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二次元 > 火影的神树旅行 > 正文
第七十九章那个你们有意见吗
作者:时间在走  |  字数:3592  |  更新时间:2019-12-24 13:30:19 全文阅读

而此时的奈良族长这时候在听到新之助这个名字之后,双眼却是在死死的盯着坐在漩涡水户旁边的那个年轻人,新之助,对于这个名字他太熟悉了,应该说是奈良·新之助,让他们奈良一族变得强大的人,他叔叔的儿子。怪不得,自己一直看着这个年轻人很是熟悉,原来他是新之助。

奈良族长转头看了山中族长和秋道族长一样,面对两人眼中的疑虑,奈良族长点了点头。

猿飞日斩这时候说道:“新之助前辈,是和初代火影建立木业的时候第一批加入木叶的忍族,奈良一族的前辈。”

猿飞日斩刚刚说到这里,在场的人员全部都看向了在座的奈良族长,他们完全没有听说过奈良一族有着这个人的存在。

“可以说,当时正是因为新之助前辈,猪鹿蝶三族才加入了当时还没有创立的木业,新之助前辈可以说是木叶的创始人之一,他更是初代火影柱间大人的好友。”

“只是新之助前辈喜欢宁静的生活,再后来就一直在木叶的禁林中生活,当时在柱间大人和斑终结之谷之战的时候,更是新之助前辈将柱间大人救回来的。”

“这次云隐村的战争,木叶的损失重大,正是需要有一个强大忍者坐镇的时候,所以我推荐新之助前辈接任火影。”

这时候日向族长说道:“那他是谁,现在在那里。”

日向族长虽然在说着询问的话,但是他的眼睛却在盯着坐在漩涡水户旁边的年轻人,毕竟,这可是漩涡水户啊!作为初代火影千手柱间大人的妻子,九尾人柱力,木叶的最强威慑力的存在,能坐在她的旁边的人,一定不简单。

而至于新之助那年轻的面容,这不重要,毕竟忍界中,各种忍术都有,像这样的保持年轻容貌的忍术,不说很是罕见,但是也不是很稀少,只是外在容貌而已,又不是让身体成为年轻的状态。

猿飞日斩回头看向了新之助,新之助本来一直笑着看着这一切,木叶啊!看来不是在未来三代时期才腐朽的,毕竟木叶的环境太好了,让人不自然的就产生安逸的感觉。

而这日向族长的表现,新之助也忍不住感叹,怪不得后来会出现小雏田被掠走的事件,明明是再次战败的雷之国忍者的问题,最后反而是作为日向族长的日向日足的弟弟日向日差来赔命。不怪那三代老头子还有团藏阴他们,看来是这日向一族在三代继位的时候太跳了。

新之助站起身来,看着在场木叶众忍族的族长笑着说道:“你们好,我是新之助,请问你们有什么问题吗?”

这时候奈良族长猛然站起身来盯着新之助面容严肃说道:“新之助,奈良·新之助真的是你,你还活着?”

新之助很是奇怪的看着他说道:“奈良·鹿山大哥,我一直都活着,怎么有人说我死了吗?”

奈良族长鹿山无言,慢慢的坐下。众人见状心中都确定了这奈良·新之助的身份,既然身份没有问题,那接下来不是他们的事情了。

只有日向族长眼神死死的盯着新之助问道:“请问一下,在这场与云隐村的战斗你到那里去了。”

新之助翻了个白眼说道:“没有听刚才这小日斩说嘛!我一直都在禁林中隐居,和外界没有交流,当时你们谁都没有通知我,我怎么知道。”

这时候,日向族长还想说些什么,后来想到,这奈良·新之助在村子中完全没有任何的威望,就连自己这些人都是才刚刚听说而已,对日向一族完全造不成任何的影响,自己没必要在这里做这个坏人。

新之助看到日向族长坐下不在说话,眼睛扫视了一边在场的所有人说道:“那个你们还有意见吗!没有意见我就是火影了。”

谁知新之助刚刚说完,小年轻团藏就站了起来,大声喊道:“我反对,我从来没有听说过你的名字,而且这次和云隐村的战争,你完全没有任何的功劳,你凭什么当火影。”

“日斩才是火影,他才是二代火影扉间大人亲命的三代火影。”

日向族长看着站出来的团藏,心中很是高兴,呵呵呵,我不反对你又怎么样,有的是人反对,一个完全没有听说过的家伙,突然之间就成了火影,谁愿意啊!

新之助没有理会站起身来反对的团藏,反而看了猿飞日斩一样,眼神中说道这是你的好基友,你的问题,你来解决。然后就回到了漩涡水户的身边坐下。

猿飞日斩只得向自己的好基友团藏解释,新之助饶有兴趣的看着这两人的相爱相杀,突然想到了,柱间还有斑,之后就是未来的卡卡西还有带土,还有那两个命运之子鸣人和佐助,都是这样的相爱相杀。

突然新之助想到了一种可能,这木叶的风水不会是背背山吧!为什么每一代都会有两个大男人这样。

一阵恶寒,新之助也就失去了继续观看猿飞日斩和他的好基友的战斗。站起身体对着在场的众人说道:“那个你们除了这小子,还有人反对吗?”

然后在众人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继续说道:“那个,嗯!我任命猿飞日斩为火影顾问,嗯!总顾问。全权代表我第三代火影新之助,有什么问题,你们找他就好了。”

说完新之助就向着门外走去,众人一阵惊愕,这是怎么回事,这讨论的还没有个结果,怎么就要走。

新之助刚刚走到门都,团藏反应过来伸手就要拦住新之助,并大声说道:“你不能走。”

在团藏即将碰到新之助的时候,新之助猛然转头,黑暗就此降临,在新之助的身上散发出的黑暗瞬间在整个会议室在众人没有反应过来之前完全笼罩在其中。

漩涡水户死死的盯着此时的新之助,这一刻,她在新之助身上感觉到了久违了的强大力量,那是可以和她被称为忍界之神的丈夫千手柱间还有宇智波斑一样的强大的查克拉力量。

在被黑暗笼罩的会议室中,在灯光的照耀下,会议室内的众人脸上纷纷出现了惊恐,因为他们此刻完全动不了,就连调动体内查克拉反抗的能力都没有。

新之助面色冰冷的看了一眼团藏,接着又环视了一眼会议室内的众人,然后开口森然的说道:“我不接受反驳。然后谁还有意见。”

此时没有一个人说话,漩涡水户面色难看的看着新之助说道:“奈良·新之助够了。”

新之助看了漩涡水户一眼,然后黑暗散去,全部回到新之助的体内,在场的众人恢复了自由,但是依然没有人胆敢动一下。

新之助这时候突然露出笑容,对着漩涡水户说道:“别忘了,火影崖上我的头像,要快点开工。”

说完,新之助的身影开始慢慢的在众人眼中变淡了,越来越淡,直至消失。

这一幕,让漩涡水户皱着的眉头更加的厉害了,因为在她的感知中,在新之助身影变淡的那一刻,新之助在她的感知中居然消失了,之后虽然她能够看的到新之助那慢慢变淡的身影,但是新之助在她的感知中确是不存在的,完全感知不到任何的查克拉。

在新之助离开之后,在场的木叶的众位忍族高层这才心有余悸的彼此互相眼神交流着。毕竟在刚才那一瞬间,他们感受到的压力就像是面对被称为神的的千手柱间和宇智波斑一样。

这一刻,众人的心里是不一样的,有的人很是矛盾,到底要不要接受一个毫无印象的人来做火影,还有的是在兴奋,毕竟木叶在宇智波斑和初代火影千手柱间之后将迎来又一个能称为神一样强的忍者。

在场的众人此时眼神不由自主的看向了在坐的奈良族长奈良·鹿山,眼神中带着忌惮,兴奋,还有探知的神色。

奈良·鹿山在内心中一阵苦笑,刚才那新之助的术太过神秘了,无法抵御的黑暗,直接束缚住了在场的所有人,而日向族长还有宇智波族长的实力可是异常强大的,可以说是现在木叶的最强也说不定,但是在那黑暗中依然没有办法抵抗。

在人们记忆中,只有初代火影千手柱间那强悍绝伦的木遁还有那宇智波斑那威压一切的须佐能乎才能让这些现在评级为影级强者的一族之长完全没有抵抗的能力。

而现在奈良新之助刚刚那个让众人一下子就失去抵抗能力的术,明显也是和初代火影还有宇智波斑一样强大的秘书。

奈良·鹿山心中苦笑,看来不讲出这术说的缘由,以后奈良一族都会被人忌惮了,毕竟刚才那个术,怎么看都是奈良一族影秘术的样子。

奈良·鹿山咳嗽一声,然后在众人各种异样的眼神期盼中说道:“你们都知道,我们奈良一族一直以来都只是一个中等的忍族,而家传忍术影秘术的能力虽然奇特,但是威力并不强大,因此,我们奈良一族在忍界中一直都是以家族产业药材而闻名。”

说道这里奈良鹿山发现有的人看他的眼神已经有着不快的情绪了,奈良一族一向以聪明见长,自然知道众人都以为自己这是要撇清和新之助的关系,但是有些事情不说清楚,依旧会给奈良一族带来麻烦的。

奈良鹿山已经就继续说道:“而刚才那个术名为幽罗,是奈良新之助自创的忍术,是一种由漩涡一族的封印术和奈良一族影秘术相结合的强大的忍术,奈良新之助更是曾经凭借着这个忍术在初代火影千手柱间大人年轻的时候和初代火影大人的木遁交战不分胜负。”

众人沉默不语,能够和拥有强大的木遁的初代火影不分胜负,这让人们不得不沉思,即使是年轻时的初代火影。

而日向族长这时若有所思的看着奈良鹿山问道:“封印术?”

这不得不使他疑惑,毕竟就像是刚刚奈良鹿山所说的奈良一族是以从事药材生意的忍族,家族秘术是杀伤力不强的影秘术,从来没有听说过奈良一族擅长什么强大的封印术。

奈良鹿山无奈的叹息,这些都是我们奈良一族的事,难道还要给你们详细的解说不成,但是现在这种情况还真的要说清楚的,谁让空降来的这个火影姓奈良那!

奈良鹿山说道:“我们奈良一族并不善于封印术,这奈良新之助是我逝去的叔叔奈良猿之助儿子,而他的母亲则是姓漩涡。”

众人顿时明白过来,原来是忍族之间联姻。然而,这时候确实不少人都在心中想到,漩涡一族好像以一族之力建立了涡之国。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