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二次元 > 开局成为真祖 > 噬血狂袭
第002章合法正太,第四真祖,少女跟踪
作者:神性老陈  |  字数:9419  |  更新时间:2021-02-17 18:12:22 全文阅读

“……”

  终于有了反应,一朵黑色的莲花将少年怀中的女孩包裹,隐隐约约间南宫那月看到了一条巨大的黑龙在其中环绕。

  正当她想凑近看看时,一双金色的龙眸突然睁开,瞬间让她惊到后退数步。

  “你到底是什么!”

  露出了极度警惕的表情,南宫那月已经汇聚了全部的力量。

  看了一眼对方的右手腕,南宫那月面色很不好,“既不是弦神岛上的人类,也没有魔族登陆证!那就是外部的入侵者了?但是这家伙……”

  比第四真祖给她的感觉更怪异,明明正面感觉对方没有威胁,但是一股淡淡的违和感就是在她心底挥之不去。

  “南宫那月?”差不多恢复的游浩贤将黑莲收入掌中,向前踏出一步瞬间来到南宫那月身前。

  “你怎么会知道我的名字!?”错愣,南宫那月在对方开口说出自己名字的时候露出了浓浓的错愣。

  两个外在年龄相差无几的人面对面而立,游浩贤突然笑了笑。

  枯草色的长发垂落地面,一身古装长袍看起来不伦不类的。但是就这样一身装扮却让人觉得“此人就是如此”的想法。

  “自我介绍一下,我叫游浩贤。游手好闲的游浩贤。”自我介绍了一下,游浩贤转身就走。

  但是一条条的锁链却突然将他捆住,锁链带着有些类似金闪闪天之锁的力量。

  似是有神明的力量加持。

  “喂喂喂,你这是想干嘛啊,那·月·酱?”

  带着戏谑的笑容,游浩贤回头看向南宫那月。

  “小子!你到底是从哪里知道这些的!”

  没有见过这个人,南宫那月在脑内拼命回忆,无论是从记事起的记忆,还是来到弦神岛任职这些年,她根本没有关于这个人的记忆。

  所以这个人的问题很大,绝对不是就这样放任他离开,南宫那月有种感觉,如果放任他随意离开,后果会很严重。

  “哦~”

  看着表情认真的南宫那月,游浩贤也是饶有兴致的停下了原本的想法。

  第二天,私立彩海学园高中部一年B班!

  在讲台的中央,名为南宫那月的萝莉美少女老师坐在不知从哪擅自搬来的长毛绒的豪华的椅子上说道。

  “这是你们的新数学老师。”

  南宫那月的话说完,教室里的学生都将好奇的目光看向同样站在讲台上的和南宫那月差不多大的游浩贤。

  “同学们好啊,我是你们的新数学老师,我来自华国,我叫游浩贤,你们叫我游老师或者游浩贤老师都可以。”

  好似一个正常的老师一般,游浩贤没有做出什么让南宫那月难堪的事。

  “因为原来的安藤老师退休了,所以由我来接替。别看老师和那边的那月酱一样大,老师可是有十二个博士学位的。”

  “啊啊我说过了吧!不许在我的名字后面带【酱】字,看来你需要关怀调教啊!”

  虽然履历表上的年龄是二十六岁,但是南宫那月生气的样子,分明像是只有十三岁的萝莉。

  “那么现在,各位同学请把课本拿出来,翻到第五十二页……”

  随着游浩贤开始上课,南宫那月只能平心静气的离开。

  “这位同学……”

  下课的时候,游浩贤来到一个准备去厕所的男生面前。

  这个男生年龄大概在十五六岁左右,看起来只是个普通的高中生。他前面的头发犹如狼的体毛略显微薄,蓝色的发色让他给人的印象像是染发的不良少年。

  看到游浩贤突然来到自己面前看着自己,这位蓝发少年脸上挤出笑容,然后小声说道。

  “游老师,我叫晓古城。请问有什么事吗?”

  听完蓝发少年晓古城的自我介绍,游浩贤点了点头,接着说道。

  “古城同学……不是人类吧!”

  看到晓古城脸上的表情瞬间变得僵硬,游浩贤露出笑容说道。

  “刚才只是在开玩笑啦!难道古城同学……真的不是人类?”

  “诶?游浩贤老师的玩笑有点过了啊!我当然是人类,普通的人类啊!”

  虽然晓古城装出一副不满的样子,但他的眼底深处依然残留着惊慌的神色。

  当然,就算是不知道原著,不观察晓古城的反应,游浩贤也能够毫不怀疑的确信这家伙不是人类。

  刚刚醒来的时候,游浩贤的鼻子也能够嗅到晓古城身上散发出来的【血】的气味。那是无法掩饰起来的浓郁。

  这个世界上有着各种各样的魔族,虽然和型月的真祖死徒有些区别,但吸血鬼在魔族中算是号称最强大的不老不死的一支,恢复力和身体能力都远超一般人类,还有本身拥有的力量眷兽。

  游浩贤在嗅到晓古城身上的【血】气味的时候,便知道面前的这个男生正是噬血狂袭的男主——晓古城了。

  盛夏的森林燃烧的篝火将深夜的神社院落照的通明。

  浅浅的月光照进正殿之内。寒冷逼人的空气甚至让人忘记季节的概念,或许是包裹着神社结界的影响吧。

  以前吵闹的虫声此时已几乎听不见了。

  一位长相可爱的少女无言地坐在空旷的大殿的中央。稚气未脱的她却有着一张美丽的脸孔。

  纤细单薄的身材却不会给人红颜薄命的虚幻之感,反而体现出少女一种久经磨砺的刀刃般的坚韧。

  或许是她严肃收紧的嘴唇与眼睛里寄宿的坚强之光让人作此联想吧。少女身穿关西某私立中学的制服。

  该校是神道系的名门,却鲜有人知其实这所学校是狮子王机关的下属组织。大殿里已经有三个先到的访客了。

  竹帘的遮挡让人无法看到他们的姿态,可少女在事先就已经知道他们的真实身份。

  他们就是号称【三圣】的狮子王长老。不管是哪一位都是最高位的灵能力者,或者是魔术师,可是他们周身静谧的气息几乎感受不到任何压迫感。

  或许这反而才更可怕吧。少女下意识地捏紧制服的袖口,然后“报上名来!”一个声音从竹帘的对面传来。口气严肃却没有冰冷,是个比想象还要年轻、带着某种笑意的女声。

  “我叫姬柊,雪菜。”少女在一瞬间的停顿后做出了回答。

  紧张让声音略显颤抖,竹帘对面的女人并不介意继续发问。

  “年龄?”

  “再过四个月就十五岁了。”

  “是吗……雪菜,训练开始的时间是七年前呢。在你迎来七岁生日的时候马上就…大雪纷飞的夜晚,你孤身一人被带到了机关里,还记得那天吗?”

  竹帘对面的女性突然自言自语般地问了起来。

  姬柊雪菜的脊梁阵阵发凉,这应该不是事先调查好的,是读取了她的记忆吗?这种压倒性的超感应认知能力完全没有将姬柊雪菜张开的精神障壁放在眼里。

  “记不得了……只剩下模糊的记忆而已。”姬柊雪菜轻轻地摇了摇头,这句话并不是真话,对方应该也有所察觉了,可是女性却什么也没讲,继续着问话。

  “成绩很不错呢,缘堂表扬你了哟。”

  “非常感谢!”

  “我曾经几次和缘堂一起工作,她是个非常优秀的攻魔师,你精神防御障壁的术式也和她有着相同的习惯。还从缘堂那里学到什么了?”

  “所有的咒术、巫术还有就是幻术和驱邪术。”

  “魔术呢?缘堂应该是这方面的专家才对。”

  “大陆系的大致学了一遍,西洋魔术只学了基础理论而已。”

  “与魔族的战斗经验呢?”

  “模拟战的话曾经在养成所有过两次的集中训练,实战还没有过。”

  “武术呢?”

  “算是、会用吧。”

  “是么?那就好。”竹帘的对面女人好像在笑。

  在这个瞬间,感受到杀气爆发性膨胀的姬柊雪菜跳了起来。

  她踩了一脚板材铺制的地板利用惯性向后方转了一周后着地。

  这不是经过大脑思考的举动,而是察觉到危险的肉体下意识中做出的反应。

  划破空气的刀刃挥下,在千钧一发之际袭向姬柊雪菜原先坐着的地方。哪怕姬柊雪菜的动作慢一点,就会毫无疑问丢掉性命了吧。

  这是货真价实的斩击。

  两头巨大的甲武者从黑暗中溶出现身。握着粗制太刀的武士没有脸,左右架着一张弓,是一个四条胳膊的武士。他们并没有实体而是利用咒术构造的式神。

  恐怕是竹帘后面三个人中的谁干的好事吧。不过在理解这些之前,姬柊雪菜做出了反击。

  “奏响吧!”口里吟唱着简短的咒语并将咒力集中在掌心,越过式神的铠甲直接打在内部。

  甲武者在瞬间消散了,只留下刚才握着的那柄太刀。姬柊雪菜在空中抓住了那柄作为制造式神触媒的的太刀。并用这把夺来的刀防御第二只甲武者的攻击。

  在对手放完弓箭后一击一刀两断的横扫,将第二只甲武者消灭。

  “这…是什么意思?”稍微有点气喘吁吁的姬柊雪菜将太刀指向竹帘那边。

  她已经不打算和式神交手了,要是战斗延长下去,对于力量上处于劣势的姬柊雪菜来说并无胜算。

  即使对方是狮子王机关的长老,如果他们想继续恶搞也不得不直接攻击术者,姬柊雪菜如此判断。

  竹帘的对方仿佛在等待这个时候一般响起了拍手声。

  “呼哈哈哈哈,判断的很好哦,雪菜。干的漂亮。”男人满足的笑声传来,低沉而浑厚。

  紧接着是一个年龄和性别都不知道的声音。

  “不长于诅咒和占卜,却是一个灵视和剑术方面出类拔萃的人才…正是如报告书里所说,典型的剑巫呢。首先可以说是合格了吧!”

  “合格?”

  竹帘对面长老们的声音让姬柊雪菜困惑地皱紧眉头。

  “没错。本来你要拿到剑巫的资格还需要四个月的修行才是。可是事情有变坐下吧、雪菜!”

  最初的那个女性声音如此说道。姬柊雪菜很不痛快地按照她的话回到正坐的姿势,叹了口气将太刀放在一边。

  “好,进入正题吧。”

  “是!”

  “回答不错呢,首先是这个。”

  说着这句话的同时,一只蝴蝶从竹帘的缝隙中出现。

  蝴蝶无声地拍打着翅膀在姬柊雪菜面前落地,然后变成了一张照片。

  照片上的是一个穿着高中制服的男生。他正和友人们说笑,好像是有人偷偷拍下的。没有防备的表情满是破绽。

  “这张照片是?”

  “他的名字叫晓古城,你知道吗?”

  “不知道!”姬柊雪菜老实地摇摇头。其实她是第一次看到这张脸。其实她的回答从一开始就已经想到了吧,女人毫无感触地继续发问。

  “对于他,你是怎么想的?”

  “哎?”突如其来的问题让姬柊雪菜困惑不已。

  “光凭一张照片无法正确地把握,恐怕在武术方面是个完全的外行,也就是在初学者的范畴内而已,他的样子不像带着什么特别的诅咒物,也没有察觉到拍摄者存在的气息。”

  “不、不是这个意思,我是问你觉得他怎么样,也就是说,他是你喜欢的类型吗?”

  “哎、嗯?什么?”

  “比如说相貌好坏啊,看上去的印象是不是喜欢什么的,怎么样?”

  “那个…这是在戏弄我吗?”

  姬柊雪菜用很不高兴的口吻反问。不知道长老们的真意是什么,但他们不合时宜的问题让她感觉到了恶意,于是不由自主地朝放在地板上的太刀伸出手。

  面对姬柊雪菜如此的反应,竹帘对面的女性发出一声失落的叹息。

  “那么【第四真祖】这个词有听说过吗、雪菜?”

  更加唐突的问题令姬柊雪菜微微地吸了口气。

  只要是像样的攻魔师几乎在听到这个名字的时候都会沉默一会。

  “是说焰光的夜伯吗?驾驭了十二只眷兽的第四位真祖!”

  “没错。没有任何血族的同胞,唯一的孤高最强之吸血鬼。”

  女人冷静的声音在大殿里回响。

  第四真祖、焰光的夜伯凡是和魔族有关的人都不可能不知道这个名字。

  要说为什么,那是因为这是世界最强吸血鬼的头衔。这并不是自封,至少世间是如此认知的。而且就连敌对的敌人都不会刻意去否定这个名讳。第四真祖就是这样的存在。

  “可是我听说第四真祖实际并不存在,只是一个都市传说而已。”

  对于姬柊雪菜的这番话,感觉女人摇了摇头。

  真祖,统治暗之血族的帝王、是最远古、拥有最强大魔力的【原始吸血鬼】。

  他们率领着各自成千上万的同族大军,分别在三大大陆建立了自治统治的夜之帝国。

  “的确,目前公认的真祖只有三名。统治欧洲的【忘却的魔王】、西亚的盟主【毁灭之瞳】、还有统治南北美洲的【混沌之皇女】相比之下,第四真祖由于没有自己的血族,因此也就没有领地。”

  “正是。但这不足以说明第四真祖并不存在的说法。”接着女人的话,男人粗犷的口吻如此说道。

  然后另外一位长老的声音也传了过来,“汝还记得今年春天在京都发生的爆炸事件吗?”

  “……哎?”

  “四年前的罗马列车事故、还有华国的都市消失事件、曼哈顿的海底隧道爆炸事件也是。再远点的说,悉尼发生的那场大火灾也是。”

  “难道说…这些都是第四真祖干的吗?”姬柊雪菜的表情有些痉挛。

  长老们若无其事说出的这些都是造成了大量人员死伤的大规模恶性恐怖事件。

  不管哪一件都报道说犯人不明。可是,要是这真的和真祖有关系,那么只是这种程度的损伤可以称的上万幸了。

  “所有情况的证据都表明了第四位真祖的存在。”

  最初的那个女人对脸色发青的姬柊雪菜如此说道。

  “他们势必会在历史的转折点出现、给世界带来屠杀和大破坏。可是问题还不只是如此,第四真祖的存在扰乱了世界的秩序,你知道这其中的理由吗?”

  “是的。”

  姬柊雪菜肯定地点点头。有着吸血这一种族特性和较高知识素养的吸血鬼平时不都是人类敌对的存在。

  他们中的大多数喜欢融入人类社会中生存,至今都慎重地回避着和人类这一种族为敌的行为。

  而且各国政府都和真祖们制定了禁止无差别吸血的条约,表面上看实现了和平共存。

  可是这其实是三大夜之帝国之间的势力关系处于极其微妙的平衡下才得以成立的。

  “真祖们同意圣域条约的缔结也是因为在这数十年的时间内,真祖们互相牵制的结果。他们通常都在忌惮着自己以外的真祖,所以没有余力和人类为敌了。”

  “是的。”

  “可是,假设和他们具有相同力量的第四位真祖出现的话,这个平衡就会毫无疑问地遭到破坏,最坏的情况,甚至可能爆发将人类席卷其中的大规模战争。”

  “第四真祖的下落、已经知道了吗?”姬柊雪菜紧张地问道,不知为何,她有种非常讨厌的预感。

  “嗯。还没有确认,但基本没错吧!”

  “他、在哪?”

  “东京都弦神市人工岛的【魔族特区】。”女人的话让姬柊雪菜一时无语。

  “第四真祖在、东瀛?”

  “这就是今天把你叫到这里的理由。姬柊雪菜。以狮子王机关【三圣】的名义命令你、监视第四真祖。”女人不容分说的口吻静静地宣布。

  “我…监视第四真祖?”

  “没错。而且,当你判断监视对象是个危险存在的时候,你要全力将其抹杀。”

  “抹杀?”动摇之下的姬柊雪菜不知该怎么说了。

  这里既有对于第四真祖的恐惧,也有着临危受命自己能否胜任的不安。

  虽说自己并没有倦怠以前的修行,可是姬柊雪菜不过是个见习剑巫而已。

  她还没那么自不量力到可以凭一己之力打倒第四真祖。

  不管怎么说,真祖可是足以匹敌一国军队战力的正牌怪物啊。

  可是,如果没有人做的话,早晚会有很多人遭逢灾祸的。

  “接住了,姬柊雪菜!”女人从竹帘的缝隙中递出了什么东西。

  在篝火的照明中,一杆银枪从黑暗中浮现出来。姬柊雪菜知道这个的名字。

  “这是……”

  “七式突击降魔机枪,铭为【雪霞狼】。”

  “你知道的吧?”女人的这个问题,姬柊雪菜含糊地点点头。

  七式突击降魔机枪是狮子王机关为了对抗具有特殊能力的魔族开发的武器。

  利用高度金属精炼技术打造的枪尖有着酷似最新型战斗机的流线型轮廓,正如【机枪】其名。

  可是,因为武器的核心使用了古代的宝枪而无法实现量产,据说世界上只存在三把。

  不管怎么说,在个人等级的使用中毫无疑问是最强的、狮子王机关的秘密兵器。

  “这个……要给我?”姬柊雪菜接住递给她的枪,一脸难以置信的表情问道。

  可是女人反而沉重地叹了一口气。

  “以真祖作为对手,本来要给你更强的装备才是,但现如今这已经是我们所能预备的最强武神具了,你愿意接受吗?”

  “是、那是当然了……可是!”

  说着这话的姬柊雪菜浮现了困惑的神情。从竹帘的缝隙里递出的不仅仅是这杆枪,还有一个包裹着一套崭新、整齐叠放着新制服的塑料袋。

  里面的是以白色和水色为基调,水手衣襟的上衣和百褶裙。看来是中学的女生夏季制服。

  “那个、这个是?”

  “制服。按照你的身高准备的。”

  “那个…可是、为什么要把制服?”

  “因为你的监视对象是这件制服学校的学生。”

  “啊?”姬柊雪菜完全不知道对自己说了什么,陷入了轻微的混乱。

  “哎?监视对象…第四真祖是、学生?哎?”

  “私立彩海学园高等部一年B班、出席号一号。这就是【第四真祖】晓古城现在的身份。可是在狮子王机关里没有可以和他和平接触的人才,除了一个人、雪菜你以外!”

  “晓古城…这个照片里的人是第四真祖……哎哎?”姬柊雪菜瞪大眼睛看着丢在地板上的照片。隔着竹帘传出了【三圣】的苦笑。

  事到如今,姬柊雪菜终于明白了,为什么这么重大的任务会选中自己这个不成熟的剑巫来做。

  “再次命令一遍、雪菜。你要竭尽全力接近他、监视他的行动。转入彩海学园的手续已经办妥就这样!”

  竹帘对面单方面的说完,长老们的气息就消失了。大殿上只剩下她一个的姬柊雪菜甚至忘记的呼吸,只是呆呆地凝视着手里的枪。

  第四真祖。转校、接触、监视、抹杀。

  难道说自己被卷入了相当不得了的麻烦事里了?

  想到这里的姬柊雪菜,不自觉地发出轻声的叹息。不擅长占卜的她,这个预感也终于应验了,而她知道这点已经是以后的事了。

  慢性的土地不足是作为人工岛的弦神市的宿命,然而彩海学园却能有宽阔的场地是令人欣喜的。

  体育馆、游泳池、餐厅等设施是初中部和高中部公用的,所以在高中部的领地看见初中部的学生的身影也是常有的事。

  另一方面,高中部的学生造访初中部反而是是挺稀奇的事,因为没有这个必要。

  午后的家庭餐馆。

  晓古城趴在窗边的桌子上无精打采的呻吟着。他穿着一身高中生制服。除了披头的白色风衣他就是一介毫无其他特色,随处可见的高中生了。

  还算清秀的脸孔却因为他懒散的表情和困倦眯细的眼睛而萦绕着一股怨念之气。

  外面的气温早已超出了人类的体温,即便夕阳西下,却一点没有下降的意思。

  满负荷工作的空调似乎也无法将冷气传入店里面的晓古城那里。

  强度足以要命的紫外线透过单薄的百叶窗,晓古城一边沐浴在这样的光线中,一边毫无干劲地盯着桌上摊开的习题集。

  “现在几点了?”

  类似自言自语的呢喃从晓古城的嘴唇漏出。坐在对面座位的友人含着笑意做出了反应。

  “马上就四点了,还剩三分二十二秒。”

  “已经是这个时间了啊。明天的补考是从早晨九点来着?”

  “要是今晚一夜不睡,还剩下十七小时零三分,来得及吗?”

  同桌的另外一个人用事不关己、一派轻松的口吻问道。

  晓古城不说话,面无表情地看了一会桌上堆积起来的教科书。

  “我说啊…最近一段时间我就有点在意了。”

  “嗯?”

  “为什么我非要接受这么多的补考不可啊!”

  听到晓古城的自问自答,两位友人一起抬起头。

  晓古城被要求补考的学科算上英语和数学一共九门。

  此外附加体育实践课的半程马拉松。

  “再说了啊,这补考的范围未免太大了吧,难道就连游老师刚来都和我有深仇大恨吗?”

  二位友人听完少年悲惨的控诉互相看看对方。

  这两个穿着彩海学园制服的一男一女露出的无奈表情中仿佛说着【事到如今你还说什么】的感想。

  “不……那自然是有仇吧!”回答的人是一个转着自动铅笔、短发向后背、带着耳机的男生。

  他的名字叫矢濑基树。

  “像那样一天一天若无其事的跷课,一般来说当然会以为你在瞧不起人了吧。再加上连暑假前的测验你都无故缺席了。”

  优雅地修剪着指甲的蓝羽浅葱笑着回答。

  她梳着一头华丽的发型,制服上的装饰也在校规允许的边缘,品味很不错,但却没有不可思议和花哨之感。

  总而言之,她是个很惹人注目的女孩子。如果闭口不言,她绝对是个不容置疑的美人。

  可平日里的贼笑却让她美色全无了。她那种犹如男性友人般给人带去的轻松感也是拜其所赐吧。

  “……我都说了,那是不可避免的,我也是事出有因的,再说现在我的体质让我一大早起来考试很难受,我都说到这个份上了,那个班主任还……”

  晓古城怒气冲冲地辩解。眼睛中轻微的充血并不是因为愤怒,只是睡眠不足罢了。

  “什么体质啊、古城你莫非有花粉过敏?”蓝羽浅葱不解地发问,意识到自己说漏嘴的古城嘴唇走形了。

  “啊啊、不是。也就是说我是夜猫子型的,不善于早起。”

  “这是体质的问题?你又不是吸血鬼。”

  “说的也是啊……哈哈哈!”晓古城强挤笑容敷衍着。

  在这条街上吸血鬼并非什么稀奇物,而这些和花粉症患者的人数相当的家伙们对于现在的晓古城而言才是问题。

  “我倒是很喜欢小那月的,多好的老师啊。出席天数不够的地方用补习给抵消了吧!”

  蓝羽浅葱一边丝丝地吸着果汁一边说道。

  “而我也正是可怜你才这样教你功课的。”

  “用别人的钱大吃大喝就别说这种让人感恩的话了!”晓古城满载恨意的眼神看着蓝羽浅葱面前堆积起来的料理盘子。

  不知道她那具纤细的身体在什么地方储存这么多东西,但是蓝羽浅葱确实是一个脱离了常识的大胃王。

  “先说好,浅葱的饭钱可是我借的,可要好好还哦,古城!”矢濑基树声音冷静地指出这点。

  明明就是个富二代还对这方面斤斤计较。

  “啊……已经是这个时间了?那我走了、要打工了。”

  看着手机屏幕的蓝羽浅葱将剩下的果汁一饮而尽,晓古城抬起头看着她。

  “是那个打工?人工岛管理公社的?”

  “对对。保安部的电脑管理维护,相当不错的。”蓝羽浅葱做出了一个在空中击打键盘的动作,然后挥挥手说了句【再见】,接着便离开了。

  她的口气简直像是去超市做收银员那样轻松,但管理公社的保安部可不是一般人随便进出的地方。

  “我一直就在想了,那个外表、性格和天才程序员放在一起简直是犯规啊,到现在我都难以置信……的确她的成绩从小孩的时候开始就出类拔萃了。”

  目送着蓝羽浅葱离去的矢濑基树吊儿郎当地拖着腮。

  矢濑基树和蓝羽浅葱在小学生以前就相识了,他们在这个岛上生活了十年以上的时间,在晓古城这代人中可以说是弦神市最早的居民了。

  这座在岛上建成的城市从完成开始至今还不到二十年的时间。

  “只要能帮我解决备考功课的问题就好。”晓古城依然低着头说着。

  矢濑基树一边观察着晓古城,一边装着若无其事的口吻说道。

  “说起来浅葱会帮人学习还真是意外呢。那家伙很讨厌这种事的。”

  “讨厌?为什么?”

  “被人觉得自己头脑好或是死抠课本什么的不是挺讨厌的吗。你别看她那样,小时候可是吃了不少苦的。”

  “是吗……这我还真不知道了。”

  被繁琐的因数分解所苦恼的晓古城冷冷地说。

  晓古城是在四年前搬到弦神市的,就在刚上中学的时候。然后不久便与矢濑基树和蓝羽浅葱两人相识了,在那以后他们偶尔就凑到了一起行动。

  其中的契机已经记不得了,只记得当时是蓝羽浅葱最开始搭话的。

  “那家伙倒是一句抱怨都没有的就来教我功课了呢,这回也让我抄了不少的作业。”

  “嘿嘿,这真是不可思议,为什么只有古城是特别的呢,你也很在意的吧?”矢濑基树很夸张地歪着脑袋,然后貌似有意地念叨着。

  可是晓古城却【不、没啥】的摇摇头。

  “因为那家伙不也要了回报吗?让我请吃饭,又把扫除值日的活硬推给我,我也是很够呛的。”

  “是、是吗?”矢濑基树很沮丧地耸耸肩膀,遮住眼睛,好像在说【这家伙没救了】。

  友人这一可疑举动令晓古城慢吞吞地抬起头。

  “怎么了?”

  “我的作业也抄完了,浅葱不在这里,学习也没有意义吧。我只有一科补考,只要有今晚一晚的时间就有办法对付了。反正你就好好努力吧,再见了。”友人整理完自己的东西站起来,晓古城一脸发呆地抬头看着他离去。

  “干劲没了……”被一个人丢在餐馆里的晓古城又趴在了桌子上。

  说来肚子有些饿了,可是现在晓古城的钱包里已经没有加菜饭的余钱了。

  说到吸血鬼,人们大多数的印象是他们只要凭借酒和西红柿汁也能过活,而实际上他们不仅像一般人一样会肚子饿,也会吃饭。

  这么讲可能有种被骗了的感觉吧,总之只是白天犯困而不会有其他的行动问题倒是挺给力的。

  晓古城呆呆地眺望着眼前一片空白的习题册。

  “我也回去吧,凪沙那家伙,别忘了准备晚饭就好了。”

  如此念叨的晓古城将教科书和习题册放入书包,拿起账单站了起来。

  到前台结完账单,本来令人心生惋惜的钱包中只剩下几个零钱了。这样下去,明天的午饭注定告罄了。

  该怎么开口向妹妹借钱呢?

  晓古城认真地思考着,向店的出口走去。

  突然,他停住了脚步,耀眼的夕阳令他眯细了眼睛。餐馆的正面,十字路口的对面。一位少女的身姿出现在背光处。

  少女身上背着一个黑色吉他箱,是一位身着制服的女学生。她背向夕阳,无言地伫立着。

  好像等待着晓古城一般,一动不动地站在那。

  “话说回来啊,能不能别这么热啊、可恶……”晓古城用衣服的帽子深深挡住眼睛,一副臭脸地拼死顽抗日光。

  在这个高温潮湿的岛上,体感温度要高于温度计上的示数。经过盛夏的海面加热过的风在某种意义上讲比沙漠的风还来得厉害。

  吸血鬼对阳光是很孱弱的,不过在此之前,这种环境对一般的人类来讲也是极其残酷的。

  从餐馆到古城家乘电车需要十五分钟左右的时间。

  可是,为了不花掉所剩无几的零钱,留给晓古城的选项也只剩下步行这一个了。他沐浴在足以将皮肤灼伤的阳光中,行走在沿海的购物中心中。

  然后他随便做了个动作确认了一下自己身后便无趣地喃喃自语。

  “这算是……被人给盯上吧!”

  一位少女正跟在晓古城身后十五米左右的地方。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