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恒纪师起源 > 挫折
疑惑
作者:夜影枫桥缘  |  字数:2115  |  更新时间:2019-09-19 21:30:39 全文阅读

在宇宙的某个角落里,有个文明的存在,我生活在这片土地上,这是我的母星,它叫粹玛拉尼星,我热爱它,可它并不爱我。

  玛拉纪年6978年

  我看着手中三个男人的照片,那些都是在那次星际探索中失联的成员,至今没有他们的一丝消息,我也是位星际宇航员,本来这次出去探索的应该是我,可我却把这个权利让给了我的挚友威尔·惠顿,我的内心很愧疚。

  “廖鑫凯!有你电话!”

  是我的上司洛伦·L·里德,他是个烦人的老头儿,整天事儿很多,有一次我来宇航局取文件时他竟然把我当成盗取工件的贼,还好那次有人帮我证明,不过这家伙好像除了事多就没什么毛病了,他年轻的时候可是我们星球八大杰出贡献者头牌人物,但现在他每天在宇航局就是看报纸抽雪茄,有些人给他画过肖像画,那画像简直和他本人状态一模一样,可他还压根不承认,还花大价钱找了个虚伪的画师给他画了幅英俊潇洒的肖像画,那天我记得他还请我们吃了顿火寒龟(一种稀有动物)。

  “我会去接的,你叫对面那个等一下!”我在看《星际探索论》,这里面提及到好多对星际探索的看法,虽然能有助于发展,但是危险性还是很大的。

  可这是那老家伙走了过来“小子!你的电话是你的公事,看书是你私事,你懂我什么意思吧!”他把座机扔给了我,差点就把线拉断了。

  “喂!”我接了电话。

  从电话那头传来了一阵女声,哦,没错,那是我未婚妻的声音“鑫凯!我在你们宇航局的花园呢!”

  我很惊讶“啥?你咋进来的。”手在慌乱的收拾文件,因为如果我未婚妻来了,那我就没法工作。

  “咦?”我能从话筒里听到她抠了抠头“今天什么日子你忘了?”

  “啥……啥日子?”我很纳闷的看了看日历。

  “你不是说今天你来接我么,明天可是你和我举办婚礼的好日子,都几点了,还有,我早都转到粹玛星际观测站了,你还以为我是普通大楼的会计啊!”

  我这才清醒过来“啊……宝贝儿,对不起哈,我给忘了,我马上下来!”我挂下电话,将文件草草的塞进了包里面,给我的上司告了别,不过也就一晚上,明天他还要去参加我和奚紫薇的婚礼。

  罗伦先生喝了口咖啡冲我笑了笑,然后脸色忽然变得极为严肃“还不快滚,你想叫你老婆等到找到第三者的时候么!”

  这种玩笑他经常开,所以我听了也没在意,很正常了。

  我按下电梯按钮,要知道,我现在处于极高状态,从云顶空间站到地面坐电梯最快也要十来分钟,我可以看见外面星系体离我越来越远,最后被云层所包围。

  我拿出了《星际探索论》,书中再一次提到一个叫镜海的宇宙星系,那是个离本星很远的地方,都到暗界了,那里没有文明,我们的克达计号曾探索到那拍下了许多珍贵的照片,但每一张都是黑压压的一片什么都看不见,唯一看见的只有一处波光凌凌的地方,照片当时一拷贝出来星际科研探索组的朱明录大师就带着组员进行分析工作,结论就是那很有可能是片大海,既然有了海,真长来说就有生命的存在,但自那以后,去探索的人就再也没有音讯了,这本书里的只是各界科学家的假想,他们认为那是个海镜(我们叫它镜海)它可以反光折射外面的场景,这也不是没有可能,但我们还无法去拿事实来证明。

  我来到了地面,舒适的森林光真舒服,说真的,在云顶工作就和在外太空工作没什么区别,就是远近问题了,恺荷森林养育了那么多星球,就我们一个星球有文明,真的是欺负我们嘛,这也不得不让我们去探索更深的宇宙,但是科学界早就发现在我们正对面枯陨林的后面有一个蓝白色星球,很显然,里面有海洋和大气,可我们没法过去,枯陨是一种极为危险的陨石,一旦周围出现声波震动,即时非常微小,它就会爆炸,一旦爆炸,整个森林系的星球都会玩儿完,这里面也包括我们,这还不是关键,最致命的是那个星球海洋极为的多,在枯陨包围的状态下,海洋每年都会有海啸,海啸所带来的声波极为大,促使这个星球早被好多陨石炸的移了个位置,据推算,如果按照这么下去,它迟早会被赶出森林系,移到另一个星系,我们也观测了一下,最有可能漂到的便是太阳系。

  “紫薇对不起啊,我真的给忘了!”我尴尬的跑过去冲她笑了笑。

  她没有太在意“没事,你公务比我繁忙,我理解。”

  我很高兴她没有生我气,实际上今天早在一个月前我们就定好了日子,今天是我和她领结婚证的日子,我们打算明天就举办婚礼,我们早就把礼堂订好人都请好了,结果我还给忘了,真是太大意了。

  我牵着她百褶细嫩的手走在回家的路上,我没有为我们结婚而感到兴奋,因为我在担心一件事威尔·惠顿实际上在失联之前还给我发了个星际邮件,上面仅仅写了几句令人感到疑惑话“黑暗使我什么都看不见了,你们别再尝试探索了,这里真的很黑,失落的孩子找不到回家的路,廖速看哦自己——”后面这一句话我大概可以猜到,他想输我名字给我说事,但遇到突发事件了,导致他胡点了一大堆,是什么突发事件,这事我越想越觉得可怕,也许正如他所说的,那里黑的什么也看不见,没有光源。

  回到家时,我冲了个热水澡,我依旧拿着那三张照片不放,即时水滴了上去,我放进柜子里,我还是觉得奇怪,不过我好像在惠顿的照片上发现了什么,那个站在飞船发射站的人是他本人没错,但人是裁剪上去的,那是他当年结婚时在更衣室门口拍的照片,因为我从他的瞳孔里看到了我和我的未婚妻,那么做任务的当天为什么不拍照片,而是后期裁剪的,可其余二位都是正常拍的,我洗着热水澡,心里却有冰冷的恐惧感。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