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遥远的歌
作者:阿弥陀佛么么哒  |  字数:4101  |  更新时间:2019-12-23 23:29:04 全文阅读

“呼——呼——”

狂风带动着黄沙在天地间肆意着,就仿佛是世界末日了一般,黄沙遮住了太阳。满天飞舞的沙尘里,一个人影渐行渐近,她紧紧拉住遮挡口鼻的麻布围脖,生怕下一秒,围脖就会被这狂沙带到不知名的地方。

"吱——呀——"木门发出濒死前的惨叫,一扇只剩下几根破木头的门被推开。汐弥看着早就没了房顶的神殿,心里琢磨着这个破地方还能不能抵御外面满天的黄沙。

这个断壁残垣的神殿里,那三个曾经被供奉着的神像也是残破不堪。汐弥仰头看着那个被供奉在神殿中央的神像忍不住叹口气。

自己在期待什么呢?就算找到了传说中的神明,恐怕他也拯救不了这苟延残喘的荒遗了吧。

一个被神明抛弃了的地方,囚禁着万千罪人的地方。

————————分割线————————

那只魔化了的精灵并不算太厉害,最起码对于阎之言来说那只精灵还不足以威胁到自己。能量化成的火焰被阎之言持在手心把玩,见那只精灵还有力气站起来就扔一个过去,直到那个精灵趴在地上爬不起来。

对敌人的仁慈就是对自己的残忍,阎之言本人是非认同这句话,所以一直以来也是将这句话贯彻到底。

毕竟...人不为己、天诛地灭。

"吼!!!"那只魔化精灵好像终于忍受不了阎之言玩儿似的往他身上砸火球,只见他费尽力气站起怒吼一声,那只精灵身上随着他的吼声竟出现一些裂痕。

阎之言暗呼一声不好,连忙踮足后退,在魔化精灵自爆的前一刻展开能量护盾。

让阎之言没想到的是,那只精灵表现的那么弱,可以在自爆之后竟然有那么强大的威力,暗紫色的迷雾很快就淹没了竞技场以及竞技场上阎之言的身影。

"父亲?"尼纳看向那两个宇宙海盗的位置,可不知什么时候起,尼纳古拉、他的父亲不见了。

竞技场上,阎之言有些艰难的站住脚跟,这些迷雾似乎有些问题,这个气息,就像儿时那场覆灭一样......

"唔?!"一个魔掌突然捂住阎之言半张脸颊,打断他的思路,按住他往下死死砸去。

"嘭!!!"一声巨响,竞技场上被砸出一个大坑,那些本来弥漫在竞技场上的迷雾此时也似乎被新掀起来的起浪吹散。

"阎之言!/父亲!"

当竞技场上的场景再一次出现在几人面前的时候,赛小息和尼纳的声音同时响起。只看见竞技场上尼纳古拉狠狠地掐住阎之言的面颊把他按在地上,阎之言两个手死死的抓住尼纳古拉的手腕,额头都以有青筋暴起。

下一秒,尼纳古拉抓起阎之言将他砸到另一边的墙面上,阎之言被砸进墙里后倒在地上,额头流淌下来的血遮住了他的视线。

这一次,是真的轻敌了......

阎之言随手抹掉遮住视线的血,调动能量以最快的速度恢复身上几处重伤的地方。

另一边竞技场下那两个宇宙海盗倒是显得很兴奋,他们甚至开始为尼纳古拉加油助威。

竞技场上尼纳古拉盯着阎之言,喉咙深处发出野兽般的低吼,他抬步走向阎之言,但却被另一个小精灵挡住了去路。

"父亲..."尼纳张开双手站在尼纳古拉面前,跟尼纳相比,尼纳古拉简直像个大山一样,在他面前,尼纳太弱小了。

但奇迹的是,尼纳古拉停了下来,他歪着头看着面前这个小精灵,似乎心里多了一条细小的清流,在与那混浊的湖泊相互抵抗,清流虽然细小,但始终不会被湖泊里的污水玷污。

"父亲、父亲你还记得我对吗?"尼纳大胆的牵起尼纳古拉的手,试图唤醒他的一丝意识。

"可恶!可恶!动手啊!为什么停下来!"

"让、让开,我来试试。"

那边那两个宇宙海盗相互抢起遥控器,疯狂点着上面的控制按钮,不知道他们点到了什么地方,尼纳古拉脖颈上带着的项圈突然冒出一股电流,尼纳古拉突然甩开尼纳的手,表情痛苦的攥紧脖颈上的项圈,两手用力一扯,那个项圈随即成了两段,宇宙海盗手里拿着的那个遥控器滋滋的冒出电花,报废了。

这下,尼纳古拉真的成了一个不可控制的怪物。

阎之言瞅准时机飞扑上去,抱着尼纳躲开尼纳古拉的暴走。躲到安全的地方后,阎之言放下尼纳,走向尼纳古拉。

这一次不能再留什么活手了,不然受伤的,就会是他们。

刚走两步,阎之言突然感觉斗篷突然一紧,随后便停下脚步回头看向缘由。只见尼纳拉着他斗篷的一角,低着头沉默不语。

"我知道你要说什么..."阎之言叹了一口气,目光放在竞技场上那个正在失控暴走的尼纳古拉身上说道:"尼纳,你看看那个精灵,他的身上,哪里还有你父亲的影子......"

"我知道。"尼纳的声音听起来有些低沉,他在刻意压着自己的哭腔,"可是、可是如果可以的话,能不能救救我父亲,他本来不是那样的精灵的......"

"我会的。"

丢下这句话后,阎之言便冲向竞技场上,与尼纳古拉缠打在一起,一招一式中,阎之言越战越勇,好几次阎之言都重创了尼纳古拉。

如果说阎之言没有在报刚才尼纳古拉毁容似的打他的仇的话,那估计也没几个人相信吧。

'就是这里!'阎之言终于发现了尼纳古拉周身的弱点,如果成功的话,那就是一招毙命的结果了。

阎之言趁尼纳古拉不注意,脚踩在他身上,借用尼纳古拉挥动手臂的力气高高跃起,到了一定的高度后,阎之言手中的能量幻形成一把弓箭,取箭拉弓的动作一气呵成,三只弓箭破空直冲尼纳古拉射去。

"父亲!小心!"尼纳的声音惊呼响起,竞技场上,尼纳古拉同样也注意到了直冲他而来的弓箭,尼纳古拉单手抬起制造出一个护盾,那个能量护盾活生生的吞下阎之言的那三根弓箭,下一秒,同样的三根弓箭从那个护盾中射出,直冲阎之言而去。

三根弓箭在快要接近阎之言的时候突然变成一张大网,大网将阎之言困住,那三只弓箭跟炸弹一样顷刻间爆炸。

阎之言躲闪不及,被炸弹伤到了肩膀。

眼看尼纳古拉学着阎之言的动作拉起弓箭,可阎之言丝毫没有反应过来,站在原地。

箭以脱弓,一道人影闪过拉着阎之言躲开尼纳古拉的攻击。

"需要帮忙吗?"人影停了下来,头顶那双狐耳尤其醒目。未央看了一眼阎之言,还没来得及说什么,一股黑暗能量直冲他们而来。

顷刻间烟尘四起,等烟尘散去之后只见原地只剩下了一些冰块。阎之言和未央分别站在竞技场上的两端。

"嗨,大块头。"未央突然冲着尼纳古拉招手挑衅道:"你的实力就这一定点吗?不行啊你这,就只砸毁了一个小冰块......靠!"

未央挑衅的话还没说完,尼纳古拉所有的注意力就都已经放在了她身上。

未央及时制造出一块巨冰挡在自己面前挡住了一些攻击,这才得以逃脱。

躲过一波攻击之后未央站稳脚跟看向另一边盘腿坐着安稳的阎之言说道:"在?坐的舒服吗?我这边打的有点凶。"

"知道了。"阎之言站起身,自我恢复的看起来很不错。

接下来的战斗,两人配合着打车轮战,但尼纳古拉却始终没有流露出半分疲倦的神态。未央在战斗中匆匆看了一眼阎之言。

从刚见面开始,这家伙就一直没有用过自己的招式,一直都是用自身的能量幻变成各种武器,隐藏实力?但好像隐藏的不单单只是实力这种东西。

未央没有再多想,别人的事,她没有那种闲心去探究。眼下先打败尼纳古拉再说。

赛小息几人这边,也帮不上什么忙,只能眼看着着急。一直沉默不语的尼纳深吸一口气,像是终于下了什么决定。

他拿出弓箭,奇异的流光在弓箭上流转着。

如果...如果是父亲的话,那他一定会宁愿牺牲自己,也不想伤害无辜的吧......

可是...可是,如果父亲能回来呢?

弓箭的方向对准了尼纳古拉,他们是父子,尼纳知道父亲的弱点在哪,知道如何让尼纳古拉一击致命......

竞技场上,尼纳古拉挣脱掉束缚着自己左手的冰块,周身的黑暗气息再度增多,他停止进攻未央和阎之言,神情痛苦的抱着脑袋跪在地上。

"尼纳...吾儿尼纳,快、快走......"

"烈火焚世!"

"极斩!"

阎之言的声音跟另一个女声同时响起,火焰自阎之言脚下而起,如同两条蟒蛇一样朝尼纳古拉流窜而去,两条火蟒一左一右包围住尼纳古拉,在环成一个火圈之后 火焰在那一瞬间强势起来。

尼纳古拉的胸口被一把利刃刺穿,汐弥一招毙命后迅速收回剑刃退出火圈。

尼纳古拉低头跪在地上,他费劲的抬起头看向尼纳的方向,嘴巴张张合合,不知道在说些什么,尼纳听不到他的声音。

烈火焚烧着尼纳古拉,准确的来说,是在焚烧着他那已经失去灵魂的身躯。

汐弥看着烈火中的尼纳古拉,片刻之后她突然单膝跪下,一首遥远而古老的歌谣自汐弥口中,慢慢述说着无辜的灵魂渡过虚妄冥川。

"烈焰灼渊魂..."

"清溪净罪身..."

"持灯引孽灵..."

"玄船渡迷问..."

......

归去兮...

归去兮...

愿汝得魂安...

身无罪...

灵往兮...

直至尼纳古拉彻底消失,这首古老的歌谣才停止吟唱。阎之言站在汐弥身后轻声问道:"这首歌唱的是什么?"

"一个灵魂如何渡过虚妄冥川。"汐弥淡淡的回答道,"让他早点解脱。"

"你这次回家干嘛去了?"

"拜神。"

一问一答,汐弥倒是很有耐心的回答阎之言的问题。

突然,一道月白色的能量自汐弥手中打出,正巧打在那两个想要偷偷溜走的海盗前面。

"你们两个......"汐弥走向那两个海盗,脸上略带着一丝怒色,"回答我,这种黑暗能量,是谁告诉你们怎么收集的,那个人现在在哪里!"

汐弥一步一步渐渐逼近,两个海盗小兵抱在一起被笼罩在她的阴影下瑟瑟发抖。

"滴...滴...滴......"一个类似秒钟声响起,那两个海盗小兵的显示器上赫然出现定时炸弹的倒计时。

阎之言一把拉回汐弥挡在她身前,爆炸如期而至,然而这两个定时炸弹只是开始,整个海盗基地就像被点燃的鞭炮一样,爆破声一个接着一个的响起。

许久之后,爆炸终于停止,早就躲在很远的地方的一行人,阎之言满不在乎的拍拍头发上的尘土。汐弥看着远处已经成为废墟的海盗基地,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半响,她走过来拍拍阎之言的肩头,对着赛小息几人说道:"几位,我们先走了。"

说罢,不给赛小息几人寒暄温暖的机会,她便拉着阎之言离开了几个人的视线。

未央看着两人离开的身影,头顶的耳朵抖动了两下,她匆匆向这几个刚认识的朋友道了别,也就转身离开了。

这下就只剩下赛小息、阿铁打和尼纳三人了。在未央走之后,尼纳也是抬步离开这里。回去部落的路上,尼纳一直沉默不语,但也没有什么伤心的神情表达出来。赛小息和阿铁打就这样安静的跟在尼纳身后,也不知道该说什么话安慰来尼纳。

一直到赛小息他们离开这里,都再没有见过尼纳的身影。

飞船离开这颗星球,赛小息和阿铁打两人手舞足蹈的把整个事情的经过说给卡璐璐和暮古听。

"或许,这个让尼纳成长的方式有些极端了吧。"

在听完事情的经过后卡璐璐如此说道。

(这次……写的有些着急,目前这章就这样草草了解吧。)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