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玄灵术 > 正文
第六章废物和天才是如何衡量的二
作者:逆海空流  |  字数:2515  |  更新时间:2019-10-07 19:08:41 全文阅读

  “哼,算你识相,告诉你乖一点,我还可以从轻处罚,要不然,哼哼哼。”

  刘昕和秦琪离开。

  “我说,这是不是太狠了。”

  “狠,我已经很仁慈了,你也不看看他那样,都是自己作的。”

  “有吗?”

  张昊坐在床上,茶不思饭不想,“我到底得罪谁了,都找我麻烦。”

  第二天清晨,刘珂第一个来到办公室,张昊已经在办公室门口等待。

  “你在这里干什么?”刘珂问道。

  “你不是要开除我吗,我是来办离校手续的。”

  “啊,谁要开除呀,就算是旷课一个星期,也不至于开除,更何况你不也没旷课吗?”

  “我”

  “王莉老师呀,不就是食堂的那位吗,我知道,我只是很好奇,你怎么会选择去上她的课,感觉如何。”

  “非常好,比坐在教室里发呆好的多。”

  “是吗?还有谁说我要开除你的。”

  “刘昕,她说的 他还威胁我,让我连乞丐都做不成。”

  “啊,不会的,我又不是恶魔,怎么会做那么没良心的事呢,再说你可是我亲姐姐介绍来的,你也算是走了点后路,啊。”

  “有吗?”

  “哈哈,刘昕她是吓唬你的,他没那个权利。”

  “我就想问一下 ,为什么学校里还有学生会。”

  “为什么不能有。”

  “不到30个人”

  “我知道,学生会没有的话,会很乱的,我这么做,是为了让这个学校更像学校,仅此而已。”

  “还有学生会是怎么选出来的,我怎么不知道。”

  “因为,他们是在你消失的这几天出现的。”

  “有主席吗?”

  “还没有,”

  “那我要申请当主席。”

  “啊,开什么玩笑,我本想自己来当主席的,毕竟我们学校人有点少。”

  “那我当副的好了,这样的话,刘昕应该就管不到我了吧。”

  “啊,是这么个理,但是没必要呀。”

  “老师,你会同意的对吗?”

  “恩,好吧,既然有人针对你,这个主席就让你当吧,还有不要滥用职权,虽然你能管的就那么几个人。”

  “啊,谢谢老师。”

  张昊离开。

  “真是的,就这样吧,让我看看,你当了主席会怎么做,”刘珂玩味道。

  下午放学,张昊离开教室,“又我一个人呀,王莉老师有事去城里了,看来又得无聊几天了。”

  刘昕出现在教室门口,“张昊同学,请打扫卫生。”

  “啊,不用打扫了,今天一天就我一个人在这里,很干净得了。”

  “不行,只要用过就得打扫,”

  “凭什么,你又不是班长,又不是卫生委员,你是不是管的太多了。”

  “卫生我管不着,但是因为学习而产生的卫生问题,就由我来管。”

  “是吗,那你可以不用管了,我要回宿舍了。”

  “怎么,你是觉得你现在受到处分还不够。”

  “处分,我没受处分呀,别骗人了,小心我告你辱逆上级的罪名,扣你学分哈。”

  “辱逆上级,什么意思。”

  “我,张昊,新任学生会主席,怎么样,靠边吧。”

  “啊,主席,主席不是由班主任当吗?你骗谁呢。”

  “骗你呀,不信你问班主任去。”

  刘昕看着办公的方向,刘珂正在走廊上站着,“看我干嘛,代理,仅仅只是代理而已。”

  “啊,那。”

  “那就是说,你管不着我了,而我可以管到你,刘昕同学,你以后是不是要注意一下你的言辞,”张昊露出坏坏的微笑。

  “靠,爱打扫不打扫,不管了,”刘昕气的离开。

  刘昕宿舍内,“张昊你行,你厉害,”

  刘昕气的坐在床上,直跺脚。

  气走了刘昕后,刘珂也回到了办公室,刘珂甚至都不知道自己这么做是不是正确的。

  一个人来到张昊旁边,“信任主席,你好呀,我叫陈寒,是副主席,之前我最大,现在得看你脸色办事了。”

  “奥,有吗?我只是代理的,就当几天玩玩。”

  陈寒尬笑,“代理的和正式的有什么区别吗?”

  “没有吗,”

  “哎,不知道主席跟刘昕是什么关系 ,我观察到,刘昕一直再找你的麻烦呀。”

  “啊,我也不知道,我都要被她开除了,逼不得已,我才向班主任借来主席这个职位,寻求自保。”

  “啊,借?原来主席是可以借的,那不知道主席你能不能也借我几天,行吗?”

  “我可以拒绝吗?”

  “哈哈哈,开玩笑的,”两人开怀大笑。

  “张昊同学能拿到主席的职位,自然是有这个实力,以后有什么事尽管找我,反正我是你的手下,白用白不用嘛。”

  “再说吧。”

  “主席,有些话,我不知道该不该讲,刘昕是个好女孩,他聪明伶俐,敏而好学,吃苦耐劳,她不是那种喜欢主动惹事的人,她找你的麻烦一定是有愿意的。”

  “哎有什么原因,我是不管,太现在管不着我了,我愿意咋样就咋样。”

  “是这样的,我刚开始就注意到了,你们之间的矛盾,身为副主席就应该为同学排忧解难,所以我观察了好久,问了几个同学,包括离她最近的秦琪,我得出了一个结论。”

  “什么结论。”

  “你把她很重要的东西扔掉了。”

  “很重要?不可能。”

  “一切皆有可能,你想想之前她还为此去找过你呢。”

  张昊想了想,“好像是有这么个事,是什么东西?”

  “啊,不好意思说,其实就是卫生巾,女人嘛,这东西还是很重要的,毕竟这里距离城市太远,又没有车,只能靠步行,你说是吧。”

  “原来是这样呀,那我还不止一次这么做来,没注意呀。”

  “主席你要知道,这东西不好买,而且很贵。”

  张昊明白,“我知道了,是我错了,我会跟他道歉的,那么是该轮到你这副主席发光的时候了。”

  “发光?”

  星期五下午,放学你把刘昕约到教室来,教室门口,到时候,我会从天而降,也有可能,从地里爬出来,反正我会跟他道歉的,你传个话就行,这是张昊对陈寒道。

  星期五的下午,刘昕一人,气哄哄的站在教室门口,而老猫的教桌就在门口,所以透过窗户可以轻松看到。

  “那个学生干嘛呢?站半天了都,”有老师奇怪道。

  “这个张昊又耍我,半天都不来,还道歉,道你妹的歉。”

  刘昕刚要准备离开。

  “等一等,”张昊出现在学校门口。

  张昊跑的很快,手里拿着一个包,张镇跑的很快,衣服都湿透了,看来是经过长途跋涉的样子。

  张昊跑的很快,在楼下有一个石凳子,张镇跳上石凳子,直接跳到二楼的护墙,然后翻过护墙,爬了上来。

  “对不起,让你久等了,给,之前我不知道你要说的是什么,我以为你是找事,对不起,是我小心眼了,”张昊道。

  “这是什么?”

  刘昕结果包,看着里面的东西,脸色泛红。

  “这是一百包,为了买这东西,我昨天晚上,就跑去城里,买到立即又往回赶没想到,还是迟到了。”

  “什么?张昊,这可是100学分,而且这也,不行这礼物太重了,我不能要。”

  “你不能要,我给谁呀,这里离城市一百多里地呢,你准备要我的命呀。”

  “额,这对哈,但是这一百学分。”

  “没事,一百学分而已又不值钱,”

  “不值钱,你的心真大,那我们之间的矛盾就算是一笔勾销了。”

  “啊,”张昊开心的笑了。

  “那我有事就先走了,”刘昕不知所措道。

  “恩”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