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长乐帮下小船家
作者:我不会吃虾  |  字数:3112  |  更新时间:2019-10-15 14:01:18 全文阅读

“客官您走好,下次有需求,尽管招呼!”得到顾客赏银的小子咧嘴一笑,走这一趟的赏银可是足足的,够他和正在船尾的老爹舒服的休息两月了。

毕竟这跑船这营生不是一般人可以干的,除了深熟水性之外,还要知晓这大江上的各种危险,除了变幻莫测的天气,还有那一不留神便会船毁人亡的暗礁之外,大江上还纵横这许多强人,万一遇上了,运气好,将辛辛苦苦挣来的银子收走,好歹留下小命,运气不好的话,人财两空!这实在也是一个拿命在搏的营生。好在两年来,大江上崛起了个大帮派,大家伙跑船的只要每月上交一定数额的“孝敬钱”便能够得到帮派的庇佑,其余大江上的强人便不敢过多为难,小命是可以保住的。

“凌小子,这趟客人给了不少啊!还是你心思细。知道接什么样的客人,嘿嘿。”船尾正在放锚的老人家笑道。

“瞧您说的,有小子的一份,还能少了老爹您的一份不成,不过这次客人确实够意思,给了这个数。”收钱的少年闻言也笑了回复一句,说着还伸出三个手指。

“嚯,那么多,哈哈哈。成,我们先找地方停船,然后上岸去打几两好酒,咱爷俩好好喝两口。”老人家见客人给了那么多赏银,心下不禁也欢喜。

“好咧!我来帮您放锚。”少年听到好酒,显然也是乐在其中。

时间已至傍晚时分,老少二人停好船之后,便上了岸。二人所在的地方便是一个江边小镇。码头上的乡民正自挑担的挑担、提篮的提篮,纷纷归去。

“终于是感受到人烟的气息了。”少年凌辰看着眼前这片充满着生活气息的土地,不禁心有感叹!

“想起什么了没?”老人家看着突然陷入沉思的少年,伸手拍了拍少年的肩膀道。

“未曾,只是在船上数日,方一下船,还有些不习惯罢了。”少年从呆立中醒悟过来。

“这事便是急不来的,走吧,老爹带你去个好去处,那里的酱牛肉和老酒可是这个赵家集的一绝……”老人哈哈一笑,迈步往前走,扯开了少年的思绪。

“好咧,小子敢有不从!”少年摇摇头,不再多想,跟着老爹往前走。

夕阳西下,金红色的光芒将老少二人的背影越拉越长,端的是好一副西下归家图!

没有去镇中最出名的悦来客栈,老少二人找了旁边一家小酒馆,酒馆不大,也无甚招牌,就是门口斜斜插了一杆竹子,上面请了秀才写了个大大的酒字。这便是老爹说的“酒肉双绝”的地方了。

二人进店坐下,便有人过来招呼,想来也无需小二,酒馆掌柜便是厨子兼小二了。

“客官来点什么?”胖胖的掌柜脸上带着和煦的微笑,询问二人。

“你家的酱牛肉听说是一绝,先来个五斤,还有你亲自酿的老酒,也来个一斤,然后再来个你的拿手菜!”老爹看起来是见过世面的,熟门熟路的点了些吃食。凌辰也乐得由他点。

“客官您可真会点,好勒!二位稍等,这就去给二位做。”掌柜的恭维了一句。

待酒肉上齐,老少二人便用就着牛肉,大碗喝起酒来。酒馆虽小,掌柜的眼神可是犀利,他能看出老人是在江上讨生活的,现在应是刚结束了一单活计。只是他看不清少年的来历,看穿着和老人是同样在江上讨生活的,但是神态气质却又与普通江上汉子截然不同。这还真是个奇怪的人。掌柜的看着大口喝酒大口吃肉的二人,摇了摇头,继续低头算账,毕竟开酒馆的,形形色色的人见多了,这只是其中一位而已。

“老爹,你也知道我的情况,那你和我说说你见过的世面呗”酒过三巡,少年开口了。

“凌小子,你还真问对了。老爹我虽然无儿无女,但是在大江上讨了一辈子的生活,见识可不比任何人差啊!”许是酒劲有点上脑了,老人语气颇为自豪。

“那是,那是,那您得给我好好说说。”少年也不在意,反而给老人倒满了酒。语气中颇为成熟。

“且不说久远之前的事情,就说这近几年吧!原本咱这大江上啊,可不太平静,咱们这些讨生活的可是过得不如意,每每出船都是把脑袋别在裤腰带上,生怕哪天就交代在了大江上。”老爹声音有些许醉意了。

“这又是为何?”少年听得好奇。

“唉,还不是那些强人,前些年,大江上强人四立,我们这些船家,除了要与天斗,与江里面的龙王爷斗,最怕的呀,还是碰见那些打家劫舍的强人,就说那个侯老四,出船第一天碰上了一波强人,交了笔孝敬钱,也算躲过一劫。可没成想,第二第三天都是碰见了,结果最后一波没钱交了直接就被那些强人剁成两半往江里一丢,喂了王八!”老爹叹了口气,继续说道。

“该死的强盗!”少年不知侯老四是谁,但是这遭遇让人不禁为之恼火。

“谁说不是呢?幸好啊,这两年长乐帮崛起啦,立下规矩凡是交了孝敬钱的船家都可以得到他们的庇佑,其余强人不得侵扰,违者必究。至此之后船家才慢慢又多了起来,不然前几年除了大户人家的船只,普通小民谁敢出船呢?钱没有还好,小命丢了可是不值当。”小酒馆里也没多少账要算,掌柜的听到老爹说起这个事,不禁也放下算盘,插了一句。

“掌柜的也来一起坐坐,聊聊”少年也顺势邀请掌柜的,三教九流的人都见得多,掌柜的可以帮助少年更好的了解这个世界。

“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掌柜的见也没其他客人了,索性一起聊几句。

老爹也不在意,多个人喝酒也是极好的,于是继续道:“凌小子,我跟你说,我们船家每月要给长乐帮一两银子作为孝敬钱。明天你同我一起去缴了。”

“那官府呢?官府不管的吗?”少年应了一声,继续提问。

“嘿嘿,官府怎么会管我们这些小老百姓的死活?他们只会管大老爷们的事情。”老爹冷哼一声。

“老爷子,话可不是这么说,官府想管也没那能力啊,你看那些强人,哪个不是身怀绝技的?就说年前被长乐帮剿灭的铁锤帮的好汉,个个身怀绝技,一把大锤使得虎虎生威,你看府衙那些官老爷们,哪个是对手?所以啊,要我说,没能力管也是真的”掌柜的却有不同的看法。

“如此说来,长乐帮还是做了好事的?”少年微微点头。

“嘿,好事?他们不过是有需求而已,一言不合杀的人也不是一个两个了。谁如果敢违背他们,横竖也是个死。”老爹听到凌辰的疑问,不禁说道。

“哎,慎言!长乐帮可是在这有个分舵的,老人家慎言!”掌柜的一听,吓一大跳。四顾一下,幸好只有眼前老少二人,万一要是被长乐帮的帮众听见了,那可是麻烦了。

老爹也是酒劲上头,口不择言。闻言也是一惊,知道自己失言了,酒精瞬间化作冷汗流了下来,吓得酒劲醒了七分。

“来来来,不说这个了,我们喝一口。”少年见氛围不对,赶忙不提这个话题。

经过刚才一幕,老爹也醒酒了,不敢再喝。生怕自己嘴里再冒出不该说的话。

“老人家,我看你和这位小兄弟也不像是爷孙关系呀?你们两是?”掌柜不愧是圆滑之人。只言片语间便将气氛调节回来了。

“呵呵,说起来也巧,半月前,我刚出完船返家,在返家途中看到了这个凌小子,这小子也是命大,下着暴雨,在江中昏迷了,幸好碰到我老人家,不然早也就喂王八去咯”老爹一听到掌柜的问两人的关系,不禁颇为自豪,毕竟能在雨夜江中救人的人不多,或者说这就是缘分吧。

“是啊,说到这,我真的要再敬老爹一碗,感谢你的救命之恩!如不是您仗义出手相救,恐怕也没有今天的小子了。小子先干为敬!”凌辰也不含糊,仰头先干了一大碗。

“还有这回事?仔细说说?”掌柜的也起了好奇心。

“其实我也不知我家在何方,来自何处,我只记得我自己姓凌名辰,其余的一概不记得了,至于如何落在江中,也是毫无印象。”凌辰也回道。

“我救起他的那天,还以为他傻呼了,幸好只是不记事了……”老爹也是附和。原本在江中救起凌辰之后,第二天见他呆呆的,还以为救了个傻子,正发愁呢,凌辰却突然能与他交流了,只是之前的记忆都没了。

“原来小兄弟还有这经历,看来你是得了失忆症。想来以前也不是普通人家。”掌柜的也唏嘘不已。

“哈哈,想不起就算了,今朝有酒今朝醉,来我敬老爹和掌柜的一碗。”少年也不再提这个话题。

“哈哈,小兄弟还会吟诗!喝!”掌柜的还挺惊奇眼前这少年。

“他就是这样,不时蹦出两句听不懂的话。”老爹听不懂是不是诗,只觉得奇奇怪怪。

哈哈哈哈……一时间,在烛光摇曳下只有三人的酒馆也是欢乐不已。

夜,逐渐深了……

我不会吃虾
作者的话

希望能写出一些不一样的故事……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