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那年1231 > 分卷一 江湖徜徉 志气更胜儿郎
第十二章,独孤求败
作者:季瑾容  |  字数:2921  |  更新时间:2019-09-22 16:27:57 全文阅读

此时已经是十一月底。季瑾容从襄阳出发,路程不远,两三天就赶到了剑冢前不远处,开始捕杀菩斯曲蛇。

这一日,季瑾容忽见离身不到一尺处两条蜈蚣死瘫在地,红黑斑烂,甚是可怖,口中却染满了血渍。

季瑾容吓了一跳,只见两条蜈蚣身周有一大滩血迹,略一寻思,已明其理,原来他创伤处流血甚多,而血中含有剧毒,竟把两条毒虫毒死了。

在季瑾容刚刚捕杀了几条蛇以后,忽听得山峰顶上咕咕咕的叫了三声。季瑾容抬起头来一个大雕独立峰巅,昂首挺胸,自有一股凛凛之威,从山巅直冲而下。

神雕身躯沉重,翅短不能飞翔,但是奔跑迅疾,不比骏马慢,转眼间便到季瑾容跟前,警惕地看着他。忽然间,神雕翅膀一扫,刮起一阵狂风,向季瑾容袭来。季瑾容那里会怕它,轻轻拍出一掌,跟它过起招来。

神雕力量虽大,但是比起江湖最绝顶的高手,还是有一定差距,那里挡得住季瑾容渐渐增长、无穷无尽的掌势?交手几招神雕便停了下来。见神雕似乎是在要求停战,季瑾容也很乐意。

神雕雕低鸣数声,咬住季瑾容的衣角扯了几扯,随即放开,大踏步便行。季瑾容心想此雕大具灵性,实不逊于人。季瑾容估计它是要带自己去剑魔独孤求败埋骨处的石洞,便大踏步跟随神雕之后。

那只神雕足步迅捷异常,在山石草丛之中行走疾如奔马,季瑾容施展轻功方才追上。神雕直走入一个深谷之中。这一人一雕又行良久,来到一个大山洞前。

神雕在山洞前点了三下头,叫了三声,回头望了望季瑾容。神雕拉了季瑾容的衣角,踏步便入。

这洞其实甚浅,季瑾容跟随进洞,行不到三丈,已抵尽头。洞中除了一张石桌、一张石凳之外更无别物。洞角叫了几声,季瑾容见了洞角有一堆乱石高起,极似一个坟墓,心想这便是独孤前辈的埋骨之所了。

季瑾容一抬头,见洞壁上似乎写得有字,只是尘封苔蔽,黑暗中瞧不清楚。季瑾容打火点燃了一根枯枝,伸手抹去洞壁上的青苔,果然现出三行字来,字迹笔划甚细,入石却是极深,显是用极锋利的兵刃划成。

季瑾容看那三行字道:“纵横江湖三十馀载,杀尽仇寇,败尽英雄,天下更无抗手,无可柰何,惟隐居深谷,以雕为友。呜呼,生平求一敌手而不可得,诚寂寥难堪也。”下面落款是“剑魔独孤求败”。

季瑾容对这位独孤前辈英雄甚为仰慕,当下低头躬身,拜了两拜。那神雕见季瑾容对石墓礼数恭敬,伸出翅膀在他肩膀轻拍几下。

洞后树木苍翠,山气清佳。季瑾容又随着神雕行了里许,来到了一座峭壁之前。那峭壁便如一座极大的屏风,冲天而起,高耸入云。峭壁中部离地约二十余丈处,生着一块三四丈见方的大石,便似一个平台。

石边隐隐刻得有字。极目上望,瞧清楚是“剑冢”两个大字,季瑾容心想:“这便是独孤前辈埋剑之处了。”

神雕咕咕咕的叫了数声,伸爪抓住峭壁上的踏足小处,正自纵跃上去。它身躯虽重,但腿劲爪力俱十分厉害,顷刻间便上了平台。

那神雕稍作顾盼,向山壁下的季瑾容点了点头,叫了几声,声音特异。季瑾容紧一紧腰带,提一口气,窜高数尺,便窜上了平台,见大石上“剑冢”两个大字之旁,尚有两行字体较小的石刻:“剑魔独孤求败既无敌于天下,乃埋剑于斯。呜呼!群雄俯首,长剑空利,不亦悲夫!”

季瑾容瞧着两行石刻出了一会神,低下头来,见许多石块堆着一个大坟。这坟背向山谷,俯仰空阔,别说剑魔本人如何英雄,单是这座剑冢便已占尽形势,想见此人文武全才,抱负非常,但恨生得晚了,无缘得见。

忽神雕啼鸣长呜一阵,似是追念昔贤。季瑾容笑道:“雕兄,只可惜我没公冶长的本事,不懂你言语,否则你大可将这位独狐前辈的生平说给我听了。”

半响之后,神雕叫声停下,伸出钢爪,抓起剑冢上的石头,移在一旁。神雕双爪起落不停,不多时功夫,便搬开冢上石块,露出并列着的三柄长剑。在第一、第二两把剑之间,另有一块长条石片。三柄剑和石片并列于一块大青石之上。

那神雕咕的一声叫,低头衔起右首第一柄剑,丢到季瑾容手里。季瑾容伸手接了。只见剑下的石上刻有两行小字:“凌厉刚猛,无坚不摧,弱冠前以之与河朔群雄争锋。”

季瑾容再看那一柄剑时,剑长约四尺,剑刃青光闪闪。他不使内力,抬手一剑,往斜角一块大石头砍去。那石块登时被劈作两半。好一把利剑,的确削铁如泥。

季瑾容将利剑放回原处,见第二片石片上没有剑。他抬起长条石片,见石片下的青石上也刻有两行小字:“紫薇软剑,三十岁前所用,误伤义士不祥,悔恨无已,乃弃之深谷。”。

季瑾容伸手去拿第二柄剑,他见这剑通体漆黑,便知是杨过所使过的玄铁重剑。杨过洪水练剑,蛇胆增力,更有神雕之助,断臂后内功自是突飞猛进。但杨过恶斗酣战金轮、裘千仞等强敌取胜,实是多亏这柄威猛绝伦的神剑。

寻常利剑只须拿在手里轻轻一抖,自己劲力未发,剑刃便早被震断了。若非这一柄比平常长剑重了数十倍的重剑在手,杨过决计做不到先后一招之间连败尼摩星、潇湘子、尹克西三大蒙古高手。

季瑾容力运右臂,体内真气涌动,拿起玄铁剑。他看了玄铁剑下的石刻,见两行小字道:“重剑无锋,大巧不工。四十岁前恃之横行天下。”

神雕突然咕的一声叫,左翅势挟劲风,向季瑾容当头扑击而下。玄铁剑虽然约重八八六十四斤,但对于季瑾容而言,挥舞起来一点也不费力。他剑锋横挥,玄铁剑鼓荡冲击。一击之下,剑风所至,神雕便飞出数丈山壁之外。这时只要季瑾容内力吐出,非得撞得神雕筋断骨折不可。

季瑾容放下重剑,去取第三柄剑。这木剑年深日久,剑身剑柄均已腐朽。他拿在手里轻飘飘的浑似无物。季瑾容举手投足间,只觉得木剑顺刺、逆击、横削、倒劈声响犹如巨浪潮涌。

剑虽木制,但在他盖世内功运使之下无殊钢刃,威力所至已然与玄铁重剑在手无异。季瑾容又看了剑下的石刻上的小字良久,将木剑恭恭敬敬的放于原处,浩然长叹道:“前辈神技,难以想象。”

埋藏剑冢的三把剑及四片刻有文字的石片,代表着这位武林前辈的四个境界。季瑾容心中已有所悟。

第一柄利剑,刚猛凌烈,乃是代表独孤前辈少年时性格刚烈,自觉无坚不摧,与河朔群雄争锋云云更是为之为使命的事。

紫薇软剑相比平常硬剑更为难使,比之锐不可当又上一层了。独孤求败年轻时候一味自以为伸张正义,殊不知自己也会有错,以致误伤义士。到这时,独孤求败方才明白,仅凭一时冲动的判断是多么不可靠。所谓不祥,是独孤前辈心生内疚,弃于深谷的不单是误伤义士的紫薇软剑,还有少年时不顾一切、不可一世的锐气。

世间剑术,不论那一门那一派的变化如何不同,以轻灵迅疾为尚居多。独孤求败所谓“重剑无锋,大巧不工”八字,举重若轻,不露锋芒,境界却是远胜世上诸般灵动巧妙的剑招。知易行难,淬炼出盖世内功,反而威力更大,对方就越难抵挡。钝口无锋的重剑与利剑、软剑,归根究底仍是技巧上的分别,目标始终是追求霸道、横行天下。

四十岁以后的独孤求败不屑带物,木剑实是聊备一棺。唯有渐趋淡薄,收放自如,随心所欲,于人于事再不执著,方为“无剑”。不为名利成败所劳役的确令人羡慕。然而武学造诣到了物我两忘的境界,人就难免寂寞无奈。乐往悲来,凄然伤怀。

晚年的独孤求败,了身知命,物我两相忘,唯有那份骄傲不曾失去。故而,他临终遗言,仍然自称“剑魔”。

后人追思,心驰神往。独孤求败,最终埋剑、弃招,返璞归真,一切归零。正应了人生循环往替的道理。生来空空如也,最后还是空空如也,尘归尘、土归土。来时是空,去亦空。

剑魔一生,挺剑数苍穹,枯树盘根老。恩怨情仇,风吹过。功名利禄,土淹没。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