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鸳鸯双剑 > 正文
第一章 初次离家
作者:独孤凌云  |  字数:2662  |  更新时间:2019-09-21 17:16:08 全文阅读

贺兰虚,字玄尘,生于大唐盛世,长于大周盛世。其父是河西边关大将贺兰光远,常年镇守天水。其祖上自隋末开始追随唐高祖打天下,历任唐高祖李渊、唐太宗李世民、唐高宗李治、乃至当今皇帝武则天四朝,皆是河西守将。贺兰家代代世袭,岁岁守护西北边境。贺兰光远一直想让贺兰虚继承祖业,协助自己镇守天水,但贺兰虚却一门心思只想当一名仗义江湖、浪迹天涯的游侠。不久前,贺兰光远带贺兰虚上阵杀敌,贺兰虚欲凭借一己之力歼灭敌军,结果反中对方圈套而被捉。贺兰光远拼死将贺兰虚救出,但其兵力却损失惨重。自那之后,贺兰光远对贺兰虚渐感失望。而如今,贺兰虚即将被扫地出门。

贺兰府邸的大堂里,贺兰虚正在跟父亲贺兰光远告别。

“父亲,”贺兰虚毕恭毕敬地给贺兰光远行了个大礼,“孩儿有生以来第一次与您远道而别,还望您今后多多保重。”

“你要是真能干出一番事业来,我就算此生再无战功也能为你自豪。”贺兰光远冷静地说道。在他眼里,这个从小就娇生惯养的独苗除了跟在自己身边还能干点事,很难想象他离开这个家后能否还能把命保住。

“父亲,”贺兰虚笑着说,“孩儿自幼向往仗剑天涯的游侠生活,曾立志铲奸除恶,恩泽万民。这次我独自外出闯荡,一定不会辜负您的期望。”

“我们之前有言在先,”贺兰光远突然将脸沉了下来,“你答应过我,不取得一番成就不回来,到时候可别反悔。”

“明白,”贺兰虚笑道,“孩儿今年已经十九岁了,也是时候该为自己的人生负责了。若是此番外出学无所成,又一事无成,那孩儿宁可饿死街头,也不回来丢父亲的脸。”

“哎,你这小子,”贺兰光远叹了一口气,“好好跟着我学习兵法,为朝廷效力不好吗,非要出去当什么游侠。你以为江湖那么好玩吗,你还嫩着呢。”

“感谢父亲这些年来的栽培与呵护,但孩儿也长大了,是时候出去闯闯了,”贺兰虚将手搭在贺兰光远的手上,“父亲放心,孩儿独自出门在外一定谨遵您的教诲,以匡扶正义为己任。”

“不止,”贺兰光远将手搭在贺兰虚的肩上,“还有一点你要记住,江湖险恶,人心叵测。”

“孩儿谨遵教诲。”贺兰虚又站起来向贺兰光远鞠了个躬。

“你跟我来一下。”贺兰光远向贺兰虚招了一下手,贺兰虚随即跟他走进一个房间里。

“虚儿,再来给你娘磕个头,祝她保佑你一切平安。”贺兰光远望着两年前去世的妻子邱圆花的牌位,声音开始哽咽。

贺兰虚也回忆起了两年前的那一幕:那是一个晴朗的早晨,贺兰虚像往常一样在院子里跟师父万青真人练剑。快到晌午时,家里的管家杨淡突然急匆匆地骑马跑了过来,气喘吁吁地告诉贺兰虚,夫人突发疾病,此时已经昏迷不醒,老爷已经从军营中赶回去看望她了。贺兰虚一听到这个消息后有如晴天霹雳一般,他还以为杨淡是在开玩笑,幸得万青真人及时点醒了他,他才立刻快马加鞭赶回去。然而,当他回到家时已经太迟了,只看到贺兰光远坐在床头边抱着已经断气的邱圆花痛哭流涕。

贺兰虚一边磕头,一边心中默念道:“母亲,您在另外一个世界过得还好吗?孩儿平生以来第一次要出远门了,虽然我很舍不得离开父亲,但也是时候出去锻炼一下自己了。愿母亲在天之灵保佑孩儿这一路无风无浪,逢凶化吉。”

“好了,你也该去跟你的师父拜别了,”贺兰光远见贺兰虚磕完头站起身来了,对他说道,“他教了你那么多年的武艺,如今你要出去闯荡了,他一定也有很多话想跟你说。”

“是,”贺兰虚说道,“那孩儿告辞,父亲保重。”

贺兰虚又向贺兰光远鞠了个躬,慢慢走出去。望着儿子远去的背影,一向性情严厉的贺兰光远,眼里竟然也流出了一丝泪水。

“圆花啊,儿子大了……”贺兰光远望着邱圆花的牌位叹息道。

“这还不算生离死别吧?”贺兰虚也是无限感慨。离开家门的这一刻让他感到很轻松,但一想起父亲临别时对自己那一句句意味深长的话语,便开始有点后悔了。

“不能后悔,”贺兰虚又强迫自己变得坚强,“好男儿志在四方,岂可哭哭啼啼作女儿态?”

抹掉了脸颊上的几滴眼泪,贺兰虚劲直往师父万青真人的住所走去。

那是一座很淡雅的院子,几棵苍天古树,一口古井,在斜阳的余晖下显得格外明亮。

万青真人本是一名游历四方的道士,自从十二年前途经天水时遇到正在安营扎寨的贺兰光远,便跟他一见如故。后来,在贺兰光远的再三恳求下,万青真人才同意留下来教他的儿子贺兰虚武艺。这十二年来,虽然贺兰虚一直放荡不羁,但学起剑术来还是勤勤恳恳,也算学有所成,行走江湖时用来自保已经绰绰有余。

“师父,”贺兰虚见到正在院子里踱步的万青真人后向他鞠了一躬,“徒儿来向您拜别了。”

“呵呵,”万青真人笑了出来,“你都跟贺兰将军告别过了吧?”

“已经跟家父拜别过了,虽然有些不舍……”贺兰虚低着头说道,“但我还是得出去闯荡,不能一辈子生活在家父和师父的关照下。”

“有志气,”万青真人笑道,“贺兰将军昨晚刚嘱咐过我了,在你临走前还要再给你上最后一课。”

“师父就别为难我啦,”贺兰虚也笑了出来,“这么多年来您给我上过的课已经够我终身受用了。”

“好,”万青真人收起了笑容,“那我问你,你此番出去后,打算去哪,是有计划地周游各地,还是漫无目的地随便乱窜呢?”

“这个……”贺兰虚低下了头,“徒儿确实还没想好,还请师父指点迷津。”

“哈哈,”万青真人开怀大笑,“还说你想独自出去闯荡,连路都还不知道该怎么走呢。”

“徒儿其实有一个计划,”贺兰虚说道,“先往东行,前往长安一睹繁华街市,再往南去洛阳赏牡丹。”

“既然你有意前往长安,那我不妨给你推荐一个人,”万青真人说道,“我年轻时经过长安的时候曾经结识一个剑客,他叫方安,外号‘长凌剑客’,是长安城内数一数二的用剑高手。你此番前去长安,可以去找他学点东西,毕竟我教给你的你都学得差不多了。”

“他肯见我吗?”贺兰虚问道。

“你见到他时只管报上我的姓名便可,”万青真人笑道,“你所掌握的的剑术还不够精湛,我教给你的多是用来自保的。方安剑法凌厉,他才能教给你一些进攻的招式。”

“徒儿明白,”贺兰虚又向万青真人鞠了一躬,“行走江湖单靠防守还不行,进可攻退可守方能立于不败之地。”

“呵呵,孺子可教也。”万青真人笑道。

“师父,那徒儿告辞了,您多保重。”贺兰虚依依不舍地跟万青真人拜别。

离开万青真人的院子后,贺兰虚又骑马经过了自己的家门口。他驻足凝望了一会,最终还是没有再进去,因为他担心见到贺兰光远之后,父亲又舍不得让自己离开了。

回望天水狼烟,古城英姿不灭;再顾河西狂沙,盛世雄风犹在。

终于要告别生活了十九年的家乡了,贺兰虚虽然有些不舍,但更多的是对茫茫天涯的憧憬。他一直幻想着自己可以成为一名无拘无束、仗剑天涯的游侠,如今,梦想就快成真了。尽管前路凶险、福祸难知,但贺兰虚还是相信自己可以闯出一片天地来。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