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我在江湖飘已经好多年没起色了
作者:路溪  |  字数:3633  |  更新时间:2019-09-16 22:02:31 全文阅读

倘若倒霉也能论资排辈,我的运气绝对是能“连中三元”的水平。

世事如棋,起落无常,正如《命运赋》所载,“鲲鹏浅滩之困,苍龙折角之痛,蛟龙未遇,潜身于鱼虾之间。君子失时,拱手于小人之下。”

怎么说我身上流的也是英雄的血,要经历怎样的磨砺才能和它一刀两断?雨露均沾,恩施天下?还是手挽一把短剑,头顶着一个‘匪’字嘴歪眼斜骂骂咧咧过打家劫舍的草寇强盗之流,不,不行,不要,我不能堕了先人的一世英名。

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江湖,动人心魄,波澜诡谲,口蜜腹剑,柔软多情。而我的江湖就是,每天挤破脑袋试图进入一个比自己牛X很多的圈子。命犯三冲,灾星附身,一路折戟沉沙,最终死在了头天晚上,能怪运气不好?

我深信,悲伤和难过只是生命中的点缀,熬过去也就没什么。愿以书中暖,驱散今日寒。听起来我的生活很复杂,可我真的是没有一点儿虚荣心。

眼泪对于我来说,就是一场蓄谋已久的宣泄,有时候感觉自己挺残忍的,不懂你眼泪的人觉得无所谓,懂你眼泪的人你怎舍得她与你一起落泪!

  很多时候,我在别人眼里就像是一条赖皮狗,与其说是癞皮狗倒不如说是一条完全不要脸的哈巴狗,摇尾乞怜,毫无底线地等待着被包养的一副温顺怜悯的贱样。整天惶惶不可终日,瘦小的躯体背负着早熟的灵魂在充满敌意的寒风里轻颤。风并没有那么凛冽,刺骨的却是风情。

“你不曾在意的时光才是最美的过往。”好久没有倾倒垃圾情绪了。可见你的卑微和贫贱是多么的突出。

  我知道在我的文字背后还生活着我一群非常要好的朋友,尽管我们不曾谋面。要么就是你曾出现又离开。毫无责任感地撇下我,让蹉跎风月把我这体无完肤的身体射成千疮百孔,让寒云昼日把我留在这清欢的寂寞王国里倍受煎熬,硬硬生生把我熬成了一台上了床也不知疲惫的打桩机。

某人在写作上,是一个不知疲惫的旅人;怎么在床上,就熬成了一台不知疲惫的打桩机呢?试衣间里的罪恶,是无数人向往的国度;生活的艰难,终将会成为别人的笑谈。

细细想来,那时候我总会站在那扇小窗户面前,当我伸出手指在光线中变换阴影的时候,声音里没有任何感情可是却弥漫了忧伤。我总是想看看流浪星球在那个时候是什么样子,当光线汹涌着穿进房间的时候,会有不同的风不歇斯底里地吹着,映月紫云中隐约伴有一丝哀鸣。站在一望无际的天台仰望着相同的天空,找寻着灯光和星光熄灭的方向。

  我生活在一个小城市,我希望在往后余生我能成为一个我想要成为的自己。

  追本溯源,兰州,早在五千年前,人类就在这里繁衍生息。西汉时期取“金城汤池”之意而称金城。隋初以后改置兰州。历史悠久想必说的就是它吧,言外之意就是“贫穷落后”(相对北上广深这几个盆景而言)。我曾在文章中多次提到它,可见,它在我的心目中占有一个很重要的位置。

  这世界有点假,可我却莫名爱上它。虽然一切都是假的,那就告诉自己一切都是好的。

  卖房子能算是一种理想吗?是的。我经常这样告诫自己。

  从我的业绩就能分析出我为人处世的态度,躲在自己阳春白雪的世界里疯狂追逐自己存在的意义。要是让领导看到我这个样子,会不会翻白眼。答案是肯定的。

  还有我那讨厌的同事,经常拿我寻开心。不但不发光还要吹灭我这盏苟延残喘的枯灯。

  口蜜腹剑的江湖断不了恩怨是非,有些人真的很讨厌,有时候你怎么防备也抵挡不住背后的诋毁和暗箭齐发。毁你的往往是不会说话,害你的却是不懂人情世故。你可以发你的光,也可以不发光,但请不要吹灭别人的灯。

  我很荣幸加入到了一个比自己牛X很多的圈子,成为了房地产渠道业务的一员,我不觉得我的工作不够体面,反而有一丝丝的自豪。

  财迷的自己,以前是何等的孤勇,现在除了疑问和感叹外,唯一令我感到欣慰的是公司对我的包容和支持。我竟然连深爱的、最爱的MONEY都不要了,一意孤行毫无责任感地选择了文艺圈这件事。即使身在地产圈,我还是可以选择偶尔文艺一下。

  都说房地产是简单而粗暴的,不知它也有温柔文艺的一面。房地产渠道业务员为了迎合市场经济平衡不惜生命在寒风凛冽中急于上前搭讪或喋喋不休,并非他们的灵魂无处安放。而是他们想要表达一些情感,他们不是你们眼中所谓的无所适从的推介者。而是一群为了自己小小梦想的奋斗者。

  没有人会天不怕地不怕,她们怕自己一味地宣泄自己在那悲伤逆流成河中的一丝哀鸣,怕自己的态度不够诚恳,不够热情,怕本来就没有磁性的声音顿时没有任何吸引力,又怕会适得其反,反而让彼此相互受到冷落,最后只剩下几句冷淡的回应。

  我深知在每个人心里都有一道防火墙,心存芥蒂,尤其当我们初步交流的时候。

  卖房子能算是一种理想吗?肉夹馍是安身立命之保障。虽然我不止一时觉得自己过得卑微,但是我知道卑微的人站在伟大的苍穹下面一定会听到巨大的轰鸣声。不管周围的环境怎么样,我都得找到一种让自己开心活下去的理由。我从未想过要对任何人产生兴趣,以至于现在我撕破脸皮想要去了解从未有过的欲望。

  兰州的夜,孤独而压抑,寒风吹彻,我也学会了隐忍痛苦。有些人说我很可怜,可我找到了让我更加珍惜生活的东西。我生怕我这个双重性格的人有一天会麻木起来。在这个令我恐惧和所有人漠不关心的孤独的城市里,我希望有个人能够悄悄地走进我的心里,带给我意想不到的收获和惊喜,这样我一定心存感激。

  一想到别人质疑我的卑微,我觉得这样的言论就像是一根棉针深深地扎进我的毛细血管,就像深扎在我心脏里的一枚毒刺,直至死亡来临,如果说解脱是最好的归宿,我愿意躲进冰冷的棺材里孤独的死去。

  实际上,唯有静夜才会让我感知存在的意义。我不知道这样的生活技能能否让我重新打开新的生活方式。所以我只活不想,因为所有的结局都是事先安排好的。还有就是有一种挫败是你鼓起勇气说出自己的想法,却遭到众人的嘲笑。走一条人迹罕至的路,一条只有自己笃定相信的路,一条只有一个行色匆匆的路。无论如何你也要拼劲全力在未来转角的下个路口等着曾经嘲笑你的人。

  “努力工作”已成了我当下的首要任务。金钱,金钱,金钱……你知道吗?我们这个行业的主题好像一直是在’重复’这几个字眼。

  对未来真正的慷慨,就是把一切献给现在。既然看不清未来,就要把握好现在。

  当我再次回到这里,脑海里挥之不去的依旧是那些让我爱慕却始终无法救赎的笑脸。

  别人也压根不会在城市初晨的阳光下,想起你那冰冷的外表下竟然会隐藏着坚毅,自律和孤独。面无表情的穿过四季,在时间的罅隙里看乱世成殇,看繁花尽去。外表冷酷,给人的错觉是冰山老妖哑巴人鱼,很明显这一切都是错觉。不过你可以继续保持。

  我真是个没出息的东西,若再不收敛你的矛盾和世故,无从更改的话,你终将会被“惆怅的眺望”影响你的一生。

  “上九天揽月,下五洋捉鳖,提笔绘蓝图,上马卧鞍桥。渴饮匈奴血,饥吞胡虏肉。”

  话不在多,言简意赅,“努力工作”已成为了我当下的首要任务。

  很多次在文章中,甚至在小说中我都提到,我的话语像个皱而坚硬的果核,躺在黑暗里,每次这样想着,要是我的生活从此改变该有多好。这里的生活已使我对眼前的这个地方产生违和感。我一直再想着对于这个地方什么时候能够用得上“逃离”。

  和某人短短的几句对话也会让我胸腔里拉扯出一阵强过一阵的伤痛感。就像是没有包扎好的伤口,每一个动作,都会让本来该起保护作用的纱布在伤口上来回地产生更多的痛觉。缓慢的,来回的,钝重的痛。

  当年他站在血腥灾难面前看乱世成殇,他说:“我在身不由己的江湖,无数的人性恶善在我面前渐次上演。”他眼神里带有血丝,那是濒临深渊的绝望。

  那时候的我,冷眼看苍生,尽握众生繁华。

  为了她,我视金钱为粪土,为了她,我不惜一切和父母吵得天翻地覆。觉得往后余生只有她能够温暖我的全世界。

怎奈现实是事与愿违。她态度暧昧不明,若即若离,只当一切都是一场游戏,却不知是谁入了谁的局,又是谁交付了真心。我悲愤,当然是因为围绕着一个男生与另一个女生至死不渝的爱情充满了悲观的未来。我的心里是漫无边际的恐慌。脸是苍白的,小腿不停地颤抖,怕一不留神她会悄悄地掉进别人的圈套。

  宿醉后的一切就像做了一个暧昧昏沉的梦,心惊过后,一颗心就像坠入不见天日的无底深渊。

  该怎么去形容自己所在的世界。头顶是交错而过的天线,分割着不明不暗的天空。断云在狭长的小巷里投下深浅交替的光影。我们就是在这样的环境里心安理得地生活着,有时我觉得满足。

  她回过头来嫣然一笑,说:“别在我身上动任何歪心思,你的眼睛是不是随着我每个月的大姨妈一起流失掉了,视力有毛病。”她兜了个圈子说得我无言以对,可心里却免不了几分欢喜。

  其实我知道真正生活痛苦的人却在笑脸的背后流着别人无法知道的眼泪。生活中我们笑得比谁都开心,可是当所有人潮散去的时候,我们比谁都落寂。所以很多时候我都不想再去写我生活中的忧伤,我想让那些忧伤沉淀下来,没有人知道,当千年万年后,我的骨骼变成飞扬的尘埃,我想它们也应该凝成了晶莹的琥珀。

  我经常告诫自己说,虽然我不敢承认我可以让所有女生为我发狂,但我有绝对的优势让她们失去少女的矜持与庄重,因为我也算是一个有着特殊身份长得仅次于吴彦祖的隐形高富帅!虽说这都是后话,但我完成了其中的三分之一。很多次我想启动自杀式的升级。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