烈的咳嗽还是让丝丝鲜血从指缝中流出来。

  那些被禁锢在这片土地的灵魂,无论是他的族人,还是被他迫害的那些无辜的精灵,他们都自由了。无数的魂灵化为点点萤光,回到天际,宇宙之中,虚无之里。

  他们都解脱了。

  赛小息几人看着眼前这回归天空的满天萤光,一星一点、万般流光在这夜幕中闪烁着。仿佛陨落的星星重新回到夜空之中。

  失败了,彻底的失败了。

  不能为那些枉死的族人报仇了啊,现在正如当初狼狈逃跑的那样,落魄的犹如连家都保护不了的狗一样,夹着尾巴逃跑。

  可是到现在还是想不明白啊,为什么当初帮助过的精灵,要反过来毁灭他们。

  阿父以为是救了善良的精灵,却没想到,那些是毒蛇的伪装而已。

  莫亚好像出现了幻觉,他看见有无数个手臂从地下冒出来,他们拉扯着自己的衣物,他们缠绕住自己的喉咙,他们想把自己拉入那无尽的深渊里。

  这些都是被自己害死的魂灵,现在他们来找自己报仇了。

  莫亚放开握着权杖的手,坦然接受自己接下来的命运。犯了错误,就要承担后果,这是阿父说过的话。现在,他该为自己的错误承担后果了。

  模糊的视线中,他好像看到阿父了,还有死去的族人,他们头也不回的踏入虚空。

  莫亚闭上眼睛,不知名的情绪布满心脏,难过也不是,懊悔也不是。

  算了...就这样解脱吧。

  

  莫亚死了,那具没有魂灵的身体如同瞬间蒸发水分的枯木一般,萎缩衰老。

  冀兽没有了反抗的能力,卡诺和未芒自然是重新回到赛小息几人的身边。她看了一眼莫亚,扭头又看了一眼奄奄一息的冀兽。

  是...怜命。

  莫亚将自己的魂灵与冀兽的魂灵捆在了一起,所以冀兽受到的大半的伤害都转移到了他自己身上。

  他死了,冀兽却还活着。

  

  当所有人都以为结束了的时候,不远处,冀兽的身体里却飞出一块向晶体一样的石头。卡诺看清楚那块石头的全貌之后暗呼一声不好,赶忙踮足上去意欲拿回那块晶石。

  “唰——”一阵子花瓣飘来,如同锋利的刀刃一般划伤卡诺。石头最终被那阵子花瓣带到了另一个精灵的手中。

  “是他!”卡露露下意识的惊呼出声,这个人她见过,在古缚炎星的地下,正是他路过救下自己和阿铁打。

  那个精灵同样也注意到了卡露露的存在,他面带微笑的看来一眼卡露露,很有礼貌的说道:“我们又见面了,机器人小姐。”

  “少跟他们废话。”另一个陌生的精灵突然出现在他身边,“东西拿到了,我们走吧。”

  “好的。”那个桃花眼的精灵把晶石扭头交给了卡亚手上,说道:“好好收着吧,这可是你妹妹、不,是整个遗族留给你的东西了,让它融入你的身体里,可不能让你妹妹白白死去啊。”

  “是......”卡亚整个人看起来像是被控制的傀儡一样,他动作僵硬的拿着晶石,把它放在了自己的咽喉处,让他慢慢融入了自己的身体里。渐渐的,在卡亚身上 深紫色的图案慢慢爬上他的肌肤表面,如同绽放的魔花一般。

  “你们、住手......”卡诺话没说一半,却戛然而止。

  那个桃花眼身边的另一个精灵,他身上的气息让卡诺感觉到了恐惧,就像一个上位者对奴隶的无情压制一般,自己只能匍匐在上位者面前。

  “哎哎,洛瑾绪,怎么能对美丽的小姐这么粗鲁呢?”那个桃花眼精灵拿着手里的烟斗敲了一下另一个精灵的脑袋,随后又向卡诺颔首道歉,“对不起了,美丽的小姐,下属没有什么绅士精神,在下这就带他离开。另外,在下为各位准备了大礼,还希望各位喜欢才是。”

  说完,那个精灵拿着烟斗在空气中划处一道虚空,带着另外一个精灵和卡亚消失在了众人的视线中。

  

  “姐......”

  未芒注意到了卡诺因那几人的离开而放开了紧握着的拳头,不由得担忧的喊了她一声。

  “我没事。”卡诺无力的回应一句。

  

  “奇怪...”赛小息摆出一副侦探的模样发出疑问,“那个怪人说给我们留下了一份大礼,那礼物在什么地方?”

  “砰!”一个平底锅无情地拍在赛小息的后脑勺上,卡露露一副忍无可忍的神情怒道:“你还能指望坏人给你留什么好东西,不给你留炸弹就不错了!”

  卡露露话才刚说完,不远处的湖底突然发出一声野兽般的低吼,犹如远古洪荒时期传来的声音,又像古战场的冲锋号角。

  浓紫色的毒瘴如同千军万马一般,气势汹汹的朝赛小息他们袭来。

  

  “不好,你们快走!”

  卡诺赶紧拉上未芒,先一步逃离。纵使赛小息几人不知道那些是什么东西,但看到卡诺一副如临大敌的表情,就知道事情不对劲,赶紧架起布莱克,跟上卡诺的脚步。

  身后的毒瘴如同野兽一般,在他们不远的地方对他们穷追不舍,在偌大的森林里,与身后的毒瘴背道而驰的地方,是他们唯一的方向。

  不知道跑了多久,他们一行人终于看到了卡凌尔纳的高墙。

  

  “喂!喂!!!快开城门,让我们进去。”

  赛小息赶忙朝着高墙上的侍卫大声喊叫着,侍卫们注意到了他们的存在,几经传达让高墙的城门打开,放他们进来。

  “你们这是怎么了?”一直在高墙巡逻的伽凌询问道。

  但是赛小息几人还没来得及回答,那些毒瘴便已经追了上来。

  瞬间,高墙上亮起神秘的图腾,金黄色的圣光将毒瘴阻隔在外。这些抵御毒瘴的圣光屏障,不是伽凌下令让侍卫们发出的抵御技能,而是这座高墙原本的防护能力。

  伽凌也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她招手让两个侍卫带布莱克下去休息,自己则是上了高墙,查看现在的情况。赛小息几人自是跟在伽凌身后上了高墙。

  高墙外,毒瘴在一点一点侵蚀着圣光。忽然,森林里亮起一双眼睛,接着又是一双,然后又是一双。

  森林的阴影下无数上眼睛死死盯着他们,然后是一个接着一个的怪物暴露在他们的视线中。

  “这、这是那些流浪的精灵!”伽凌扶着高墙的手突然收力,甚至抓碎了些许的石块。

  只见月光下,那些异变了的精灵,猩红的眼睛,滴着口水的獠牙。有的精灵身上已经被咬下了大块的躯体,有的精灵只剩下半边身体,更有甚的精灵嘴里还叼着一个精灵的手臂。

  卡露露下意识的捂住嘴巴,眼下的情况她忍着没让自己吐出来。

  这些、这些都是什么啊!

  “是淵傀。”卡诺显得格外冷静,向几人解释道:“被古淵侵蚀的精灵,他们没有意识,只知道吞噬其他精灵的魂灵来安抚自己的身体里古淵带来的痛苦。”说罢,卡诺闭上眼睛,“你们看到的那些紫色的毒瘴,就是古淵。如果你们也碰到了这些东西,恐怕现在,你们就和他们一样了。”

  “你为什么会知道这些。”伽凌突然警惕的看向卡诺。

  “你听就听着,问这么多对你有什么好处?”对于伽凌的突然怀疑,卡诺也语气不善的回怼过去。然后卡诺便不在多说什么。

  高墙外淵傀越来越多,但是他们又不能出去去解决这些危机,只能眼睁睁的等着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