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二次元 > 火影的神树旅行 > 正文
第四十七章仙豆,不存在的
作者:时间在走  |  字数:3180  |  更新时间:2019-12-10 16:12:16 全文阅读

这时候新之助在家人的注视下从怀里拿出了三颗豆子,父亲,母亲还有樱子三人看着在新之助伸出的手掌心中那三颗白色豆子很是疑惑。樱子这时候问道“这是什么?完全白色的豆子?我怎么没有见过?”

新之助在三人疑惑的目光下说道“这是一种名为仙豆的东西,一人一颗,吃了以后会改善人的身体体质让你们变得更强,可以治疗身体的暗伤还能够增加人的寿命,应该还可以永保青春。

应该是能够永保青春的。”

最后一句话新之助很是没有底气的说道,因为他也不知道白绝的身体细胞改造会不会这样。

在听到新之助的解释后,三人震惊极了,而在随后樱子和母亲面带惊喜的问道“这是真的吗新之助?真的有这种东西。”

然而新之助的父亲显然想的更多,在最初的震惊之后,没有和两人一样满脸的喜色,反而很是严肃的看着新之助,樱子和母亲两人在惊喜过后终于意识到现在的气氛不太正常。作为一家之主的猿之助在儿子拿出这样宝贵的宝物之后没有惊喜,反而一连的严肃。

猿之助在沉默的看着儿子,他想了很多,在忍界中有着很多奇怪和神奇的东西,但是从来就没有听说过忍界有什么叫做仙豆的东西,自己儿子拿出来的这种豆子太过珍贵了,就刚刚说到的增加人的寿命这一样,就会让无数的人趋之若鹜的争抢,甚至于会引得各国的大名们会不惜发动战争也要得到的东西。

在忍界中也不是没有可以增加人寿命的宝物和忍术,但是那些宝物和忍术都是需要付出代价的,不是会变成怪物就是需要牺牲别人的生命才能延长自己的生命。

而那种东西,除了一些丧心病狂的家伙之外根本就不会有人使用那些东西延长生命的,一旦有人使用了那种东西,即使是各国的大名也会被人们所鄙弃和杀掉的,因为使用了这种东西必然会杀害别人的生命的,没有人会想要牺牲自己的生命来给别人做嫁衣。所以忍界中及时有这样增加寿命的东西也是没有人来使用的。

现在自己的儿子新之助却拿出了三个,但是作为自己儿子的新之助是不可能害自己的,而且现在不单单是自己一个人,还有他的母亲和妻子,即使现在新之助变得很是奇怪,变得所有人都不在了解他,他也不会还我们的。

那只有一种情况,那就是这个称谓仙豆的东西没有那些其它延长生命的东西需要付出的代价。但是不应该存在这样不用付出任何代价就会获得生命和力量的东西存在的。

猿之助想到这里,突然联想到,刚才新之助说到了改善人的体质,力量、力量、力量。

猿之助这时候很是沉重的问道“新之助,你是不是吃过这个叫做仙豆的东西了。”

新之助这时候很不明白为什么父亲猿之助会用这种很是悲伤沉痛的语气来问自己,但是自己要怎么回答那。这世界当然没有叫做仙豆的东西,这三颗豆子就是三个白绝,新之助为了让他们好接受一点,将白绝的形状变成了豆子的样子。

但是没办法,新之助只能回答道“是的,这个我已经吃过了。”

最后新之助为了表表示这个仙豆的效果又补充了一句“嗯!感觉还不错,我感觉整个人都不一样了。”

却不知道新之助的话却让父亲猿之助更加的心痛,猿之助这时候才明白为什么自己的儿子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在猿之助看来可能自己的儿子新之助拿出来的这种仙豆不需要剥夺别人的生命,也不会让身体变成那种非人的怪物。但是看自己儿子的现在这样的状态,这个叫仙豆的东西会腐蚀人的心灵,让人变成追寻力量的奴隶。

只要看看现在自己儿子新之助这些年的状态就可以推断出一二了,这些年新之助和宗族之间的关系都生分到什么程度了,尤其是最近他与宗族之间已经不能用生分来形容了,就这次会议中发生的事情,猿之助在原来一直无法理解,新之助为什么会有那样大的反应。

经过这次的事件新之助与宗族的关系可以说是完全破裂了,就连这次奈良在村子选择新的族地,新之助打算搬迁出去这件事,族里的长老还有自己作为族长的兄长都没有任何人反对或者有过激的行为,即使是自己在族中的地位来求情,族里的意见也只是说尊重新之助自己的意见,让新之助自己来选择。

猿之助看着儿子手里白色的仙豆悲切的问道“新之助,这种仙豆你是从哪里得来的。”

新之助很不明白自己父亲怎么回事这样的反应,但是依然将自己原来想好的仙豆来历说了出来。

“这个是我偶然的在一次探索一座废弃遗迹的时候找到的。”

“是什么遗迹?”猿之助这时候满是迫切希望的表情问道,因为在他看来如果了解的够多的话,没说不定可以将自己的儿子就回来,他发现新之助这种心灵精神上的改变是渐进的,在开始的时候新之助只是受到在小时候的打击,变得孤僻而已,但是和家人之间的关系还是很好的,甚至于和自己的兄长一家也很融洽,但是在新之助越来越大后,但是在这几年的时间,他和家族之间的交流越来越少,甚至于除了他母亲之外连和他自己之间的关系都在变得冷淡。

所以在猿之助猜测中,这些年新之助的变化是仙豆引起的,而且仙豆引起的腐蚀心灵的变化是慢慢改变的。从新之助嘴里知道的够多的话,说不得还可以将自己的儿子救回来,变成原来的样子。

新之助这时候不知道父亲的想法,只是感觉到父亲的情感思维波动比较剧烈,如果新之助知道父亲脑中想法,就会对着父亲说一声:呵呵呵!您想多了。

新之助见父亲提问,就继续说道“是一个祭祀的遗迹,祭祀的东西好像是一颗巨大的树木,还有一个女人。然后在其中我找到了这些种子,这些种子我实验过了,没有任何的问题,所以我才拿出来给你们也每人只一颗。”

猿之助的显然还不放弃,继续问道“还有什么,那座遗迹祭祀的那个女人是谁,有名字吗?”

新之助只好再次说道“有名字,但是模糊不清了,只写着卯之女神。”

猿之助听到新之助说出卯之女神这个名字之后,就一直在嘴里默念着这个明显是神话传说中某个神的名字,这时候他突然大声喊了一声“恶鬼。”

“什么,怎么了。” 新之助的母亲惊讶的问道。

猿之助的这一声恶鬼,直接将在场的三人下了一跳,新之助的母亲和樱子是因为还在想着新之助所说的仙豆的事情,而新之助吓一跳确实没有想到父亲居然会知道辉夜的事情,这对于新之助来书太不可思议了,要知道奈良的家族收藏资料早就对新之助来说没有任何的秘密了,而新之助在家族的资料中没有看到过任何有关于大筒木·辉夜姬的事情。除非家族内还有自己不知道的秘密。

而猿之助也意识到自己的失态,慌忙说道“没什么,我只是想到了一些事情。”

新之助看着自己的父亲,奈良会有自己不知道的秘密吗,自己早就用夜游神将奈良一族原来的族地翻一个边了,奈良一族应该没有早就不知道的事情,而且不止是奈良一族,还有秋道一族和山中一族同样对新之助没有秘密可言,就连周围的一些忍族也是一样的。

新之助可以确认自己应该是这个忍界知道的最多的一个人,就连六道仙人的嫡系后裔千手和宇智波都没有任何关于辉夜的记录,甚至就连关于六道仙人本身的信息都少的可怜,只留存有一点点的当做神话传说,他们甚至于都忘记了自己是六道仙人的后裔。

新之助同样也不认为自己的父亲会知道有关于辉夜姬的事情,但是父亲却偏偏说出了辉夜在那时候人们因为恐惧而对于她的称谓。不是只有巫女才保有一点点的残缺记录吗?

因为猿之助的原因,本来对着仙豆很是憧憬的新之助的母亲和樱子也在这时候沉默了,她们也意识到新之助拿出的仙豆可能存在着什么问题,他们作为漩涡的族人,她们所接触的甚至于要比猿之助还要多,她们当然也知道在忍界中存在着一些特殊的物品和奇怪的东西可以使人增加寿命,也知道这些东西有着各种的副作用。

但是由于这是新之助拿出的东西,她们信任新之助所以没有往哪方面想。现在她们能够看到作为丈夫和父亲的猿之助很是严肃的面容,她们也意识到这个仙豆也许有着问题。

猿之助思考了良久,他在儿子新之助说道卯之女神的时候突然想起在他很小的时候,他的父亲给他说起的一个关于恶鬼的故事,说是在很久以前一个女神不知以为什么原因,再有一天她为了获得更强大的力量,被邪恶侵占了心识,变得残暴不堪成为了恶鬼。

猿之助感觉到自己的儿子新之助也因为吃了这个仙豆,在变得追求力量被侵蚀了心识。

他现在虽然不知道现在儿子被侵蚀到什么程度,但是他决定还是向儿子说清楚的比较好。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