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何以仙剑 > 正文
第十一章 乾坤扇
作者:yang子木  |  字数:3663  |  更新时间:2019-09-20 10:33:28 全文阅读

楚凌云回到小院,躺在吊床上看着满天星辰久久不能入睡,脑海中闪现着钱多多所说的那些画面,洪水,蝗灾和饥寒交迫的人们,自己和钱多多身世相仿,只是自己的父母可能还尚在人间。从小被师傅捡了回来,虽不说大富大贵,可什么事都有师傅在前面挡着,也算是无忧无虑。钱多多历经人间疾苦尚可为乡亲们散尽家财,但自己又能为那些穷苦百姓做些什么呢?千年前祖师林正阳一生斩妖除魔,拯救苍生,如今自己勤学苦练,难道就为了长生不老吗?楚凌云陷入沉思。

  次日楚凌云早早地就起来了,洗簌完毕后就直奔公孙南的住处,见公孙南正坐在桌子前发呆,眼角还有些许血丝,看来昨晚也没睡好,见楚凌云走进屋来,只是无精打采的笑了笑。

  广场上其他的擂台都已撤去,只剩离玄阳仙剑最近的擂台。高高的筑台上掌门李青枫和众长老已经就坐,擂台上公孙南和柳杰分立两端,柳杰负手而立将量天尺立于身后,犹如一颗百年青松立在那里,纹丝不动。公孙南则并未拿出他一直使用的法宝玉如意,只是站在那里摇着折扇,风度翩翩,潇洒无比。擂台被几千名弟子围得水泄不通,楚凌云,钱多多,何逸尘,李欣然站在最前面,只是此时并无任何交流,都聚精会神地朝擂台上看去。

  随着齐道梁一声大喊:“开始”,柳杰手握量天尺疾驰而来,公孙南却无动作,就在量天尺快要接触到他那一刻,他手中折扇忽然一扇,一道金光闪过,一股飓风朝柳杰呼啸而去,柳杰始料不及,竟被吹回到原来的地方,台下一阵哗然。而筑台上的众长老则面露疑惑,纷纷朝掌门李青枫看去,李青枫此时表情复杂,嘴唇微动,随后说出三个字“乾坤扇”,众长老们脸色微变,面面相觑。

  柳杰没想到公孙南如此强大,略微思索之后祭起量天尺,量天尺顿时红光大放,冲着公孙南飞驰而来,飞到一半忽然疾驰而下似要攻击公孙南的下盘,公孙南用乾坤扇在地上一划,一条似奔腾河流的光影并出现在擂台上,河面上波涛汹涌隐约可见,量天尺似被困在河中,前进不得。柳杰忽然手指微动,量天尺便从河中跃起直射公孙南头部,说时迟那时快,公孙南高举乾坤扇,真气注入其中,扇面上的山脉并闪闪发光,空气中折射出一座大山光影挡在公孙南身前,量天尺碰撞到光影后竟被弹了回去。柳杰见此,手中不停的变换着法诀,量天尺忽然大涨,竟有六尺多长,柳杰中指一弹,量天尺便一头纹丝不动,另一头便不停地震动起来,震波直击山形光影,公孙南连退几步,身形一闪出现在别处。李青枫手疾眼快转手一指,一道光影射出,击中了由于公孙南躲开而射向台下弟子的量天尺震波,发出一声巨响,台下弟子听到后则是一阵后怕。齐道梁见此,身形一闪飞下筑台站在擂台上,手掐法诀把擂台四周都设了结界。

  公孙南也不在只顾防守,祭起乾坤扇,手掐法诀,乾坤扇瞬间光芒大放,狂风呼啸而过,柳杰几乎站立不住,将量天尺竖于身前,注入真气,形成一道屏障,来抵挡迎面而来的狂风,公孙南见效果不佳,手诀一晃往乾坤扇注入更多真气,乾坤扇光芒更甚,狂风更猛,柳杰被吹飞出去,但在快要离开擂台之际,双手死死的抓住擂台边缘,猛一用力,凌空跃起,稳稳的落到擂台另一边,公孙南收回乾坤扇,两人又开始对峙。台下众人一阵惊叹,站在前头楚凌云,何逸尘等人则面无表情,只是认真的看着台上。

  筑台上的众位长老都面露微笑,点头赞许,只有掌门李青枫眉头微蹙,表情凝重,此时李青枫很是疑惑,恒王找他时曾明确表示并无夺储之心,但开国祖皇的乾坤扇封存已久,如今却握在这个年轻的世子手里,难道真的只是爷爷疼爱孙子而赏赐于他?李青枫这么多年的道行,此时却看不清了。

  擂台上霎时是风生水起,狂风不止,柳杰节节败退,最后公孙南手腕折回用力一挥,乾坤扇便化成一道金光直射而去,撞到柳杰身前的量天尺,顿时火花四溅,柳杰吃力不住往擂台下方飞去,落地还算稳健,只是嘴角有些许血丝流出。公孙南则随手一招,乾坤扇便回到他的手中。

  楚凌云此时总算松了口气,满脸微笑,李欣然偷偷的看了他一眼,嘴角也不禁上扬。钱多多则大声笑了起来,只是何逸尘此时表情却不大自然。

清阳殿内,这次参加选拔掌门入室弟子的八位弟子并排而立,掌门李青枫和众长老都已入座,楚凌云,何逸尘和李欣然及数十名入室弟子则站在一旁。李青枫朝公孙南招了招手,公孙南快步走上前去,双膝跪地,齐道梁表情严肃地站起身道:“公孙南即日起为仙剑派第六代掌门李青枫的第三名入室弟子,今后应谨记祖训,谨听师尊教诲,勤加修炼。”公孙南听罢,朝李青枫叩了三叩,抬头叫了声师傅,李青枫微笑着边点头边道:“好,好,把手抬起来。”公孙南便把双手抬起来,李青枫拂袖一挥,一块黄色令牌便落到公孙南的手掌上,公孙南谢过师傅站起身来,走到李青枫身侧。

  李青枫看了看众长老,又看了看一排弟子,微笑道:“这几个弟子资质甚佳,乃是新一届弟子中的佼佼者,不如各位长老收到座下如何?”齐道梁早就等着李青枫说这句话了,他看了看柳杰又看了看段成一时又犹豫起来,李青枫把这一切都看在眼里,笑笑道:“齐师弟,能者多劳,你先选一两个收到座下勤加教导吧。”齐道梁一听,难得严肃的脸上露出一丝笑意向李青枫和众长老拱手道:“既然掌门师兄这么说,那老夫就先选了。”说完用手指了指柳杰和段成,两人便快速走到他身侧。齐道梁选完,葫芦老头站起身来从怀里掏出一个黑色的袋子,上面还画着符文,对着钱多多说道:”姓钱的小子,我这有个灵兽袋子,不如就送给你了。”钱多多听到后先是一惊,然后左右看看,见没有人动身才敢确定是叫自己,便笑呵呵的跑了过去。之前他还跟楚凌云和公孙南说怕没有长老愿意要他呢,但谁也没料到选他的长老会是葫芦老头,楚凌云看着葫芦老头一脸贼笑,心想:这怪老头,不会是看上钱多多那会招财的三足金蟾了吧。剩下的弟子都被各位长老选走,而书宝长老却全程闭着眼睛,想来是没有他看中的弟子,自觉无聊又在补觉了。

  傍晚,夕阳的余晖照着宁静的院子,天空有几只鸟儿飞过,楚凌云躺在吊床上看着蔚蓝的天空,忽然门口传来急促的敲门声,楚凌云从吊床上跳了下来,走到门口把门拉开,见公孙南笑眯眯的站在门前,身后还跟着小六,小六身后还有几名随从,随从们身上或背或拎着大小不一的包袱。楚凌云看着这场面,愣在那里,公孙南则把他推到一边,招呼随从们进门,转头对出凌云道:“你不是想我了吗?我现在搬来于你同住,快给我找间房子。”说完拖着楚凌云往院内一排住房走去。

  “凌云,你住在那个房间?”公孙南看着一排房间问楚凌云。

  “这个”楚凌云用手指了指自己的房间。

  “好,那我就住在你旁边的房间。”公孙南说着走到紧挨着楚凌云房间的房间前,开门进去,身后小六和随从赶紧跟了进去,进去后就开始收拾打扫起来,公孙南则走到门外看着还在蒙圈的楚凌云道:“怎么,不欢迎我吗?”

  “不...不是,只是掌门师伯同意么?”楚凌云有些不相信的问。

  “师傅当然同意啦,我跟师傅说你一个人住这么大的院子怪冷清的,不如我来和你做个伴,他就同意了。”公孙南说完一脸的得意。楚凌云看他那样,忍不住笑了。

  不多时,屋内就收拾得差不多了,小六跑了出来,手里还拿着一包袱,上前对楚凌云拱手施礼道:“楚公子好,您看我住那里?”楚凌云看了看一排房间,刚准备说你随便住,公孙南赶紧把楚凌云往后一拉,对着小六道:“你想什么呢?我这是上山修炼,你以为是到书院读书呢,还要带个书童,况且派内规定不准带随从。”小六半信半疑的朝楚凌云看去,楚凌云并不知道这条派规,但确实没看到哪位弟子带着随从上山修炼,再看看公孙南在不停的给他使颜色,便点了点头,小六见楚凌云点头后顿时泄了气,低下头去。公孙南趁机朝屋内喊道:“都收拾完了没。收拾完了就出来,趁天还没黑,赶紧下山去。”

  公孙南刚说完,屋内几个随从就赶紧都跑了出来,公孙南推着小六把他们送出门外,转身一个跳跃,对着天空大笑道:“哈哈哈,我终于自由啦。”

  “咦,凌云,那是什么?””忽然他看到树上的吊床对着楚凌云问道。

  “那是吊床”楚凌云看了看他指的地方回答道。

  “吊床?能睡觉吗?”公孙南边朝吊床走去边说道。

  “能睡,晚上我就在上面睡。”楚凌云跟了过去。

  “晚上在这里睡?为什么?”公孙南跳上吊床晃了起来。

  “因为屋里睡不惯。”楚凌云解释道。

  “哇,真舒服!我今晚也在这里睡。”公孙南在吊床上荡来荡去,闭上眼睛很舒服的样子。

  “你下来,你睡这里那我睡哪里?”楚凌云用手去拖公孙南,可公孙南却死死地把着床绳,怎么都不下来。楚凌云只能无奈的摇摇头,又去找了几根绳子,另外弄了个吊床,一头和原来的吊床共用一颗树,另一头则系在旁边的一颗树上。

  夜幕降临,楚凌云和公孙南中间隔着一棵树头顶对着头顶,手枕着脑袋躺着。

  “凌云,我跟你说个秘密。”公孙南忽然翻了个身对楚凌云说道。

  “什么秘密?”楚凌云也翻过身来看着公孙南。

  “我其实是当今圣上的皇孙,恒王府的世子。”公孙南盯着楚凌云,想看他什么反应,可楚凌云表情却没什么变化,只是笑笑说道:“其实你不说我也知道。”

  “你怎么知道的?”公孙南好奇的问。

  “上次你父王来找掌门师伯时我也在场,后来在擂台旁边看到你,我就猜到了,还有.........”楚凌云忽然止住不说了,因为他刚想说恒王跟掌门师伯提亲的事,脑子里就浮现出他和李欣然在草坪上旋转的画面。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