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面纱
作者:阿弥陀佛么么哒  |  字数:6271  |  更新时间:2020-02-21 14:17:16 全文阅读

银色的月辉下,那些被拖入迷雾的精灵没了声音。怪异的触手还在扭动着寻找新的猎物,高墙上的侍卫很快调整好状态去正面迎击那些触手。

暮古被一声惊呼拉回注意力,转过身去还没看清楚是谁在叫自己,就被那人拉在身后。

"暮古,你没事吧。"卡璐璐面对着触手询问身后暮古的状况。

"我没事,还好你们及时赶回来了。"暮古回道。

“救命啊!!!”

又一个侍卫被触手抓住,求救声提醒着两个人现在不是叙旧的时候,卡璐璐伸出机械手臂拉住那个被触手抓起来的侍卫,防止他也被拖入迷雾中。

"看我的,斩月双刀!"关键时刻,阿铁打及时赶到,他挥动着斩月双刀高高跃起,斩断那根触手。

"刷"的一声,被抓住的侍卫应声掉下来,匆匆赶来的赛小息连忙扶起那个侍卫退守到安全区域。

"全体士兵,耀辉凌罩!"

伽凌镇定地指挥着侍卫退回安全的区域,明黄色的保护罩随即而起,高墙上的每一处的烽火台都纷纷照式开启保护罩。

迷雾停止上升,但是那些危险的触手丝毫没有退下的意思。那些触手试图打破这个保护罩,但是在触碰到保护罩的那一刻,触手瞬间被击破。

暮古躲在卡璐璐身后,微皱着打量着保护罩以及外面的那些触手,藏在袖子下面的手握紧几分。

眼看着那些触手如同飞蛾扑火一样不断打击着保护罩,被以为可以松口气,可没想到,那些触手突然就想是收到什么命令一样,纷纷朝着同一个地方打压。

负责那一处保护罩的侍卫磨不住那些触手的轮番攻击。终于在最后一个触手挥甩下来,小侍卫被这最后一重冲击力甩出去。

保护罩出现被打出一丝裂痕后随即一发不可收拾地破碎成尘。

布莱克拉着伽凌向后跳跃及时躲过触手的攻击,雷伊看式,踮足高越到半空中,闪电被他汇聚在双手之间凝聚在一起,在触手即将攻过来的前一刻抛了出去。

"啪!!!"

触手被呼啸着的闪电击中,电流接着其中一个触手为媒介接连缠上周围的触手,就这样,闪电连接成一个蜘蛛网,击倒大片的触手。

"干的漂亮!雷伊加油啊!"届时赛小息的声音在雷伊脚下响起。

但是雷伊还没来得及去回应赛小息,大片的触手再次从迷雾中探出,如同章鱼的触须一样来回扭曲蠕动着。

布莱克安顿好伽凌后飞到雷伊身边,脚下群魔乱舞的景象让他不禁皱起了眉头。

"布莱克。"雷伊看了一眼布莱克,两人交换了一下眼神后布莱克心领神会地点点头。

"夜魔之球。"布莱克脑勺两边的浮球突然离开他身边高速旋转起来,最终变成一个更大的黑色能量求。

"雷神天明闪!"雷伊向后飞跃一步,突然朝布莱克的夜魔之球发起攻击。只见被闪电击中后的夜魔之球慢慢平静下来,然后……

"轰!!!"闪电从内部击破夜魔之球,如同烟花一样炸裂,整片高墙也突然炸裂的闪电带来片刻光明。

然后在所有人的视线下,那些因爆炸而分裂的闪电,就像长了眼睛一样,准确的打中触手。

森林深处,那一双幽绿色的眼睛也被这场闪电烟花吸引了注意力,只听见他冷哼一声,握着权杖又敲击几下地面,一个巨大且猩红的眼瞳在他身后张开,一呼一吸间,森林里的迷雾再度向外涌去。

高墙这边,雷伊警惕的看着脚下安静下来,却又突然增加的迷雾,诡异的寂静便是危险的前兆,这样的道理,他不需要再学一遍。

突然!一个漂浮物窜出层层迷雾。

“桀桀桀桀桀……”诡异的笑声随着漂浮物的移动在众人耳边回响,接着一个又一个,更多的漂浮物从迷雾中出来。

“那、那是鬼怪吗?是……是鬼怪啊!”

一个士兵不由得瞪大了眼睛惊恐地跌坐在地上,指着那些鬼物的手颤抖着说道。

半空中,雷伊和布莱克左右配合着除掉这些鬼物,但是除掉了一个,就会有更多的鬼物从迷雾中冒出来。

久而久之……雷伊跟布莱克不得不躲避着这些鬼物的攻击,无暇再去发起攻击。

这些鬼物虽然不会像触手一样有着强有力的攻击,但是他们会穿透精灵的身体,依靠着群攻,以少聚多地去攻击赛小息他们。

在靠近高墙的城市边缘,两道人影在房屋顶上匆匆穿过,朝着高墙的位置疾行而来。

眼看即将靠近高墙的城墙,只见其中一个人从怀里掏出什么抛出去,紧接着她突然踮足跳起来,在半空中踩到了什么做为承力点再次向上跳跃,半空中做为她承力点的地方被踩到之后忽然亮起。

就这样,空气里仿佛有一架为她而架起的梯子,帮助她爬上高墙。

反观与之相随的另一个人没那么多动作,在靠近高墙之后,那个人直接跳起来,然后竟然在高墙上直径跑了上去!

高墙外围的战场上,鬼物继续肆意妄为,他们没有实体,无论什么样的攻击都能让他们立刻消失,可同样的,就是因为他们没有实体,那些弥漫着的迷雾能很快再为他们塑造魂体。

这些鬼物的攻击低的可怜,可是他们穿过身体的时候,那种滋味也不好受。

就在雷伊还在思考如何对付这些鬼物的时候,忽然间,他们毫无预兆的安静了下来,停在半空中低着头,就想是被按下了暂停键一样。

雷伊和布莱克趁机回到赛小息几人身边,警惕的看着那些鬼物。生怕他们再耍什么阴招。

"吼!!!"远处的森林里突然传出一声巨兽的吼叫,紧接着,原本安静下来的鬼物突然抬起头发出刺耳的尖叫。

怨恨、不甘、痛苦以及挣扎,仿佛都被蹂躏在这些尖叫声中。

"唔!"伽凌跟一众精灵下意识的捂住耳朵,可尖叫声仍旧在耳边回荡着,这样做根本起不了什么左右。

忽然间,尖叫声小了许多。

有个人高高跃起,挡在所有人面前,淡蓝色的光辉辉映着夜空,一部分的鬼物被吸收到一块晶石里,另一部分仿佛看到了什么恐怖的事物,消失不见。

暮古看着那缕光辉沉默不语,这股能量跟之前遇到的那个汐弥所出同源,可是这被视为禁忌的能量早就被封印在世界之外。

如果说那道封印已经不在了,那这对她来说,无疑是一个重要的情报。

光辉渐渐散去,少女的身影也出现在众人面前,仔细一看,这个少女与卡修斯倒是有三分相似。

少女朝几人走过来,只见得那颗淡蓝色的晶石慢慢被她送入额前的那块宝石里。

"是你!在监狱里的那个女生!"赛小息看清来者的面貌惊呼出声。

"又见面了,狱友。"少女微笑着回应道。

雷伊看了眼少女,有看了一眼赛小息几人,问道:"你们认识?"

"我们来的时候闯了些祸,跟她在监狱里认识的。"卡璐璐跟雷伊解释道,然后她又看向少女问道:"不过当时你们不是有两个人吗?另一个人呢?"

"喏,他也来了。"少女话音刚落,只见一道人影从高墙下突然跳了上来,出现在从人身后。

“阿姐……”突然出现在众人身后的少年看了一眼少女便没在说什么了。

“你们……”

“我们只是路过。”

伽凌还没开口问什么便被少女抢先一步回答道:“我和阿弟是宇宙中的流客,路过卡凌尔纳,恰巧碰上你们这场灾难,就想着能不能帮上什么忙。”

(宇宙流客:泛指没有故乡的流浪的精灵)

“刚才,真是谢谢你了。”伽凌看着少女言道。

“不用谢,我……”

“刷——”

一根突如其来的银丝打断少女的话,只见少女还保持的闪身躲避时的动作,那根银丝却迅速的收了回去消失不见。

高墙外那些弥漫着的迷雾,不知什么时候起渐渐聚齐在一起高速旋转起来,凝聚成一个龙卷风。

周围的气流被龙卷风带动起来,竟让人有些站不稳脚跟,破碎的利刃、飞沙走石,此时此刻都成为了龙卷风的武器。如果现在被卷入龙卷风,那无异于是去送命。

“所有人,快退到堡垒里去。”伽凌大声喊道,侍卫接到指令,开始有秩序的退回到堡垒里。接着,她又回头对雷伊几人喊道:“你们也赶紧过来。”

“来了。”

几人动身,步履艰难地朝堡垒的方向移动着。眼看着即将踏入安全的区域,届时,一个陌生的声音忽然在赛小息耳边响起,“你不要过去了,留下来吧……”

话音落,赛小息整个人突然被一种无形的力量拉起来,接着被抛了出去。

“赛小息!!!”

“小息!!!”

雷伊跟卡璐璐同时惊呼出声,但却也为时已晚,就在众人还惊与赛小息被扔出去的时候,只见阿铁打早已一只脚踏在高墙上,直接跳了出去,去拉住赛小息的脚。

“赛小息!阿铁打!”

卡璐璐喊着他们的名字,机械手臂紧急制动想要去拉住他们,眼看就要碰到阿铁打的脚踝……突然!一块被龙卷风卷起来的石块撞开了卡璐璐的机械手臂。

“夜魔之球!”

布莱克直接飞到赛小息两人身边,利用夜魔之球的保护罩将他们三个保护起来,但是因为龙卷风中心吸力的原因,他也回不来了,三个人就这样被卷入龙卷风的中心地带。

赛小息三人在龙卷风中不见了踪影,可龙卷风并没有因此停下。

少女站在高墙上打量着城墙外的龙卷风,心底暗暗打着算盘。无论是一开始的触手,还是后来的鬼物,亦或是现在的龙卷风。她都在那些东西上感觉到了无比熟悉的能量,那股子来自禁忌之地的力量。

生本同源,怎能轻易就会被斩断。

这也是她回来卡凌尔纳的原因。

操控这个龙卷风的风眼上,也有着那种能量,如果把那个能量吞噬掉,说不定龙卷风就会停止。

想着,少女已经开始动起来,她又不是拖沓的人,说做就做。

只见那颗淡蓝色的晶石再次被少女取出来,握在手心里。少女动身正想要跳下高墙靠近风眼,但却差点没被卷进去。

所幸有人及时出现从身后拉住她。

“阿姐……”

“未芒?”

“我同你一起。”在确定少女站稳脚跟后,未芒放开她淡淡说道。

“嗯。”卡诺点点头,转身视线再度放在风眼上,两人配合默契,在有伽凌给他们加持的保护罩的下,很快就逼近风眼。

卡诺将晶石送进龙卷风里靠近风眼的地方,开始吞噬那股力量。晶石散发出淡蓝色的涟漪,给自己增添了不少绚丽,黑紫色的能量被吸入晶石,龙卷风的吸力也明显被削弱了不少。

就在这一切都在顺利进行的时候,龙卷风中心的位置渐渐亮起一个红色的点,伽凌盯着那个点好一会,忽然间想起了什么,突然大喊道:“快、你们快躲开!!!”

“什么?”卡诺停顿了一下,下一秒突然被自己的弟弟猛地拉开,扑倒在身下。

“嘭!!!”

一声巨响,龙卷风的中心突然爆炸,烈火在一瞬间照亮了高墙却又在下一秒消失不见,跟着烈火一起消失的,还有那场龙卷风。

世界在这一瞬间安静下来,仿佛刚才的夺命惊险都没有发生过的一样。

过了些许时间,未芒才缓缓站起来,顺便拉了一把卡诺。

“你还好吗?”未芒看着卡诺问道。

“我没事。”卡诺回以微笑,抬手揉了揉未芒头顶道:“不过下次你不要那么鲁莽了,你是我阿弟,理应是我来保护你才对。”

“知道了。”未芒移开视线,将围巾又网上拉了拉遮住半片脸颊。

城墙上,暮古的手紧紧握在身后。刚才那场爆炸对她影响不少。那灼热的火焰仿佛天生是为了焚烧‘裫’而存在。

看来,在这些机械人身边待着,也不是整天可以玩的……

随着龙卷风的消失,被卷入龙卷风里的布莱克三人也不见了踪影。卡璐璐跌坐在地上,夹杂着哭腔无助的问道:“怎么办……赛小息、阿铁打还有布莱克,他们…他们……”

“……你放心,有布莱克在。”雷伊把手放在卡璐璐的头顶安慰道:“小息和阿铁打,不会有事。”

这些话,不止是说给卡璐璐听的,还有他自己……

伽凌站在两人身后,也不知道怎么开口安慰他们,只能安安静静的站着。

远处的天际线,已经开始吐白,北极星在黎明中消失,银月退隐山林。森林里的迷雾终于渐渐消散,这场灾难…终于熬过去一晚。

————————分界线————————

“嘎——嘎——嘎——”

黑色的乌鸦站在枝头上,歪着脑袋,猩红的瞳孔打量着陌生的来客,下一秒,却又突然振翅高翔在半空中,发出刺耳的警鸣。

这个地方没有半分生气,生命对于这里来说仿佛是一个禁忌的存在,随处可见枯败的荒草、萧条的枝干。

穿过黑暗森林,终于到达了此行的目的地。

残破的圣殿还在靠着最后的妆容向来者展示曾经的辉煌,它如同一个高傲的皇后,哪怕跌倒在泥泞之地,也不肯放下自己的骄傲。

萧羽小心翼翼的用烟斗撩拨开面前长在石柱里的荒草,来到大殿堂。

只见大殿堂的王座上还坐着另一个人。

“主司大人……”萧羽来到男人面前低头单膝跪下,说道:“主司大人让我回来,说是王上醒了,不知在下可有幸能一睹王上面容。”

“呵……”男人冷笑一声,金色的蛇眸微眯起来,道:“是不是我不说王上醒了,你就不会回来。”

“怎么会呢……”萧羽一副处变不惊的表情,在没得到男人的允许下自己结束行礼,说道:“我这几日一直在外寻找王上其他的碎片,可没有闲着啊。”

“那你找到了吗?”

“这倒没有。”

空气中弥漫着一股火药的味道,萧羽却还在危险的边缘疯狂试探,眼看男人即将火山爆发,萧羽赶忙转移话题道:“主司大人,其实我一直不太明白,您似乎很喜欢这个破败了的地方……为什么?”

“你不需要知道那么多。”男人回答的干脆利落,接着又说道:“现在没你的事了,你可以走了。”

“不是……您大老远的叫我过来,不会只是为了让我跑一趟的吧。”

“不是。”

“……”

萧羽差点没被噎死,片刻之后,他收起烟斗,一副认真的样子,问道:“主司大人有什么任务下达吗?”

“去卡凌尔纳,把那里的遗族接回来。”男人说道。

“是……”萧羽退后一步,朝男人弯下腰,行完礼后转身离开。

脚步声渐渐远去,直至隐秘在乌鸦的尖叫声中。

片刻之后,那三只乌鸦竟然飞了回来。它们在半空中盘旋着,忽然烈火灼身。只见,那被灼烧着的乌鸦身形渐渐变成巨兽。

烈火散去,他们变成长着黑羽鸟嘴的四肢怪物,匍匐在男人面前……

卡凌尔纳——

太阳的光辉重新光临大地,整座城市就像一个刚刚睡醒的人,伸个懒腰后很快投入今天的工作。市民们仍旧是安安乐乐的开始新一天的生活,伽凌把他们保护的太好了,昨天晚上在高墙外战斗的消息没有一点被透露出去。

市长的办公室里,剩下的几个人全都在这里。

暮古安安静静的坐在卡璐璐身边,只是牵着她的手,无声的安慰着她;昨天晚上突然出现的卡诺跟未芒坐在一起,安静的等待伽凌开口;雷伊坐在窗边看着远处发呆,似乎在回忆着什么。

“对不起各位,我很抱歉。”最终还是伽凌打破寂静,“让你们的朋友陷入不知名的危险里……”

卡璐璐仍旧是沉默不语,只是拉着暮古的手又握紧了几分,雷伊收回思绪和视线,看向伽凌问道:“伽凌小姐,关于灾难发生后,森林里的资料您了解多少?”

“你是想……”

“我去找他们。”

“不行,森林里太危险了,我绝对不会允许你们冒险。”伽凌直接断绝雷伊的想法道。

“可是,也不能让他们在森林里独自面临危险。”卡璐璐的声音幽幽传来。她跟雷伊的想法一样,不能让赛小息他们在危险中多待一秒。

“伽凌小姐,拜托你,请你告诉我们,他们大概会在什么地方。”卡璐璐抬头看向伽凌,乞求的神情让伽凌也是无奈的叹口气。

“迷雾一开始是在森林的南边出现的。”最终伽凌还是拗不过他们,说道:“你们朝着那个方向走,或许能找到赛小息他们。”

“那我们现在就出发,早点找到赛小息他们。”说着,卡璐璐站起来一副斗志昂扬的样子正要出去。

“等一下,在此之前,我还需要问清楚一件事情。”伽凌话锋一转问上卡诺:“昨天晚上,非常感谢你们二位帮助我们,但一码事归一码事,卡诺小姐,我想知道为什么你能轻易的吸收掉那些鬼物和风眼中的能量?”

“这个啊……”卡诺淡定自若的回答道:“那大概是因为我们的能量都是来自同一个地方吧。”

“同一个地方?你来自哪里?”

“知道这么多不会对你有什么好处,就没必要追问了吧。”

“还有你们不是着急去找伙伴吗?为什么要在我这里浪费时间呢?你们总不会以为我会对卡凌尔纳做出什么危险的事情吧。”卡诺一针见血直接点破伽凌的顾虑,说道:“如果有点脑子的话,你们的那些顾虑完全就是在浪费时间。”

“我不能拿市民的安全用来做信任你的赌注。”伽凌仍旧是一副不肯罢休的样子,直视卡诺。

“如果你有能耐的话,就去调查荒遗这个地方吧,或许你搞明白了,还能拯救这座城市也说不定。”

卡诺起身拉着未芒离开,留下了这一句话,让他们自己慢慢琢磨去。

与此同时,在森林里……

没了夜幕的点缀,森林里就只剩下古老的神秘感。光束透过叶子之间的间隙洒在草地上,清澈见底的溪流涓涓流淌着如同森林的血脉,有人哼着歌谣在溪边涓足,被当成盲杖的混子横放在溪水边。

一只蜻蜓在布莱克鼻尖停留片刻,因此唤醒昏迷中的人。

近午的阳光有几分刺眼,布莱克下意识地抬手去遮住太阳,下一秒突然惊坐而起,左右见赛小息和阿铁打安然无恙的昏躺在旁边便松了口气。

“哎,你醒啦……”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