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草木一秋 > 正文
三十四章、初谈
作者:薇沫  |  字数:3245  |  更新时间:2019-10-21 22:44:47 全文阅读

听到了师父的话之后,雨歌就来到了后面的本殿中,一方凌正坐在殿中,他的面前烧了一壶开水,火炉旁放了一个案几,上面放了几个茶杯。看到雨歌来了之后,微笑着示意雨歌坐下。待雨歌喝了一口茶之后才发现一方凌的杯子只是白开水而已。这和平时的师父不一样,雨歌略一皱眉,这动作自然逃不出一方凌的眼睛。

“雨歌啊,你发明的茶确实是一个好东西,喝这个茶一来可以提神醒脑,二来可以消除疲劳,三来可以精心养神。但我唯独爱着白开水,一尘不染,不像茶水,虽好,但是并不干净。”

雨歌听到一向爱喝茶的师父这样一说,就知道师父是在讨论的其他的事情,雨歌想了想之后垂首说:“孤阴不生,独阳不长,就以我们人类的出生来说,只有作为父母亲的男人和女人结合才会有新的人类诞生,如果单单只是男人或是女人是根本生不出孩子的。这世间如果只是纯粹的阳或阴都是不存在的。”雨歌颇有点心虚,因为这个世界很多生物还真的只是无性繁殖。

“这话说出来你自己信吗?今天你我师徒纯粹谈谈心,不用拘礼。”

果然……雨歌想了一下还有什么办法举例说明,这个世界多数人是不知道太阳黑子这一说法,用这个来举例肯定说不通的,算了证明黑白来说用电车难题最合适:“师父有这样一个问题,假设有一天,这个问题只是假设。假设有一天你在山里遇到了一群穷凶极恶的军队,军队在山里迷失了路,而你知道下山的路,但是下山的路只有一条,在那条道路上有一个村子,村子里多是妇女老幼根本无力抵抗军队,你知道军队下山就会屠戮村民,但村民不知道。那么问题来了,作为唯一知道路的你该怎么做?放弃军队得人让他们饿死在山上?然后被村民指责。还是指引他们一条生路之后,屠戮村民。当然因为是假设的问题,在这问题师父你是不能起到超出问题之外的干涉。”

一方凌端水的手微一颤抖,闭上了眼睛:“那我选择多数的。多数即使正义,就如这水,茶水无论多好喝,茶始终是少数,排除掉了就好。”

“那好师父,我们在深化一个问题,限定条件下,再假设这样一个问题,有大小两条船在海上行驶,船上分别满载有两百和三百人,忽然有一天遇到了海上风暴,两条船同时触礁受损,两个床上就只有师父你会修船,而且你只能在在沉船前修复一条船,而师父正好在两百人的船上,那两百人威胁师父先给他们修船。那么师父面对这种情况你又该怎么办?是人多即是正义,杀掉两百人救三百人呢?还是因为救下了两百人还导致三百人的死去呢?如果师父选择救三百人得船,随着船的前进,船又被分为了两艘,一条大的,一条小的,同样的问题再一次出现,你又该怎么办?再一次杀掉少的一边?假设这个航行的时间足够长,是不是就说明师父就会这样一直杀下去?如果最后一直杀下去,最后还能剩下来几个人呢?”

一方凌想了想:“既然你问我,那么这两个问题的情况下,你又该怎么办?”

“不同的情况不同方法的处理,而且年纪的不同,答案也不同,曾经的我的回答是,救下军队,杀掉人少的,因为这是必然的选择。”

“哦?有意思,既然你说年纪不同想法不同,那现在你的想法是什么呢?”

“现在我的想法是不救军队,我在那一条船上就救哪条船。”

“原因呢?”

“利己思想,既然我在山中,我也认识唯一的路说明不论怎么讲,我都是和村子有关联的人,按照人类的利己主义来说,帮助外人不如帮助自己人,虽然我可能会被自己人所瞧不唾弃。至于船的事情,虽然他们因我而死,但我没有必要救他们性命,他们死的是风暴之下,而不是我的手中,我是无辜的。”

“很有意思的回答,如果是我,我会考察两边的品行,选择帮助品行好的一边。所以军队我是不会救的,同样两百人的船在我在船上的时候威胁我,那也是不值得救的,所以我会抛弃他们,哪怕这个决定是由我亲手干掉的两百人,也在所不惜。”雨歌一阵语塞,没想到一方凌那么执着于正义。

“那师傅,再问你这样一个问题,一个人为了自己家人,去抢劫别人,是好人还是坏人。”

“当然是坏人,救家人的方法千百万为什么一定要抢劫,而且家人是属于我的一面,好人不就应该牺牲‘我’的一面去帮助‘他’的一面吗?”

“可是师父,人都会潜意识的帮助和自己关系近的人。这是大多数人的共识。”

“你也说了,这是大多数人的共识,并不是全部人的共识,所以还是有那么一点点的人,是支持我的观念的,这里是我的地方,我只欢迎那些小部分人,当然大部分人来了,我也不排斥,但必须按照那些小部分人的生活方式给我活着。不然为了保护那些小部分人的权益,我就会出手。雨歌今天的事情,我已经知道了,看在你是为了‘他’人的份上,我不予追究,但是我想说如果你没有想到怎么说服我之前,我的政策你就不要干预,我不想为了这些事情,破坏我们师徒感情以及我和兰月的感情。你懂吗?按照利己的想法为什么你会帮助外人而不是自己的老师和兰月呢?”

“我。”雨歌一时找不到怎么回答,一个不断说着利己的人,原来一直就没有再做利己的事。雨歌第一次发现自己竟然是如此的天真。

“行了,今天一天你也累了,早点下去休息吧,你在这待久了,兰月那小丫头又会怪我对你做些什么事情了。”

雨歌回到了自己的屋中,看到睡在屋里面的兰月和桔梗,和师父对话的复杂情绪好了一点点,只不过又开始头痛和兰月的问题了。

“恩?雨歌你回来了?”兰月突然醒了过来,轻轻看了眼桔梗确认她还在熟睡之后,兰月做了一个去外面的动作,雨歌点了点头,就来到了屋外。“雨歌有些事情,我要和你说。”

雨歌顿了顿:“正好我也有话和你说,我们去外面走走吧。”说完两人默契的一声不说的走出了神社。

“那个兰月你不是有话要对我说吗?”雨歌挠了挠后脑勺打破这种平静说。

“恩,你先说说你的话吧。”兰月说到。

“女士优先,你先说。”

“我是精灵不是人类,所以女士优先不适合与我,所以你先说。”

“那,那我就说了。”雨歌有点结巴的说。

“说吧,虽然我知道你要准备说什么,但是从你嘴巴说出来的还是不一样。”

“那个,我们认识了十年了吧?一瞬间过的好快,我也从懵懂无知的青年变成了现在颇有点出色的祭师。”雨歌有点脸红的说。“在你的帮助下,我一步步修炼到了魔导师的境界,修炼神也算是出入厅堂,开掘山的工作也……”

实在忍无可忍的兰月打断说:“说重点!”

雨歌的手捏成拳,捏了又捏深吸一口气:“我想说经过这十年的朝夕相处,我发现我喜欢你了,所以我向你表白,请你能和我在一起。”

“按照你给我说的故事,现在这个时候不是应该单膝跪下吗?”兰月打趣的说。

“那是求婚的时候的事情,现在我们讨论的是能不能做男女朋友的事情。”

“那你知道从你认识我开始为什么我一直带着面具吗?”

“为什么?”

“因为活了无数年的我,是长的又丑又老的老太婆。就和村子里面的阿元太婆一样。就这样你还会喜欢我吗?”

“……年纪要真的太大,还是当我长辈好了。”

“哼哼,你们男人是真的坏。不过没关系了,听到你的表白,我是真的很开心了。就算之后你会恨我,我也无所谓了。”

“不会那么严重。”

“我之所以会戴着这个面具,是因为在一段时间内,面具才是我的本体,这具身体是一方凌大人给我的身体,才见到你的时候,还没完成融合,后来完成了融合,因为各方面的原因,我不敢让你看到了,而且因为这具身体原主人的缘故,我不知道我对你到底是什么想法,直到今天你出事的这个事情,才让我大概认清了自己的感情,所以我想告诉你全部的我了,哪怕这样的我会让你恨我。”

“是什么事情,会让你这样,如果这个事真的让你难过,请你不要说了,”

“你还是那么温柔,不会让我难过的,只是可能会让你难过,请原谅我的这份任性,只有你接受本来的我,我才能真的靠近你。”兰月说完之后,缓缓的取下了面具,随着面具的取下,雨歌惊呆了,因为哪怕隔了十年,但是初恋怎么可能会忘记,雨歌一直想知道为什么梦儿从来没有回来过,一直自我安慰说的是,她回家之后被家人留了下来。原来可笑的是一直都在自己身边,虽然是另外一个灵魂,可笑的自己还一直没有发现。“所以雨歌这样的我你愿意接受吗?”

雨歌一时手足无措的说:“我,我不知道。”雨歌按了按自己的脑袋。“对不起,我暂时不知道怎么办,我想一个人静静,放心,我不会寻短见的。”

“恩,我知道强迫你不好,所以我们都静静吧。”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