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二次元 > 火影的神树旅行 > 正文
第七十七章他是个怪物
作者:时间在走  |  字数:3597  |  更新时间:2019-12-24 00:57:26 全文阅读

世间的一切依然按照着它本来的轨迹在进行,木业和云隐村停战了。

而木业与云隐村之间战争的结束,也促使了岩隐村和雾隐村之间的战争停止了,毕竟,他们也担心,他们之间在打下去,会不会让另外的三大国来捡便宜。

别忘了,这场战况极其惨烈,火影、水影、土影、雷影四位都殒命的战争中,可是还有着一个大国忍村一直全程在打酱油没有参战的。

虽然木业和云隐村之间还没有真是的签订文书,但是战争打到这了这份上,参战的各大忍村全部都已经将参展部署的忍者撤回了村子,现在这个情况也标志着第一次忍界大战正式的落幕了,只剩下了之后各自的交涉。

在木叶的标志性建筑火影大楼内部,也进行着木叶村子战后的各项商议。

“二代火影大人,是在临终的时候交代的,由猿飞日斩继承火影的职位,这一点我们都没有意义。但是现在问题是,猿飞是现在就继承火影的位置,还是等到战争彻底结束后。”

团藏死死的盯着日向一族的族长愤怒的说道:“日向大人,您这是什么意思,猿飞当然是现在就要继承火影的位置了,不然之后和云隐村的会谈怎么办,难道我们木叶到时候和谈要没有影出现吗?”

日向族长没有理会愤怒的团藏,在他看来,现在还年轻的团藏只是二代火影的弟子,在辈分上是自己的晚辈,而且志村一族只能说是小忍族,因此不是很在意团藏的言语。

日向族长依旧很是沉稳的说道:“我并不是反对猿飞现在继承火影的职位,只是火影的继承,毕竟还需要火之国大名的承认,现在不是战时,这一点是不能落下的,不然到时候大名要是在心里记恨就不好了,尤其是现在二代火影大人的尸体还没有找到,不管是我们派出寻找的人,还是云隐村派出的人,都没有发现二代火影大人的尸体。因此我们并不能确定,二代火影大人是不是死亡了。”

日向族长说道这里环顾了一下在场的木业各忍族的代表说道:“我的意思是猿飞现在先暂代火影的职位,等待确认了二代火影大人的死亡事实之后,在正式接任。”

在场的众人或是低语交谈,或是在皱眉思考,毕竟现在确实是二代火影大人的尸体没有找到,虽然说在当时的那种情况二代火影大人承担下诱饵的任务,但是二代火影大人的实力在场的众人都是知道的,虽然二代火影生存的几率很小,但是并不是完全的没有可能。

而且在战斗的现场消失的不只是二代火影大人,还有追杀二代火影大人的云隐村金角部队的人也消失了,在现场只有他们战斗的痕迹,根据战斗现场的痕迹,也并不能证明二代火影大人的死亡。

毕竟当时千手扉间和金角银角的战斗是在千手扉间的水遁忍术中展开的,他们之间一切战斗的痕迹都随着千手扉间的术消失了。

年轻的猿飞这时候站起身来说道:“我也相信老师没有死去,所以我暂时不会接任火影的位置。”

听到猿飞的话,团藏焦急的喊道:“猿飞,不要乱说。”

而在场的和猿飞一族交好的忍族也是不免眉头紧蹙,如果猿飞不接任火影,那木叶就需要由长老来掌控,而最有希望掌控木叶的自然就是被二代火影委任的日向族长和宇智波族长了。

而宇智波族长,他们并不是很担心,毕竟当时二代火影的态度在哪里了,他们不会让宇智波一族进行掌权的。但是对于日向族长,在场的众人都感到了浓重的压力。

日向一族本来在战国时期就是能够和千手还有宇智波相提并论的大族。但是现在,千手一族初代火影大人逝去,经过了这次战争,二代火影大人也是生死不知,千手一族的忍者更是死伤惨重,千手一族短时间已经无法同日向一族相比了。

如果此时木叶再由日向一族所掌握,那木叶中日向的势力将会庞大的什么地步。

到时候要是二代火影大人的尸体一直找不到,就一直无法确定二代火影的死亡,那日向族长要是不愿意交出权力,一直以二代火影失踪为借口无限期的拖延下去,那猿飞日斩还能不能正式接任火影。

众人心中都是担心的,毕竟战场上找不到尸体的忍者太多了,让人死无全尸的忍术更是有的是。

这时候,千手柱间的妻子漩涡水户说话了。

只见她很是平静的说到:“三个月,三个月的时间,如果三个月扉间没有任何消息的话,猿飞就开始正式接任火影。”

说完,漩涡水户就不在言语,就这样静静的坐着。

在场的众人最终达成了协议,猿飞日斩暂代火影职位,由日向族长辅助,三个月后,不管有没有找到二代火影的尸体,正式接任火影。

在会议之后的千手一族,猿飞日斩规矩的跪坐在漩涡水户的面前。

漩涡水户看着眼前丈夫年轻的弟子,心头泛起整整的悲痛。自己的丈夫死了,现在就连丈夫的弟弟扉间也死去了,现在由丈夫一手创立的木叶这个重担居然要压在这个年轻的孩子身上。

漩涡水户这时候目光严谨的盯着年轻的猿飞说道:“日斩,我叫你前来是有一件事情想要和你商议。”

猿飞看着师母,很是尊敬的说道:“师母。有什么事情您尽管说,我一定做到。”

漩涡水户看着猿飞日斩严肃的说道:“日斩,我想要让你让出火影的位置。”

猿飞一脸的震惊,然而很快就恢复过来,恭敬的说道:“是,师母,只是不知道,让谁来担任火影的位置哪?”

漩涡水户看到猿飞日斩的表现,很是欣慰,又很是悲哀的叹息说道:“日斩,今天的情况你也看到了,以你的判断而言,你认为扉间活着的几率有多大。”

猿飞听到师母的话,情绪顿时失落下了,自责的说道:“如果不是因为顾忌到我们的话,当时就算是扉间老师受伤了,也是可以很轻松的突围出来的,但那是扉间老师为了给我们创造机会,选择和云隐村的金角银角他们带领的金角部队战斗。”

猿飞说道这里停顿了一下,然后失落的说道:“以当时老师的身体来说,机会为零。”

漩涡水户叹了口气说道:“是的,以当时的情况来说扉间生存的几率为零,这只要是个成熟的忍者都是能够判断的。”

“你是扉间亲自认命的火影,按照道理来说,这种情况即使没有找到扉间的尸体,也应该由你现在来接任火影的位置。”

“但是,刚才你也看到了,在宇智波一族先不管他,但是那以日向一族为代表的那些人,依然要拖延你接任火影的时间,这是为什么你知道吗?”

猿飞沉默着低着头,没有说话,作为一族的少族长,这种问题他怎么可能不知道,但是,他在逃避这个问题。

在他八岁的时候,猿飞一族就加入了木业,对他来说,给他带来和平,让他摆脱了残酷的战国时代命运的木叶就是他的家,这也是在木叶长大的新一代年轻忍者,每一个人的理念,木叶是他们的家,这也是宇智波不在愿意跟随宇智波斑离开的原因。

作为热爱着木业这个家的猿飞,不想让那些黑暗的政治来侮辱老师的牺牲才换来的和平,所以,只要木叶能够存在,他可以接受一切,即使让他让出火影的位置。

漩涡水户看着猿飞的样子,很是悲伤的说道:“扉间的离开,还有这次战争中千手一族严重的损失,使得千手没有办法在压制木叶那些不和谐的声音了。”

“而你,在他们眼中你太年轻了猿飞,虽然小小年纪你的实力就达到了让那些人不可忽视的地步,但是日斩,你的实力对于那些老牌的强者而言依旧还是太弱了。”

“他们虽然不会直接违反扉间的遗愿,剥夺你火影的身份,但是就像刚才一样,他们会窥视火影的权利,以辅佐的身份,分散你的权利。”

漩涡水户这时候目光坚定的看着猿飞说道:“这时候,木叶需要一位实力强大的火影,来压制住木叶中那些人的野心。”

猿飞很是诧异的看着自己的师母,然后问道:“师母,现在木叶实力最强的就是日向族长,还有宇智波族长。宇智波族长是不可能的。师母难道木叶还有在实力上能够压制日向族长的存在。”

漩涡水户对着猿飞点点头说道:“禁林中的那个人。”

猿飞很是吃惊的看着师母说道:“禁林中的大叔,实力这么强吗?”

漩涡水户听到猿飞的话,不禁想起了当时新之助送回重伤的丈夫时候那年轻的面容,说道:“是啊!确实。按照年龄和时代来说,他对于你来说确实是大叔啊!”

漩涡水户随即想到了,当时新之助送丈夫回来的时候,猿飞确实是没有见到,之后新之助也在没有在其他人面前露过面。

漩涡水户看着猿飞无奈的说道:“是啊!他很强,真的很强。在我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他那时的实力居然不比柱间要差。虽然在后来,他的实力不知道什么原因变弱了很多,但是依然很强,不会比扉间弱。”

猿飞很是吃惊的看着漩涡水户说道:“什么!那大叔居然和年轻时期的柱间老师一样强,后来变弱来还和扉间老师一样?那他是因为什么原因变弱的,还有他为什么在这次战争中不出手那!如果他这样强的话,他要是肯出手,也许这场战争就不会这样了,扉间老师也不会死了。难到他就不是木叶的人了嘛!”

说到后来,猿飞的脸上充满了愤怒。

漩涡水户也是双目失神的喃喃道:“是啊!为什么他不肯出手那!当时柱间和斑决斗的时候,外人虽然没有办法插手,但是如果扉间和他一起联手帮助柱间的话,柱间也许就不会死了。而这次战争,他如果肯出手帮助扉间的话,扉间也不会死了。”

说罢漩涡水户满脸讥讽的说道:“至于他的实力为什么会变弱,呵呵呵!他虽然在当时被封印到禁林之前做过解释,但是我一句话都不相信。估计扉间也不相信的,不然,在柱间和斑决斗的时候,扉间也不会找他帮忙了。”

“他就是个没有感情的怪物,樱子妹妹才嫁给他多长时间,现在一个人在漩涡一族中孤独的生活。而他的父母更是在死去的时候,他都不肯来见他们一面。”

“他就是个冷血的怪物。”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