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追星逐月 > 正文
第一章 桃源梦醒
作者:金日昆仑  |  字数:4568  |  更新时间:2020-01-12 09:38:59 全文阅读

明朝洪武年间,天下初定,朱元璋逐鹿中原,战胜了实力最强的陈友谅与张士诚,又将蒙人赶到了漠北,元朝只剩下了残余势力蠢蠢欲动,但终究大势已去,复国无望。经过了几十年战争,国家满目疮痍,百姓流离失所,如今虽百废待兴,也开始慢慢休养生息,一 切似乎都在走向正轨。

湘西,古丈,凤凰山。这里风景秀丽,山岳纵横,尤其溪水极多,故许多乡村山寨多以“溪”字命名。居民多半白族,土家族,苗族,也有一些汉人。因地处偏僻,交通不便,故而远离战争和政治,虽然贫穷,倒也是安定祥和,与世无争。在这些山寨中,有一个叫“晨溪”的小寨,只有十几户人家,寨边最远的地方,住着一户汉人,只有父子二人相依为命。父亲沈老爹五十多岁,矮矮胖胖的身材,为人谦和,油乎乎的肥脸上总是挂着笑意,爱喝酒,鼻头总是红红的,做的一手好菜,还颇识几个字。儿子沈用,乳名唤做追星儿,只有十三四岁, 长得眉清目秀,额头高高隆起,虽然有些瘦弱,但四肢修长,虽在少年,却已有成人的高度,最让人注目的那双眼睛犹其明亮,仿佛能够看透一切似的,却又保持了天真和善意。

这一日,正是正月刚过,二月初时分,天气乍暖还寒,追星儿带着阿黄在溪边 捕鱼。溪水清澈见底,不时有鱼儿游过,追星儿或用渔网堵截,或用鱼叉刺鱼,收获颇丰。阿黄是条老狗,此刻静静趴在溪边的草丛里,看小主人在捕鱼,摇摇尾巴,偶尔吠上俩声,好像在声援主人。突然,阿黄耳朵竖起,静听一下,然后风一般的向林子里扑去。沈用也不惊讶,因为他知道阿黄一定又是看上什么猎物呢,估计不是野兔就是野鸡什么的,想到这里,不由得想起了爹爹做的红烧野兔风干野鸡,顿时咽了咽口水,心情愉悦,嘴里哼着也不知是哪个族的小曲山歌,一蹦一跳的往家走去。

离家不远时,忽听见有金铁交鸣之声,当当当,数响后戛然而止,沈用觉得蹊跷,快走了几步。突然,一种强烈的不安情绪萦绕在心头,不知何故,应该快走的步伐反而慢了下来,沈用躲在了一块巨石后察看,这一看,不由得大吃一惊! 爹爹沈四手持家中砍材的斧头背靠大槐树而立,脚下躺着一个穿飞鱼制服的人,一动不动,不知死活,不远处品字型站立了三人,隐隐封住了沈四的去路,中间一人年纪不大,看上去十八九岁,身穿素色长袍,腰悬长剑,一脸傲气。左边那人也穿飞鱼制服,手持绣春刀,脸上神色不定,右边一个老者,手拿一个二尺长的铜制烟斗,不停地吞云吐雾.中间青年首先发话:“夺命环沈恒果然有些门道,难怪能够潜逃至今。”又看了一眼地上之人,“马小五为抢头功,自不量力,咎由自取。不过遇到本少爷,你的好日子也到头了,快快自己绑了,免得费我手脚。” 沈四没有立即说话,而是提着斧头走了两步,眼睛扫视了一周,看到沈用躲藏的大石时停了一下,这才意味深长的说:“小子,不让你出来你就别出来,你还年轻,师傅没告诉你江湖风险多吗?” 伏在大石后面的沈用明白了爹爹话中的意思,让自己千万别出来,也明白自己没有学过武功,只是从小练过一些吸气吐气打坐的法门,现在出去只能让阿爹更被动。可是又担心父亲的安危,心里十分难受,只能紧紧抓住鱼叉。 素衣青年听沈四小子长小子短的,心中大怒,这时老者过来搭话了,“沈恒,你还认识我吗?” “呀,这不是应天府大名鼎鼎的铁手神捕莫怀远莫老爷子吗?好好在家抱孙子不好,像狗似的追了我二十多年不累啊?”

“沈兄说笑了,还不是因为老朽是见过你真容的为数不多的几个人之一,今时不同往日,来来来,我给你引荐下,一会你被擒也不冤。”说着,莫怀远冲素衣青年一躬身介绍到:“这位蒋玉麟蒋公子,其父乃是当今锦衣卫都指挥使,本人拜在神剑门门下,乃当今剑术第一高手剑神白轻尘的再传弟子。另一位乃是锦衣卫千总王安。”然后转身问到:“两位爷,今天也不是武林恩怨,咱不必讲江湖规矩,依小人的意思咱并肩子解决了他,如何?”莫怀远知道蒋玉麟非常自负,但又怕他有个散失,自己吃罪不起,故有此说。蒋玉麟点点头,对沈四说:“亮出你的夺命环吧!”

哈哈哈,沈四发出一阵长笑,声震山谷,眼冒精光,身材仿佛暴涨,和平时判若两人,从嘴角轻轻飘出几个字:“杀鸡焉用牛刀!" 使出一招夸父追日直奔蒋玉麟而来,只跨一步,两三丈距离眨眼就到, 给人一种玄之又玄的感觉, 蒋玉麟过于托大,剑还没来的急拔出来,加之剑长,只能使一招倒卷红旗急退,他这一退,王安的右侧完全暴露在沈恒的斧光之下,三人之中王安最弱,加之前期已经被沈恒一招劈死马小五的气势吓破了胆,顿时乱了方寸,只是闭眼挥刀乱砍,完全没有招式,这种机会沈恒岂能放过,斧头由右手交到左手架住王安的刀,同时,拧腰上步,右手变拳为指点向王安的喉头。

就在此时,沈恒感觉后背阴风袭来,莫怀远的烟斗直奔自己的大椎穴而来,如被点中,立即就会瘫痪被擒,如要躲开有四种身法可施,但失去结果王安的机会,一旦让对方得以喘息站稳脚跟,自己或可逃脱,但儿子却一定被擒。想到这里,电光火石之间已经有了计较,一咬牙,一股真气由丹田走小周天逆行至大椎穴聚集,右手剑指毫不犹豫的戳向王安喉头。

铜烟杆点中沈恒后背要穴。 莫怀远心中无比自信,自己家族三代捕头,虽然朝代兴废,官员更替,但各界官府任然非常倚重莫家,祖传一套专打人身三十六路大穴的双手判官笔法,名震江湖。到了莫怀远这一辈,更是了得,其得江南鹰爪门真传练成南派鹰爪功,曾与来南切磋的北派鹰爪高手少林护法如鹰交手,如鹰的大力鹰爪功乃少林绝技,北方无敌,双方打成平手。江湖传言,其鹰爪功的功力已在江南鹰爪门门主铁锋之上了。于是莫怀远在家传三十六路大穴之上增加三十六路奇穴,自创七十二路笔法,改双手为单手,右手判官笔,左手鹰爪功,一时威震江南,江湖人士闻风丧胆,在其方圆百里不敢犯案。

莫怀远的右手铜烟斗点出的同时,左手鹰爪随即而上,直奔沈恒后腰大穴,眼看成功在望,突然异变横生。铜烟斗明明点在肉身上却如同点在巨石一般。

沈恒闷哼一声借劲加速戳中王安喉结。“嘭”的一声,王安飞出丈外,落地时已然气绝,当场毙命。

这一战果远出蒋玉麟和莫怀远的意料之外,蒋玉麟出身名门,骄傲自负,未免轻敌。而莫怀远虽然经验老到却忽略了一个事实,就是二人一心想擒住沈恒,生怕他逃逸,而沈恒发现行踪已露,为了沈追星不能逃走,只有杀死所有知晓行踪之人才有一线生机,否则追杀他二人之敌就会如过江之鲫一般,后患无穷,所以今日舍命杀敌。

莫怀远不愧老江湖,此刻也明白了这点,心想今日之战再也不能留手,更不可贪功冒进,否则别说抓人,弄不好命丧此处,想到这儿,右杆左爪,俱是杀招,直奔沈恒而去。

蒋玉麟虽然一开始乱了阵脚,但不愧名家弟子,也看出了形势,收起轻敌之心,此刻已然拔出长剑,使出一套龙门剑法来。

此时沈恒以佛门金刚护体神功硬挨莫怀远一击,换来一指击毙王安的战绩,看似占了上风,其实有苦自知。饶是强悍如沈恒者也不敢以大椎穴硬接重击,只是稍做偏移,以肩部受击,虽有神功护体,但仍然受伤,左肩经脉受损,手一麻,斧头差点落地,忙以右手接过铁斧,一口鲜血差点喷出,忙调内气压下。心想今日之事只有速战速决方能脱身,否则自己以受伤之身对敌,时间一长凶多吉少,更何况还不知对方有没有援兵在后。想到这也不调息,展开貼身近战斧法再度扑向二人。

此时再战,情况又不同刚才。

龙门剑法相传宋朝武学大家周侗所创,当年周侗游历龙门,见石窟里一座座佛像虽千姿百态但法度严谨,心忽有悟,当场觅地入定一十三日,融合一生武学心得,创此龙门剑法。

今日蒋玉麟使出此剑,大开大合又法度严谨,充分发挥了长剑的优势,拒沈恒的短斧于丈外,同时每一招的攻击犹如斧凿石刻一般,一下重似一下。沈恒持斧划拨抵挡,却也震的右手虎口生疼。而莫怀远从另一侧频施杀招,毫不留手 。

沈恒心想这样下去可不行,一咬牙,催发内力,使出一套霸道无比的轻功身法来。原来沈恒早年曾为江南巨盗,专门打劫官府库银,每遇官府高手围剿,屡屡脱身,当然因其所使武功招式狠辣鲜有对手,其轻功身法也冠绝江湖,对手人少时,歼之,人多时,逃之,当然还会顺手带走几条人命,官府十分头疼。只是这套轻功身法使出时必须运功使气血逆行,短时间能催发人体潜能,但长时间会耗尽心血,直至筋脉爆裂,吐血而亡!每次使出后都得觅地潜修四十九日方可。潜修期间,不可妄动,否则会武功尽失,甚至命丧当场,遇一不会武

功的小儿亦能伤其性命。故不可轻易使用,一旦使用,则立即远遁。

但今日之势不可舍星儿远遁,沈恒心中已经打定主意,拼着一死杀死二人,只求儿子能够逃脱,一旦星儿被擒将生不如死,后果不堪设想。想到这儿,哪再犹豫,立刻催动霸道心法,身体立刻感觉真气膨胀,内力如同洪水一样爆发。

此时天刚刚见黑,不知何时,天上布满了乌云。起风了。沈追星仍然躲在巨石后面,屏息静气,偷偷观战。打谷场上,一条灰影如同一股 轻烟绕着蒋莫二人高速旋转,“噹噹” 兵器交接之声不绝于耳,莫怀远被逼的连连后退,蒋玉麟接二连三地变换剑法,一字剑,达摩剑,山东齐家剑法~,半盏茶的功夫居然变换了六七路剑法,这才堪堪抵住沈恒的舍命狂攻,给人感觉不是蒋莫二人围攻沈恒,倒是沈恒在围攻他二人。追星儿看了心里暗暗叫好,但他不知此时沈恒已快接近强弩之末!

蒋玉麟见沈恒速度极快,攻势如潮,久战无功,竟又变换了一套剑法,沈追星一看,差点笑出声来。原来这套剑法速度缓慢,好像也没有什么招式,只是用剑划出大大小小的各种圆圈,大圆套小圆,平圆套竖圆 。沈恒一看此剑法心头一紧,如此慢剑偏偏是此刻快攻的克星。 沈恒每一斧劈出,蒋玉麟不以剑锋格挡,只是用剑面平面粘住,跟随斧子的走向划出不同的圆圈。

可就是这样的圆圈让沈恒有力无处施展,同时感觉自己慢慢陷入一个巨大的泥潭之中不能自拔,一点一点被吞噬,同时还得应付莫怀远的偷袭,场面渐渐被动,内力消耗大半,却无良策改变,慢慢的落在下风。而肩部的伤却越来越重,左臂已几乎不能抬起。

蒋莫二人一看这情景,精神大振,眼看不久就能擒住沈恒,立下大功,遂加紧攻势,渐渐将沈恒围困到打谷场的中央。

打谷场中央有一部石磨,沈恒退到此处已退无可退,沈恒背靠石磨拒敌,蒋莫二人呈倚角之势攻击。多亏有这石磨,否则沈恒腹背受敌将更难抵挡。

时间一点一点过去,沈恒的内力也一点一点耗尽。

猛然间,蒋玉麟以掌中剑划开沈恒之斧,拧腰松垮使出一路连环腿法,“啪啪”连续两腿踢中沈恒腰部,沈恒再也经受不住,倒在石磨旁边,手中之斧也抛飞丈外。蒋玉麟并不停歇,一招“金刚倒锥”踹向沈恒面门,沈恒急忙滚到磨盘之下堪堪躲过,此时,莫怀远的铜烟杆又到了,铜烟杆点向沈恒哽嗓咽喉,一旦点中,沈恒将死的和王安一样。

猛然间蒋玉麟想起父亲蒋环曾经和自己谈起过沈恒,说沈恒身上背负有惊天秘密,如发现沈恒一定要秘密逮捕,千万千万要留其活口,其他知情者一律处死。想到此处忙大喊一声“留下活口!”,莫怀远心想这还用你说,铜杆一偏点在沈恒左“肩井穴”,同时俯身施展鹰爪功扣向沈恒胸口“玉堂穴”。

莫怀远俯身时和沈恒对上了眼神,沈恒的眼神中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没有马上被擒的绝望,倒是嘴角撇出了一个无论如何在此时不该出现的笑容。

紧接着莫怀远感觉左手似乎一麻,嗓子一凉,自己的身体本能的站了起来。忽然明白了沈恒的那个古怪的眼神的意思,那是活人看死人的眼神。眼前的世界忽然变的缓慢,渐渐的全部变成了红色,莫怀远的脑中想到最后一件事是原来是自己脖子喷出的血染红了世界,耷拉下头,最后一眼看到的是先一步和自己躯体分离掉在地上的左手。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