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娱乐 > 妖灵天道 > 第一卷 守护之天道再临
序章(上)
作者:大葱蘸芥末  |  字数:2552  |  更新时间:2020-01-17 22:31:36 全文阅读

每一个新生命的诞生,都意味着一个新生命开始了人生历程的起点,更意味着,造就新生命的夫妻承担起了做父母的责任。

十五年前的某天

关宏宇在产房的门外焦急徘徊着,今天是张雪的预产期,可是从她进产房已经过了整整四个小时,里面却始终没传出一点动静,这不由得让他成了热锅上的蚂蚁,每一分每一秒都是煎熬。

不知道过了多久,伴随着一阵阵清脆的啼哭声, 一个婴儿,终于如约在陆中市第二妇产的产房中降生……。

直到亲耳听见护士口中的“顺产,母子平安”,关宏宇的心才终于算是放了下来。

……

“老公!你说,给他取什么名字好呢?”

病床上的张雪面容憔悴,刚从临盆后的疲惫中苏醒的她,用宠溺的目光凝视着熟睡在摇篮里的宝贝。

“名字嘛,我早就想好了,咱儿子以后就叫关天!怎么样?”,坐在床边的关宏宇深情抚摸着爱人的脸庞。

张雪却不以为然的摇了摇头,“你傻呀,知不知道什么叫‘坐井观天’,哪有给孩子取这名字的?”

关宏宇啪的一声,拍了下脑门,“对对对,瞧我这脑子,我咋把这个忘了?这名字确实不太好听,那,老婆你说应该给他取啥名字好呢?”

张雪想了想,伸手示意关宏宇扶她起来,后者连忙配合,“我看,既然你喜欢天这个字,那就叫他小天吧,希望他以后能拥有自己的一片天空……”。

“那还不是一个意思……”,关宏宇小声嘀咕着。

下一刻,张雪忽然转头看着他,“老公,你刚说什么?我没听清……”。

“啊?有吗?哈哈,我刚说什么了?没有吧?小天这名字多好啊,哈哈,以后这臭小子就叫关小天!哈哈哈”

“以后再敢胡说八道,看我不用辣椒塞满你的嘴……”

“老婆,不要啊……”

哈哈哈哈……

……

之后的好长一段时间

初为父母的喜悦,对未来三口之家的幸福向往,充斥在他们生活中的每个角落,每个细节……。

直到三个月后一天

张雪在偶然间发现一个很重要又非常容易遗漏的细节,——他们的儿子,自出生以来似乎从来没有笑过。

虽然新生儿除了大多只有吃喝拉撒的时候,才会以哭泣作为信号向大人传达信息,但他们的儿子除了会哭之外,无论这么逗他,怎么对他瘙痒,他的脸上要么面无表情,要么就是以哭闹回应。

自此以后的张雪两夫妻开始了不懈的尝试,他们对孩子的照顾更加细心,不光观察着孩子的每个行为和每一个表情,还挖空心思想要在他的脸上找到,哪怕是那么一丝微笑的痕迹,却始终求而不得。

两个月后,关宏宇最先失去了耐性,决定把孩子带到医院做一个详细的检查,他非常想知道自己的儿子到底出了什么问题。

第一儿童医院,陆中市最大也是最具权威的儿科医院。关宏宇走进专家门诊的诊室,从一个年近花甲的老医师手里接过厚厚一打儿诊断报告,一边翻阅着,一边听着医师的陈述。

“从报告上看,这个孩子非常健康,甚至比同龄的孩子还要强壮,至于他为什么不笑,应该和他的身体状况没有什么必然关系。其实像这种三四个月还只哭不笑的孩子,确实也有过类似病例,但在家长的悉心照顾下,他们的孩子或早或晚都还是能学会笑的。你之前说,试过很多方法逗他,这样很好,我建议你们继续坚持下去,父母是孩子最好的老师,只要你们放松心态每天都开开心心的,我想要这个孩子迟早也会改变……”。

……

接下来的6年时间里,张雪和关宏宇依照那个医师的建议,无论生活中遇到多大的艰难苦闷,都始终会在关小天的面前坚持微笑,只有关小天的地方,总能听到他们夫妻两个的欢声笑语,可是即便这样,关小天却依然没有被他们的开朗乐观感染。

相反的,随着小小天的成长,他身上的问题反而变的更加明显,现在的小小天不仅暴躁、易怒、拒绝和人交流,甚至时不时对陌生人大打出手……。

直到同年夏天,一个陌生人不期而至后,关小天的问题才忽然得到了转机。

那是一个风雨交加的夜晚,那个人毫无征兆的敲响了房门。

“谁呀?”

正在客厅陪小小天玩耍的张雪,扬声朝着门外问了一句。

就在她正疑惑着谁会在这种天气登门的时候,原本在里屋工作的关宏宇也闻声走了出来。

这时大门又轻响了几下,接着传来一个老者的声音,“在下,乃是下山云游的道人,不耐雨夜寒凉,欲向施主讨碗热茶?不知可否行个方便。”

张雪回头看了看关宏宇,见他皱着眉头没有过去,只好自己起身走到门前,透过“猫眼”看了看,伸手手打开了房门。

呼~!

狂风裹挟着雨点,顿时破门而入,门后的张雪猝不及防下,不禁被吹的倒退两步。

门外,是一个手杵木杖道者装扮的佝偻老者,他身上的略显褴褛的衣衫,已然被狂吹得猎猎作响,枯瘦的身形在风中摇曳。

此情此景,张雪顿时心生恻隐,“老伯伯,您先进屋,外面风大雨大的别感冒了。”

此时关宏宇已经走了过来,站在了妻子的身后,回头看向依旧在地上玩耍的关小天后,脸上闪过一丝狐疑,没有开口阻拦。

老者闻言,竖掌行了道礼,“多谢两位施主,那贫道就不客气了”。

说着,便脱下满是泥土的鞋子,赤脚进了屋。

张雪见状,顺手从鞋柜里取出一双拖鞋,递给老道,“老伯伯,地上凉,您穿这个。”

看着老道已经被雨水浸透的道袍,张雪回头对关宏宇说道, “孩子他爸,你去搬个凳子过来,让老伯伯换上你的衣服,这样会着凉的!”

……

大概十几分钟后

老者已然换上了关宏宇的衣物,经过简单的梳洗,老道整个人看起来精神了许多,其雪白须发稀疏而整齐,面目清癯方正,双目神光内敛,眉宇间还透着几分威严,俨然一副道骨仙风的模样。

看见老道和关宏宇夫妻一并坐在客厅沙发上,捧杯品着热茶, 小小天自己走了过来,这一次他竟然没有向往常见到陌生人那样大打出手,反而主动和他攀谈起来。

这一幕,不禁让关宏宇夫妻瞠目结舌的愣在了一旁。

“老爷爷,这是什么呀?”,小小天用手指了指老道横在膝边的那个木棍。

老道,似乎知道小小天所指的,其实是他挂在木杖握把一端的那个鸡心大小泛着荧光的蓝色石头。于微笑着放下茶杯,把它从上面解了下来下来。

“你说的是这个?”,老道手提挂绳,把那石头拿到小小天面前。

后者,伸出手指轻轻触碰后,点了点头。

“你喜欢?”

小小天点头。

“喜欢就好,来,爷爷给你带上……”。

说着,老道就要起身,却被身旁的关宏宇伸手阻拦了下来,“道长,道长,我们才第一见面,怎么能因为孩子喜欢就送他东西呢?”

但见那老道,只是轻轻抖了下胳膊,便轻易从关宏宇的手中挣脱。

关宏宇一脸错愕,再想阻止的时候,老道已然把那挂绳系在了小小天的脖子上。

做完这一切的老道却没有停下,单手在小小天的额头上屈指一点,道,“此乃命数!”

话音刚落,小小天登时闭眼睡去,在倒地前被老道单手接进了怀里。

……

大葱蘸芥末
作者的话

生命中和他人的每一次相遇,或许正是命运刻意为你安排的不期而遇,相信、接受、终会心生感激。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