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隔日天涯 > 正文
第五章 半山长叹 血色山河
作者:天涯江湖  |  字数:2098  |  更新时间:2019-09-19 18:37:42 全文阅读

长安城两百里开外,临潼城郊。

  德王李裕束手而立在一座矮山之巅,这里是进入临潼城的必经之地。

  “殿下,吾等已经接连派出数十位飞骑,皆未找到李存孝。”一位银甲统领匆匆赶来,单膝跪地。

  “无妨。”

  李裕声音平静,眸子深处却透露出无尽的不安。

   “勋弟,希望你能安然无恙,否则吾大唐嫡系血脉就要断绝在本王手中!”

  一声长叹,李裕转身下山,身后披风迎风飒动,余留下一道斜长落寞的身影。

  朱温敢冒天下之大不违秘杀九王,这边意味着已经做好赶尽杀绝的打算,蒋玄晖、李唐宾等流绝对会将他们赶尽杀绝。

  他的人头,足可以让他们当中的任何一人封侯拜相!

  从神策军政变登基称帝,再到被贬,重封德王,他这一生,足可谓是大起大落,远非常人可以想象。

  时光飞逝,三天后,唐哀帝李祝被逼下令,发布檄文诏令:棣王李栩、虔王李禊、景王李秘、祁王李琪等八位王爷逼宫篡位,天下兵马大元帅朱温临危受命,铲除奸佞,受封参拜不名,佩剑上履,骑马上殿,特赐座椅,殿前听政。

  同时,发布海捕文书:捉拿贼首德王李裕及其一众党羽,凡提供消息者,赏万金,封百户侯!

  消息一出,天下震惊!

  曾经的陛下,如今的罪徒!棣王李栩、景王李秘等八位王爷,那一位不是坐镇一方。

  伴随着檄文诏令的发布,李唐宾、蒋玄晖开始大肆屠杀八王党羽以及灭杀一切与李裕有关的势力。

  与此同时,朱温密令朱珍祸乱后宫,随后更是以宫妃、公主与护卫有染之名,大肆屠杀皇妃、皇子、公主。

  淑妃李芳美惨死在掖庭宫外,唐哀帝李祝悲痛欲绝,心灰意冷,冷凄凄的宫中,竟找不到一位心腹。

  一切政令,皆任由朱温随意而为。

  长安城,护城河外,每天都有成百上千颗人头落地,滚烫的热血落入河中,血溅三尺,随着滚滚河水,源源不断的流向远方。

  三天内,长安城方圆百里之内所有的河流尽皆变味,暗红、血腥,百官人人自危,附近百姓更是噤若寒蝉。

  更加可怕的是,部分寻常人家的井水也变成了淡红色!

  无数人开始大迁徙,拖家带口,远离长安,企图寻找一片安静祥和之地。殊不知,这一切,都仅仅是一个开始!

  天下,已经不再安定,大唐各大番邦城镇将领早已磨刀霍霍,一场史无前例的大动乱即将拉开序幕。

  东都洛阳城,城南一间不起眼的合院正厅内。

  德王李裕高坐在正堂,左侧是一位妙龄女子,雪白的长衫,皮肤也如雪一般嫩白,黑发如瀑,面若桃花,芊芊玉指划过杯盏,红唇轻启,一饮而尽,举止之间尽现上位者应有的高雅、典贵。

  “德嫔,朱贼大肆屠杀皇子,如今你腹中龙胎乃当今陛下唯一骨肉。你之安危,关系天下苍生,吾大唐嫡传血脉,绝不能在你手中断绝!”

  德王李裕瞥向左侧哀帝的妃子,眼神忧郁而悲伤。

  话毕,德王漠然行至屋内墙下,忽拔剑而书,剑峰所及之处,扬沙落尘,不多时,行云流水的几行诗便凿壁而现:

  “流年弹指渐风凉,初心负梦顾如故?

  举目无日亦无己,别过往昔无归程!”

  宝剑入鞘,又是长叹一声...

  古有云兔死狐悲,更何况,他和哀宗李祝本就是亲兄弟。短短三天内,大唐血脉被朱温屠杀殆尽。

  如今,番外诸王中,只有他和李祝是大唐正统。

  往后只剩德嫔李雨腹中的孩子,还有从出生就被费尽心思雪藏的李勋...

  李勋可是当年昭宗父皇和他两兄弟才知道的机密,而今局势所然,已不再是秘密。除此之外,再也找不到任何嫡传血脉。

  “本嫔已经密令李克风日夜兼程请晋王回京护驾,想必此刻,晋王已经在赶来的路上。”

  短短片刻沉思被德嫔李雨话语声打断,李雨面色倨傲,在她看来,晋王要远比眼前这位德王更加安全,毕竟,德王如今已是‘贼王’!

  “什么!你竟敢秘密泄露本王的行踪!”

  李裕震怒,眸子深处却涌现出一抹不忍。

  “报!”

  门外一声急报打断两人的谈话。

  “什么事?”李裕脸色骤变。

  “启禀殿下,外……外面有追……”。

  嗖!

  门外,一只飞羽箭横空飞至,箭透胸而过,前来传信之人当即横尸在地。

  “哎呀!”

  李雨吓的花容失色,单手护着肚子,这可是她未来一生荣华的保障。

  母凭子贵!一旦李祝被杀,她腹中之子有可能就是未来的正统天子!

  “杀!”门外喊杀声四起。

  为了“隐藏”身份,德王李裕并未安排太多护卫在此。

  数十位护卫虽多是暗劲高手,几位将领也有化境高手,但面对无穷无尽的敌军,一时之间,也是无可奈何。

  李裕不得不亲自上阵搏杀,虎目寒光四射,拔剑斩杀,化境初期实力全然爆发,周身内力奔腾如火,手起剑落,身若游龙,每一次错身,身前左右不断有人倒下,残肢断臂洒落一地。

  “于飞虎!速速护佑德嫔出城!”

  李裕奋杀至于飞虎身旁,周身多处受伤,衣衫破裂,露出金灿灿的宝甲。

  他伸手重重拍打了一下后者的肩膀,目光复杂,似是不舍,但更多的是决绝!

  这可是他手下最忠心的心腹!

  九曲池政变之前,李勋的身份,就只有他和于飞虎知晓。若非事发太突然,他绝不会秘密告知李存孝、李克用。

  “殿下放心,末将誓死保护德嫔。”

  于飞虎重重点头,而后含泪厮杀,强行扛起德嫔,四位暗劲统领紧跟其后,输死搏杀,绕至茅屋后方,踏上早已准备停当的马车,直杀得前方蜂拥而来的银甲士兵胆颤心惊。

  “驾!”

  于飞虎策马狂奔而去。

  “袁掌门,快,拦住那辆马车!”

  李唐宾已从外界赶来。

  在其身后,一位须发皆白,脸色却异常红润的老者双脚立与一匹枣红战马之上,半闭着眸子,束手而立。

  闻言,老者猛的睁开双眸,两道精光闪现,当即一声大喝:“将军勿忧,待我先擒下李裕贼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