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娱乐 > 卧龙都市 > 正文
第二十七章 窃艺!
作者:我爱猫鱼2  |  字数:2816  |  更新时间:2019-09-20 15:17:59 全文阅读

短暂的交手后,朝未龙内心更是兴奋,郭启深有着高级武者的实力,但是又比罗辉、雷虎高出不少,同一级别的武者中看来也是有高低之分。

“想不到你如此年轻,身手便如此敏捷。”郭启深心中震惊,但是他又有所不解,观其身手,好像没有任何武学招式,只有速度和力量。只有一类人在武功达到一定深度后,可以摈弃招式,完全凭借力量和速度,这时候招式都已是多余。可他怎么看,都不觉得朝未龙已到达这一级别,或许心里也根本不想承认其到了这一程度。

“你是我见过的高级武者中,算是最厉害的。”朝未龙眼神凝重,对方招式非常犀利,已经将武学招式的细致入微,手随心动做到了极致,收发由心,只是不知此人为何没踏入黄级武者。

“小心了。”郭启深一声大喝,全身气势徒然飙升,龙爪手悍然出击,如要探囊取物,威势惊人。

朝未龙并未释放出雷电之力,而是凭借自身的速度和身体的力量在交手。他觉得此人简直是个活宝,各种武学招式已经练入骨髓,招式来回转化,灵活自如,手动于心,倒是想多看看此人的武学程度。

现在的朝未龙,聪明灵慧,对武学招式过目不忘,如果他多观察几遍,就可以将整个武学招式全部铭记下来,然后一一施展出。

他身形一边抵挡闪退,一边暗暗观察郭启深的武学招式,以及其招式中的精髓和大势。说不定还可以从中总结一招两式来应付刘奇峰,他觉得刘奇峰不从自己身上学得几招,是不会善罢甘休的。

郭启深身形越来越快,各种武学招式呼之欲出,朝未龙在不动用全力的情况下居然开始处于下风,一直陷在被动防御的局面。

随着时间往后移,郭启深越发郁闷,对方明明一直处于下方,可他就是找不到一个突破点将其击败,如果在继续下去,那么有危险的就是他了。俗话说,拳怕少壮。人到暮年,渐渐气血不足,身体各方面机能下降。

长时间的交手下来,朝未龙也慢慢摸清其武学招式,每一招每一式暗暗印在脑海里。朝未龙忽然伸手一变,居然打起了郭启深的武学招式,直接和其交手起来。

朝未龙的武学招式一打出来,郭启深心中震惊,难道眼前之人也是一个形意拳高手。但是,他又发现一个重点,就是此人打出的招式和自己简直一模一样,不仅是形,连其意都已经展露出来,和自己的一招一式有着惊人的相似处。

郭启深心中突然冒出一个大胆的想法,就是此人的武学招式是和自己短暂的交手中,慢慢学会的,如果他这一想法成立,那么他眼前的年轻人将是一个多么恐怖的家伙。

形意拳对形意拳,原本处于下风的朝未龙,瞬间和对手势均力敌,两人现在每一次出手都以相同的招式攻击,犹如在和镜子中的自己对招。

朝未龙的形意拳渐渐地越发成熟,老练,打出了自己的风格,逐渐在向自己的大势靠拢,越打越刚猛迅疾。

“不打了,不打了。”郭启深忽然大喝道,身形退到一旁,郁闷的摆了摆手。

朝未龙一愣,出手的鹰爪一下抓空。

“我看你小子是来偷学我武艺的吧?”郭启深置问道。

朝未龙心虚,但是赶紧否认道:“绝对没有,只不过是我们交手间,对你的拳法起了兴趣,记下后,无意中就打了出来。”

“还说没有。”郭启深听闻,瞬间大喝道。

朝未龙腼腆的捞了捞头。

“如果是在老些辈,偷学武艺,最是忌讳,可以当场诛杀。”郭启深话语中带着些许杀意。

朝未龙心中一紧,眼神死死的盯着郭启深,虽然他并不惧怕郭启深,但是他感受到了杀意。

“不过,现在另当别面了,就是因为过度敝帚自珍,导致现在很多武学都失传了。”郭启深的话语中突然变得柔和,充满感慨。

随后看了一眼朝未龙道:“你能从短短几十分钟的交手中,学得我的武学招式,也算是你的造化,但是你还能从中领会自己的大势风格,很不错,你是练武天才。”

突如其来的赞许,让紧张的气氛瞬间得到瓦解。

“不过我还是很好奇,你来此地的真正目的为何?”郭启深不由得再次问道。

“我之前说过了,这几人借着形意门的名头欺行霸市,还有罗辉,我就是想来这里讨个公道。”朝未龙眼神凌厉。

郭启深紧紧的看着朝未龙,目光同样凌厉,他本想朝未龙的真实目的就是来偷学他的武艺,可他看向朝未龙的眼神,其并没有撒谎,同样,他在朝未龙身上看出一身正气,不由得心中点了点头。

“这几人,在被我赶出门派的时候,我便已经惩罚过他们了,现在居然擅置冒出门下之人,是该重罚,不过我看你已经废了他们的武功,也算由你惩罚了。”郭启深淡淡道:“至于罗辉,此人已是高级武者,当时我本要废他武功,可却没能得逞,现在我血气减弱,不及当年,已没有过多的精力去对付他。不过,我得到消息,他好像已经身亡,这也算是给你一个交代。”

朝未龙点了点头:“我看你也就五十多岁,哪来气血变弱。”

郭启深突然笑了笑:“是吗,其实我已经六十多了,练武之人比一般人看上去要老的慢些。”

“原来如此,看来是我错怪前辈了。”朝未龙居然无意识的抱了抱拳,来了一个很是江湖武者中的礼节。

“该说的都已经说了,你走吧。”郭启深显然不想再多言。

“既然如此,今日多谢前辈成全。”朝未龙感谢道。

“你我也算有缘,这是你的造化。”郭启深罢了罢手,转身离去。

“我还在富源高中就读高三,如果前辈有什么需要可来找我。”朝未龙再次道谢后,随即离去。

虽然朝未龙之前对形意门的印象并不怎么好,可如今和老人郭启深接触后,感觉其是一个非常正直、严谨的人,不禁慢慢改变了对形意门的看法,心中对郭启深更是肃然起敬。

当朝未龙出来的时候,发现黄衫青年几人早已溜得无影无踪。

看了看天色,发现已经快十一点,夜空乌云密布,月亮早已被遮盖。

“那就顺便去将藏起来的箱子拿出来。”朝未龙心中暗暗道。

朝未龙拦了一辆车,在他藏钱附近的一个闹市下车后,再几经辗转,弯到一处无人的密林处,然后急速前行,身形不断跃起,十五分钟便来到他当时藏钱的地方。

很快,朝未龙便找到了那个箱子,箱子是锁着的,两只手用力一掰,箱子瞬间成两半,里面的钱直接掉了出来,这么多的钱,朝未龙可是头一次见到,呼吸都急促起来。

取下背上的书包后,朝未龙将钱快速的装进书包。他今天可是刻意将书本全部放在了学校,背着一个空书包,,就是为了来这里装钱。

将钱装好后,朝未龙谨慎的将箱子里里外外全部用衣服擦了一遍,目的为了清除指纹,做完一切后,朝未龙一直扑通扑通乱跳的心才平静下来,确定没留下任何痕迹后,便赶紧离去。

“发财了,发财了。”朝未龙内心激动着,他粗略算了下,应该有着一百来万。

“再加上阎浩东给我的那张十万的卡,合着有一百多万了。”朝未龙兴奋道,当下决定去将钱取出来。

不久后,朝未龙便乘了辆车,来到家附近的一个银行取款机。当他把卡插进去,输入密码后,结果让他傻眼了,上面显示卡已被封。

朝未龙瞬间奔溃的心都有了,心道:“肯定是阎浩东被抓后,连带他所有的银行账户都被封了,我怎么这么傻,为什么没想到要早点取出来,他奶奶的。”

心中肉痛,犹如在滴血,朝未龙后悔不已:“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我就没能早点下手呢?”

伤心的朝未龙,拍了拍书包,还好有这么一大包,算是缓解了他脆弱的小心脏。

短暂的抱怨后,朝未龙终于定了定神,有了这笔钱后,他觉得给父母找个店子,让他们自己经营,这样总比跟别人打工,受欺负的好。

只是朝未龙还没想好该做什么。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