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娱乐 > 我的戒中藏乾坤 > 正文
第一章 恶俗的世界
作者:郭三十  |  字数:2154  |  更新时间:2019-09-14 10:48:22 全文阅读

李牧手里拎着破碎的酒瓶子,看着眼前一群光着上身,纹龙纹虎的小混混,目露凶光。

  ”呵呵,怎得?兔子急了要咬人了?“几个小混混一脸不屑的看着紧咬牙关满脸通红的李牧,嘴角露出一丝轻蔑的笑意。

  李牧紧了紧手里的酒瓶子,看着眼前的几个人,咬着牙脸憋得通红。

  ”快点儿的,我们也不跟你墨迹了,上回你跟李哥抬得那五千块钱钱赶紧还上,这么两个臭钱还让我们一趟趟跑,我们可没那耐性了,再不给,哥几个今天就好好教训教训你。“

  ”我借的都还了,你们当初说好三个月内不收利息,现在又来管我要,我告诉你们别欺人太甚!“

  打头的混混闻言立刻冷笑一声,恶狠狠的朝着李牧吐了口唾沫,话都懒得跟他说。他摆了摆手,身后的几个人立刻围了上来,将李牧围在中央。

  ”李牧,欠债还钱可是天经地义,你好歹还是个大学生,这道理你不能不懂吧?“

  李牧咬着牙,一字一句的说到:”我说了,我借的都还完了,我不欠你们什么了。“

  混混头子笑了笑,朝着李牧扬了扬头。身后一群人立刻上前,对着李牧便是一顿拳打脚踢。

  李牧喘着粗气,狠狠的挥舞着手里的酒瓶子,但转眼间便被身后的人一脚踢开,李牧的肚子上狠狠的挨了一拳,只听他闷哼一声,倒在地上,一脚脚,一拳拳,李牧只觉得自己的尊严被狠狠的踩在地上,眼泪混着鼻血流了下来,但根本没人在乎。

  突然,李牧似乎听见了一阵阵警铃声,声音越来越清晰,李牧蜷缩在地上,身上全是地上的土灰,脸上头上全是血迹,十分狼狈。混混头子皱了皱眉,再次恶狠狠地朝着李牧踢了一脚,带着几个人赶紧绕着小道儿逃了。

  李牧晕了过去,等再醒过来的时候,只觉得有一股刺鼻的药水儿味,还没等皱眉头,身边传来了一男一女聊天的声音。

  “赵玥,你跟着他能有什么未来,他就是烂人一个,你知道今天那些人为什么打他吗?”

  “为什么?”赵玥的声音响了起来,有些冷淡。

  “李牧欠了人家五千块钱,到日子了没还上,人家来讨债。”

  “李牧借校园贷是吗?”赵玥的声音中含着几分些难以置信。

  再没声音传来,过了片刻,男人再次开口说道:“你跟他分了吧,我让我爸在公司给你找个位置实习,等一毕业你就进公司工作,行吗?”

  “何磊,你就那么喜欢我?”

  “是,赵玥,我喜欢你,我不忍心看着你跟着这坨烂泥就这么下去,他早晚会拖累你的。”

  屋子里静了下来,过了片刻,开门声响了起来,屋子里再次安静下来。

  李牧睁开眼睛,眼睛中倒是有几分嘲笑,不知是嘲笑女友赵玥,还是嘲笑自己如此无能。叹了口气,李牧试着坐了起来,不过却是狠狠的皱了皱眉头。现在的李牧全身上下几乎没有好地方,见得到的地方全是青一块紫一块的,李牧伸手揉了揉鼻子,眼圈倒是红了,但却没说什么,自嘲的笑了笑,便是再度闭上眼睛。

  过了片刻,李牧睁开眼睛,看向门口的两个人,嘴角勾了勾,算是打了招呼。

  赵玥看着床上的男人,眼神到底是有几分复杂,倒是一旁的何磊,直勾勾的看着李牧,还挑衅的伸手搂着赵玥。

  李牧很平静的看着眼前的一幕,然后伸手拔掉手上的针头,缓缓的下了床。

  “何磊,手松开。”

  何磊笑了一声,反倒抱的更紧了,赵玥从始至终,没说过一句话。

  “操你妈,的把手拿开!”李牧突然朝着何磊喊道,一瘸一拐的朝着何磊扑了过去,何磊总算是松开了搂着赵玥的那只手,但是却捏紧了拳头,朝着扑来的李牧挥了过去。

  “李牧,你就是个穷屌丝,你凭什么和我争,为了五千块钱你去借校园贷,你跟我张口啊,我给你,我平时给路边要饭的都不止五千块钱啊!你个穷逼!”

  李牧的拳头捏的死死的,然后便朝着何磊的脸狠狠打了过去,一旁的赵玥却突然开口了:“够了!够了李牧,我受够你了,咱们分了吧!”

  说完,赵玥便拉着何磊的手转身出了医院。

  临走时,何磊还笑呵呵的对着屋子里佝偻站着的李牧说道:“医药费我付了啊。”

  李牧什么也没再说,强忍着全身的剧痛返回床铺旁边,简单的收拾了下自己的东西,随后便出了医院。

  拦了辆出租,李牧说了个地址,是附近的一个小村子,司机皱了皱眉。

  “太偏了,去那儿得加钱。”

  李牧点点头,没说什么,便扭头看向窗外。

  过了半晌,李牧收回目光,叹了口气,不经意间还是扫到了手上的戒指上,是一枚玄铁戒指,看起来倒是与两元店买的那种廉价戒指没什么不同,但到底是多了几分古朴,样式倒是简单,但这却是李牧奶奶留给他的唯一东西了,虽不知有什么意义,但李牧从奶奶去世那天起,便是再也未曾摘下过这枚戒指。

  想起奶奶,李牧鼻子倒是有些发酸,抬起头再次望向窗外,却没见到,那枚古朴的戒指,竟微微闪烁起一道黑色的微光!

  李牧下了车,便朝着那个有些破烂的屋子走去。推开已经有些腐朽的木头大门,走过因为前几天下雨被冲的泥泞不堪的小路,李牧轻车熟路的走到了正屋门前,在门口的青磁砖上清理了下鞋上的泥,便开门进了屋子。

  屋子里更是简陋的令人心酸,古人讲究一箪食一瓢饮,这里能不能凑齐一箪和一瓢都不一定。

  李牧倒是未曾想那么多,再次推开右侧的一道门,便是全家人休息的地方,屋子里因为下雨有一股淡淡的霉味,一个四四方方的小炕,上面坐着一个女人,看到李牧,倒是愣了愣,随即问道:“小牧怎么这时候回来了?学校放假了?”

  李牧笑了笑点了点头。

  “前几天跟同学做了点儿小生意赚了点儿钱,怕丢这就给你拿回来了。”

  说完,李牧便从口袋里掏出五千块钱,放在了炕上,女人笑了笑,将钱收了起来。

  “妈知道你有能耐,比我和你爸都出息,但学习才是正道啊,可别为了这几千块钱把学习耽误了。”

  李牧点点头,没再说什么。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