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娱乐 > 医品狂婿 > 正文
第84章 越来越过分的江梅
作者:善心靓医  |  字数:4183  |  更新时间:2019-11-02 20:15:13 全文阅读

白如玉只是淡淡地点了点头,她是给秦宇面子,但不代表她要给江梅面子,江梅娘家人,和她有什么关系?

“秦宇,聘请你作为我们公司的赌石顾问,我在公司内通报后,可是感觉到很大压力的,有不少人不服你,今天的赌石大会,你可不要让我失望!”

白如玉聘请秦宇当赌石顾问,把宝压在了他身上。

“我会尽力。”

给白家做赌石顾问,是双赢的事情,毕竟现在他缺少本金,需要积累。

“好,我带你去见见白氏的几位赌石高手。”

白如玉在前面带路,介绍秦宇认识公司其他赌石高手,毕竟赌石是众多高手携手相助,不可能只指望一个人。

“哼,拽什么拽。”

江梅在后面跟上后,冷哼了一声,对于被白如玉无视,非常的恼怒。

白如玉看到白闻天后,就带秦宇一行,朝父亲白闻天走去,因为公司赌石顾问,此刻都和他在一起。

“爸,秦宇来了。”

白如玉和白闻天打招呼。

“给秦宇,介绍一下公司聘请的高级赌石顾问。”

白闻天压根就不相信秦宇能帮他们白家解出更多的翡翠料子出来,上次完全就是运气,但女儿执意聘请秦宇为赌石顾问,秦宇当时又救了白老爷子,白闻天就同意了。

“白小姐,赌石圈子内,我从来没有听过秦宇这个名字,缅甸也好,国内也罢,从未听说,赌石一行,需要长久的积累,像秦先生如此年轻的赌石高手,我没见过几个,不过那几人都是传承赌石世家,而且天赋异禀,不知道秦宇先生传承哪里?能说一下?”

一名五十多岁的国字脸中年男子,听到白如玉郑重的介绍秦宇,把秦宇和他放在一个同等级上面,心中很是不悦,看向秦宇的目光充满了质疑。

“秦宇,这是缅甸华人葛永才葛赌神,传承葛家,祖上就是给人做赌石顾问的,一手听音辨翡的能力出神入化,是我们公司的高级赌石顾问。”

白如玉道。

“葛先生,大名鼎鼎,秦宇比不上,我没传承,我就是一个普通人,偶然赌过几次原石,就中了两块翡翠料子,承蒙白总信任,就成了白氏珠宝的赌石顾问,葛先生卧室比不了的。”

秦宇一脸真诚地说道。

“白总,这是真的?”

葛永才才一听,满脸愕然,没想到白如玉会如此草率,难道不知道赌石的风险?

所谓一刀天堂一刀地狱,绝不是说说,各大珠宝公司,聘请赌石顾问,慎之又慎,都是经过诊金火炼的赌石高手,轻易不会冒险聘请成名的新手。

白如玉却反其道而行之,就因为证明了一次,就聘请秦宇为公司高级赌石顾问,这让他感觉到耻辱,以及对方对自己的蔑视。

“老葛,不要动怒,年轻人需要机会,如玉对你并没意见,是真才实学,还是样子货,咱们就很快就会知道。何必动怒?“

白闻天立刻出声打圆场,女儿还是不够圆滑,如此看重秦宇,兴师动众地介绍他,葛永才几位赌石高手,怎么可能不胡思乱想?

不过对于白闻天来说,这都不重要,秦宇要是水货,不用他和女儿出面,就会被葛永才挤兑走,要是真才实学,葛永才等人也会主动离开,谁能给他白家带来更多利益,他就用谁。

“白董,既然这么说了,我老葛也不好再说什么,免得别人说我欺负新人,但我还是想提醒白总,赌石不是开玩笑,失误会带来巨大的损失,希望白总没有看错人。”

葛永才觉得白如玉太意气用事。

“白董,吕家来了。”

此时,另一位赌石高手,突然对白闻天说道。

他口中的吕家,自然是白家的竞争对手,吕金钟。

白闻天抬头看去,就见吕金钟在一众人的簇拥之下,有说有笑地走了过来,身后是大女儿吕虹和大女婿葛立杨,小女儿吕青和小女婿任骏。

吕金钟也看到了白闻天,竟然主动朝这边走了过来。

“老吕,听说你身子不太舒服,怎么一下子痊愈了呢?要是不舒服,就不要勉强,选赌石可是非常耗费精力的一件事情。”

白闻天一脸好心地劝道。

吕金钟的两个女儿听到之后,非常不满,但毕竟是小辈,吕金钟没开口,她们也不敢乱说话。

“白董,我们关系什么时候这么好了?至于我的病情,就不用你操心了,老天开眼,让我结识了以为神医,这位神医,一出手,就治好了我,而且我和这位神医还很有缘分,竟然在这里再次碰面。”

吕金钟丝毫没有生气。

白闻天皱眉,吕金钟被治好的事情,他是知道的,但是谁治好的,吕家并没有透露。

“吕董,你不守信用啊,现在我还没看到你送来的红翡戒指。”

看到吕金钟,秦宇一阵嘀咕,就直接走上去,一阵埋怨。

“白总,你聘请的这个顾问,真不知轻重,那可是吕金钟,他上去攀关系,只会自取其辱!”

葛永才讥笑道。

但他的话刚说完,很快就被打脸了。

“小秦神医。”

吕金钟看到秦宇走过来,立刻道:“你要的翡翠戒指,我觉得实在不能表达我对你的诚意,红翡就算用不俗的料子,也无法和冰种水种料子媲美,今天是赌石大会,吕家肯定要在赌石大会大杀四方的,你要不要考虑换一下?水种或者玻璃种,二选一,任何一个都比红翡料子做的好。”

“小秦神医?”

白闻天距离近,听到吕金忠对秦宇的称呼,愣了一下。

“白总,吕董为什么叫他小秦神医?难道治好吕董的是他?”

葛永才见吕金钟对秦宇如此客气,脸色有些难看,这家伙不但会赌石,还懂医术不成?吕金钟是他治好的?

“秦宇,怎么回事儿?”

白如玉没有搭理葛永才,朝秦宇走了过来,她没听秦宇提到过为吕金钟治疗的事情,吕家可是他们白家的竞争对手。

“方便说?”

秦宇看向吕金钟。

“小秦神医,我知道你是白家的赌石顾问,不过这不妨碍你给我治疗,没什么方便不方便的。”

吕金钟笑道。

“吕董的病,是我治好的。”

秦宇对白如玉笑道。

“吕金钟,你运气不错。”

白闻天对秦宇治愈林金钟,心中是很不爽的,吕家可是他的竞争对手,整个吕家全靠吕金钟撑着,他要是出了事儿,吕家顷刻间就会被撕成碎片,结果吕金钟竟然被治愈了。

白闻天说完,就去原石展览区了,待会竞争肯定很激烈。

“我们也过去吧。”

白如玉对秦宇说道。

秦宇点头,对吕金钟道:“吕董,还是用红翡的料子,就不用换了,红色有着它独有的意义。”

“好,听小秦神医的。”

吕金钟笑道。

“秦宇,吕家要送你红翡料子?”

和吕家人分开,跟上白家人,江梅立刻从后面走了过来,问女婿秦宇,激动道:“什么时候给你红翡料子?够不够做几个戒面?耳坠?玉石挂件,要是够做一套的,那就更好。”

一直没开口的沈瑶,看到白如玉似笑非笑地看过来,脸上发烫,臊得慌,好像在嘲讽她似的。

“你有完没完?那是吕家送给贤婿的,和你有什么关系?送了,就算要做成品,那也是给瑶瑶,你抢瑶瑶的东西干什么?”

沈忠低声斥道。

“我怎么是抢瑶瑶的东西?给瑶瑶做了成品,要是富余,给我做一些不是应该的?”

江梅强势道。

“哼。”

沈忠冷哼一声,懒得搭理江梅,他发现家里情况慢慢变好之后,江梅越来越没谱,做事儿越来越过分。

“等赌石大会结束,说不定我手上就有富余料子了,到时候你可以选几件。”

秦宇没有驳江梅面子,因为她看到神色难看的沈瑶,江梅是沈瑶的母亲,他要考虑维护沈瑶的脸面。

“秦宇,这可是你说的,你可要加把劲,再现好运!”

江梅听的一喜。

“赌石大会,分为两大部分,一个是暗标区,一个是明标区,在赌石行有句话,叫一赌暗标,二赌明料,好料子往往都在暗标区,不过明标也有好东西,只是和暗标比起来还差得远!”

到了明标区,白如玉走过来,主动和秦宇介绍道。

“贤婿,这些原石标价都不低啊,我想碰碰手气,也不敢啊。”

来到明标区,原石标价少则十几万,多则几十万上百万,甚至几百万,比玉石街的门店标价要高的多,沈忠不敢轻易试水。

“岳父,我还有五百万,你要是看上哪一块,咱们可以试水碰碰运气。”

秦宇笑道。

“你哪儿来的五百万?”

沈瑶听后直皱眉头,低声道:“是不是你妈给你的?”

秦宇笑了笑,他现在来钱快,沈瑶就认为是他那个母亲给他的,解释也没用。

“五百万?”

江梅一听,顿时激动道:“你是不是又偷偷去赌石了?赢了五百万?秦宇,你运气还真好,那你赶紧的,拿两百万出来,让我和瑶瑶大舅小舅试试水,他们本来就没多少钱,去赌风险太大,你拿出两百万,这下子我们就不用为本金发愁了。”

“……”

沈忠气的差点背过气去,江福和江春是你亲儿子?吸自己女婿的血,照顾他们。

“江梅你现在真是越来越拎不清!”

沈忠气的懒得搭理江梅。

“我怎么拎不清了?照顾自家人有什么错?”

江梅不以为意,催促秦宇赶紧拿两百万出来,他们也试水赌几把。

“妈,你闹够了没有?”

秦宇皱眉的时候,沈瑶再也忍不住了。

“你也这么说我?我们不是一家人?秦宇的钱不就是我们的?以前他吃我们的,用我们的,现在我花他点钱不是应该的?”

江梅见女儿沈瑶也反对自己,被气到了。

“白总,我那五百万能现在提出来?”

秦宇见沈瑶脸色臊得通红,气的说不出话来,也不想她为难,自己的心头好是沈瑶啊,就不能看她受委屈,罢了,就先打发走越来越极品的岳母。

“当然可以,你的账户,我也知道,我现在就转给你。”

白如玉笑盈盈说道,心中竟然升起一种从未有过的想法,秦宇是快宝玉,但沈家人明显不珍惜,入赘沈家实在是浪费啊。

秦宇很快就从白如玉那里拿到了五百万,秦宇正要转江梅,沈瑶阻止了,道:“只能转她二十万!”

“瑶瑶,我是不是你妈妈?只转给我二十万?秦宇可是有五百万呢,二十万能赌几次?不行,最少得两百万!”

江梅立刻催促秦宇赶紧转,现在就要两百万。

他大哥江福和小弟江春,见沈忠怒视他们,撇过头去,就当没看见,两百万可不是小数目,待会分到他们手里,每个人都好大几十万呢。

“岳母,两百万就两百万,就当是我对你的孝敬钱了,你要是全输了,以后可不会再给你这么多。”

秦宇见江梅一副拿不到两百万誓不罢手,一旁白如玉看笑话让沈瑶脸色极其难看,他也不想过多纠缠,两百万赶紧打发了江梅,以后秦宇肯定不会这么好说话了。

“秦宇,算你有良心!”

拿到两百万,江梅喜不自胜,立刻对江福和江春道:“大哥,小弟,咱们分一份,待会试试手气。”

江福和江春脸色都是一喜。

“你妈怎么变成这个样子了?越来越过分!”

沈忠很是生气。

“算了,她要是一直纠缠下去,也没办法赌石。”

秦宇说道。

“暗标还没开始,明标现在就可以赌,要是都看重了其中一块原石,就直接竞价,价高者得。”

白如玉道:“我们就先从明标开始吧,先热热场子,找找感觉。”

“瑶瑶,你也试试,说不定就能赌中呢。”

秦宇笑眯眯对沈瑶说道。

“我劝你要有自知之明,你妈给你的五百万,只有三百万,你赌不中,全都会砸进去,这样浪费钱,你不心疼?”

沈瑶摇头,低声劝阻秦宇。

秦宇笑了笑,看来沈瑶是不会和自己一起赌石了,看向沈忠,道:“岳父,这是最大的明标区之一,你看上那块原石,咱们买下来。”

“好,我就挑两块。”

沈忠惊喜道。

江梅见沈忠在那挑挑拣拣,磨蹭这么久,耐心全耗尽了,直接和大哥江福江春离开了,去别的地方挑选原石去了,他们不一定非要靠秦宇,临时请个赌石高手帮着鉴石,还是有很大可能出绿的。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