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隋龙入汉 > 正文
第十二章:裴少的文学修养
作者:南荡  |  字数:3705  |  更新时间:2019-10-14 13:32:01 全文阅读

老夏头爷孙俩已经被裴行衍的文学修养震惊的说不出话来,庄仁却是难掩自己作为一个半吊子文人的崇敬之意,立马躬身施了一礼:

“将军文才武学皆属当世翘楚,小民大开眼界了!”

任何朝代文学都是有价值的,除了拥有外在、实用、功利价值以外,更为重要的是它还拥有内在的、看似无用实则有用、超越功利的价值,既精神价值。文学艺术的接受鉴赏都属于人们精神领域的活动,例如文馆就是颇具学术文化机构,秦汉以前既有类似的机构设置,自汉武帝以来,以各种名义设置了不同殿阁,以掌管图书、编修书籍、起草公文、教授生徒,所以说文化,永远是融合在一个民族血液里最深沉的软实力。

见庄仁表现不是刻意谄媚奉承,裴行衍笑道:

“哦?真如此吗?依医者之意,我的文才武学如何能换些银两,以填充家用?”

庄仁眼珠一转,沉吟了片刻后煞有其事的说道:

“依将军所言之神勇,上得战场必定是一骑当千,眼下巴郡板楯蛮正在平叛,若走武途将军可以选择上战场扬名立万。以将军表现之文采,所作文章必定朗朗上口,若走文路,可以选择以卖诗词为业,只是不知道将军书法如何?”

汉朝书法历经几个时期,起初汉承秦制,初用篆书,后来篆书呈衰落趋势,隶书成为了主流,而到了汉末时期,除主流隶书外草书也已成熟,行书和楷书已经开始萌芽,为什么要说这些呢?因为裴少真真只会行楷······

“裴某行书楷书尚还看得过眼。”

庄仁眼前一亮,“将军还会行楷?倒是新鲜,不知可否展现一番?”

裴行衍笑道:“如此请医者回去取些纸张带笔墨来,我欲与义父侄儿寻回我的兵器,稍后我们再到这院中相会如何?”

闻听裴行衍要展示书法,庄仁眼神中充满期待,满口答应哆哆嗖嗖解开拴在门口木桩的马缰,骑着耕马赶回家中······

三人赶到裴行衍当初晕倒的山道上,果然八棱梅花亮银锤还在那里,裴行衍上前捡起双锤自顾自舞了几下,看得爷孙二人目瞪口呆,二人合力都拿不动的大锤此刻在裴行衍手中竟像是烧火棍般轻盈,心中暗挑大拇指,就一个字“牛”!

回到院中庄仁已经赶了回来,神医在门外左顾右盼,等三人出现惊得他眼睛都要掉出来了,只见裴行衍手中拎着一对五升斗大的银锤,这般武器从未见过,这大锤看工艺绝非凡品啊,三人越走越近,庄仁眼见锤面多有刀剑之痕,深浅不一,颜色不同,隐隐还透着一股血腥气,这是实实在在的真锤!庄仁心说,由此可见之前裴行衍所说的力举千斤鼎不是不着边际的吹牛,眼前这位将军之前一定是久经沙场之人。

“怪了,大汉朝不曾听闻有这样一位少年英雄啊。”

裴行衍见庄仁眼神漂浮,打趣道:“医者好快的速度,笔墨纸张何在?”

庄仁此时的状态真可以叫做卑躬屈膝了,满脸的讨好神色:

“将军纸张笔墨都已备好,就屋内,请将军赐字。”

“哈哈,好说好说,医者今后莫再称呼裴某将军了,如今只是一介民夫,当不得将军二字。”

“一切仅凭将···公子做主!”

“哈哈,好,我们进去再说。”

到了屋内,裴行衍看着在桌面铺好的纸张和有些掉毛的毛笔打趣道:

“不知可否请医者先写上几字,裴某先观赏一番?”

庄仁面露尴尬之色:“将···公子说笑了,庄某一介医者,只在年少时学过几年书,识文断字还凑合,这书法···真是不敢献丑啊。”

裴行衍此举目的很单纯···他不会握毛笔,所以想请庄仁先做个示范动作,却又不好明说,因此才有此举。

“哈哈,医者莫要谦虚,请不吝赐字,裴某是一介武夫,虽有些文学天赋,可书法也是难登大雅之堂,再说此处就我们四人,无甚颜面可讲,请吧!”

无法推却也着实手痒的庄神医抄起毛笔蘸了蘸墨大手一挥:

“兲丄丅雨,地丄栤涼。”

八个字的画风看起来摇摇欲坠,歪歪扭扭不细看都看不出是什么字,果然不管是现代还是古代,医生的字都像蝌蚪文似的···裴少觉得,庄仁虽是寒门之后,识文断字,但水平接近于半文盲。

看清了庄仁的握笔方法,裴行衍空手比划了一下,牢记在心。庄仁看了看自己的“书法”,颇为满意的点点头,问道:“公子,这几个字写的如何?”

老夏头和夏一魏在边上一顿神夸,什么不愧是村里百姓中的文豪,果然是寒门之后学识渊博,大家风范都出来了,裴行衍心说请原谅我没看出这是哪种书法,这字写的也太朦胧了,徘徊在各家书法的边缘,能写出这般字来也是不易!可此时气氛轰到这了,也只好笑道:

“医者的字···大气!”

庄仁不好意思的笑道:“哪里哪里,请公子赐字,让我等也见识一番。”

裴行衍看看老夏头,问道:“义父想看什么?”

老头一愣,笑呵呵的说道:“我和小子就是看个热闹,行衍你想写什么便写什么。”

听完裴行衍也是一笑,心说也是,义父和蒙侄都不识字,看来今后要教教他们了。

提笔···怎么握来着?这样,感觉好别扭,这样,也不对,换来换去,裴行衍换了一个自己觉得舒服的握笔姿势,管他三七二十一呢,能写就好···看着庄仁诧异的眼神,裴行衍尴尬笑道:

“世人学习书法总是一板一眼,可裴某记得有位高人说过,把笔无定式,要使虚而宽,掌虚如握卵,笔走锋芒现。额···哪位高人说的来着···记不清了。”

“天下裴氏无出其二,公子不愧是豪族之后,在下受教了!”

“行衍真是能文能武啊,你瞅瞅你蒙叔说话,总是那么···和咱们不一样哈。”

······

自己一顿瞎掰还能得到三人的称赞,裴行衍心说这也太好糊弄了,果然民风淳朴,蘸墨写道:

“宝剑锋从磨砺出,梅花香自苦寒来。”

写完收笔,裴行衍笑道:“医者,如何?”

庄仁一看,这十四个大字,横平竖直,犹如屋中梁和柱,撇捺分好似如人之双臂,折勾清晰,仿佛雄鸟双翼,虽然称不上书法大家的风范,却是干脆利落,一上眼便能看出是正经的行楷。

“公子大才啊!额···不知这两句话是什么意思?”

“宝剑的锐利刀锋是从不断磨砺中得到的,梅花飘香来自他度过了寒冷的冬季,喻义想要拥有珍贵品质或美好才华是需要不断的努力、修炼、克服一定的困难才能达到的。”

此言一出可把庄仁乐坏了,他觉得接触上了裴行衍这种人肯定是好的,不说攀高枝光耀门楣,学习也是有用的,当即拍掌笑道:

“听公子一席话,胜读三年书啊,受教受教!公子书法是新潮的行楷,虽不是主流却写的干脆利落,在下断言,以公子才学,若靠卖书法赚钱,起码···一两银子一张!”

“一两?我若想将这房子翻盖一番大概需要多少两银子?”

庄仁眼珠一转:“若是像我住的那般屋舍,大概需要三百两,若是像本地富绅那般的住房,最少也要五百两。”

那岂不是说自己卖一年书画才能在农村盖一个不错的房?对别人来说这可能算不错了,但对于裴行衍来说这效率也太低了,一想到这裴行衍脑门的汗都下来了:

“长叹息以掩涕兮,哀民生之多艰。”

“公子,看样子你是嫌卖的少啊,嘿,我有个办法,可以哄抬价格。”

闻言裴行衍来了精神,“什么办法?”

只见庄仁贱嘻嘻的说道:“公子你写一篇佳作,落款裴氏公子,然后咱们只卖给富绅,在下四处去游说宣传,这样一来,一张最少也能卖五两银子。”

裴行衍心说可以啊,这个庄仁思想很具有前瞻性啊,在汉末就知道推销了,真不错!

“哈哈,好,我现在就写上一篇!”

“额···公子,你不需要准备几天吗?直接创作?这可是关系到咱们书赋的质量,影响卖价的!”

这里是汉末,李白杜甫王维杜牧王勃岑参李商隐王昌龄孟浩然白居易刘禹锡柳宗元等一百零八人还没有佳作传世······而裴少,就算再没有文化也是学过唐诗三百首宋词三百篇的,何况从小家里就怕自己脑子跟不上,没少给自己吃什么营养快乐,黄金搭档,三金蓝瓶装和最管用的嘴巴子,多少名人佳作都烂熟于胸了。

“哈哈哈,裴某胸中诗词不尽其数,医者且看。”

言罢抽笔写道:“《雪梅》有梅无雪不精神,有雪无诗俗了人。日暮诗成天又雪,与梅并作十分春。 落款 裴行衍手墨 ”

“医者,此诗如何?”

庄仁一脸诧异看着这首雪梅,这格调不是他能懂的,总之给人感觉很流弊就是了,心说上天不公啊,为何此人才貌双全,文武兼备,这还让不让别人昂首挺胸的活下去了,当即哈下腰说道:

“公子真乃神人也!在下彻底服了,折服于公子的一切,请收下在下的膝盖,受我一拜!”

什么毛病!古人怎么如此爱拜···作首诗也要拜我···男儿膝下有黄金啊,赶忙将其拽住,这庄神医就没有拜成,只听裴行衍说道:

“那就有劳医者四处奔波了,我出文采你出力,收益嘛,你我四六开如何?”

庄仁先是一震,而后一挠脑袋满脸狐疑:“公子,四六开是什么意思?”

·······

“就是,若是赚了一两银子,我拿六十钱,你拿四十钱,我赚的是智慧钱,你赚的是售出钱,以此类推,总之裴某不会亏待你的。”

闻言庄仁扑通跪下了,神色激动磕磕巴巴的说道:“公子你放心,在下一定不遗余力!”

又客套了一会儿庄仁拿着那幅裴行衍的处女作出门了。

裴行衍看看老夏头爷孙俩笑道:“义父,书犹药也,可以医愚,要有出息,必须有渊博的知识,所以我想教我这侄儿读书,你意下如何?”

老夏头一听乐的没蹦起来,“那太好了,咱家这条件一直都不宽裕,这孩子从小就没读过书,咱们整个村子里就没有几个读书人,他要是识文断字了,那也算是本事,讨婆娘都容易多了。”

裴行衍笑道:“侄儿,你愿意与我学习否?”

本来夏一魏对自己突然多这么个叔叔还有点不适应,可一见这人能文能武,不是凡人,内心对裴行衍深感佩服,听说他要教自己读书,夏一魏那嘴都咧到耳后根了。

“蒙叔,我愿意,你让我学啥我学啥!”

“哈哈,好,一魏,从现在开始,我要把你培养成夏王村第一才子!”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