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悬疑灵异 > 大黄 > 正文
第四章 无人生还
作者:竹壳儿  |  字数:4132  |  更新时间:2019-10-03 11:10:11 全文阅读

旁边逃兵开枪,

农妇受伤,

鲜红一片,

几个逃兵见状,

拿了东西,匆匆离开。

楼上夫妻二人,

一个呆坐在床上,

一个呆坐在地上,

农妇开始絮絮叨叨:“

我们一路上,流民,士兵,土匪,强盗,

什么人都欺负我们,我不怕他们,我跟他们拼命。

他们抢孩子,抢女人,抢钱。。。”

好一会,丈夫起身,

把窗户打开。

深夜,地上一片狼藉

妻子在哭泣

哭一会,停下来,对着地上看看,再哭一会

丈夫小声安慰道:“咱们不是还藏起来一些钱吗?”

旁边窗口里逃兵看着收获,面带喜色。

另外一个窗口,

“你还觉得店主是大黄吗?”

"他不是谁是?"晓明指指哭声传来的方向,“难道那两个是?”

“店里一共就这几个人,把弟兄叫来,把店拆了,把人杀光,不就完了。”

晓明道:“再等等,我就不信咱们那批货引不出谁是大黄。”

店主在楼下忙碌,

农妇在旁边絮絮叨叨。

早上,夫妻二人下楼

身着鲜艳华丽的衣服

大摇大摆地坐在一张桌子旁

友善男子笑道:“没想到这里住了有钱人。”

楼上夫妻要了饭食在店里吃完。

旁边三个土匪,三个逃兵,一个女子,

柜台旁一个孩子在玩耍

店主在忙碌

楼上夫妻第一次认真地看着这些熟悉的人

推门出去

农妇在喂马

镇上,

远处一个姑娘走道带伤从井里挑水

头顶上,乌鸦排成一排

旁边一个老乞丐在打盹,一群孩子拿泥巴丢他

两人路过,孩子一哄而散

有的店铺在封住窗户和门

找了一家正要停业的商户,

店家客套地给抹了零头

楼上夫妻衣着华丽招摇地在镇上行走

有行人对面走过,风尘仆仆

低眉顺眼地看他们一眼

又匆匆低头赶路

风吹起衣带

阳光暖洋洋的

回到楼上

东西被搬空

农妇抢出来道:“刚才,镇上警察来排查,别的人,不是土匪,就是强盗,

要么就是逃犯,他们手上沾着鲜血,他们背上背着人命,他们提着刀,他们拿着枪,

警察不敢管他们,单把我们两家给搬空了。我不怕他们,我跟他们拼命,给你们抢回了这些东西。”

农妇抱着一床被子,拿了些零散的衣物给他们。

夫妻两人不接。女人开始尖叫,男人开始骂

“我们也杀过人,有种冲我们来吧,我们什么都不怕。”

夫妻两人来到楼下,冲着整个店,冲着大街,冲着镇子

“我们也杀过人,我们什么人都不怕!不管是土匪,强盗,士兵,警察,我们都不怕!”

骂得累了,便进屋

冲着逃兵喊:“我们谁都不怕。”

冲着晓明道:“我们也杀过人。”

冲着芒刺,二皮道:“有种冲我们来。”

冲着友善男子道:“管你是强盗,土匪,士兵,警察,我们都不怕你。”

有善男子笑道:“你说的这些,我都怕。”

晓明道:“听说,只要动这个镇子,大黄就会杀人?”

“没错。”

晓明斟了碗酒道:“他连土匪也杀?”

有善男子道:“我也想知道,过几天不就知道了?”

晓明凑近问:“大黄真的在这个旅馆里?”

“没错。”

晓明放松下来,四处看看,不相信道:“

这么说大黄还真是不爱财,这么一大箱子金银珠宝,

放在那里几天,文丝未动。”

“纹丝未动?”有善男子像听了天大的笑话,放声大笑。

笑得晓明愣住

笑得一旁大喊大叫“来啊,来啊,我们什么都不怕”的夫妻停了下来。

有善男子道:“我听说,前些年,有户人家,放钱的箱子,一锁多少年。一直以为

钱财分文未少。直到有一天,打开箱子,发现钱财早被偷光了,只剩下空箱子锁得好好的。

这地方,什么怪事都有。锁得好好的,不是说东西就都在。”

晓明听说,脸色骤变。

拔出刀子几步来到柜台前。

刀子插在柜台上,几步去搬箱子。

二皮凑上前,打开箱子。

芒刺一把抓住有善男子的衣领,

恶狠狠道:“若是空的,要你的命。”

有善男子讨饶道:“我是随便说的。”

楼上夫妻停止了叫骂,惊慌地看着这边。

三个逃兵也定住不动。

箱子打开,

晓明跟二皮愣住。

晓明刀回位,笑道:“什么箱子锁得好好的,钱没了?真会讲笑话。”

二皮也大笑。

芒刺丢开有善男子,有善男子跟着笑。

楼上夫妻悄悄离开座位,返回楼上。

入夜,镇上一片安静。

友善男子在走廊徘徊,

过了一会,开始下楼。

楼上的几个窗口内都安安静静的,似乎在等待什么。

友善男子刚走,

三个逃兵便下楼跟了上去。

几个黑影从窗口爬下,也跟在了后面。

旅馆里安静了下来,

几个人走后,

楼上夫妻开始小声议论,

“把钱挖出来”

“万一被发现了”

“要是里面真的空了,我们还不知道”

一阵嘁嘁喳喳后,夫妻两个也离开了旅馆。

店主忙碌完,上楼,整个旅馆都安静了。

三个逃兵尾随着友善男子,

有善男子一路踱着方步,悠闲地进了一户人家。

三个逃兵躲在一片墙后面,

三个土匪在他们后面,爬上了一棵树。

楼上夫妻一路来到了一片荒地上,找到了一棵树

“就是这里,有记号”

然后挥动铁锹开始挖

“静些,别让人听到”妻子四处观望。

挖出一个小箱子,打开布包裹着一团东西。

夫妻二人把箱子扔了,把包裹揣在怀里,

匆匆回到了旅馆,

后面一个人影闪过。

三个逃兵在外面等得不耐烦了,

夜色正浓,门终于又开了,

友善男子从里面走了出来。

友善男子走远

“动手。”逃兵道,

几个逃兵冲了进去,

院子里一片犬吠声,

然后听到撞开门大喊“别动”的声音

接着是女子的尖叫声,呵斥声“你们是谁?”

接着是枪响的声音。

旁边有几户的窗口透出光来。

旁边的人家开始出现走动的声音。

楼上夫妻把包裹打开,

全是些值钱的东西。

两人又再包好,压在枕头下面,用手抱住,睡下。

农妇在门口贴着门,细听,听到屋里鼾声起,悄悄地打开了门。

院子门被冲开,跑出三个逃兵,

前面一个死命跑,

后面一个抱着花瓶,

再后面一个抱着梳妆匣。

几户人家打开门,拿着棍子,耙子站了出来。

远处听到警察吹着哨子向这边过来。

三个逃兵朝着一个方向死命跑。

三个土匪从树上下来。

农妇摸进屋里。

借着月光,

夫妻二人偶尔呓语,偶尔翻身,

农妇轻手轻脚拉开空着的柜子,箱子,厨子,

一无所获。

楼下三匹马中的两匹,倒地。

三个逃兵没头苍蝇一般在镇子上乱窜,

后面跟着一群人。

前面突然哨声起,转角处出现了镇上的警察。

“坏了,没地方跑了”逃兵开始发慌。

晓明等人在旁边的岔路挥了挥手道:“这边,这边。”

三个逃兵追了过去,但很快发现是个死胡同。

晓明等人未停住脚步,翻过院墙,跳进了一家住户。

“走”三个逃兵跟上。

院墙不高,第一个逃兵轻松上去。

第二个逃兵抱着花瓶,很是吃力。

“快扔了。”提醒道。

第二个逃兵立刻把枪扔了,单手抱着花瓶,一通乱蹬,爬上了墙头。

“不是让你把枪扔了。”

第三个如法炮制,也扔了枪,抱着梳妆匣子爬了上去。

院子里一阵鸡飞狗跳,三个土匪,三个逃兵

打开院子门逃了出去。

之后这家人才惊醒,推开门,早就不见了人影。

警察跟人群汇在一起却找不到方向。

农妇发现了妻子抱着的那包东西,

于是轻手轻脚来到身旁,

托住她的脑袋,一点点往外拽。

妻子两手死死抓着,头贴在上面。

农妇一个用力。妻子惊醒。

妻子抓住农妇,拽醒了丈夫。

农妇欲逃走,

妻子死抓着胳膊,拉住头发。

丈夫抓起衬单勒住脖子。

农妇手指划伤了妻子的脸

农妇挣扎着拽倒了柜子,

农妇的脚不停地踢踹,

终于不动了。

“她死了”丈夫松手,摸摸鼻子道。

三个土匪带着三个逃兵逃到了一处荒芜的地方。

“多亏了你们”三个逃兵喘息道。

“没什么”土匪道,刀已在手。

晓明使了个眼色,三人一起动手。

三个土匪被割断脖子。

一番搜索,身上什么都没有。

芒刺从逃兵手里拿下花瓶,

二皮拿着梳妆匣,

打开,里面不过就是些女人的头饰。

晓明抢过花瓶摔在地上,把梳妆匣拍落,道

:“忙了一个晚上,就这点东西?”

二皮捡起地上散落的头花,道:“多少也能值几个钱。”

楼上夫妻把尸体从窗口递下,

拖着尸体,到了大街上,抛尸。

然后匆匆回到屋里。

刚回到屋里,

女子从外面回来。

三个土匪也回来了

从窗口各自爬回了屋里。

外面天色开始亮了起来。

镇子上响着警察的哨子声。

警察:“昨天晚上,你在哪里?”

晓明:“在自己屋里,门都没动过。”

警察:“昨天晚上,你们有没有听见,看见什么?”

二皮和芒刺:“有,我们看到他在走廊上来回走,后来他就出去了。”

二皮和芒刺指着友善男子道。

警察:“昨天晚上你出去了?”

友善男子道:“是的,我见月色不错,去镇上转了一会就回来了。”

警察:“看你们就是对普通夫妻,来这个镇子上的人,

很多都是土匪,强盗,流民,窃贼,逃犯,逃兵,他们都十分危险。

百姓见到他们都怕得要命。土匪也要来了,你们在这个镇子上很危险。”

楼上夫妻:“我们也杀过人,我们什么都不怕。

什么土匪,强盗,逃犯,窃贼,我们不怕他们。”

警察:。。。 。。。

楼上夫妻被抓走,一路上大喊大叫:“我们什么人都不怕,人是我们杀的,

我们也杀过人。什么土匪,强盗,窃贼,士兵,我们什么人都不怕。”

直到被绑在柱子上,一群镇子上的人围观,他们依然在大喊大叫。

旅馆里,友善男子道:“

看来这案子是结了。听说被抢的那户人家,丢失了一大笔钱财。

太太和丫头都被打死了。三个士兵都被灭了口。楼上这对夫妻下手还真是挺狠的,

也算罪有应得。”

晓明端着碗,突然不动,看着他。

门开进来两个看守镇门的人,

两个人坐下聊天

“这些年,镇子上来了不少人,可是一个走的都没有。”

“都是些命案在身的亡命徒,来这里躲避,来了就没看见有人离开。”

晓明看芒刺和二皮,两人也惊恐地看着他。

门开,送酒的哑巴进来。

店主在忙碌。

旁边孩子在玩耍。

晓明冲芒刺和二皮做了个手势。

芒刺和二皮拔刀,起身冲着友善男子而去。

晓明拔刀朝着店主走去。

一刀劈下,店主突然转身,单手接住刀,笑道:“

要什么尽管说,不用自己动手。”

芒刺和二皮来到友善男子近旁,

背后被哑巴拉住。

从来店里到现在,

所有的经历,

所有的蹊跷,

所有的疑惑不解,

在一瞬间清晰起来。

店主笑着松手,

哑巴也松手,

晓明和二皮,芒刺上楼

三人悄悄议论

“快点出去,叫弟兄们过来,店里的人一个不留。”

芒刺点头,匆匆下楼,朝着镇外跑去。

日落时候,芒刺倒在镇门口的道路上。

警察吹着哨子。

入夜,友善男子在走廊上踱步,

不一会下楼,离开。

店主忙碌完,上楼休息。

店里一片安静。

天明时候,晓明和二皮下楼,

晓明道:“带上钱,快走,这时候镇子上的大门刚开。

离开这里,带上弟兄再来算账。”

二皮去柜台上搬箱子。

店门开,

女子回来。

晓明道:“来得正是时候。”

上前抱住女子,意图强吻,

女子身手不凡,拼命挣扎。

关键时刻,二皮打开箱子,大喊:“

咱们的货被换了,全是石头。”

晓明不相信,上前查看,

果见一整箱全是石头。

晓明道:“不好,快走。”

晓明抱起女子,来到门口,上马。

二皮跟在后面跑。

一路朝着镇外。

突然枪声响,

二皮倒地,

晓明的马倒地。

晓明与女子从马上摔下。

晓明起身。

看到在一片黑暗中,阳光微微透出,

远处,前方站着,店主 友善男子 送酒的哑巴 镇上的警察,

他们端着枪。

他们身后是走出镇子的大门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