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娱乐 > 浮沉商海 > 正文
第四十九章 憾事
作者:晨欣雪舞  |  字数:2855  |  更新时间:2019-11-02 06:45:55 全文阅读

由于“第三者”参与的原因,魏铭没能体会到那种温柔,虽然心里小有遗憾可得到的收获却不少,这对他今后公司的发展大有帮助!

  “没想到方明会对你一往情深……”直到把启方明送上出租车,魏铭才悠悠的来了一句。

  “砰!”韩梓妤把背包仍向魏铭,“说什么呢!追求我的人多了去啦……是不是吃醋了?嘻嘻……”

  魏铭忽然间一愣,他还真没有任何的不适,知道对方是在追求韩梓妤,就是找不到晏子渃离开时的那种痛别,那种感觉就像一下子失去了方向,让人久久无法释怀!

  “怎么不说话?”

  “呵呵!还真被你说错了……”

  “滚!”韩梓妤才不会相信魏铭的鬼话,一个人在爱的道路上就这么容易“迷失!”韩梓妤忽然挽住了魏铭的胳膊,即紧张又显得那么自然,在外人看来两人绝对是热恋中的情侣,“送我回去吧,好不好?”

  “当然!”魏铭对韩梓妤的要求没有拒绝,这是风度问题。

  韩梓妤居住的地方离魏铭并不远,同样是一处别墅区。这是他第一次来到这里,自从两人认识以来,韩梓妤好像还真的没有邀请过魏铭到家里做客,一个人有一个人的想法,魏铭并没有往心里去。

  “进来吧!”韩梓妤轻柔的放下一双拖鞋。这是魏铭第一次见到如此大的客厅,也是第一次看到见到如此空旷的客厅摆设!一旁的木柜上放置着古树盆景,紧挨盆景的墙壁上挂着一幅不知名的画作,仅此而已!

  “这是一个朋友送给我的黑五针,我给它起名叫依恋!”韩梓妤主动的解释了一番。

  “画不错!”魏铭又指了指那副画。

  韩梓妤的眼睛停留在画作上,“谢谢!这是爸爸帮我画的,也是我最珍贵的东西!”

  “伯父还要如此的雅兴,实在是让我佩服!”画中一个小女孩趴伏在老牛的背上沉睡,没有忧虑只有安逸和憧憬!这种意境让魏铭一下子明白了此画的含义,不用说小女孩就是韩梓妤了,而老牛的定位让他十分的感动,这一刻魏铭又想到了从未谋面的父亲,“你很幸福!”

  “谢谢!”

  韩梓妤没有继续说下去,魏铭也不好问起他父亲的事,谈话一下子进入了沉默之中。

  “我要回去了!再见!”眼看着两人就要陷入无话可说的局面,魏铭也不好再待下去,他发现韩梓妤的情绪似乎有些低落。

  “嗯!”韩梓妤忽然转身环抱住魏铭,整个身体也深深地埋在了他的怀里,“对不起!今天不应该提起这个话题,对不起……”韩梓妤抽搐了几下,两只手抱的更紧了!

  魏铭有一丝怜悯,毫无理由毫无依据的怜惜之情!一个女孩住在如此空旷的大房子内,那种寂寞和空虚是没法用语言来描述的,“傻瓜,有什么对不起的!咱们是好朋友,是最好……最好的朋友!”魏铭此时不会有什么承诺!他一直都是彷徨的,找不到真正能让他落脚的安心!

  “自从父亲离开我之后,这里再没人来过……母亲也不辞而别!”韩梓妤的声音很低,“我父亲瘫痪了很长时间,每天我都是推着轮椅在这间客厅内陪着他散心!他不想继续受罪!那一天,没有任何征兆的就离开了这个世界!”

  魏铭爱怜的揽住韩梓妤,轻轻地吻了一下她的额头,“我理解!你很坚强,谢谢你能告诉我这些!”

  ……

  走在回去的路上,魏铭的心里隐隐作痛!没想到韩梓妤还有如此的一面。即便是父亲离开了这么长的时间,她依然保持着客厅的那种空旷,似乎希望有那么一天,父亲忽然会出现在她的面前,继续陪伴着自己直到永远!

  在外强迫自己坚强的韩梓妤,回到家里就会想起以往的点点滴滴,那种依恋只有失去的人才会懂!她不想让身边的朋友知道这些,甚至是跟着她汇思往事。魏铭已是她的选择,最起码韩梓妤是这么认为的,他迟早会知道自己内心的痛楚!这一点魏铭可以理解却无法赞同。

  “乔师兄好!怎么想起来给我打电话了?”魏铭还没到家就接到了一个电话,不知道乔东安这么晚打电话找他有何吩咐,不仅如此电话内似乎还有其他人的声音。

  “还真的可以打通!魏师弟,有件事你得帮帮我……现在方便吗?”

  “怎么?你要过来吗?”书生办事果然不按常理出牌,找别人帮忙也不看看时间点。

  乔东安哈哈一笑,“来吧!我可是费了老大劲才找到一个好地方,发现离你住的地方不是太远就给你打的电话了!快按照我给你发的位置过来……赶紧的!不见不散……”

  丫的什么意思,两人的关系还达不到如此熟悉的程度,这家伙怎么跟自己的秉性差不多?“乔师兄,你就那么肯定我在家?假如我在外地呢?”

  “确信你在家!别问我为什么……来了告诉你!速度……”

  乔东安说的地方还真是不远,为了防止喝酒的情况发生,他没有自己开车而是打了一个出租。这是一处农家装扮的小院,不知道院子的前面是不是地势沉陷出的大深沟,总之小院似乎建在了山沟的半腰处,从外面看院内也就是一栋三层的小楼,楼前种植着各种花草树木,一个小水池潺潺流水,数条小鱼在里面游来游去,最后钻进了一处假山的缝隙里。

  “无往而不至,不知也!”

  “往来而不深,难知也!”

  当魏铭看到进门处的对联,就立即来了兴趣,特别是横批“滔天大憾”更让他百思不得其解!“还滔天大罪呢!神马玩意啊这是?”魏铭琢磨着这句话的意思,随之就迈步走进了大厅。

  “果然是生意人的速度!来魏师弟……我给你介绍一下!”整个大厅布置的很有诗意,跟外面的感觉完全不同。正中间放置着一个茶台,旁边还有一个大大的棋盘,当然墙壁上也挂了几幅字画,其中郑板桥的“难得糊涂”很是显眼,打眼一瞧就是赝品,不过书写的人却是个名家,魏铭对此人还是很钦佩的。

  茶台的四周坐着包括乔东安在内的两男三女,“这位是段富泰,我同班同学你的师兄!”乔东安首先指了指身边的那个男子。段富泰看起来很是成熟,身材跟他的名字差不多,很有分量。

  “魏铭,请多关照!”魏铭走过去跟段富泰握了握手,随即坐在了一个空着的位子上。

  “魏师弟客气啦!我虽然是你的师兄,要按成就来说还得跟你学习,请多指点……”段富泰没有拿出师兄的架子,可见乔东安早就跟他说起过魏铭。

  “等等,还有三位美女要介绍!”乔东安大手一指,“张彤颖,目前在邑州市规划局规划科工作,咱们的师姐!这位是杨琸蔓,我的同事……师出一门!”

  等魏铭跟张师姐和杨琸蔓打过招呼之后,乔东安呵呵一笑继续介绍道:“魏铭,这位我想跟你着重介绍一下,你们两个可是有很大的渊源!”

  “哦!此话怎讲?”最后这个女孩早就引起了魏铭的注意。他可是见过不少的漂亮女子,晏子渃和韩梓妤都是一等一的大美女,可二人跟眼前这人比起来,还是有那么一点点的差距,恍如脱俗的感觉是他从来都未有过的,似仙不是仙,浮尘已去不食烟火,皎皎兮似轻云之蔽月,飘飘兮若回风之流雪!

  “我叫欧阳沐曦,是这里的老板!多谢魏总的关照……”乔东安还没有来得及介绍,女孩已经主动站起来说出了自己的身份,不仅如此,欧阳沐曦同时伸出玉手眉眼盈盈的看着魏铭,“我也是经济贸易系毕业的,现在应该是成了商业与资源学院,比你高了一届!”

  “啊!师姐好!我怎么没见过您……”欧阳沐曦的手柔柔的软软的,给人一种舒服的感觉,魏铭几乎有些失神!握着的手甚至不想分开。

  “退学了!严格意义上来说,我没有毕业证!”欧阳沐曦的话很轻盈也很直接,似乎是别人没有拿到毕业证一样。

  “哦?美女怎么都有这样的毛病!”魏铭想起了韩梓妤。

  欧阳沐曦嫣然一笑,“高校嘛……高兴了就去学校,我不高兴离开很正常!”两个深凹的酒窝进一步加深了凌昊对她的印象,特别是她对于高校的解读。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