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科幻游戏 > 无限沉沦 > 第一卷 一切的开始
第六章 彼得•帕克
作者:故蜀未归人  |  字数:3188  |  更新时间:2019-09-20 19:56:12 全文阅读

“抱歉,刚刚的电击将你一起弄伤了,当时我是没有办法,情况紧急。”一身疲惫的廖宇走到了死侍身后,满是歉意地说道。

“不要在意,比这更为痛苦的折磨我都经受过,好在我的自愈因子保质期足够的长。”

死侍扯下了他的红色头套,露出了他布满疤痕和腐烂伤口的面庞。他刚一露出微笑,鲜血便顺着他腐烂的嘴角往下流淌,面罩和双手往下滴落的鲜血很快在草地上汇成了一滩。

多项癌症的癌细胞和金刚狼的自愈因子在死侍体内达成了平衡,最终结合成了更加强大且难以受控的自愈因子,而死侍的整个身体也因此产生了变异,浑身都是永久固化的如同强酸腐蚀过后的疤痕和伤口。

廖宇纵使早有心理准备,但骤然近距离看见死侍这张脸,他仍旧下意识地后退了半步。

“对不起,我有点晕血,不管怎么样,你帮了我的大忙。”廖宇言语间有些愧疚,虽然他心底还是很感激死侍的出手,但是对于接受死侍的容貌,廖宇觉得自己可能还需要一点时间。

说这话的同时,廖宇沉下心神扫过了炎印,当下炎印中两位总统的名字还未显示完成,廖宇也不知是否是在整个任务结束后才会统一结算,一时间心境有些忐忑不安

“这位绅士,我代表神盾局感激你的出手相助,但是依照惯例,我还是需要问一句你的身份。”已安排手下收拾现场的女指挥官普莱斯顿走向廖宇,打断了两人的对话。

廖宇耸耸肩,一脸轻松地说道:“我原认为你们应该能够从我这张脸就能得到你们想要的。”

死侍此刻已渐渐愈合了伤势,站在一旁插嘴道:“确实是这样,我不止一次在看羞羞的电影时被他们找到。不过偶尔他们的识别系统也会出问题,否则也不会总被侵入了。你要理解,他们只有一只眼睛。”

普莱斯顿没有理会死侍对尼克弗瑞的调侃,皱着眉头紧盯着廖宇。

“小子,你别让我……”

“嘿,头儿,那家伙就是纽约一所大学刚毕业一年的学生,一切正常,没有不良记录。”一旁的特工抬起头说道,视线刚从手中的平板屏幕移开。

呼,看来这就是寒塘给自己在这个世界安排的身份了。

廖宇心中长舒一口气,他刚刚这番话就是想要借此诈出自己如今的身份。作为一名正常人,他总不能装失忆,然后去抓着警察问自己是谁。要是真这么做,那当自己出现在僵尸总统附近时,一定会被列为可疑分子。

好在当前的身份是一名正常的普通人,无需廖宇再去编造一个故事。廖宇此前最担心的就是寒塘压根没有给自己安排身份,因为此次任务必然会遇见神盾局和各类超级英雄,临时编造的故事很难瞒得过这些专业人士。

而完全避开这些人独自处理这些僵尸总统,廖宇不认为自己有这个实力。至少从当前的表现来看,这些僵尸总统可比漫画中的杂鱼身份要强多了。若是按照漫画中的水准来衡量,只怕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你看,我没有恶意。”廖宇这话刚说话,就听见那位特工突然小声嘀咕着:“怎么没有名字?”

没有名字?

廖宇心头迅速转过数个念头,随后壮着胆子抢在普莱斯顿生疑之前说到:“我叫苏,不可能没有名字啊。”

正准备用质问的眼神看向廖宇的普莱斯顿又再次将视线转向了那位同僚,那名特工在屏幕上再度操作一番后,这才出声道:“哦,确实是叫苏,之前可能系统延迟了,所有档案都是这个名字,也许这是东方那边特有的姓名吧。”

眼见普莱斯顿的神情渐渐缓和,廖宇紧绷的神经这才放松下来。刚刚这一幕证明自己的猜想没有错,寒塘应该是在安插身份的时候允许探索者自行取名字,就如同第一次进入游戏取昵称一样,兴许是为了方便探索者们更好地记住自己的身份。

不过这些人居然对自己取的单个字毫无异议,这其中恐怕也是有寒塘影响的缘故。

“我能冒昧地问一句么,这些总统当前在哪里吗?别误会,我只是想确保自己的安全。你们知道的,纽约不是一个太平的城市。”廖宇一边说着一边举起了自己的双手,以表示自己毫无攻击意图。

普莱斯顿再度皱眉想要拒绝廖宇的请求,不过可能是看在廖宇刚刚帮助了自己的份上,最终她还是叹了口气说道:“我不清楚,事实上我们正在为此发愁,不过据我们所知,他们似乎受到魔法的影响,想要回到生前印象最深的地点实施破坏,你只要安静地呆在家中,应该就没事了。”

家,我也想回家啊。

廖宇心中闪过一丝黯然,随即立刻打起精神脸色不改地说道:“既然这样,我能请死侍你吃个饭么,毕竟我是你的粉丝,我可是知道不少你的事迹。另外你刚刚还救了我,墨西哥卷饼怎么样。”

还未等普莱斯顿拒绝,死侍便两眼放光地叫道:“墨西哥卷饼!当然可以,虽然按理来说是你帮了我的工作,任务上写道保护你们这些市民也是我的职责之一,不过这些不重要!走吧走吧,我已经等不及了。Chimichanga,Chimichanga,Chimichanga。”

果不其然,以死侍曾一次买下数百墨西哥卷饼的狂热迷恋,廖宇抛出的这个诱饵可谓一次见效。

普莱斯顿以手抚额,颇为无奈地说道:“死侍,别忘了,你现在可是接受了我们神盾局的工作的。”

“当然没忘了,我死侍可是信誉卓著的雇佣兵,不过工作总有晚饭时间吧,我很快的,两口就能吃掉一个Chimichanga。”

普莱斯顿犹豫一番后,最终妥协道:“行吧,我只给你半个小时,而且你要保持通讯畅通。”

“放心吧,你有我的所有联系方式吧,你应该关注了我的Twitter吧,没有吗,那赶紧去关注吧,记得有事@死侍,外加转发哦!”

廖宇在一旁没有画蛇添足地多说话,只不过当他听见工作两字时,心中仍是涌起一阵担忧和愁闷。他很快地就将这些情绪压在心底,自身当前无力抵抗这个神秘组织,想要回到自己的生活,就必须压制住一切不利情绪,拼尽全力完成这次任务。

“既然这样,那我们赶……”

廖宇话刚一说完,便被迫不及待的死侍拉着冲向了附近的餐厅。

“手……手要断了……”右手手臂骤然传来的剧痛险些让廖宇惨叫出声,不过顾忌到死侍的情绪,廖宇强忍着没有叫出来。

此时此刻就能看出普通人与超级士兵的差距有如天壤之别,死侍单手提着廖宇的同时奔跑速度已远远超过了廖宇平日的百米冲刺。

办分钟后,在墨西哥餐厅内,廖宇面无表情地看着死侍吞下了第十二个墨西哥卷饼。

“原来这家伙刚刚说的是真的……我一直以为漫画是夸张画法,居然他妈是写实流。”

而廖宇自己在当前的心境下,并不喜欢这么油腻的食物,更何况自己刚刚才吃过汉堡。为了装装样子,他勉强塞下了一个墨西哥卷饼,随即便喝着可乐不断利用谈论死侍此前的各种事迹拉近关系。在这过程中,死侍风卷残云地扫光了一个又一个盘子。

美漫因各种原因导致的时间线混乱是众所周知的事情,加之眼下廖宇不敢肯定当前的世界与漫画中一模一样,所以尽量挑选着记忆中极为靠前的事件谈论。好在从死侍的反应来看,聊天氛围还算不错。

在他的视线内,死侍的灵魂波动极为不稳定,时而弱小如火星,时而喧腾犹如巨浪,廖宇怀疑这是自身能力与之差距过大的缘故。

“死侍,之前我听见普莱斯顿那么说,我突然想到一个点,我怀疑那些僵尸总统会去一个地方搞破坏。”

“什……么?”死侍嘴里塞着墨西哥卷饼,口齿不清地回应道。

廖双手撑在桌面,身体前倾,凑近了压低声音说道:“水门大厦,他们绝对不会放过那个给米国带来污点的地方。”

廖宇绝不会说这是他回忆起了漫画的情节,虽然死侍和杜鲁门在墓园大战完全背离了漫画的剧情走向,但是他认为那个关键的地点还是会按照剧情的走向发展,反正即便猜错了他也有备用方案。

死侍伸出手指在桌面敲打着,指尖沾染的油汁溅满了整个桌面,略有洁癖的廖宇不得不立刻后仰避开死侍的溅射攻击。

“好吧,我觉得你说的有道理,兴许这能让我提早拿到属于我的那份奖金。”

“既然你也这么认为的话,那你一定要记下我接下来的话,如果你在神盾局那里拿到了确切的情报了……”

之后在死侍的帮助下,廖宇顺利拿到了一部装着电话卡的手机,当然这也许是因为廖宇出钱的缘故。

“好了,得抓紧时间了。”廖宇拿出手机看了看时间,随后赶在天黑前走进了面前的那栋大厦。

“不好意思先生,请问您有什么事么?”一位保安拦下了前往电梯的廖宇询问道。

廖宇带着标准的微笑回答道:“是这样的,我是受某位记者的委托,前来号角日报提供照片的,那位记者叫——彼得•帕克。”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