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追星逐月 > 正文
第二章 夺命金环
作者:金日昆仑  |  字数:4421  |  更新时间:2019-09-19 23:02:35 全文阅读

沈恒缓缓的从石磨旁站了起来,手里多了一件明晃晃蓝汪汪的圆形兵器,夺命环!上天入地追魂索魄夺命环!“咣”,此时天上恰好炸起一个春雷,一道电光照映此环上,更添威势。

这件令无数人闻风丧胆的兵器有一个水井口大小,用精钢混合深海珊瑚金再加入玄铁制作,由波斯巧匠花费三年时间打造而成。分子母两块,能折叠成半月形收藏携带。可分可合,单双手皆可使用,子母结合处设置各种暗卡,可绞击各式刀剑,亦能锁住长兵器如枪戟矛等,中间暗藏六丈长精钢细环,可远可近,能在武林称雄,也能在百万军中取上将首级。端的是一把神兵利器。

由于夺命环太过锋利,此时的莫怀远仍然竖立不倒,沈恒慢步走到莫怀远身边,停下脚步,在莫怀远的衣服上擦了擦夺命环上的血迹,这才叹了口气,“唉!”,“莫大捕头啊,你千里迢迢从应天府追我到湘西,只想着摇尾乞功,可偏偏忘了你的名字——莫 怀 远,今日命丧此间,也真是一语成谶啊!”。“嘭”的一声,莫怀远的尸体这才倒下。

蒋玉麟懵了。从来都是自己高高在上,胜券在握,今天想必应该如此,本来已经想好了下一步计划,擒住沈恒后先挑断其脚筋,用钢链锁其琵琶骨,令沈恒不能逃生,再用核桃塞入其口,使其不能自尽。让莫怀远背其下山,再找个僻静之处杀了莫怀远,沈恒被抓的秘密就只有自己知道,至于沈恒究竟背负了什么样的惊天秘密,父亲届时一定会告诉自己的。可今天的局面反转太快,眼见煮熟的鸭子不但飞了,而且不知从哪里变出了杀人利器夺命环,眼见沈恒如妖魔一般向自己一步步走来,身边却连一个帮手都没有,是打?是逃?正举棋不定,沈恒却已走到自己眼前。蒋玉麟握紧了长剑,但没有勇气刺出。

沈恒停下脚步,冰冷的目光在蒋玉麟的脸上稍作了停留,这才将目光投向了不知名的远处,沉默了一会,缓缓道:“沈某早年快意恩仇,杀人无数,固然有许多该死之人,却也许多无辜之人死在我手。”

“后来自己定下了三不杀的规矩,” 说着目光又转向了蒋玉麟,眼光中近似有了一丝暖意,“你知道是哪三不杀吗?”说着沈恒居然笑了笑,“你太年轻,当然不知道。”接着自言自语道:“一,妇孺老弱不杀。二 ,忠义之士不杀。”,说到这停下不说了,蒋玉麟毕竟是少年心性,好奇的问道,“那第三不杀又是什么呢?”。

“哈哈哈,”沈恒听他这一问笑了起来,回答到:“三,凡是我沈某人看的顺眼之人也不杀。”

“敌对双方如何也能看得顺眼?莫非先生另有癖好?”蒋玉麟问道。

沈恒并未理会,而是反问道“你刚才所使剑法,可是武当张真人所创太极剑?” ,蒋玉麟听了心头一震,要知道此套剑法乃武当宗师张三丰年近百岁时所创,距今不过几十年,从不外传,江湖极少有人见过此剑法,更别说是知其来历,听他这么一问竟不知如何作答。

见其情形,沈恒道:“你不否认,那就是了,看来令师祖白轻尘定是和武当张真人有极深的渊源。”

“早年沈某曾受武当恩情,你又是出生名门,一表人才,沈某看的顺眼,按理说我该即刻放你下山。只不过,”说到这,沈恒晃了下手中的夺命环,“我的夺命环已出,没有人可以说走就走,包括我自己。今日之事我看这样吧,我出三招,你能接我三招,便可下山,他日再见,是友是敌,再行定夺!”

蒋玉麟一听心中暗喜,本来正后悔自己贪功冒进,没有通知父亲擅自抓捕沈恒,惹出这个大魔王来,听他如此托大,心想师傅说过,这套太极剑法乃天下最善守的剑法,以自己的功夫,虽不敌沈恒,但守三招,别说是三招,就是三五十招也没问题。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待我下的山去,禀明父亲,再调本门高手相助,哼哼,天下虽大,但也没有人能逃出神剑门和锦衣卫的联手抓捕。想到这里,连忙摆了一个白鹤亮翅的守势,“先生高雅,果然不负盛名,小侄钦佩之至,还请先生赐教!”语态甚恭,面带微笑。

此刻躲在远处的沈用沈追星也是看的一头雾水。随着战局的发展,沈用的心一点一点的沉到海底,当沈恒突然量出夺命环击杀莫怀远时,沈用的心又好像飞上了山顶,但爹爹在这大好形势下,说出三招之约也是不能理解,但转念一想,只要阿爹能平平安安,他杀敌还是放敌都没有关系,父子二人在一起比什么都好。

其实沈恒是有苦自知,他拼着身体受伤击杀王安,又施展霸道心法催发内力,全身的功力已经耗费的七七八八了,若不是他使诈败之计,突然亮出夺命环,手刃莫怀远,此刻早已吐血身亡。趁着短暂的间隙,沈恒气走十二重楼,调息内力,发现如果自己全力一搏,只能使出三招,三招一过再使内力,必定全身经脉爆裂,七窍流血而亡。这才想出这三招之计,胜固然是好,不胜也可哄骗蒋玉麟离开。至于什么三不杀都是信口开河,沈恒岂是心慈手软之人。

眼见蒋玉麟摆好守势,沈恒微微一笑,“果然是名家风范!”心中迅速思考对策,见蒋玉麟法度严谨,浑身竟无一处破绽,竟然无从下手。正为难间 忽然心头一动,想起一事。早年一位前辈高僧和自己纵论武林大势,点评天下武功,其间对张三丰所创太极剑法是倍加推崇,称其是最能守的剑法。沈恒当时问道:“难道说这套剑法竟然无法可破?”

那位高僧微微一笑,“遇到目前江湖上一般的剑法枪法棍法等,当然可以立于不败之地。”

“但世上无绝对之事,要点就在八个字,”说到这里,高僧忽然深深的看了沈恒一眼,沈恒顿时感觉头脑一片清凉,这才缓缓说出八个字:“以器破法,以圆胜圆。”

沈恒还想追问,那位前辈高僧竟然飘然离去。事后沈恒苦思破法半年之久,依然不得其解。当时沈恒所使兵器乃是一柄长剑,今日手持金环,突然明白那八个字的含义!

同时也明白了高僧不能明说的苦衷,那位前辈或许和张真人极有渊源,加之“以器破法”已经落在下乘。夺命环乃极具机巧之物,本身天然圆形,正是太极剑法的克星。

想到这里,心里已经有了计较,对蒋玉麟点头说道:“既然如此,那老夫就得罪了。”话音刚落,右手轻振金环,发出嗡鸣之声,脚踩七星步,向蒋玉麟攻去。

蒋玉麟不敢怠慢,忙提起一口真气护住全身,挥动宝剑应敌。只见打谷场中央,一个灰影夹带一道金光绕着蒋玉麟高速旋转,“噹噹噹噹•••••••”环和剑不停的交击,蒋玉麟使出浑身解数接环,刚开始还能看清对方兵器,后期只能凭感觉挥剑,这才堪堪守住。不知过了多久,金铁交鸣之声乍停。

蒋玉麟手已微微发抖,黄豆大的汗珠从额头流下。沈恒暗暗调息,发现自己真气也所剩无几。但仍然不动声色的对蒋玉麟说:“我这第一招有个名堂,叫做以一当百,虽是一招,却有一百零八击,从来没人在这招下能全身而退,贤侄你可是第一人呢!”

蒋玉麟心中暗骂,心想这老东西纯是无赖,还以一当百,你咋不以一当万呢?

心中虽骂,却也无法,只能一边聚气凝神,一边挤出笑容道:“请!”

沈恒道一声:“好!”脚踩丁字步立定,一抬手,双袖袍如灌满了风一般鼓起,扬手出环。夺命环以不可思议的速度高速旋转起来,同时大喝一声“日月旋转”,金环离手飘在空中,有缓缓向蒋玉麟攻来。蒋玉麟先见金环高速旋转有些害怕,再见此环来势缓慢,顿时放下心来,剑走圆弧,使出太极心法“粘”字诀轻轻搭上金环。

刚一“粘”上,顿感一股巨力如洪水一般由金环发出,手中之剑差点卷飞,忙使出“化”字诀来化解。可是由于金环旋转太快,竟然不能完全化解,只能化掉十之一二,金环高速旋转与长剑相交,发出刺耳的声音,同时冒出点点火星。原来旋转的金环已然将宝剑锯了一个口子!蒋玉麟一看这还了得,一会自己的宝剑就会被锯断,忙使出“倒卷弘”的身法不停向后退去。

“腾、腾、腾”,一连退了十多步,退到大槐树下,夺命环的力道这才放缓,沈恒手一扬,金环空中飞过一个弧形,轻轻巧巧的落在掌中。

此刻已是日暮时分,天色变得暗淡,山下寨子里已经燃起了袅袅炊烟。沈恒的脸上快速的闪过一抹血红之色,瞬间又脸色如常。沈恒默默查询一遍体内所剩无几的真气,暗叹一声可惜,刚才自己使出全身内力,仍然不能取胜,要不是先前受伤,唉!以往每日此时正是应该拿起酒杯和星儿共进晚餐的时刻,今天的晚餐是自是耽误了,也不知明天还有没有命和儿子一起吃饭,想到此处,顿觉黯然神伤。

“呀!呀!”一只归巢的寒鸦从远处向大槐树飞来,飞到近前,不知什么缘故,寒鸦并未栖树,而是绕树三匝发出两声鸦鸣这才愤而投向远方。寒鸦的凄厉叫声将沈恒从伤感的情绪中惊醒,沈恒意识到由于自己的功力已经接近油尽灯枯的地步,意志开始消融,心灵出现了巨大的漏洞,而如今只有靠自己坚强的意志和强大的心灵或许才能渡过此劫,想到此处,收拾心情,心灵进入寂静的境界,提起仅有的一点真气,迈步走向蒋玉麟。

对于沈恒的状况,蒋玉麟一无所知,看着这个魔头一步一步向自己走来,心中满是恐惧,连忙在心中将满天的神佛都求了个遍,盼望能撑过最后一招,长到这么大从来不曾如此虔诚过。走到一丈开外,沈恒停下脚步,也不答话,抽出金环之中细细锁链,舞动金环,使出最后一式“天地洪荒”。

霎时间,天空中金光大作,金环仿佛无处不在,从四面八方上下左右向蒋玉麟攻来,蒋玉麟的耳中听到的全是刺耳的金环破空之声。此刻他也顾不得哪个门派剑法了,连使出“稳如泰山”“达摩面壁”“海底针”等十多家剑招,累的气喘吁吁,脚下步伐涣散,金环却仍然攻势不减,心想这可怎么办?突然想起师傅论剑时曾经说过,圆形兵器因其外形特点边缘有极其强大的攻击力和防守力,唯一破绽在其圆心。而能使圆形兵器者皆是高手,圆心必定防守严密,几乎没有破绽,就算有破绽也是稍纵即逝。此时的蒋玉麟正使出一招“飞天式”腾在半空,见金环由下方向双腿胫骨砍来,哪还犹豫,一剑点向环心。

疯狂旋转的金环终于停下,蒋玉麟正心中大喜,突然异变从生,金环的中心卡住长剑,与此同时,圆圆的金环分成两半,母环紧紧卡住蒋玉麟长剑让其动弹不得,子环不知何时已到了沈恒手中,沈恒冷笑道:“第三招‘形影不离’。”说罢,挥动子环划向蒋玉麟咽喉。蒋玉麟魂飞魄散心中大叫“我命休矣!”

一直躲在巨石后观看的沈星儿看着双手直冒冷汗,直到沈恒占了上风,心中的石头才轻轻放下。眼看着爹爹即将手刃敌人,心情也是特别兴奋,差点叫出好来。但是,不知何故,自己的心里始终有一股的不安的情绪,具体原因也说不出来,此时此刻,那种不安的情绪达到了极点,正不知该如何是好,眼看着蒋玉麟手中的金环已经离蒋玉麟的咽喉还有一尺的时候,大槐树突然枝叶微微作响,一道微光像闪电一样击向沈恒,此刻的沈恒已无力躲闪,大叫一声倒地,生死不知。沈星儿再也忍不住,冲出巨石,大叫一声:“爹!”同时感觉自己小腹丹田处突然爆炸一般,手中的鱼叉竟然飞了出去,划破长空,发出巨大的破空声,击向大槐树顶,一个棕灰色的人影被击中,高速旋转的鱼叉将此人从树巅钉入地下,鱼叉高速旋转入地三尺这才停下。

蒋玉麟被这接连的变化吓呆了,这一切变化的太快,光电火石一般,自己一时不能消化接受,心里只是想着原来沈恒埋伏有如此高手,太可怕了!逃命要紧。扔下手中断剑,也顾不得施展什么轻功身法,连滚带爬的跑下山去。

沈追星不顾一切的冲到沈恒身边。只见沈恒倒在地上,面如淡金,双眼紧闭,一动不动。沈追星吓的大哭,又不知该如何是好,只是搂着阿爹的身子不停的喊:“爹!你快醒醒啊,爹!”眼泪一滴一滴的落在沈恒的脸上。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