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复仇武神 > 正文
第一章:骑士的围捕
作者:一只软泥怪  |  字数:8545  |  更新时间:2019-10-30 12:17:38 全文阅读

布拉夫眉头紧皱,骑士又来抓他了。

当那一群本不该出现在这片森林的飞鸟成群结队地从天上掠过,骑士的到来已成定音。这些鸟他认得,是生活在森林外围的,只有骑士出现在外围,它们才会被吓到这里。

按照往常惯例,他们搜索到这里要两天时间,在这两天里,他要打猎囤积食物,寻找藏身之所,躲避他们的围捕。从这里深入森林深处是极其危险的,往深一点的区域有一头霸主级别的魔兽存在,他和骑士们都不敢靠近。森林出口只有一个,就是骑士们来的方向,这条路必然是行不通的,去的话等于送命。

所以他只能在这片区域寻找藏身之所,备好足够的食物,躲避他们的围捕,直到他们离开。他们最多只能搜索四天,这四天找不到他,就得离开,因为在城镇内还有其他许多事情要办,最大的两件事情就是征粮、征兵,不可能把时间都花在围捕他一个逃犯身上。

只是...

布拉夫看向自己的右脚,前几天打猎的时候,不慎误踩到了荆棘,右脚几乎被洞穿,这几天刚刚结好痂,他的行动不能像往常一样便利。而且现在林里能见的魔兽越来越少,他很担心不能打猎到足够多的食物,熬过这次围捕。

不过布拉夫没有太过沉浸在忧虑中,行动是最好的解决办法,再大的困难他都熬过来了,这些窘境又算得了什么呢。

想到这,布拉夫四肢着地,爬跑起来,开始寻觅猎物。这三年待在森林里生活,受这里环境的影响,他的身体和生活习性都有了轻微的兽化。他更习惯用四肢奔跑,这样更为迅捷,同时更利于穿梭地形复杂的密林。他十指的指甲变得尖锐、修长,方便他撕裂猎物。犬齿也进化成了獠牙,利于他撕咬兽肉。三年里他几乎没吃过熟肉,火焰会引来魔兽。除了这些,还有很多很多。

这全都拜瑞派瑟斯所赐。

他恨。

······

此时,森林外围,三十多个身穿白银铠甲的骑士正挥斩着铁铸佩剑扫除着路上的障碍,目光往四周打量,看到可疑的地方,会仔细搜查。

这三年里,他们不定期便会到森林里搜寻那个黑人逃犯,也不知那黑人到底是有什么过人之处,三年了,他们都没能抓到他。也许,死在了哪个地方,但他们没有找到尸体,无法确认。

小小一个逃犯当然不值得他们如此大动干戈,重点在于这个黑人三年前与他母亲私藏余粮,不配合王国征粮,被同村举报。国王向来最痛恨这些敢欺骗他的人,凡是这类人,必须死。

不过,这次与往常不同。临近城镇近期工作并不繁忙,派来了一些骑士增援他们这次围捕,三日后,援兵就会来到,有了这次增援,相信那个黑人逃犯这次在劫难逃。

“团长,这里没有!”一名骑士搜完一处灌木丛后对队伍中间的团长说道。

“继续搜!”

“是!”

······

傍晚,寻觅了一整个白天的布拉夫仍是毫无收获,惨淡到连一点魔兽的气息都感受不到,反而消耗了许多的体力。这两天本来就没吃什么东西,所以布拉夫愈发的疲惫了。

来到一条小河旁,饮了几口水。刚一抬头,目光一凝。

只见水面上漂浮着一层淡淡的浅绿物质,不仔细看恐怕还无法发现。熟悉这里环境的布拉夫知道,这浅绿物质来自绿液兽。既然这里有绿液兽遗留的绿液,那么大概它就在周围活动。只要他顺着绿液痕迹寻去,很有希望找到这头绿液兽,那么他的食物就有着落了。

不过绿液口服不会有什么问题,但一旦接触伤口,会侵蚀进血肉,滞留在伤口中,产生剧痛的同时,还会阻滞伤口的愈合。绿液痕迹是向着河对岸去的,要想找到绿液兽,布拉夫就必须游过去,那么伤口必然会沾上绿液。

踌躇片刻,布拉夫还是进了河流。游了没多久,伤口沾上绿液,开始产生肉眼可见的气泡,血肉混合着绿液很快模糊起来。布拉夫身体当即颤抖起来,显然这份痛楚让他十分煎熬。

十米宽的河,布拉夫游了两分钟,右脚的伤口也遭受了两分钟绿液的摧残。布拉夫上岸后,行动不免因右脚的伤口受阻。当他抬脚时,可以看到脚上伤口血肉模糊,类似海里珊瑚礁的颜色,让人头皮发麻。

布拉夫顺着绿液痕迹寻觅而去,心里祈祷一定要找到这头绿液兽,否则他又白费功夫了,他现在的体力已经再也禁不起折腾,到时若是还没食物,他恐怕连行动的体力也没了。

幸运的是绿液痕迹一直没有断,布拉夫循迹得很轻松,渐渐地,也能清晰嗅到空气中来自绿液兽的味道。

不久后,真的找到了这头绿液兽。隔着十米左右距离,布拉夫将身体掩藏在树干后,观察着绿液兽的行迹。

绿液兽本身不具备攻击性,手短脚短,躯体也短,但其速度飞快,一旦惊动它,如果不能在短期内擒获,很有可能被它溜走。

布拉夫下意识看了眼自己受伤的右脚,有些担心会因为速度下降,导致无法顺利擒获绿液兽。但这个距离已是极限,再靠近些会被绿液兽察觉。

再盯了会儿,布拉夫陡然暴起,速度、气势像极了一头伺机而动的猎豹。他先是双爪抓住树干左侧,配合双脚一蹬从树干左侧掠了出去,速度快得身影都有些模糊。

几乎在他动作的同时,绿液兽反应过来,当即窜逃,手脚因为频率太快模糊不清。

布拉夫一掠落在另一棵树干上,同时绿液兽也窜出了很长的距离,布拉夫只拉近了两米距离。而在他发起下一掠时,受伤的右脚一软,窜出的姿势受到影响变得极不协调,速度明显减缓。绿液兽借此机会将距离拉长三米。

布拉夫持续追赶,运用四爪如猴子般灵敏地在树干、石块上跳动,身形丝毫不受复杂地形影响,仿佛天生属于这里,适应这里的一切。

追赶持续了近半分钟,布拉夫也只将距离拉近了三米。因为他右脚的伤,行动经常遭受阻碍,距离又被拉长。如此高消耗的追赶,照这样下去,恐怕还没擒获绿液兽,就已经力竭了。

布拉夫清楚这样下去不行,必须寻找转机。几个跳跃后,他决定投掷树枝刺杀绿液兽。这个决定十分冒险,绿液兽的外皮虽然很脆弱,但是速度极快,若想刺杀,投掷出的树枝必须有极快的速度,那意味着需要使出巨大的力气。而现在他的力气所剩无几,如果不能一击必中,他将没有力气再追赶绿液兽,等于失去最后的希望。

但如果不冒此一险,继续追赶下去,能擒获绿液兽的机会也特别渺小。左右为难下,最终布拉夫还是决定放手一搏。

当布拉夫又一次从一根树干上跃出时,他的右手也折断一根树枝紧握手中,借着身形向前倾的趋势,猛地朝前一甩,近一米长纤细的树枝犹如化作一只疾箭刺破空气发出尖锐的声响,朝绿液兽飙射而去。

成与不成。

在此一举。

噗呲!

幸运终归是降临在布拉夫头上,树枝仿佛锁定住了绿液兽一般,一丝不差地穿透它的心脏,带出一抹绿色血液的同时,枝头没入泥土地,枝干被绿液兽的躯体借着惯性向前冲弯折成直角,随后蹦的一下又弹了回去,颤抖了几秒钟,最后将绿液兽牢牢地固定住。

“呼...呼...”

布拉夫大口大口喘气,额头上密布着汗珠,爬走并用地来到绿液兽身边。

总算是抓到了。

而当伸手抓向绿液兽,手还在半空的时候,身形猝然往后一闪,紧接着,一道巨大的黑影闪现,正好从布拉夫刚才的身位闪过,如果布拉夫躲闪不及时,刚才就会和这道黑影实打实地撞在一起。

“吼....”

黑影是一头巨大的黑兽,通体裹覆着黑鳞,棕色的爪子粗壮锋锐。

布拉夫身形缓缓下沉,全身肌肉绷紧,青筋毕露,眼睛死死地盯着眼前的黑鳞兽。他不敢轻举妄动,逃跑会被黑鳞兽认为示弱,到时一定逃不出黑鳞兽掌心。进攻更是不可能,他现在的体力不足以支撑他打败黑鳞兽。

黑鳞兽叼着死去的绿液兽,目光注视着眼前的黑人,它感受得到来自面前黑人身上危险的气息,尽管他现在看上去有些虚弱,但它已经得到了食物,没必要冒险与这黑人一斗。踌躇片刻,最后还是慢慢退去,隐入密林中。

眼见着黑鳞兽慢慢退去,布拉夫心里悬着的大石终于落下,若是黑鳞兽真的发起进攻,他必死无疑。但是,现在的情况虽然好了些,但也只是没那么糟而已。体力没了,到手的食物也飞了。以他现在的状态,再打猎是不可能了。抓不抓得到不说,遇到一只稍微强一点的魔兽他只能等死。

拖着疲惫的躯体,布拉夫爬向最近一个他之前居住的山洞。

他这边一无所获的同时,另一边,当地骑士团正不知疲倦地四处搜寻着,逐渐地朝森林深处这里逼近。

十几分钟后,布拉夫回到最近他栖息的山洞。山洞位于地下,出口掩藏在茂密的树丛中,并且外界通往出口的路也十分狭窄曲折,因此布拉夫在此栖息十分安全,这几日都没有遇到来自魔兽的危险。

山洞就是个山洞,只有漆黑和冰冷,几乎没有任何生机。布拉夫往洞里爬了些,便靠坐在墙壁上休息。他打算等体力恢复了些,有了基本行动的能力,再到外面看看能不能翻些野果充饥。

夜色渐浓,一个小时后,布拉夫体力恢复得差不多了,便到洞外面开始翻寻野果。虽然他现在体力并不是很多,但遇到魔兽,基本的逃生能力还是有的,而且他从气质上看并不软弱,魔兽也不敢轻易对他发起进攻。

布拉夫不敢走远,只敢在洞四周翻寻,离开太远的话难保会有什么危险。

布拉夫翻寻了会儿,只摘到少许野果。这片林子里的野果实在稀少,也许是生活着一些以野果为主食的魔兽。找到的果树基本都只剩一两颗干瘪的小果,看样子都是那些素食魔兽吃剩不要的,收获实在惨淡。

布拉夫心里也有些无奈,但没有办法,他现在没有能力改变这个窘境。

洞四周的里里外外都翻了个遍后,布拉夫也只找到了一共八颗野果。这是极限了,再找下去也不会有什么收获。于是布拉夫回到山洞,吃了颗野果充饥,检查了下洞内外的安全情况,便为了节省体力,早早睡下了。

翌日早上,五六点的样子布拉夫便起来,把剩下的野果藏在洞内,自己爬到洞附近的一处山腰,开始观察四周的情况。

清晨会有许多小魔兽出来觅食,在山腰这里可以很好地观察到它们的行踪。布拉夫现在只能抓抓这些威胁不大的小魔兽,大点的魔兽需要耗费他很大的体力,如果一次不能抓到,他的体力消耗干净,到时只剩几颗野果,他可能连基本的行动力气都没了。如果只是这样还好,到时他若被骑士或魔兽发现,他只有束手就擒的份。

在山腰上守了三个小时,阳光逐渐灼热起来,布拉夫还是没有什么收获。心想大概是外围骑士团的搜寻惊动了这些小魔兽,要么往森林深处去,要么干脆躲藏起来,这些小魔兽都是有余粮的,他根本没有机会打猎。

继续守下去,一直到中午十二点,结果依旧。因为口太干了,布拉夫不得不到附近河流喝水。他下意识地往水面上看去,期待能有像昨天一样的发现。可惜没有,水面上干干净净的,就像一面擦净的镜子。

喝完水后,布拉夫回到山腰,继续守望。他只能这样了,看守到骑士来时能不能有些收获。如果有,他就能打猎到食物,就有体力,等骑士来后,是藏是跑,是攻是守,他有主动权,即使藏在山洞内被发现,他也有足够的体力突围。没有,他就只能躲在山洞,等候骑士搜寻到第四日回去,十分被动,而且一旦被发现,就是必死的局面。

情况一直没有好起来,一直守到夜晚,夜色洒在这片森林,布拉夫都没有收获,而且因为太疲倦,他已经有些睁不开眼了。三年里,除了初入森林不太熟悉的时候,他很少这样疲惫过,终日活力充沛,随意打猎,遇到黑鳞兽那样的魔兽也毫不畏惧。但这几天他运气不太好,林子里魔兽活动变得稀少,右脚又受了伤,几经周折下来,演变成如今这种境况。

飒飒...

突然想起了一道细微的声响,布拉夫听得十分真切。他朝声源看去,那里是森林外围,距离太远,又有茂密的树林遮盖,他什么都没发现。但紧接着声音继续响起,依旧来自同一个地方。一声接着一声,杂乱而密集。

布拉夫现在不好分辨声音到底来自什么东西,也许是活动的魔兽,也可能是临近两日,搜到这里的骑士。他将身子藏在山腰上的树木后,注视着声源处。

渐渐,声音清晰起来,布拉夫终于听清楚了,是剑刃划斩枝叶摩擦发出的声响,他可以确定是骑士来了。于是立即爬回山洞,对遮掩洞口的树木草丛进行修改,直到看不出人为痕迹、光束无法穿透为止。

布拉夫待在洞口旁,轻声呼吸,留意着外面的一切动静。半小时后,布拉夫已经能够听到骑士们对话的声音,显然骑士已经到附近了,布拉夫的心悬到了嗓子眼。

洞外,三十多个身穿白银铠甲的骑士严密搜查着,逐渐逼近布拉夫藏身的山洞洞口。在这过程中,布拉夫双手攥得紧紧的,脸颊上不断有汗珠冒出。

终于,一个沿着右边山壁搜查的骑士来到被树草遮掩的洞口旁。

如此近距离,就在树草另一边的布拉夫可以清晰听到骑士的喘气声,他的双手攥得更死了,一根根青筋突显而出就像蚯蚓爬满了他的手背一般,内心一直在不停呐喊:“快走,快走,不要找,不要找!”

骑士就站在洞口旁,双手握着剑柄,他发现这里的草踩起来有点松,觉得有些不对劲,便打算用剑尖戳下去试探,只要戳下去,他就会发现草里面是空心,隐藏着一个巨大而空旷的山洞,里面就藏着他们骑士团三十多人三年来一直寻找的黑人逃犯。

“哈瑞!”就在剑尖扎进草中,即将继续向下刺时,他的同伴叫他道。

哈瑞停了下来,剑尖就停在即将刺破草层的位置,他回头看向同伴,问道:“怎么了?”

“过来看看,这里不对劲”哈瑞的同伴道。

哈瑞拒绝道:“我这里也有情况。”说完便要继续刚才的动作。

“哈瑞!”同伴又叫道。

“怎么了?”哈瑞一脸无奈。

“帮帮我!”

“你自己一个人不行吗?”

“我不行。”说完,同伴鼓捣了会儿,将他正在尝试搬动的巨石显露给哈瑞看。

“你什么时候这么窝囊了?”

“真的很重,不信你来试试!”

“不用试,我可不像你那么没用。”

“你来不来?”

“你去找姑娘的时候不是生龙活虎的吗?”

“那不一样。”

“怎么不一样?”

“你到底来不来?”

“一个把人家姑娘折腾得半死不活的男人,竟然连一块石头都搬不动。”

同伴对哈瑞翻了个白眼。

“你自己搬吧。”

“好哈瑞,帮帮我。”

“不帮。”

“拜托了。”

“行吧,真是拿你没办法。”哈瑞耸耸肩,走过去与同伴一起把巨石掀翻过来。

哈瑞耸了耸鼻子,“你看,啥都没有。”

“我刚才觉得有些不对劲。”

“但是它底下啥都没有。”

“好吧,我多疑了。”

“你的感知力跟你那方面的能力根本不能比。”

“行了,你别揶揄我了,走吧。”

说完,同伴和哈瑞一起追随其他同伴而去。但走了没两步,哈瑞停了下来。

同伴问道:“怎么了?”

“我得过去看看。”

“看什么?”

“我刚才也发现有个地方不对劲。”

“得了,别去了,肯定也跟我一样。”

“我可跟你不一样。”说完,朝刚才觉得不对劲的地方走去。一脸无奈的同伴只得跟上。

来到刚才的地方,哈瑞踩了踩草层,对同伴道:“你看看,这草层明显不对劲。”

同伴踩了踩,“好像是有些。”

哈瑞自信道:“看好了。”话落,提剑便往草层刺下。

噗呲。

剑刃顺利地刺进草层,一半的剑身都留在里面。

同伴笑道:“真让你小子蒙对了!”

哈瑞挑眉一笑,但下一秒,一只地鼠从草层中窜出,他的脸瞬间黑了下来。

同伴捧腹大笑,“哈哈,就是个老鼠洞。”

哈瑞有些不死心,双手压住剑柄,刺得更深了,但结果是又跑出来几只地鼠,同伴笑得更大声了。

“算你走运。”哈瑞狠狠地瞪了同伴一眼,收剑起身,继续搜查起来,同伴摇头一笑,跟了上去。

藏在草层底下的布拉夫,已是大汗淋漓,牙齿咬得嘴唇都破了。

搜查还在继续,周围遍布着骑士,他们反复搜查着每个可疑的地方,布拉夫的危险还没彻底消除,如果还有其他骑士发现这里的异样,他不一定还那么幸运了。

他必须找个机会逃出去,到森林外围,否则待在这,一旦被发现,就是必死的局面。但是他现在不能冒然行动,外面骑士那么多,他的体力又如此匮乏。他只能等,等到午夜,骑士们休息,搜查松懈下来,他才有机会避开他们的封锁,逃到外围。

······

森林入口,一队身穿白银铠甲的骑士进入森林,人数有二十个。进入森林后,马不停蹄地向森林深处快速行进,沿途的一切看都不看一眼。

“大概到明天傍晚,我们就能与罗拜城的骑士们汇合了。”

“明白!”

······

山洞里的每一分、每一秒都无比的漫长和煎熬,一秒钟仿佛有一个世纪那么漫长。布拉夫早已习惯了黑暗,但此刻黑暗竟令他有些畏惧。洞里时常有水珠滴答滴答落下,鸦雀无声的洞里,水滴声显得是那么清晰。一滴、一滴,就像巨锤般砸在布拉夫心间,让他无比的压抑。

他就蜷缩在草层下的角落,眼睛死死地盯着草层,全身极度绷紧。他的体力本就十分稀少,如此高强度的精神集中,更是加速了他体力的流失。

草层外,不时有脚步声传进布拉夫耳朵,时而密集,时而稀疏。密集时,布拉夫的全身绷紧到极致,以至于产生轻微的颤抖。尤其当脚步声越来越大,一步一步仿佛踏在心间,他的心更是悬到了嗓子眼。

在如此漫长与煎熬的等待中,布拉夫终于扛到了午夜。骑士们没有发现他,但有好几次差点就搜查到他这里,几番死里逃生,他几乎虚脱。

此时,洞内洞外一片漆黑,伸手不见五指。布拉夫已经很久没有听到脚步声了,他猜测骑士们应该是休息了,于是在草层上戳了个洞,小心翼翼地朝外面看去。

万籁俱寂,什么都没有。

他松了口气,掀开草层往上一跃。

沙沙~。

刚一落地,立马听到周围传来轻微的声响。布拉夫立即将草层移回原位,接着将身体掩藏在一棵树干旁。

声音逐渐清晰起来,是人的脚步声。

“嗯?你刚才听到什么没有?”

“听到了,就在那边。”

“小心点,我们过去看看。”

两名骑士听到布拉夫这边传来的动静,立马警觉起来,扫视了一遍周围,携手向布拉夫这边缓缓靠近。

藏在树干后的布拉夫身形缓缓下沉,方便他待会暴起,同时精神高度集中,聆听着逐渐增大的脚步声。

一分一秒逐渐过去,布拉夫两颊开始有汗珠流下,他的身体在轻微地颤抖。

“你看到什么了吗?”

“没有。”

“走吧,我们太警觉了。”

“好。”

说完,两名骑士转身离开。

沙沙~。

就在此时,虚弱的布拉夫右脚滑了一下,两名骑士立即停住,对视一眼,不约而同拔剑冲向传来声音的树干。

几乎在他们冲出的同时,他们三米前的树干后忽然掠出一道黑影,速度快得根本看不清楚,紧接着他们感到一阵疾风掠过,回过神来,已有一人倒下,头颅不翼而飞。

剩下的一人毛骨悚然,扫视四周却什么都看不见,惊慌之下提剑对着四周胡乱地劈砍。

唰!

又是一阵疾风掠过,剩下的这名骑士忽然如木头人般定住,在他腹部,不知何时一只手洞穿而过,手心攥着一团模糊的东西。

布拉夫将手从骑士身体拔出,呼吸了几口气。

即使是白银铠甲,也抵挡不住他的撕裂。

黑夜里,他的眼神看不真切。

转望了一下四周,布拉夫将两名骑士的尸体拖到山洞内,向外围行进。

偶尔,他会看到倚靠在树干旁休息的骑士,以及两人结伴的巡逻小队。凭借对地形的熟悉,他都悄无声息地避开。

渐渐地,他行进了三十米远,已经看不到骑士的身影。

他松了口气,放松了警惕。

本以为逃脱就这样顺利地达成,下一秒,一道浑厚的声音在身后响起,安静的黑夜里,这道声音是如此的清晰。

“逃哪去?”

布拉夫身形停了下来,但没有回头。

“不跑了?”

话音落下,却见到身前的黑人如脱兔般向前窜去,他立即喝道:“统统起来,追!”

说完,身后几十米处那些酣睡与巡逻的骑士纷纷向布拉夫追去。这位说话者乃是他们骑士团的团长,速度明显不是这些骑士能比拟的,一马当先冲在前头,逐渐拉开与身后众多骑士的距离。

但他再快也快不过仿佛天生就是为速度而生的布拉夫,加上对地形的熟悉和四肢着地奔跑带来的优势,骑士长渐渐看不到布拉夫的身影。

奔跑中的布拉夫如疾风一样迅捷,他的身形丝毫不受复杂地形的影响,无论是横在身前的巨石,还是狭窄的树林,他都能准确而快速地穿过。

但他的体力终归有限,如此高强度的奔跑并不能维持多久,最终他会力竭,被骑士追上。因此他打算等与骑士的距离拉开足够后,再找个地方重新躲藏起来。

但事情没有他设想得那么顺利。

此时,他身后百米处的骑士长,突然停止了奔跑,接着从铠甲里取出了一张魔法符纸,撕开包装后,猛地一下拍在自己的右臂上。顿时,一条条绽放着紫色光彩的纹路从骑士长的手臂上迅速蔓延而开。

他做拉弓状,一张长弓凭空在他身前浮现。

紫色的长弓,绽放着紫色的光彩。

下一秒,他松开手,一道紫色的箭矢飙射而出,仿佛具备了灵智,穿透层层障碍,向布拉夫而去。

奔跑中的布拉夫察觉到了身后的异样,向后一看,见到不远处一道紫色的箭矢锁定着他急速追逐而来。

他不慌不忙在奔跑的同时折断身边的树枝向紫色箭矢投去。但无论他从何种角度掷出树枝,箭矢都会调整角度,穿透树枝而过。

他又尝试着将石块砸向箭矢,箭矢仍是穿透石块而过,速度丝毫不减。

他继续思考着对策。

片刻,他躲进一个山壁,身体全部被山壁遮掩。

不过,三秒后,料想中的事情没有发生,紫色箭矢没有如他设想的那样射进山壁中,反倒是出现在他身前之后,扭转方向再度朝他面门射来,速度快得难以想象。

但布拉夫也很快,双手一把抓住箭身。

箭矢被布拉夫抓住后,依然在一寸一寸地逼近。

但终归是布拉夫的力气更大些,箭矢最后停在他的眉心处,一丝尖锐的刺痛从他眉心传来。

好险...

布拉夫心里这样想到。

唰!

赶来的骑士长不给他喘气的机会,提剑一把斩向布拉夫。

布拉夫立即挪开身形,白银剑刃斩进山壁中,强大的力道让山壁产生些许的碎裂。

“吼!”

布拉夫吼叫着跃向骑士长,右手握着紫色箭矢扎向骑士长。

骑士长提剑格挡,不曾想从他手中出来的紫色箭矢如此锋锐,竟穿透他的剑刃朝他面门扎来,他大惊失色,立即扭脸躲避,尽管反应得十分迅速,仍是被箭矢刺伤了右脸颊。

布拉夫一脚踹在骑士长的腹部,身体借力向后跃去,奔跑起来。

此时那些原本位于后方的骑士也都追赶上来,向布拉夫追去。

布拉夫因为体力濒临极限,速度十分缓慢,逐渐被骑士们缩近距离。

片刻,布拉夫停止了奔跑,他向四周看去。此刻,三十多个身穿白银铠甲的骑士呈圆形将他包围。

“束手就擒吧。”骑士长也在人群中出现,右手抚着受伤的脸颊,怒道。

布拉夫沉默不语,身形缓缓下沉,眼睛向四周打量而去。

下一秒,骑士长还想说些什么,布拉夫就已动了起来。嚎叫着冲到一名骑士身边,利爪直接洞穿骑士的铠甲,扎进他的腹部。杀完一个,他就像一个冷血无情的野兽,又冲向另一个。而骑士们也纷纷怒不可遏地提剑冲向布拉夫。

一场不可避免的战斗,就此打响!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