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月归 > 第一卷:皎月之殇
楔子
作者:苏岸  |  字数:3017  |  更新时间:2019-09-29 20:49:25 全文阅读

黑夜笼罩的世界之中,一轮血月静静地挂在天上,照耀着古老的城墙。

空气中掺杂着一些细微的波动,幽深而静谧。远处原始丛林中飞出的蝙蝠成群结队地朝着月城涌来,黑压压覆盖着整片天空。古人称此现象为蝠乱,不过,在月族史书的记载当中,只有第一代月皇洛登基之时发生过大规模的蝠乱现象。而此刻,出现在月族大地之上的蝠群规模远远大于当年。

尚未被蝠群遮掩的无数星光纷纷坠落到护城河中,河水渐渐升腾起一缕缕白雾,白雾升空,化作一股股清香传入守城将士的口鼻。

“这雾有毒!”有将士呐喊,然而并没有得到什么回应,回过头一看才发现大将军月霜已经站在城墙边上。除他之外的所有将士均站在自己的岗位上无所动摇地等待大将军发话。他这才意识到自己的错误,连忙转过身去望向城外,只见蝠群涌来,夹杂着破风声。

“蝠乱已至,祸必当头啊!”月霜叹息,整个月族上下都只知道月皇洛登基之时出现过蝠乱现象,却不知在皇室的密策当中还有自那以后出现蝠乱现象的记载,每一次蝠乱所造成的危害均和蝠群规模有所联系。就连月皇洛登基之时也发生过大规模的暴乱,不过相关信息都被压下去了,只有为了让后人记住的蝠乱与洛登基有关这一信息还留在史册之中。

“希望皇叔能有所应对吧!”

月族皇室的内院宫闱之中,忽然飘起了大雨,呈现出一派与城外截然不同的景象。紫色的雷光涌动,疯狂地砸在皇宫的地面之上。但奇异的是,那轮高悬在天空之上的血月依旧静静地停留,仿佛这一切都与之无关。

当代月皇月牧天正焦急地在院子里踱步。镶着一轮血月的紫色皇袍让他显得有一丝神秘,但其器宇轩昂的形象却没有因此而有丝毫的损毁。只是眉间那抹淡淡的忧思让他看起来略显憔悴。

“也不知道曦儿怎样了。”他右手握拳狠狠地砸在左掌上。继而又接着踱步起来。

这时一个宫女从屋内走了出来,他连忙上去拉住宫女问道:“里面情况怎么样,皇后还好吗?”

“陛下,奴婢只是在外面送水的,不知道里面情况。”宫女答道。

月牧天本欲再问,屋内却突然传出一声:“水。”宫女便急匆匆地走了,月牧天只得继续站在这里等候。屋内传出的每一点声响都让他提心吊胆,但那也是他的希望。他就如此煎熬了足足一个时辰,天空上一阵炸雷落下,屋内的声音也渐渐消失了。一个孩童的啼哭传出。

听到这声响,他直接冲了进去,站在月后杨曦所躺的床边,杨曦一脸平静地看着他。还露出了一个微不可查的微笑。

“陛下,母子平安。”产婆手中抱着刚出生的孩子,向着月牧天道。

月牧天回头,接过孩子,静静地坐在杨曦的旁边。

“曦儿,我们有孩子了。”月牧天道,说完就看了一眼杨曦,又看了一眼孩子。奇异的是,这个小孩子也在看着他,整张脸庞显得异常平静,澄澈如水的双眼不起一丝波澜。月牧天神情一滞,突然笑了起来,孩子也跟着他笑了起来。

“这孩子的眼睛像你,水灵。”月牧天朝着杨曦道,“不过这鼻子像我的。”

“咦,这是···这是···”月牧天的眼睛突然紧紧地盯着挂在孩子脖子上的一块玉佩。

“产婆,这玉哪儿来的。”

“回禀陛下,这玉是皇子出生时便带着的。”

“你是说与生俱来?”

“是的。”

“你退下吧!”月牧天轻声道,不过眸中却闪过了一丝细微的杀意。

“怎么了?”杨曦问道。

“没什么?”月牧天平淡地道,继而脸上挂上了一个微笑,“你说,我们的孩子叫什么名字好呢?”

杨曦看着新生婴儿的脸思索了许久,也没有什么好的建议,便说道:“这种事,还是你来决定吧。”

月牧天轻抚婴儿的脸,说道:“我们皇族,既以牧月为生,一生的轨迹便如同划过长空的一条痕迹,不如就叫他月痕吧!”说完,面露询问的姿态,看着脸上还有着许多汗迹的杨曦。

杨曦沉吟了一会儿,轻轻道:“听你的。”

“你好好休息一下吧!”月牧天轻声说道,轻轻地吻了一下杨曦的额头,就抱着婴儿坐在床边,这时候的他没有半点为月族之皇的气概,相反,就如同一个普通人在守着自己最爱的事物一般。

“嗯。”月后杨曦轻轻应了一声,兴许是真的有些累了,再看了一眼月痕就沉入了梦乡。

时间就这样静默地过了许久,似确定了杨曦的确睡着,月牧天盯着月痕脖子上的玉愁眉不展,过了许久,轻叹一声:“唉,也许这就是天意吧。”他想用手去触摸这块玉,不过令他震惊的一幕突然发生了,那块玉竟然凭空消失了,留下一道浅浅的痕迹在月痕的胸口之上。

“这,这,这……”月牧天惊讶异常,心中突然一动,连忙看向了四周,就在刚刚那一刹那,他竟然有一种被人窥视了的感觉,身为一代帝主,他想不出这个世界还有谁能够窥视于他而且不被他发现。

再看了一眼月痕身上的印记,又施法检查了一遍月痕身上的气息,确认没有什么问题后,才将月痕轻轻地放在了婴儿床上,转身向门外走去,似突然想起了什么,又掉过头来,双手快速地施展了一个玄幻莫测的印记,将其印在月痕的身体之上。

月痕身上原来所有的玉的痕迹竟随着这道施法而一同消失了,月牧天看着毫无异常的月痕,这才轻手轻脚地走了出去。

门外,早已等候了许久的侍女银月见到月牧天出来施了一礼便走进了屋内去照顾月痕。

月牧天回过头来看着进入屋内的银月,思索一下,又看向恭候一旁的太监总管月明光,道:“明光,有件事你替我去做一下。”月牧天沉吟一下,“今日凡是见过小殿下出生的人,除了银月,一个不留,记得做得隐蔽点,至于其家人,若是知道此事的话,也一样处置吧。”

“是。”月明光应了一声,离开了。

月牧天回头看着月明光的背影,又看了一眼天上的血月,此时天上的异象已经消失了,但他的愁绪却并没有因此而消失。那个被窥视的感觉究竟是怎么回事呢?他想到,又想到那些今晚被无辜连累的人,心中只有果决,没有悔意。

……

此时,一座幽深的大殿之中,让人如坠冰窟的寒冷气息无声无息地流淌,一面墙上漂浮着一幅诡异的紫色画面,如果有月族皇城的人能够看见这一幕,一定会相当惊讶,因为这赫然便是月城上空刚消失不久的异象。

画面的对面,是一个被氤氲遮掩着的黑色王座,隐隐可见王座之上端坐着一道身影,这道身影并不明显,却散发着强大的威压,让座下的人喘不过气来,唯一能够不受影响的只有王座之下的六道身影。

“主上,这异象是?”六道身影为首的一人问道,言语之间尽显恭敬。

“天心降世!”王座之上的人声音中竟然带着一丝激动的颤抖,让座下的所有人都有种惊异的感觉,就连他们都已经忘了有多久没有见过王座之人这么失态了,但他们并不知道为什么,天心降世?什么是天心?这是什么东西竟然能让荒主失态?

与座下其他人不同的是,那六道身影明显呼吸有些紊乱,显然也是激动到了极点。

“这,这是天赐良机啊,我们的计划终于要实现了吗?”那为首之人激动道。

“先别急着高兴,这件事比我们想象的要复杂地多。”王座之人道。

“哦?难道还有人想与我们抢吗?”

“那倒不是,不过,天心降世之地究竟在哪儿竟然连我也看不真切,看来其降生之地也不简单啊!又该如何去寻找呢?”

“主上,我想这件事并不是那么难解决,既然我们已经看到了天地异象,便可从异象之上寻找答案。只是,”那人犹豫了一下,继续说道,“连主上你都看不真切的地方,恐怕只有那几个少有的地方了。”

“也是,但愿不是在西天,不然就麻烦了。”王座之人站起身来,俯视着座下站立的所有人,那六道身影身体微微前屈,十分恭敬,其他人在这股气势面前更显臣服。

“青川,务必将这件事情查清楚,这次机会若是错过了,未来便不知要再等多少年了,我已经等不及了。”王座之人对着为首那人吩咐道。

“是。”为首之人躬身,带领着另外五人一起走出了大殿。

王座之人看见他们走了出去,面对殿外的无尽天空,大声说道:“终有一天,这个世界将落在我的手里,无论是谁,阻我者死。”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