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鸟
作者:阿弥陀佛么么哒  |  字数:6040  |  更新时间:2020-03-06 09:11:28 全文阅读

  “赛小息……阿铁打……”

  迷茫的混沌中,似乎有一个声音在呼喊着他们的名字。赛小息舒舒服服地翻了个身,嘴里还嘟囔着:“谁啊别闹,让我再睡一会儿……”

  “哇啊——”

  突然赛小息惊坐而起,口袋里无法忽视的热量让他瞬间睡意全无。咋咋呼呼的动作也顺带把阿铁打给闹醒了。

  “还睡吗现在,再继续睡下去的话,你们的那个朋友怕是已经被吃的连渣都不剩了。”炽君的声音从石头里传出来。

  听到这句话赛小息这下是真的彻底清醒,不过等反应过来他又疑惑道:“朋友?那个朋友?”

  “先去安全的地方再说,现在这个地方,到处都是危险。”炽君说道。

  “好。”赛小息听炽君的话,立马叫上阿铁打夺门离开,就在两人还没有跑多远……

  

  “啊——”

  身后的房子里突然响起一声女孩子的尖叫声,痛苦、绝望、愤恨……好像有无数个妄生的鬼物在拉扯着你的魂灵,他们叫嚣着要把你四分五裂。

  赛小息下意识的捂住耳朵竟然忘了奔跑,还好有阿铁打一直拉着赛小息,直至确定暂时安全了之后,阿铁打才停下脚步。

  “赛小息,你刚才突然停下来,怎么了?”阿铁打气喘吁吁的看着赛小息询问道。

  “你没有听到吗?”赛小息惊讶的看着阿铁打,他不信刚才那声凄惨的尖叫声阿铁打会没有听见。

  但阿铁打只是满脸疑惑的看着他,问道:“听到什么?”

  “就、就刚才有精灵……”

  “他听不见的。”炽君忽然打断赛小息的话,说道:“那个声音是我听见的,因为我在你身上,所以你也能听得见。”

  “那个声音是什么?为什么听起来会那么恐怖?”赛小息问炽君道。

  “……我也不知道,但现在的问题不是那个尖叫声,而是你们的朋友还身处在危险之中。”炽君答非所问,继续说道:“你们跟着我走,我带你们去找你们那个朋友。”

  说着,红色的石头里渐渐探出一丝光亮,那一缕光亮在前方指引出一条道路出来。赛小息和阿铁打就这么跟着那丝光亮抬步奔去。

  

  一路跑来,四下茫茫,周围幽深的黑暗就好像一个巨大的茧,紧紧包裹着赛小息和阿铁打,如果没有炽君的那一缕光亮的话,恐怕他和阿铁打永远也跑不出这里。

  “这里有一种力量,让我感觉很熟悉。”炽君忽然开口说道:“我似乎想起来了,很久以前,我还有四个兄弟姐妹,但是我其中一个弟弟,他好像犯了一个很大的错误……”

  “错误?他犯什么错了?”阿铁打好奇的追问道。

  “他……他一意孤行,好像……好像……嘶——”炽君的声音突然断了,半响之后,才又听见炽君弱声道:“我……我不记得了。”

  “…没事,等我们帮你找回身体,你记起来之后,我们再帮你去找你那个阿弟。”赛小息安慰道。

  “嗯……”炽君应了一声,便没了声响。他安静地待在石头里,静养魂灵。

  不知为何,身边的这两个机器人,虽然没有强大的力量,但是……却又一种无法用语言来表达出的可靠……

  

  个头,当吾什么都没有说过罢。

  重新依靠魂灵化形的炽君,一手拎着赛小息,一手拖着阿铁打,左避右闪地躲开身后触手大军的追杀。

  到底为什么事情会变成这样,这还要从他们刚抵达这里说起……

  赛小息和阿铁打跟着炽君的指引来到一个空谷里,他们绕着空谷走了一圈,意外的发现这里竟然是一个封闭式的地方,除了他们刚刚进来的地方,这里没有其他出入的地方。

  等到他们再重新绕回去的时候,突然发现刚才进来的那个入口也不见了踪影。

  就在赛小息抓狂的时候,忽然一滴水砸在阿铁打头上,于是乎阿铁打就顺势抬头看去,意外的发现头顶竟然是一个天窗。但是,空谷上面有一个巨大的黑影遮住了大部分的月光。

  似乎天上还有什么东西直冲他们而来。

  阿铁打眯起眼睛想要去看清那个冲着他们来的东西,等那些个东西进入视线范围的时候,阿铁打发现,那些东西正是突袭高墙的触手。

  但现在,已经躲不开他们的攻击范围了。阿铁打抽出斩月双刀,准备正面去迎击这些出头。

  突然,有一只手拉开阿铁打,还没等他反应过来,拖着自己的那个人就已经来回躲开了好几个触手的袭击。

  拖着阿铁打、拎着赛小息到处跑的正是魂灵化形的炽君,事情的经过就这这样。

  

  “炽、炽君,一直这么多下去也不、不是办法,我们要想个办、办法、法、法、法离开这里才行!”赛小息被炽君拎着,颠的说话的声音都带着卡壳。

  炽君余光瞟了一眼身后还在穷追不舍的触手,在躲闪的间隙又抬头看了一眼头顶的黑影。

  “看来现在只能赌一把了。”

  炽君低声说了一句,下一秒他的背后突然展开一副巨大的火红色的羽翼,带着阿铁打和赛小息向上飞去。

  那群触手就想没长脑子似的不知道半路堵他们,还在身后锲而不舍地追着。

  

  在不断上升的高度中,三人终于看清楚那团黑影是什么东西。水……就好像是凝固在半空中的湖泊一样,空谷的四周全都被这个湖泊填满,原来刚才滴在阿铁打身上的水就是来自这里。

  炽君不可控制地冲进片湖泊中,在进入湖泊的瞬间,炽君重新变回石头,散发着淡红色光芒的保护罩将赛小息和阿铁打保护在其中。

  那些触手没有冲进来,仿佛在惧怕着这里的什么东西,周围渐渐陷入平静。

  赛小息慢慢睁开眼睛,发现炽君已经变回石头,安安静静的待在他手中。

  湖里似乎不止只有他们存在,在他们周围还飘荡着其他精灵。

  “赛小息!布莱克在那里!”阿铁打朝着一个方向指给赛小息看,赛小息顺势看去,那真的是布莱克。

  只见他安安静静地垂着脑袋,两侧的夜魔之球仿佛也失去了光辉变得黯淡。他的胸口好像有一个东西在散发着诡异的光芒。

  “布莱克!”

  赛小息和阿铁打齐力,疯狂地将保护罩朝布莱克那里挪动,高声喊着他的名字,可无论他们怎么喊,布莱克一点动静也没有,他连着他周围的水域,仿佛陷入了死寂。

  “布莱克!”

  “布莱克!”

  布莱克……

  

  “你叫布莱克是吗?”坐在漫山野花里的精灵小姑娘高高举起手里的布偶,刺眼的阳光迫使小姑娘眯起眼睛,“是阿哥让你来陪我的吗?为什么阿哥自己不来呢?为什么让柯娅一个人玩呢?一个人会很无聊的好伐。”

  说着说着,小姑娘嘟起嘴抱怨道:“阿哥从来都不来陪我,他是不是忘了自己还有个妹妹。”

  

  布莱克在小姑娘一声声的抱怨中醒过来,刚睁开眼睛就被眼前这个精灵吓的瞬间清醒。布莱克挣扎着逃离开小姑娘手里,观察了四周这才发现自己又换了个地方,这里已经不是之前那个湖泊的地方。

  柯娅也被突然挣扎的布偶吓了一跳,等小布偶自己跳在地面上不动了之后柯娅才壮起胆子重新把布偶抱了回来。

  “你不是布偶?还是你是活的布偶?”柯娅拿着布偶翻来覆去的观察,想要知道究竟是什么机关可以让他的布偶说话。

  “放开我!”布莱克试图扒开柯娅的魔爪逃离,但却无奈的发现自己变成布偶后手太短根本起不了什么作用。

  

  “小姑娘,你手里的布偶能不能给在下看看呢?”

  就在布莱克被魔爪摧残无措的时候,幸而突然响起的声音成功救场。

  一个陌生的精灵悄无声息地出现在两人身后,那个精灵对待小孩子似的揉揉柯娅的头顶,从她手里接过布偶。

  柯娅就这么愣愣的看着他,也没介意这个精灵就这么拿走自己的东西。不知怎的,自从这个精灵出现后自己身边后,心里的烦闷好像瞬间消失掉了。柯娅一下子抱住身边的这个精灵,把脸埋在他怀里,撒娇似的蹭了蹭,就更不舍得离开。

  

  布莱克趁着那个精灵的注意力都在柯娅身上,便暗中打量起他来。

  黑色带着微卷的长发,左鬓有着一缕白发显得特别显眼,上挑的剑眉看起来与他身上温和的气质完全打不上边,一条黑色带着金丝的绸缎系于额间。

  身着深色长袍,点缀着金色丝线和点点珠宝,这个精灵整个人看上起,有几分雍容华贵的桀骜之相。

  但最夺目的还是他那一双眼睛,金黄色的瞳孔似乎向所有人宣告他就是上天的宠儿,如同耀眼的太阳一般,几分华贵、几分神圣。

  

  “看够了吗?”陌生精灵轻飘飘地瞟了一眼布莱克,刚才还在向他撒娇的柯娅不知什么时候竟沉沉睡去。

  “你是什么人……”布莱克警惕起来,虽然自己还在那个人手上,但气势却一点都不输给那个陌生精灵。

  “我啊……”陌生精灵故意故意拖长话语,缓缓说道:“我是一个还没有死透的人,而且很快,我还会醒过来。”

  说着,陌生精灵的手开始不安分地揉起作为布偶的布莱克的脸颊,似乎还越揉越上瘾了些,也就不想着要停下来这回事。

  “小精灵,你还想知道什么我都告诉你啊。”

  

  “你……你们抓走那些精灵,到底有什么目的,让精灵们失去理智的毒瘴是不是你们搞的鬼!唔……”布莱克还没说完,就被陌生精灵突然捏起两腮。

  只见陌生精灵身上温和的气息瞬间消失不见,周围的气温好像下降了几个度。背光的阴影下,陌生精灵的那双金黄色的瞳孔好像还有丝丝微光。

  

  “布莱克,这些事情我无法站在我的立场了去告诉你,但是我可以让你亲自去看看。”说着,陌生精灵把布莱克放回地面上,黑暗的气息随着他的指尖被抽离出布莱克的身体。

  布莱克变回原来的大小,跌坐在地上。陌生精灵站起身,居高临下地看着布莱克淡淡道:“等你知道在柯娅身上发生过什么的时候,你还会坚定的站在自己的立场吗?”

  

  四周的幻境扭曲破碎,如同融化了的薄冰渐渐消失,柯娅的部落重新出现在布莱克眼前……

  

  我们身处光明的边缘

  魂灵被黑暗禁锢

  归无所处

  归无所处

  “黑色的灵魂被禁锢,白色的灵魂被玷污,冤无所诉,罪无所恕……”

  “但是啊但是,我的亲人,不要恐惧屈服,我们的神明在陪同我们一起受苦……”

  古老的歌谣随着风,飘到了很远的地方。大大小小的房屋坐落在部落里不同的地方,暖烘烘的阳光温柔的把夜晚后仅剩的余寒驱散。

  “轰——”

  突如其来的爆炸声打破了部落里的宁静,但部落里的精灵们好像都对此见怪不怪,大家不约而同的朝着同一个地方看去。发生爆炸的地方是大主祭的家,离得近的精灵过去把被黑烟呛得睁不开眼睛的大主祭从房子里拉出来。

  

  “哎呀,看来大主祭的实验又失败了哎。”

  “这一天天的,都不注意自己的身体搁那搞实验,吃的消吗?”

  “哎……我们也不是一天两天被这毒瘴祸害了,大主祭这几天怎么突然就想起来要研究克制毒瘴的药了呢?”

  “你还不知道来吧,听说其他的地方也多多少少出现毒瘴了,大主祭是想着研究出什么东西来,免得其他精灵被这毒瘴给祸害了。”

  “研究什么啊,直接让我们去把毒瘴给吃掉不就行了,一天天的整这麻烦事。”

  两个精灵讨论的声音越来越大,以至于他们都忘了自己现在还在大主祭家里看热闹,只见大主祭听着他们讨论的声音额头的青筋渐渐爆出四字,最后忍无可忍的喊出声:“你、你、你、还有你们,一天天的搁这看什么热闹,没事做了是吗,赶紧的,散了散了。”

  围观的精灵多多少少鄙夷的“嘁”了一声,然后一哄而散,便各忙各的去了。

  站在自家门口的大主祭看了一眼身后还在冒着黑烟的窗户,撇撇嘴揉了揉鼻尖,向着刚才拉自己出来的另一个精灵问道:“哎,寮亚,你说平时我对他们是不是太好了,你看现在我一点威严都没有。”

  “怎么?你还想要啥子威严?你先吵架吵的过你媳妇吧。”寮亚挑了下眉毛嘲讽道:“前些天是谁被媳妇赶出门,在树上睡了好几天。”

  “那吵架吵赢了有用吗?那媳妇儿哭了不还是要哄着吗。”法斯亚毫无底气的反驳回去,“那媳妇娶回来是吵架的吗?媳妇娶回来是宠着的。”

  法斯亚话刚说完,远处就跑过来两个小精灵,寮亚抱起其中一个小丫头问道:“柯娅是你们阿母来让你们来叫阿父的吗?”

  “阿母让我和哥哥来叫阿父回家吃饭。”柯娅软软的回答道,说完还用脸颊亲昵地蹭着寮亚的鼻尖。

  法斯亚看着寮亚身边的卡亚良久,缓缓开口问道:“卡小子,莫亚没有跟你们一起玩吗?”

  卡亚摇摇头,还没开口那冒着黑烟的房屋里传出一阵哭声,法斯亚一拍脑袋,惊呼一声“遭了!”

  然后就冲进房屋里,没一会抱出来一个黑乎乎的精灵小子,而他自己身上没也几处干净的地方了。

  寮亚走到法斯亚身边摇了摇头沉重地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法斯亚,做为兄弟,我很想帮你,但是我家媳妇儿叫我回家吃饭了。所以……拜拜了您内~”

  寮亚话刚说完,转身就抱起自己的儿子头也不回的跑路了,只留下法斯亚跟已经变成黑团的莫亚大眼看小眼。

  果不其然啊,在法斯亚的妻子克洱垭回来没多久之后,当天晚上法斯亚再次出现在他家门口的那棵树上。

  被妻子训了一顿之后,法斯亚安分了很多,最起码他做实验的地方不再是自己家里了。

  

  法斯亚家门口的那颗老树上的春芽,很快也变成了夏日里繁茂的绿叶子。夏天那变天的速度真的是……连专业变脸的都没有它快。

  暴雨从远处的山飞奔过来,倾盆而下。还没来得及赶回巢的鸟,只能站在树干上躲着雨。莫亚趴在窗户边上,看着雨水滴在窗沿上变成水花。

  狂风暴雨中,有一只幼鸟,不小心从巢里掉了出来,幼鸟凄惨的叫声也很快被暴雨所淹没。

  忽然间,有另一个东西吸引了莫亚的注意力。不远的地方,有一行穿着黑色长袍的精灵正往他家的方向走来。

  那却身着黑色长袍的精灵,看起来就如同雨中的鬼魅一样……

  

  “嘭嘭嘭!嘭嘭嘭!”

  急促的敲门声拉回莫亚的注意力,法斯亚和克洱垭同时从不同的房间里走出来,克洱垭手里还拿着一柄汤勺满脸疑惑地看向法斯亚。

  法斯亚走过去开门,在看清楚领头精灵的面貌后,侧身便让他们进到房屋里来。

  “克洱垭……”法斯亚给妻子使了个眼神,克洱垭心领神会的点点头,走过去把莫亚带回房间里。

  

  “莫亚……”克洱垭蹲下来牵着莫亚的手,语气温柔的说道:“莫亚乖,你先在房间里待着,阿母要出去接待客人。等客人走后莫亚才可以出来玩哦。”

  “嗯。”莫亚乖巧地点点头。

  克洱垭起身离开房间顺便带上了房门。莫亚看了一会门锁,在确定母亲不会折返后,他推了个板凳在们边上,然后坐上去,把耳朵靠在门上偷听外边的声音。

  

  “法斯亚大祭司,现在外边的毒瘴越来越放肆,很多小精灵都、都……哎!算我求求你,能不能再让你部落里的精灵,去帮那些染上毒瘴的精灵,帮他们身上的毒瘴除掉。”

  唔……没听过的声音,想来应该就是刚才那些来的陌生精灵了,原来部落里那么多叔叔婶婶不见了,是去外边了。小莫亚认真的听着外面的声音,两只小腿时不时还前后晃动着来表达自己有多无聊。

  “很抱歉……”

  是阿父的声音!

  “我记得我曾经跟你说过,对付这些毒瘴我们的部落也很吃力,那些去帮助你们的年轻精灵,他们也跟你们一样承受着痛苦,如果那些毒瘴还不能退散的话,那你们还是换一个栖息地吧。”

  阿父的声音里有很多叹息啊……小莫亚攥紧了小手,认真的分析起外边的声音。

  “法斯亚大主祭,我们可以离开这里去寻找新的栖息地,可是那些已经感染上毒瘴,已经神志不清的精灵怎么办?只要他们还在这里,那他们的家人就不会离开。”

  是另一个人了,小莫亚想着,看来他们是一定要阿父去帮他们才肯罢休。

  “我……我在试试看吧……”

  法斯亚深深叹了口气,最终还是选择妥协去帮他们。那些穿着黑袍的精灵得到答复后,陆陆续续离开法斯亚家。

  法斯亚无力的把脸埋在克洱垭怀中,闷声问道:“克洱垭,我这个大主祭是不是一点也不称职啊,帮了外边的精灵,却害了部落里的族人们。”

  “好了好了,族人们不会怪你的。”克洱垭一下一下给顺着法斯亚的头发,安慰道:“一开始你只是问族人们愿不愿意去帮助外边的精灵,大家都是自愿的,相信等这一次瘴毒过去,我们部落也能和外边的精灵和解。”

  法斯亚突然不说话了,克洱垭也是什么也没说就那么一下一下的安抚着法斯亚。莫亚坐在房间里,就算隔着一扇门,他也能感觉到父母之间无声的安慰。

  呵,爹妈撒的狗粮……

  房屋外面,暴雨还没有停下来的意思,在树干上停留的鸟回了巢,发现自己的孩子不见了踪影,它冒着暴雨在树的周围飞了好几圈,最终在路径上找到了幼鸟。

  那只幼鸟已经没有了生命的迹象,它被深深地踩在泥土里,窒息而亡。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