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悬疑灵异 > 卸灵甲 > 正文
第105章 母子凶煞连体棺
作者:月夜三郎  |  字数:2500  |  更新时间:2020-01-23 18:15:47 全文阅读

天阴沉沉的,大地被笼罩在一片瓢泼大雨之中,雨水落在地面立马汇成小溪,在松软的土壤中冲出一条条壕沟,它们卷积着泥沙顺着从高矮的地势汹涌而来。

在雨水的冲刷下这只红色的绣鞋慢慢的从半只到整个鞋面全部暴露了出来,然后在水流的推挤下来到了刘德胜的脚下。

这是一只红色的绣鞋,它大小和今天七八岁小孩子穿的差不多,鞋帮一体制作整体呈船型,鞋面上面绣有精美的牡丹花纹,看花样绣工精美应该古代大户人家的小姐所穿。

“阴压阳棺,我们刘家……以后完了”刘德胜刚刚直立起的身子立马又瘫坐在地上,双手拍打着潮湿的泥土,瞬间无数的泥点溅起来落在他的身上,脸上。但是他却浑然不觉,脸上不知道是雨水还是泪水带着泥浆慢慢的滚落。

刘宇心听到父亲的哭诉,也不由得吓了一大跳,他虽然长在红旗下,也受过时下打倒牛鬼蛇神,铲除封建迷信的毒瘤的洗礼,但是他父亲爷爷甚至太爷爷都是从事风水行业的职业,说话不会空穴来风的。

虽然世间人总以为与鬼神打交道的是道士,不过在农村白喜事葬坟起坟都是风水师和道士合作的,一前一后,风水师分经定穴寻找合适墓穴安葬,而道士随后超度做法。

因此他的父亲刘德胜这么说肯定是有道理的,特别是关于这种墓葬之说,一个上千年经久不衰的职业并不是是一句迷信就可以否定一切的,有时候存在即是合理。

按照刘德胜的说法,现在压在他爷爷坟墓上的是一个早已荒废无人打理的坟墓,并且是一个阴坟,也就是墓葬的主人是一位女性。

刘宇心找了一根棍子把这只红色绣鞋捅了一下,这只红色的鞋子一下子就像一个腐烂许久的卫生纸一样一捅就烂,露出了里面有些发黄的棉花。

“是不是就这一只鞋呢,也许这压根就没有坟墓。”刘宇心又找来一根很粗的棍子不停的搅动泥土,但是接下来一幕幕景象让这爷俩坠入了冰冷的低谷。

刚开始的时候出现了白色的石灰疙瘩,一般在墓葬时棺材下面会铺上一层石灰吸水并且延缓棺材腐烂的,接下来他又挖到了一片红色的布块,这块块匹上面又一枚残缺盘扣,这应该是对襟衣服上面的。

到这里刘宇也非常肯定这里就是一个女性墓穴,只要再往里面深挖就可能挖出里面的骸骨。

刘宇心丢掉手中的木棍一下子坐在刘德胜的边上不知道是如何是好,他望了望父亲,看着他老泪纵横的样子知道事情不算小。

雨依旧不停,天色则随着时间一点点的推移慢慢变得黑暗下来,在黑暗中,雨里面走来一个人,这个人给这对父子绝望的心情又带来了一丝希望。

来人是王道士,顾名思义他就是一个道士,至于他的本名十里八乡的早就把他忘记了,如果按照道教划分他应该归属于火居道士,是专门负责这一带去世的人的亡魂超度,活人的驱邪算命,由于职业特点,他是经常和刘德胜的职业有交集的,所以他们关系非常亲密,两家结尾了异性兄弟。

刘德胜看到打着油纸伞头发胡须洁白的王道士一下子就像有了主心骨,立马连滚带爬的跑到王道士身边高喊:“王兄,你要救我啊,阴压阳棺,我这后世子孙估计要绝后啊!”

王道士立马扶起一身泥水的刘德胜小声说道:“德胜啊!事到如今你再过度悲伤我们也无济于事啊,这阴压阳棺你最清楚不过了,你我小时候在上屋马家见识过一次,你现在再看看马家,马家从五年前最后一个男丁死后就彻底死绝了,现在他们那里的房子早已倒塌变成一片废墟。”

说到这里王道士一双混浊的眼睛望着夜色中南方,他的眼睛在黑夜里闪着亮光,身体有些颤抖,似乎一阵风出过都能把他带走。

刘德胜听到这里更是声泪俱下,他瘫坐在上绝望的看着面前塌方的新土堆喃喃的说:"当年马家的事情我何曾不知,正是因为知晓我才害怕,我才绝望啊,我已经年四十,半只脚已经踏入了黄土,所以我死不足惜,但是我不想我的宇心就这么死去,他才二十岁岁,他还有很多的日子好过。"

刘德胜说着慈爱的看了刘宇心一眼,刘宇心连忙过来扶住近乎虚脱的父亲一脸正气的安慰道:“父亲,要活我们一起活,要死我陪你一起死。”

刘德胜正欲说什么却被王道士一挥手打断了,他轻咳了一声说道:“事情虽然很难办,但是也不是完全到了尽头,只是……。”

刘德胜听到王道士这么一说感觉事情还有转机,他立马打断了王道士的话问道:“王兄有话尽管讲,哪怕是我给王兄做牛做马,献出全部家产只要我刘家不再绝后我什么都可以做。”

王道士看了一眼刘宇心又看了看刘德胜说道:“德胜,你我虽然不是亲兄弟,但是胜似亲兄弟,我救你肯定是救我自己一样的,不过这个可能要付出一些……。”说到这里王道士有看了一眼刘宇心。

刘德胜心领神会,他立马对刘宇心说:“宇心,你先回去和你娘说把过年时的咸猪肉给煮了,晚上回去你王伯伯在我家吃饭。”

刘宇心哦了一声消失在雨幕中。

“王兄,现在只有你我二人,有话不妨直说。”

王道士深深叹了一口气说道:“作孽啊,作孽啊,德胜啊,你知道这座孤坟是怎么回事吗?”

刘德胜转身看了一眼塌方的土丘,发现在雨水不断的冲刷下,泥土之中已经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些骸骨,借着还没有完全黑暗的光可以看到里面有一根腿骨,一个盆骨甚至有一个非常迷你的头骨。

看到这里刘德胜不由得疑惑不解,按照长长的腿骨,盆骨以及红色的绣鞋尺寸来看,这里埋葬的应该是一个已经成年的女性,但是从这个头盖骨来看却像一个刚出生不久的婴儿。

刘德胜指着迷你头盖骨问道:“王兄,怎么会这样,这里的一切显示这是一个成年女性,可是头盖骨却像刚出生的婴儿。”

王道士又叹了一口气说道:“德胜啊,你错了,这里不仅仅是一具阴棺,而且是一具母子凶煞连体棺,这可比你说的阴压阳棺要厉害不知多少倍啊!”

听到这里刘德胜脸色瞬间煞白,身体不由得打了一个趔趄差点摔倒,他虽然是一个风水师,但是他也知道母子凶煞连体棺是什么意思,这种凶煞一般是怀孕女子因为各种原因想不开在即将临盆时自杀身亡,一尸两命,这种死亡带着极深的仇怨,煞气已经无法困住只能在午夜时分偷偷的将尸体埋藏于百里外的荒郊野外,不立碑,不留痕迹,然后由道士做法利用迷魂阵将凶煞困在此地。

“是啊,你们风水师可能也知道了这种母子凶煞连体棺的厉害之处,不见天日则好,一见天日方圆十里尸横遍野,曾经我听师祖说过在这个方圆十里内他感应到了一座极凶的凶煞,但是又无法判断方位,当然即使判断出了方位他也没有想到十分万全的解决方法,但是今天这个凶煞终于显露人间了,接下来我只能以命搏命了,想要完整已无可能。”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