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二次元 > 落锦繁华之尘蜕 > 正文
第一章·断山斜塔·4
作者:花岛  |  字数:5628  |  更新时间:2020-05-18 07:49:19 全文阅读

当林安逸他们到达山顶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了,灿烈的夕阳照在断裂的山口之中。俯身望去,下方是一块低地。

低地上绿树成荫,百草丰茂,靠近的中心地方有一块斜突的石台,上面堆砌着一块巨大的黑色石像。

那石像风化的十分严重,似圆非圆,似方非方,侧着看像一块横七扭八的葫芦,竖着看又像一个大着肚子的小孩,上面缠绕着无数粗壮的花藤。

林安逸定眼瞧了半天,也没能看出来到底刻的是个啥。

架好绳梯后,齐朔带着两个兄弟率先下去探查情况,三个人在塔刹附近走了一圈,确定这长满绿植的低地就是塔顶,原本应该是倾斜的,但是塔身依靠在山的一侧,这一面就相对平缓一些。

“老大,没有看见入口。”齐朔在下面喊道。

秦子陵望了望,向魏延招呼道:“看来得用炸药了。”

“老大,估计不行。”魏延解释道:“你看这塔刹的倾斜程度,估计从塔身中间就已经断裂了,这一炸,考古工作可能就变成挖掘工作了,而且……”

“而且这里距离七月坪不过两座山的距离,声音很容易就会传过去引起村民的注意。”魏延还未说完,林安逸便替他补充上了。

“如果当地人报了警,想来回到城里会很难脱身。”林安逸继而道。

“额……”

魏延有些尴尬的看了看秦子陵,同样的,秦子陵也有些尴尬的看着林安逸。

“昨天吃完饭后,你将汤匙倒放在筷子上立住,这是内地才有的习惯,西疆这里认为餐具摆成十字是不尊敬人的,并不会这样放餐具。尤其是在有老人饭局里,十字会被认为是一种诅咒。”

“你这白帝大学城里来的博士,理应在西疆生活了几年了,又怎会不知道这的生活习俗。”

“白帝城这边安检严格,你们这一车的装备没有几样不是违禁品,想来你们事先一个月就开始准备和运输物资了,可问题是,这座塔是最近几日才现世的。”

“当然不排除一切都是巧合的可能,只不过,探寻古迹随便就要使用炸药,秦先生带队考古到是别有一番盗墓的意味。”林安逸嘲讽道。

“哼。”秦子陵微微皱了下眉,一个箭步冲到林安逸身前,抓住他的胳膊,露出凶恶的神情,厉声道:“好,实话告诉你,我们就是盗墓的,你今天算是栽了……”

“别逗了。”林安逸推开他的胳膊,一改往常的淡定,郑重道:“我有别的办法下去,但我有一件事情要确认。”

之所以认真起来,是因为在刚才那一瞬间,林安逸认出了那倾斜的石像究竟是什么。

“你真的要带他们下去吗?”林安逸压低声音问向秦子陵。

“当然!都到这里了,不进去拿几件宝物不得被同行看不起,以后怎么在圈子里混!”

“呵呵。”

林安逸冷笑一声,并不急着拆穿秦子陵,只是轻轻翻开自己登山服内扣下的纹绣,只见绣品上的青丝如同银器一般闪闪发光。

冰蚕丝,云梦国特产,只有魔法师才能把它缝制到衣服里。

“这件衣服制造工艺,起码是魔法世界大师级别的裁缝才能做出来的,而现在这样的裁缝只能在大家族中找到了。普通盗墓的,又怎么会有这种品级的防具。”

“那我们是高级盗墓的。”

“这座塔是仙人所筑,能在这石塔现世前就知道它的位置,并且神不知鬼不觉的把装备和物资运送进城里,我能想到的就是,大家族的人在自家的宝库里发现了以前遗落的古籍或地图,得知了座塔的存在和背景及地理位置,计划了这次行动。”

“那……你想的太少了!”

“你们本可以慢慢考察地形,依靠自己的力量悄悄探访这座古迹,然而不巧的是,就在这几天,暴雨使这座塔现世了,这白帝城偏偏又是藏龙卧虎之地,你们害怕被别人抢先一步,所以你们才会急切地在我们村子里寻找导游,带你们上山。”

“在日月帝国的魔法世家只有两个,一个是夏木世家,另一个是兰陵世家,如若不错,秦先生是为星月教工作的吧?”

“……”

“啧啧啧——”闻此,秦子陵终于忍不住满心的戏谑,轻轻地砸了咂嘴,“林公子真是细致入微啊。”事到如今,他也不打算隐瞒。

只见他换了一副十分诙谐的笑容,饶有趣味地问:“那林公子呢?是为枫华殿工作的吗?”

“我不知道星月教在计划些什么,但是这塔里应该不会像表面上那么简单,可能危机四伏,甚至可能有去无回……”说到这里,林安逸加重了语气,“而你们所有人都是普通人,都不会魔法。”

“林公子这是在关心我们呢,怎么,你不气我们骗了你?”

“秦子陵!”

“好吧好吧,我们是不会魔法,但是我们有法器啊。”秦子陵笑道。

“仅仅如此?”林安逸冷漠道。

“我们有非下去不可的理由。”看着林安逸认真的面孔,秦子陵也沉声道。

“那么林公子呢?”秦子陵反问道:“我看即便没有我们,林公子好像也打算孤身前往了,不是吗?”

“是。”

“那么枫华殿派你来干什么呢?”

林安逸犹豫了一下,回应道:“我们殿主让我来取一件司水之物。”

司水之物?难道——枫华殿也是奔着“秋水”来的?秦子陵心里念道。

“这不太人道吧,你自己也说了下面危机四伏,枫华殿就只派了你一个人?”

“我是魔法师。”

“仅仅如此?”秦子陵轻笑一声。

“……”

两相沉默良久,林安逸长叹一口气。

秦子陵悠然道:“看来我们达成共识了呢。

披挂在凹凸不平的山石上,仅有两指粗的绳梯在山口劲风下摇来晃去。从山顶下来,刚刚稳住身形的林安逸立刻就向石像走去。

他绕着石像审视半圈,最后将目光停在了石像的底座。

这里,应该有什么东西被抹去了。林安逸心里念到。墨色眼眸里泛出点点不易察觉的微光。

忽然,一幅残破的八卦图在石像的底座上一闪而过。

果然!

林安逸这下更加确信了自己的判断——这是一只石敢当。

石敢当,民间用来镇压不祥之物的灵石。经常雕刻成可以辟邪止煞、驱鬼消灾的神兽,放置在灵气充裕的地方,来恪守一方平安。

虽然林安逸已经看不出这雕刻的哪位神兽了,但是凭借刚才一闪而过的八卦图,林安逸可以确定这是一只土兽,应该是麒麟或是勾陈,又或者是螣蛇之类的。

五行相克,而又相生。在这方面,林安逸只是略懂皮毛,并没有多少造诣。根据八卦阵的口诀,乾三连、坤六断;离中虚、坎中满;震仰盂、艮覆碗;兑上缺,巽下断。

刚才的卦象有两面最为突出,一幅三横中间断为六个小段,是坤卦,八卦方位在西南方,代表地的符号,万物生长于地,而又归于地。

另一幅三橫上一横是实的,下两横是虚的,是艮卦,八卦方位在东北,代表山的符号。

除此之外,那卦象还有一面最为浅淡,三横中间那横是实的,上下两横是虚的,是坎卦,八卦方位在正北方,代表水的符号。

在五行之中,土克水,如此蕴土封水的卦象,若是真的应了传说之言,这塔下压的应该是一只水兽。

距离天雷破塔那天已经有些时日了,按理来说,若是封印失效,这怪物应该早就逃出去了。但若是没有,魏延这一炸,后果将不堪设想。

林安逸在塔顶上又巡视了一番,在塔顶与山体环合的另一边发现了一处四米宽左右的裂谷,无数的花藤从这里冒出,攀援在塔顶之上。

谷下不见微光,漆黑一片。想来,这塔在建造之初应该是与山体十分契合,如今塔身断裂,才会有这条裂缝。

摸索至此,林安逸对着山顶的秦子陵大声喊道:“我们从这里下去,一定能找到塔身断裂的地方,那里一定可以进塔。”

“这——”魏延听到后,小声对秦子陵道:“殿下,这不妥吧。”

秦子陵明白魏延的意思,以这座塔的倾斜程度,断裂的地方因该在四层到七层之间,从此计算,足有四十米之多,攀爬起来并不容易。而且山下的情况他们并不清楚,若是石壁坍塌,终究是白费功夫。

“按他说的来吧。”秦子陵思索片刻,最终决定道:“所有人立刻准备,我们要从那边裂谷爬下去。”

在齐朔他们忙着接应剩下的人的同时,林安逸从谷口拾起一片花瓣,墨色眼眸里白光涌动。

带着一阵莫名而来美妙吟唱,一道圣光从林安逸的指尖射出,攀上花瓣,化作一颗光球,缓缓地飘落进谷中。

半刻,谷口处传来一阵巨大的“窸窸窣窣”的声响,好像几百条蟒蛇同时在峭壁上爬动。瞬间,所有人的目光集聚在谷口旁的林安逸身上。

“你们来看!”只见林安逸提着探照灯往下照了照。

只见谷下的岩壁虽深,断口却非常整齐,小臂般粗的花藤曲曲折折,纵横交错,像渔网一般依附在山石之上,宛若天然的绳梯。

“这——这也太好爬了吧!”林安逸听到身后有人惊讶道。

“看那。”齐朔指了指峭壁深处的一处环形突岩,那里碎石横空,间隙狭长,似乎更加灰暗。

“那是这座塔的断口!”齐朔身后,一个年纪与林安逸相仿的少年激动道。

兴奋就像是在钢丝上传导的电流,微微颤颤,却四通八达。

从出发到现在不过几个小时的光景,山中寻路虽然困难,却难免枯燥乏味。如今进塔的入口找到了,众人不禁摩拳擦掌,激动异常。

“所有人最后检查一下各自的装备,系好安全绳!”秦子陵一声令下,“我们要进塔了。”

岩壁的表层看似光滑却风化的十分严重,轻轻一碰就会迸裂瓦解,还好蜿蜒的藤蔓在峭壁与塔身之间交错相通,十分结实,众人在攀爬时才不至于没有落脚点。

一路往下,足足有四十余米。探照灯下,林安逸终于看清了这座塔样貌。与其说这是一座塔,不如说这是一座形状像塔的山。

从断口往里入,迎面而来是一条宽约两米环形甬道。甬道的墙壁十分光洁,道路也十分平整,就是里面非常的昏暗,必须打着探灯才能够通行。

甬道里面一环接着一环,这个设计就好像是蜗牛的壳,一圈一圈的往内收缩。四周非常的寂静,林安逸他们走了半个钟左右,半点异样的声音都没有听到,静的只能听到彼此的呼吸声和脚步声。

“怎么还没到头啊。”队尾,那个跟林安逸年纪相仿的少年叫苦道。

这个少年名为止戈,只见齐朔轻轻帮他提了提肩上沉重的背包,温和地说:“累了?要不我帮你背?”

说来也奇怪,唯有齐朔和止戈的背包要比其他人的长出好多,就好像是加粗加厚版的琴匣。

“不用!不用!”止戈急忙道:“我可以的师傅。”

师傅?林安逸觉得有些稀奇。齐朔与止戈看上去也就相差四五岁的样子,居然是师徒任务。

按理说,齐朔和魏延应该是秦子陵的左膀右臂。如果说魏延是搞爆破的,那么齐朔是干什么的呢?

“别看齐朔整日神经大条,他对他这个徒弟可是好的很呐——”秦子陵有些酸涩地拉了拉肩上的背带。

“他们俩倒是一样的呆萌。”林安逸道。

“我们俩也是一样的呆萌啊!”秦子陵厚脸皮道。

从刚才被林安逸挑明了身份之后,秦子陵对林安逸就越发的放肆,就这下塔的一时半刻的功夫,他已经挑逗了林安逸N多次了,搞得好像他们早就相识了很多年一样。

“滚。”林安逸漠然道。

“噗嗤——”一直在旁默不作声的魏延一下笑出了声:“老大,你已经把温文尔雅的林公子逼出另外一种人格了。”

“老大你再这样胡闹真的会招林公子嫌弃的。”齐朔也赶来参与话题。

“胡说八道。”秦子陵自我感觉良好地戳了戳林安逸,道:“他这是害羞不是嫌弃……哎哎哎,疼疼疼——”

看到秦子陵快被林安逸掰成弓形的手指,齐朔装腔作势地感慨道:“唉,也不知道嫂子知道了是怎么个想法啊!”

嫂子?这货有家室。林安逸的心理略过一丝波澜。

也是,秦子陵应该也有二十五六了。那些结婚早的,在他这个年龄孩子都三岁了。

“好小子,敢威胁你老大了!”秦子陵把手拽了回去,用力地弹了齐朔一个脑瓜崩儿。

“老大,你这是霸凌!”齐朔幽怨道。

“行奥,长本事了。”秦子陵掰了掰手,露出了恶魔般的微笑,“看来今天必须要你回忆一下为啥我是老大了奥!”

“老大!老大!我错了!错了!”

“你不是非暴力不合作吗?”秦子陵一手锁住齐朔的咽喉。

“疼疼疼,老大——”

“饶命啊老大!”

“啊——不——不要——啊——”

“啊——咩——”

“……”

“别闹了。”林安逸见齐朔已经被整的叫出了绵羊音,无奈道。

“好勒!”听到林安逸发话,秦子陵立刻收手,变作一副乖宝宝的模样。

“嗯???”

齐朔:禽兽,简直就是禽兽!

“你们不觉得有些奇怪吗?”忽然,一直走在后面的止戈弱弱地来了一句:“我们好像已经走了好几圈了,这么久还没到头,我们是不是一直在绕圈子啊——”

止戈话还没说完,前方忽然间传出了些许亮光。

秦子陵有些好笑的拍了怕止戈的肩:“没事没事,可能有时候打脸就是这么快,习惯就好。”

“小戈,别心急嘛。”齐朔道。

“不。”这一次是魏延和林安逸。

与魏延相视一瞬,林安逸有些严肃地说:“你们仔细看这光。”

这光好像——

一时间,所有人都反应了过来,开始大步向前冲去。距离光源越来越近,众人神情也就越来越凝重。

终于,所有人停在了一堆巨大的碎石旁,碎石之后是一道长达20米左右的裂缝,那就是进塔时的断口,而那亮光的源头就是林安逸他们刚进来时,魏延留下来当做标记的荧光棒。

“鬼……鬼打墙?”有人惊呼道。

此话一出,队伍中立刻有人打了个寒战。

“胡说。”魏延厉声道:“怎么可能会发生那种事情。”

“可是好多小说都这样写。”止戈小声嘀咕道:“这深山里的让人摸不着头脑的建筑动不是谁的墓,就是曾经的屠宰场。”

“对对对。”队伍中有人应和道:“那些人死了之后积怨太深,不得轮回,就会化作厉鬼作恶,当有人进入他们的地盘就会被他们留下来,永远走不出去,直到成为他们的一员……”

“越说越玄乎。”齐朔不满道:“你们一个个都是经过大风大浪的人,居然还怕鬼?看来是训练的程度还不够!”

“可是师傅……”

“放心吧,不会的!”秦子陵揉了揉止戈的头,打趣道:“小孩子家家就应该看些青春文学,没事看盗墓这不是自己吓唬自己吗?”

“根据小说里的情节,也不一定是鬼打墙啊,蒙不准是机关的原因呢,又或是甬道太黑,这弯弯曲曲路哪里有岔口我们没注意,所以又绕了回来。”

“再者,这出口不是还在吗?我们又不是出不去了,只是绕圈圈而已。”秦子陵安慰道:“对吧?”

秦子陵说着,向林安逸投去谄媚的目光。

然而,一向淡然如初地林安逸这会脸色却有些难看,他并没有回应秦子陵,而是直勾勾的向入口走去。

跟来时比,现在入口的光是不是有些太亮了。他这样想着,一步一步向外走去,断岩渐渐消失在林安逸的视线里,取而代之的是一片姹紫嫣红的景象。

这是一处山谷,鲜红的枫木如同大地的嫁衣一般,遮附在盘曲折叠山石之中。远方,巍峨的高山之上,潺潺的流水倾泻下来,像是仙女的青丝。

众人幽幽地跟上林安逸的步伐,看到眼前的这一幕,所有人都大吃一惊。

“太不可思议了。”

“原来的悬崖呢?”

“该不会我们是在塔里面呆太久了,外面已经沧海桑田了吧?”齐朔哂笑道。

“啊!”

然而,就在这时,队尾忽然有人惊喊道,所有人立即向回望去。

“甬道——甬道不见了!”

只见裂口的另一边,原来的曲折回环的甬道不知何时消失了,变成了与外边一摸一样——姹紫嫣红的光景。如同镜子的两端,只是外面的人看不见自己。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