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侍劫 > 正文
73 道本无问
作者:清瘦人间  |  字数:2046  |  更新时间:2019-11-21 09:04:06 全文阅读

最后双脚齐齐顿足,发出一声轰鸣,白玉砖石破开一个大坑,裂缝化作细小蚁线蔓延,落尘齐齐倒卷,迷了视线。

台下众人,呼吸齐齐粗重,神情紧张,目光盯着落尘,久久不愿离开。

“小兄弟没事吧!”

这时候,一个道人心有不忍,想要上台看看情况,却发现台上的阁老,面色阴翳,抬起的脚,于半空中颤抖了一次,又缓缓缩了回去。

“咳,咳...”

烟雾散去,模糊的轮廓渐渐清晰,正是秦川。

见此,众人才长呼一口气。

秦川喘着粗气,大咳两声,将积蓄在喉咙、肺部的血水清空。

脸上除了血水,便是惨白,左肩颤抖不止,双腿已经筋骨皆麻,好半会才感知到有些许温暖。

周身三尺之内,砖石尽皆化作细小的碎粒粉尘,将双腿埋没。

施力先要拔出双腿,却未能建树,索性不再费劲。

一拍储物袋,抓出一大把丹药,混着血水,囫囵吞枣的一股脑塞入口中。

可哪怕如此,右手处仅仅握着的荡髓散,却不然丝毫尘埃,松开手,露出的好似一团金光。

“这是荡髓散?”

阁老最是熟悉此物,一时间也不知如何解释。方木炼出的荡髓散只是寻常的棕黑色,个头倒是相仿。

“因为我在其中多掺杂了一种包含地炁的药草,所以,以天光之天炁中和,最后炼出这——黑心丹!”

秦川不知该如何取名,可一撇眼前的阁老,当即脱口而出。

倒是与荡髓散如出一辙。

而阁老恍若未觉,仿佛不知秦川映射的是自己,只是面沉如水,一瞥一旁的华嵩。

“此事,你来决断吧。”

虽说秦川炼出了此丹,可是,实在难以判断是否超出了时间。

而胜负的最终决断,似乎悄然换了一种方式。便是判断,这黑心丹最后成形时间是否在规定时间内。

阁老此举也是无可奈何,若是不由分说地判秦川负,怕是台下的那群人要红着眼将自己撕碎。

他本想借力向扶鸾施压,没想到作茧自缚,这些人此时对自己多有不满,不再任由安排。

以退为进,倒是稍稍止损了。

华嵩并不是丹一之人,此事交于他,最好不过。

“我,我来决断?阁老,您老人家不是说...”

他闻言忽然一愣,这事儿极为棘手,判谁胜,都会有人觉得有失公允。心中腹诽一声,再看向秦川与方木二人。

有些头疼啊!

心头正迷茫时。

“我认输!”

“嗯?”

台下之人以及华嵩齐齐一愣,没想到这紧要关头,方木认输了。

黄泉果固然珍贵,可方木更是知晓,自己若是取了此物,日后必定备受针对。

更何况,秦川说过,要治好宛童。

若是比试之初,自己绝然不会相信,可是,事到如今,不得已而为之。丹一阁已经不可信,唯独,秦川此处,尚有希望。

只是,不知道,他师承何处。如此丹道,来历定然不简单!

方木思来想去,都未将扶鸾殿包括其中。

扶鸾殿素来诡异,其中弟子...

阁老听到方木的话,身形一滞,双目之中更是苍老。苦笑一声,大有深意地看了一眼素师。

目光一扫,游走一周,好似穿透了层层叠叠的云雾,不知是望着偌大的青山宗,还是这方天地。

拄着拐杖,一瘸一拐地向山下走去,不知觉间,两行浊泪渗入面颊上的褶皱,沾染了长衫,落在青石板上。越发老迈,尽是萧索。

“老朽,这些年,错了吗?”

“错了吗...”

望台之上,素师遥遥望着阁老渐渐远去的身影,口中呢喃着。“错在天地。”

青山衔天处,忽然乍响起一声闷雷,惊起林中宿鸟四散。

“要变天了...”

再说秦川。

既然方木已然认输,谁胜谁负再多议论,显得没有意义。

秦川多了一些虚名,不过更叫人欣喜的是,即将获得一枚黄泉果。

对,是即将。

黄泉果并非寻常之物,寻常之人见不得,摸不到,更摘不下。

这机缘,只得自己去争,而奖励,不过是提供了这一个可能性罢了。

丹会之事,已然结束,这是对众人而言的。没有获得锻体丹丹方,可见识到这样一个少年才俊,也不亏这一日工夫。

对方木与秦川而言,并非如此。

秦川在方木搀扶下,费力地将双脚从砖石瓦砾堆中拔出。

细密的血珠一时间不受约束,顺着毛孔缓缓渗出。

苦笑一声,颤抖着右手,从储物袋中取出一把疗伤的丹药,正准备入口事,却被人一把抓住。

抬头一看,不是素师还能是谁?

“师,师尊...”

秦川瓷白的脸上忽然多了一些红润,说话间有些吞吞吐吐,引得娇娥神情一动,心道。“终归还是个孩子,倒也难为他了。”

她轻笑,素面泛起梨涡,语气有些责备。

“为师可没教过你这般胡来!”

连带着一旁的方木,定睛望着伊人已然出神。

好似秋阑春至,待那暗香入鼻,心头一震,恍若隔世。

收敛心神,连道。“非礼勿视,非礼勿视!”

不过,胸口砰砰的心跳却是不受控制,越发急促。

“道本无问,问本无应。有人问道,才能入道,最后才是悟道、证道。”

“而人道,天道皆是如此。”

“丹道取自天道,以人道凝练而成。在入道这一点,你做的很好。”

“可独独缺了问道!”

“依你这法子,体内的伤势只能暂时压制。即便日后解决了,也会落下暗伤。”

素师一开口,方木不禁侧耳,这声音柔和,将全身化作酥骨,融化了耳根。

但紧接着,全身齐齐一震。心心念念的,皆是。“道本无问,问本无应。有人问道,才能入道,最后才是悟道、证道。”

“缺了问道...”

“问道?何为问道?”

不知觉间,忽然开口。

目光迷离着望向素师,却发现素师虽然张开了口,却发不出任何声音,或者说,自己听不到!

“是了,道本无问,问本无应!一时不察,倒是我,着了道,误了道。”

道本无问,问本无应...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