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危机
作者:阿弥陀佛么么哒  |  字数:6951  |  更新时间:2019-12-13 14:06:09 全文阅读

黄沙伴随着飓风,放眼望去四周除了荒漠就只剩下荒漠。在这些黄沙的下面又是数不清的危险。

"呼——"迎面而来的风里夹杂着细沙刮的让人脸颊生疼。汐弥抬手挡在自己脸前阻挡了一些风沙。

"呼——吼!"狂风的呼啸声戛然转变成巨兽的吼叫声,汐弥高高跃起,刚才脚下踩着的黄沙现在如同流水一般朝中心点流去,一张巨兽的嘴巴就隐藏在黄沙之下。

"极斩——"周围的黄沙如同被飓风牵制着一样,黄沙凝聚在汐弥手中的骑士长剑上,形成一个巨大的剑身,纵剑身横向一劈,巨大且带着腥臭血液的半个头颅,随着剑身被带到地面上。

汐弥从半空中落下,绕过那颗让人反胃的东西,继续寻找着自己的目的地,这些恶心的东西不用她来处理,不用过多久,就会有其他的生命把这个做为食物带走。

黄沙再度被飓风带起,满目荒凉,这个满是厮杀与掠夺的地方,是她从小待到大的地方。

也是神明囚禁罪人的地方。

阎之言趴在飞船的窗户边上,目光一直流连于外面的星云上,星云里那颗最亮、最耀眼的星星,就像荣耀一般,蛮横的霸占所有人的目光。

荣耀...吗?阎之言半眯起眼眸,像是回忆起很久远的事情,脸上露出略带迷惘的神情。

忽然,阎之言视线里的那颗星星被一个巨大的飞船遮住,这时赛小息的声音也正好响起,"我们到了,准备,返回赛尔号。"

说着,赛小息便操控着他们的小飞船回到赛尔号内部。

"哇~哇塞!这个是什么?"暮古就像见到新奇事物的孩子一样,看看这边,摸摸那边。阎之言跟在阿铁打身后。

"阎之言、暮古,你们要跟我们一起去找罗杰船长吗?"卡璐璐转身询问两个新朋友。

"嗯,可以。"阎之言回道。暮古倒是什么也没说,她站在阎之言身后满脸期待的点点头。

三个人带着他们两个去了总控制室,罗杰船长还是一如从前一样站在巨大的屏幕前等着他们。

赛小息三个人走到总控制室的中心,立即向罗杰船长汇报任务:"报告罗杰船长,赛小息先锋小队圆满完成任务!"

"很好!"罗杰船长听到赛小息的身影,转过身来,却看到两幅陌生的面孔,罗杰船长疑惑的看着他们问道:"他们两位是?"

"罗杰船长,他们两个是我们的朋友。"卡璐璐向罗杰介绍起阎之言和暮古。

"他是阎之言,我们刚到罗古星是遇到的。阎之言是个很有实力的家伙,他很厉害的。"

"另一个叫暮古,是罗古星上一个部落里的小精灵。"

"多亏了他们的帮助,我们才能完成这次的任务。"卡璐璐略带庆幸的说道。

"很好,那么在这次任务中,你们有没有发现其他问题。"说着罗杰神情严肃了很多。

卡璐璐上前一步汇报起他们这次执行的任务,"报告罗杰船长,我们这次在罗古星发现让精灵失控暴走的原因是一种名字叫'古淵'的瘟疫。"

"没有什么办法能医治这种瘟疫吗?"罗杰追问道。

"艾古族长说,在几千万年前曾经出现过这种瘟疫。"这时暮古的声音传来,"瘟疫的出现让神域的精灵也就此现身,后来是神域的精灵治愈了这场瘟疫,但神域的人也跟着消失的瘟疫,消失在了宇宙中。"

"看来,只有找到神域的精灵才能治愈这场宇宙中的瘟疫。"罗杰回头看着大屏幕上的数据。

蓦然,他突然大手一挥再次下达任务,"赛小息先锋小队!位于牧格里蓝星系的卡凌尔纳星疑似遭遇了跟罗古星一样的灾难,雷霆守护局的雷伊和布莱克已经前往,先命令你们立即前往卡凌尔纳星支援他们!"

说完,又一次毫无预兆的赛小息一行人脚下出现一个通道,赛小息、阿铁打和卡璐璐抱怨的声音不约而同的响起,"怎么又是这样啊!!!"

暮古:很刺激啊,这难道就是星际探险员的生活吗!"

阎之言表示并不想说话。

一如从前一样,飞船在脱离赛尔号之后就像离了弦的箭一样朝目的地飞了好远,掌控权才重新落在三个人手上。

"所以说,你们以前执行任务,也是这样开始行动的吗?"阎之言拍拍身上看不见的灰尘,说话的语气里充满了对这三个机器人的同情。

"我们是自愿的..."赛小息焉焉的声音传来,"你相信吗?"

"噗嗤~"阎之言没忍住笑出声,这样执行任务的开始,他表示很同情。

拒绝执行任务是绝对不可能的事,飞船里暮古和赛小息三个人有说有笑的聊着天,阎之言坐在靠窗的地方看着外面变幻莫测的星云。

忽然,飞船的探测仪检测到正前方有危险的能量体,发出刺耳的警报声。卡璐璐赶紧跑到飞船的控制台。

一个身穿黑色长袍、把半张脸遮的严严实实的人赫然屹立在飞船正前方。

阿铁打认出屏幕里的黑袍人惊呼出声:"是他!在赫尔卡星袭击小息的家伙!"

卡璐璐站在控制台紧握住控制器沉声说道:"阿铁打,你保护好赛小息,我们不是他的对手。"

'……所以说,我这是被低估了吗?'阎之言有些无语的在心里吐槽一句。

飞船外的正对面,黑袍精灵清楚的看着赛小息三人将自己视为敌人对待。现在这样的情况,他们视自己为敌人也没错,只不过心脏还是有些搏痛罢了。

"你们...不能去卡凌尔纳。"黑袍精灵的声音传到飞船里几个人的耳中,他那双天蓝色的眸子透过玻璃凝视着赛小息几个人,"这场宇宙的灾难,你们阻止不了。"

"这场灾难是你引起的?"卡璐璐追问黑袍精灵。

"你多虑了,我还没有那个本事去推动宇宙的规律。"黑袍精灵淡淡道,"不过如果你们不听劝告执意要去卡凌尔纳的话,阻止你们我的能力还是绰绰有余的。"

"轰隆!"说着一道暗紫色的闪电劈向飞船,飞船应声受损,右翼已经噼里啪啦的冒出电花。

"你们还坚持要去卡凌尔纳吗?"黑袍精灵淡然的声音再次响起。

被雷击的滋味一点也不好受,卡璐璐勉强站起来,他毫无畏惧的直视黑袍精灵说道:"布莱克和雷伊还在卡凌尔纳,如果这场瘟疫一定会是宇宙的灾难的话,那我们一定要去卡凌尔纳,为什么!你明明知道宇宙会有这场灾难,你不去阻止,你还要阻止别人去拯救灾难!"

黑袍精灵半眯起眼睛看着卡璐璐,一时竟不知道说什么,半响,他才缓缓开口道:"我因为一个错误被时间流放,如果我要回到自己朋友的身边,就必须遵循这个时间的顺序。我并没有阻止你们什么,我只是推动了必然要发生的事情。"

"所以,我并没有做错什么,卡璐璐。"黑袍精灵淡淡的说着,帽檐下蓝色的眼眸安静的看着卡璐璐。

卡璐璐愣了一下,不知道为什么,她总觉得面前这个黑袍精灵、宇宙海盗的同谋,有种很熟悉的感觉。

黑袍精灵握住胸口的碎晶吊坠,黑暗的气息如同小蛇一样流出缠绕在他手上,阿铁打看着他的动作正疑惑他要做什么的时候。

突然!一股浓重的杀气正飞速逼近。

"嘭——"飞船被狠狠撞了一下,冲击力把所有人甩到另一边。还没有站稳脚跟,又一股杀气猛冲而来,一个比刚才更大的陨石袭来。

阎之言扶着墙壁让自己站稳身体,运转身上的能量给飞船的外围加了一个放护盾。最终陨石和飞船撞到一起,赛小息几人所在的飞船像是被踢的皮球一样被陨石撞到了更远的星系。

"呼——"在看不见飞船之后,黑袍精灵暗自松了口气,抬手撩开另一个手臂上的衣料,映入眼帘的手臂已经被黑暗能量凝聚的古图腾盘踞着。

'时间也是不多了啊。'黑袍精灵想着手不由自主的抚上自己的面颊。现在这个容颜,恐怕连自己也认不出来了吧。

"对不起,我是个自私的人,请原谅我......"

与此同时,在另一个遥远星系的某颗星球上,一个黑暗帝国的秘境里,身着上将军装的人站一座祭坛正前方,祭坛的中央玄冥棺立挂而起。

金色的蛇眸冷冷的盯着玄冥棺里沉睡的那个人。半响,身着军装的人手里拿着的长刀狠狠插到地上。

"您终于回来了,陛下......"

代表着救赎的圣歌在耳边回响着,吟唱者站在沁水湖畔,周身好像被温暖的光包裹着,阎之言费力的睁开眼睛,那河畔站着的人,她的身上很温暖啊。

阎之言酿酿跄跄的站起来,沿着湖畔朝那个女人走过去,沁水倒映着阎之言的身影,一个孩童的模样。

站在湖畔的吟唱者,她好像看到了阎之言,那个女人蹲下来朝阎之言伸出双手,在触碰到那个女人的瞬间,周围的建筑就像流沙一样崩离坍塌。

"!"梦境破碎,阎之言睁开眼睛回归现实,梦里那个吟唱着圣歌的女人他最熟悉不过,只是没想到都过去那么久了,他竟然还能梦到这些。

"呀,你醒了啊。"耳边响起一个陌生的身影,阎之言这才注意到身边突然多了一个狐耳精灵。狐耳精灵见阎之言看向自己,自来熟的打起招呼:"你好啊,我叫未央,你叫什么?"

阎之言选择无视她,自顾自的打量起周围的环境。

嗯......目测是森林里的一片空地而已,这个精灵部落要比暮古的部落还要古老的很多,建筑物都是搭起来的帐篷,那些巡逻的小精灵身上竟然还用羽毛做装饰。

阎之言收回自己的目光,正巧看到正可怜巴巴的盯着自己的暮古。悠悠叹了口气朝她伸手道:"没事,过来吧......"

见阎之言同意让自己靠近,暮古喜上眉梢,蹦蹦哒哒走到他身边,毕竟身处在陌生的环境,还是被关在笼子里,当然是在自己人身边比较有安全感。

狐耳精灵见两人的互动动作撇撇嘴道:"为什么不朝我靠近,明明那个人看起来更想是生人勿近吧。"

"呼——"狐耳精灵话刚说完,一团火球就呼啸着从耳边袭过,耳朵毫无避免的被点着了,狐耳精灵慌忙拍灭耳朵上的火苗就听见阎之言冷哼道:"再多嘴,下次点着的就不会是耳朵了。"

"哼!"狐耳精灵下意识的捂住自己的嘴巴,恶狠狠的瞪了一眼阎之言。

在部落的另一边,被关在笼子里的赛小息不死心的趴在笼子边有气无力的喊着:"冤枉啊,我们真的不是宇宙海盗,我们是赛尔号上的先锋小队啊。"

"哼,坏人才不会承认自己是坏人。"守在笼子外面的小精灵擦拭着自己手里的武器冷哼道。

"不是,你们真的没有听说过赛尔号吗?能不能给个解释的机会啊歪。"赛小息说道。

"机会是吗?"小精灵站起来转身手里的长矛对着赛小息,轻蔑的看着他说:"我现在给你一个解释的机会,但是,如果你的解释不让我满意的话,我现在就让你变成马蜂窝。"

"有本事把你的长矛收回去,咱不带武力威胁的。"赛小息退后两步,用最足的气势说着最怂的话。

小精灵见赛小息模样收回长矛搭在肩膀上,嘴上还不忘奚落道:"胆小鬼..."

小精灵话音刚落,一支带着火焰的箭从他的耳边呼啸穿过。脸颊上无可避免的留下一道血印。弓箭落地之后,箭头上的火焰下一秒便消失不见。

一个矮个子但却很苍老的精灵被火焰困住出现在小精灵面前。

"廖斯爷爷!"小精灵看清楚被火焰困住的精灵的模样,匆忙跑到那个精灵身边,但却在靠近时被火焰燎到连连后退。

"小家伙,这下可以安静一点的听那三个机器人的解释了吗?"声音从上面传来,赛小息和小精灵同时抬头看去。

只见阎之言站在古树的枝干上,还保持的刚才射箭时的动作。他微微歪了下头,看着那个小精灵。

"嗯?"

"咔嚓——"身后响起重物落地的声音让小精灵回头看起,锁着笼子的锁被打开掉在了地上,一只狐耳精灵见小精灵看到自己不仅没有躲避反而大方的打了个招呼。

"嗨~"

"你们!快放开廖斯爷爷!"小精灵手中拿着的长矛对着阎之言大喊道。

"我们并没有任何恶意,这样做这是想让你安静一下听我们好好解释。"

赛小息三人和阎之言汇合,站在小精灵的对立面。阎之言收回困着廖斯的火焰,将他推到小精灵身边。

小精灵慌忙扶住廖斯,担忧的问道:"廖斯爷爷,你没事吧?"

"我没事,尼纳。"廖斯拍了拍小精灵的手背安慰道。

"这下可以好好说话了吗?"阎之言环臂看着他们,"你们为什么那么仇视机器人?连解释都不听?这个部落发生了什么事?"

"是一些机器人,他们自称宇宙海盗,我们部落里的好多精灵都被他们抓走了。"廖斯说着,时不时还伴随着一些咳嗽,"我们原来是生活在森林边缘的,迫不得已才来到森林深处,尼纳的父亲,为了保护族人,也被宇宙海盗给抓走了,所以他才那么仇视机器人。"

阎之言看了一眼之前的那个小精灵,然后目光又放在廖斯身上问道:"宇宙海盗的基地在什么地方,我们去帮你把族人带回来。"

“我知道海盗基地在什么地方。”被遗忘的狐耳精灵这时开口说道:“你们跟着我,我带你们去。”

“你?”阎之言有些怀疑的看着她说:“我们都是从笼子里出来的,你的可信度对于我们来说并不算高。”

“你们那么多人还会怕我一个吗?”狐耳精灵笑眯眯的看着阎之言道:“或许他们几个还有怀疑我的可能,但你不应该啊,对于你来说不应该有这些没必要的顾虑。”

阎之言低头沉思几秒,最终走向狐耳精灵朝她伸出手说:“那就,合作愉快吧。”

“嗯哼~”

狐耳精灵头顶毛茸茸的耳朵不由自主的抖了两下,此时笑的更像一只小狐狸,“我叫未央,合作愉快,不知道名字的先生。”

“阎之言。”

几个人出发去寻找海盗基地,暮古和卡璐璐留在了部落。因为之前黑袍精灵袭击的原因,飞船现在收到不小的损伤,卡璐璐要留下修复飞船,暮古自然也要留下来帮卡璐璐。

之前那个极其仇视机器人的尼纳也跟着他们去寻找海盗基地。他说一定要把自己的父亲还有族人带回部落。廖斯老爷爷也是无奈,只好同意让尼纳跟着他们一起。

在去寻找海盗基地的路上,阎之言不止一次的怀疑未央到底是不是一个骗子,一路上她虽然是认真的带着大家去找海盗基地,但她自己也没少浪费时间,摘果子、追蝴蝶、她是一个也没有落下。

就比如现在,一行人在未央的带领下暂时在河边休息。阎之言坐在河边的石头上,他正看着河面的倒映发呆,下一秒就被突然掀起的浪花打湿。

阎之言嘴角抽抽两下看向罪魁祸首,未央很识像的避开阎之言的目光,这大概就是心虚的表现。

突然未央想起来了什么对岸边清洗武器的尼纳问道:“尼纳,你跟我们一去来寻找海盗基地,是为了找到你的父亲对吧。”

正在清洗武器的尼纳听到有人提到他的名字,抬头看向未央疑惑道:“怎么了吗?”

“那你最好不要抱有太大的希望了吧”未央说道。

听到她这句话,尼纳拿着武器的手不自觉的提高了几个力度问道:“你这话什么意思?”

“字面意思咯。”狐耳精灵耸耸肩说道:“宇宙海盗在你们部落,不、不止你们部落,他们在很多部落抓到的精灵都带回去做一种实验,他们把一种神秘的暗物质注射到精灵身体里,有很多精灵都因此死去,还有一些有幸活下来的精灵也被他们带到了其他星球,所以你这次去找你父亲,可能会找不到。”

听完未央的话,尼纳沉默了几秒,几秒后才听到尼纳有些颤抖的声音说道:“父亲那么厉害,万一他还活着,万一他没有被带走……总之,我一定要找到父亲。”

“希望如此吧。”未央不在说什么了,但在下一秒,一团火球从她耳边呼啸而过,未央急忙用水浇灭耳朵上的火,下一秒她恶狠狠的看向阎之言,大声质问道:“你!为什么又烧我耳朵!”

“你明明知道宇宙海盗现在在做什么实验,知道我们就算现在去可能已经救不了那些精灵了,为什么,还要提议跟我们带路。”阎之言眼底藏着一些戾气,他看着未央,声音听起来也冷了些许,“你有什么目的?”

“目的?如果非要说有什么目的的话,那就只有一个——很海盗往死里使绊子。”未央倒是也毫不避讳的承认道,“你们需要有人给你们带路找海盗基地,我需要有人帮我给海盗使绊子,我们只是互相帮忙而已。”

“最好别在我面前耍什么小花招。”阎之言低声警告道。

“放心。”未央对阎之言比了个OK的手势,“我可不敢耍花招的。”

"希望如此。"

有经历一段路程,周围的树木渐渐稀少了许多,走在最前端的未央突然停了下来,她伸手示意让后面跟着的人也停下。尼纳走到未央身边,不远处正是宇宙海盗的基地。

"我们到了。"

未央带着四个人悄咪咪的潜入一个类似通风口的地方对他们说:"这个通风口可以布满了海盗基地的,我们可以从这里潜入海盗基地。"

说着未央看向其余四人示意道:"还看什么?进去吧。"

尼纳倒是一点也不犹豫直接钻进去,赛小息和阿铁打紧跟其后,未央看着动都没动的阎之言疑惑道:"你怎么还不进去?"

"等你啊。"阎之言挑眉道:"我在最后,保护你们的安全。"

"...行。"未央走在阎之言前面跟着阿铁打钻进去。

爬了一小段时间,通风口里面的空间也渐渐大了起来有点像地下排水道了,不过也不至于爬着前进了。

海盗基地的通风口四通八达,如果没有未央带路的话,他们四个估计会在这里面迷路。又走了一段时间,阎之言越来越觉得不对劲,他快步上前去拦住未央问道:"你真的知道这里怎么走的吗?怎么走了那么久还是不见出口?"

"呃......这个,我可以解释一下的。"未央有些心虚的避开阎之言的目光,头顶的狐耳也垂了下来,"虽然我是从这里逃出去的不假,但其实当时是有个海盗精灵帮我的...所以......"

"所以具体的你也不知道是吗?"阎之言问道。

"是......"此话说完,未央更虚了,这时赛小息的声音突然传过来,"你们快来看,他们在干什么。"

赛小息这么一句话把说有人的吸引力都转移过去,阎之言也是,未央暗自松了一口气在心底默默谢过赛小息之后也走了过去。

通过通风管的铁栏杆的间隙,阎之言发现他们此时正身处一个竞技场的右上方,竞技场台下,两个海盗小兵看着台上两个对峙着的精灵正记录着什么数据。

台上的两个精灵不知道谁先吼了一声战斗就此开始,不过也很快结束了。体格更加强壮的那只精灵一下子就把另一只精灵的灵核活生生的掏出来,一招毙命。另一只精灵的灵核被这只精灵仰头吞下。

阎之言往死里按住了身边已经掏出斩月双刀的阿铁打,不让他一股脑就冲上去,开什么玩笑,现在上去不就是等于找死吗,送人头也不带这么送的。

但是,他忽略了另一个头脑简单的家伙。

"父亲!!!"尼纳的声音突然在耳边爆发,阎之言还没反应过来尼纳就已经踢开铁围栏直接跳到竞技台上面。

阎之言看见海盗又带上来一只精灵一下子就明白是怎么回事了,那个被镣铐锁着的精灵,估计就是尼纳的父亲了。

但现在已经来不及搞这些了,因为刚才生吞灵核的那个精灵,此刻他的视线已经落在了尼纳身上。

来不及再多想,阎之言也跳到竞技台上与那个精灵对峙,右手一挥,一道火焰如同拦隔一样出现在两人中间。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