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二次元 > 火影的神树旅行 > 正文
第十章我定亲了?
作者:时间在走  |  字数:3204  |  更新时间:2019-09-25 11:39:45 全文阅读

“新之助,这次回来在家多呆几天吧!和我去一趟漩涡一族。”母亲对着回到家的新之助说道。

“嗯?有什么事吗,母亲。那边的鹿场时间短了还好,呆几天的话会很容易出问题的。”新之助疑惑的看着母亲。

“鹿场不用担心,这段时间你的父亲没事,让他去帮你照看就好。”

新之助更加疑惑,看着父亲道“族中的力量够用?怎么会舍得让父亲你放假。”是的,在奈良正常忍者去看管鹿群就已经是放假了。

“是啊,族里怎么可能给我放假。”奈良猿之助很是调侃的说道。

新之助看到母亲恶狠狠的看了父亲一眼,就用手在父亲的腰上狠狠的转了一圈。

“啊,是这样的,咳咳咳,这两天我身体不舒服,要休息几天,,正好你也好长时间没有去漩涡一族了,你外婆想你了,这不是你母亲也想会漩涡看看,好巧啊,啊哈哈,啊哈哈。”

外婆想念自己,怎么可能,在现在的战乱忍界可没有这样的太过遥远的亲情。母亲是联姻过来的,自己这么大也是只去过两次漩涡一族。在这样的情况下说外婆想自己,还不如说想母亲哪。

新之助无奈的放下碗筷说道“到底什么事,说吧!不说明白的话,我可是不会去的。”

母亲狠狠的看着父亲“都是你。”

“是你这理由太离谱了,你自己的儿子什么样你不知道吗,骗不过的。”

母亲看着新之助说道“是这样的新之助,你都已经十二岁了,年纪也不小了,是时候定下一门亲事了。”

“什么?定亲?”新之助很是吃惊,这个消息太过于震撼了,他才十二岁。

这回事母亲在疑惑的看着新之助了“是啊,这个年龄是该定亲了啊,你怎么了新之助。”

新之助这才反应过来这是战国,这是几年来一直在鹿场里修炼太过边缘化的结果,什么是都没有,和平的鹿场,使他都忘记这个时代是早婚早育的了。

“咳咳。没什么母亲,我只是突然听到这个消息,太过惊讶了,完全没有思想准备。不过去漩涡干什么那。难道是漩涡的女人,不可能啊!你已经是联姻的了,漩涡是大族是不会在下嫁一个漩涡的女儿了。除非”

猿之助听后叹了口气说道“新之助你不用再猜了,美奈我就说儿子是很聪明的,你这样做他一定会知道的。”

新之助低下头,他明白了,漩涡是大族本来父母就是联姻了,关系已经建立。而他的婚姻本应该是在奈良家进行的,好让奈良继承漩涡的血脉体质。看来还是六年前的影响,再加上这几年,新之助一直在鹿场,从没有过和族里的交流。看父母的表情应该本来是族里选了一个普通没有忍者天赋的女孩给自己定亲的,看来是母亲不愿意,想带自己去漩涡一族,给自己求一门亲事。

新之助抬起头对母亲笑着说“母亲,不用去漩涡一族了,我现在还小,不想那么早就定亲。我现在还没有在忍界出名。”

这时父亲猿之助却很严肃的对着新之助说道“新之助,我想你要明白,即使现在推掉,也是没有用的,如果你不接受你母亲给你订的亲事,那便只能接受家族的安排了。”

新之助愣住了,订的亲事,已经定亲了。

“母亲已经给我定了亲事?什么时候,是谁?”

猿之助说道“看来你没猜到啊,你母亲已经给你定好了她妹妹的孩子,也就是你的表妹,樱子。这次带你去就是相互见一下,好确定下来。”

新之助这回事彻底被震惊了,他见过樱子的,在他四岁的时候,那是她才出生。

“近亲结婚,樱子才八岁啊!”

“是啊,没有错,你还记得她,太好了,放心现在只是订婚,等到再过几年,樱子十四岁的时候,你们才会结婚。”

新之助的大脑这一刻,就像是无数的熊猫在他眼前走过,一会黑,一会白。接着他醒悟到,这就是现在的战国。

新之助无力地对着母亲说道“您做主就好了,我就不去了。”

母亲还要说什么,但是让父亲拦住了。

新之助没有在家里多呆,第二天就回到了鹿场,他要准备一下了,准备正式修习地龙洞仙术,白辛传来消息过几天就要让新之助在地龙洞的修炼仙术的密地化龙池修炼了,仙术的修炼不是玩笑。在妙木山修炼仙术要借助蛤蟆油,一不小心就会变成石头蛤蟆,而在地龙洞要借助化龙池,要是不小心,就真的会融化掉的。

三天后在地龙洞,白辛对着新之助说道“准备好了吗人类,如果你不修炼仙术,那你仍然会得到我们的承认,签订地龙洞的契约。召唤我们帮你作战的。”

新之助看着白辛说道“谢谢你白辛,我可是好不容易鼓起的勇气的,开始吧,你再说下去我可真的会打退堂鼓的。”

白辛看着新之助“跟我来吧!”

最近五年,森之千手和宇智波各出现了一对天才的兄弟,森之千手的千手柱间,千手扉间,宇智波的宇智波斑,宇智波泉奈,这两对兄弟在战场上快速崛起,尤其是斑和柱间更是成为了两族年轻一辈领军的人物,隐隐显示更是两族未来的族长继承人。

森之千手族地。

“最近,我们的物资库存消耗很多啊,尤其是两年前我们灭掉羽衣一族,不但没有收货还把物资差点消耗干净,就算战后我们接受了羽衣遗留下的地方,恢复起来也是要时间的,怎么也想不到羽衣一族的抵抗会是这样的难缠,到最后居然将所有的东西全部都烧掉了。”一名森之千手的长老说道

“不管怎样,羽衣也是大族自然不好对付。你以为宇智波就能好过了,我们达成约定,我们灭掉羽衣,他们则负责竹取一族,竹取是出名的战斗起来不要命的,以宇智波的实力没有灭掉竹取,但也只是让竹取跑掉了了一些残留的血脉而已。宇智波明显在保留实力,在我们灭掉羽衣后,以为我们的损失比他们大,还不是马上来偷袭我们。”另外一名千手的长老说道。

“但是这几年我们和宇智波的战斗消耗实在是太大了。上次打败了日向后,日向就一直不在参加任何战斗。现在火之国就我们和宇智波最为强大,因此这几年我们两族从来就没有停止过战斗,不说其它,就药材方面,现在伤员那么多,库房里药材都快见底了。”

“族长,我们真的要想想办法了。”

这名长老说完,另外几名长老将目光看到了千手佛间身上。

千手佛间沉思了一会,转头看向旁边的儿子柱间身上“柱间,你有什么好的办法吗?”

初代见父亲问道自己,便说道“其他物资不好说,我们只能想其他的忍族去浅谈,看看他们能不能买我们一些。至于药材,我们可以加大向奈良一族的收购的量。”

“奈良一族哪里不太好办啊,自从上次因为被宇智波警告过后,奈良他们就不在敢轻易的得罪任何一族,因此,奈良一族这些年的药品一直是按照看购买药材忍族的大小按量来给的,这些年已经形成了一种惯例,除了正在和他们敌对的忍族外,其它的一直是这个样子。就是怕被那一个忍族在记恨上。”

柱间低这头想了下说道“其他的忍族辛苦各位长老负责了,至于奈良一族我和扉间亲自去一趟。”

千手佛间看着自己的儿子说道“有把握吗?实在不行,我们可以用强制手段。”

柱间对着柱间的父亲说道“父亲,现在我们和宇智波的战争,正在重要阶段,不能轻易的得罪任何忍族,不然会被宇智波抓住机会的。奈良哪里我只能说努力尽量努力,但是一定要请您打消这种念头。况且奈良一族和山中和秋道一族一直都保持着同盟关系,他们合起来是不小的力量啊。”

千手的那些长老一开始听到千手佛间的话直接就吓坏了,看到柱间马上对反对他的父亲,这才纷纷说道“是啊,族长,在这种时刻不能轻易和任何忍族结缘啊。”

“而且听说最近山中,奈良,秋道三族和猿飞一族走的很近,而猿飞一族和我们一直是盟友啊,这正是争取他们三族的机会,宁愿现在要不来更多的药材份额,也是不能动手的啊”

“是啊,族长。”

千手佛间看自己只是因为说错了一句话就让这么多长老反对,再看看自己的儿子,他没有感到恼怒,只是感觉到自己的老去,在看不清现在局势的变化了,自己一个失误很可能将现在千手大好局势给毁掉。同时又感到安慰,自己有两个优秀的儿子,任何一个都可以撑起家族,同时也感到气愤,自己一辈子的敌人宇智波田岛也同样有两个优秀的儿子。真是让人不爽快。

千手佛间对的众人说道“好了,我只说说一下而已,柱间,扉间你们去吧,路上要注意啊。”

柱间,扉间同时说道“知道了父亲。”

柱间又看向各位长老说道“其他的事情就拜托各位长老了。”

柱间便带着扉间向着奈良家奔去。

此时新之助双手拿着刀正在一边又一遍的劈砍,这是他从三年前学会地龙洞仙术后,去铁之国,武士之国学的刀,这些年新之助在原来的修炼上又增加了剑道的修炼。

而新之助从来也想不到和初代的见面回事这样。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