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科幻游戏 > 西游之万界 > 正文
第十四章 屈辱
作者:梦中的世界  |  字数:3364  |  更新时间:2019-09-20 23:02:34 全文阅读

  秦父平静的说着,似乎根本没听见二长老秦飞的冷嘲,但他话说到最后一句,稍显颤抖,还是暴露出他心头紧张的情绪波动。

  此话一出,秦龙脸上的笑意,渐渐的冷却下来,五大长老也神色各异,特别是秦飞冷诮的盯着秦父。

  武空从没听父亲说过秦府往事,但此刻突然冷下来的大厅气氛,还是让他第一时间,察觉到那六人对父亲隐含的敌意。

  族长秦龙目闪寒光,神态陡然冰冷威严起来。

  “十八年前,你可记得曾谤毁我伪造遗书,僭位族长!”

  秦父闻言,目中闪过一抹痛苦之色,暗咬钢牙,翻身跪倒在地,朝着家族祠堂方向三拜九叩首,沉声道:“当年年轻冲动,言语莽撞,还请族长大人谅解!”说完这番话,他的虎背突然颤抖了几下,似乎差点失去浑身的力气。

  “当年你还咒骂我等兄弟压迫你!”

  五长老秦烈轻蔑的盯着跪在堂中的秦父,森然斥道!

  “当年是大哥糊涂,出言无状,还请各位长老,看在兄弟一场的情分上,不要跟我一般见识。”

  秦父虽冲祠堂方向而跪,实则已经是屈辱至极的向秦家六大掌权者低头了,他说话间,嘴唇轻轻的颤抖着,眼中的痛苦更深了。此刻的他,抛弃自己的尊严,只为了一尽父亲望子成龙的肩上责任。

  “哼,当年你曾扇我耳光,这笔仇,要不是太上长老一直拦着,你以为,当你自废功力,离开族门后,我会不跟你清算?你以为,说两句软话,我就能原谅你?”二长老秦飞尖利的声音,像是一柄利刃般森寒。

  秦风缓缓伸出右拳,拇指缩在掌心,其余四指并排伸直,按在地上,左手突然从腰间拔出那柄砍柴小斧,猛一挥动,喀嚓一声骨骼碎裂的轻响声中,四截儿血淋淋的手指砍飞落地,断指喷血乱洒膝下,他的面容因断指剧痛而剧烈扭曲煞白着。

  “族长大人,各位长老,愚兄够不够诚意?”

  “爹!”

  武空没想到秦父为了他拜师,居然需要如此的低声下气,当断指溅血的一刹那,一股愤怒不甘的情绪,激起他全部的骨肉亲情,脱口大叫一声,冲上去搀住父亲,哭道:“爹,您不需要为了我,如此屈辱的求他们!我不学武功了,咱们回去……”

  “你给我闭嘴!”

  秦父突然扬头,冲着武空暴喝一声,猛地甩臂,挣开儿子的搀扶。今天,为了儿子,他跪也跪了,头也低了,手指都砍了,千万不能一时冲动,功亏一篑啊。

  武空看出其父之意,不忍这一时之辱,就无法让他踏入武道之门!秦父承受着辛酸痛苦,为他那一跪,那一断指,蕴含着山一般的父爱,海一般的期盼!他绝不能冲动,那会让父亲辱白受,血白流!他强忍着满腔怒意,紧握的双拳,指甲都刺入掌心,沁出血来。

  力量,我一定要得到力量!

  武空在心底怒吼,眼角瞥着正蔑然俯视父亲的族长、二长老、五长老,把他们的得意嘴脸烙印在心,暗道:今日我父为我下跪,他日我定要整个秦族跪在我的脚下!

  秦龙漠然盯着跪在堂中的秦父,这位老族长的亲子,曾经的源种七重境高手,这族长大位,差一点便落在此人的手里,可惜,族内元老和其不对付。而且秦风当初只在乎武道,觉得日后他实力强大,族长之位唾手可得。可惜在老族长死后,任他如何,族长之位,还是落入他的座下,而秦风,只能悲愤的被元老们逼迫废掉功力,远走他乡。

  可事后族内高层才发现,族长大印,伴随着秦风离家出走而消失无踪,此人藏无定形,族内屡寻不获,只好作罢。

  没想到,今天,他送上门来了!

  “还不够……秦风,你懂的……”

  跪在地下的秦父瞳孔紧缩,他的心在滴血,是的,他懂秦龙想从他这儿得到什么,他的左手探入腰间兜中,颤抖着握住那方温润如水的玉质族印,他的耳畔,仿佛响起待他和蔼可亲父亲的声音:“风儿,这方族印,我就交给你包管了,我死之后,你持它,即可继承族长之位……”

  可是,他太天真,在父亲病重时,族老们派他外出,等他返回,却发现父亲已死,秦龙宣称老族长遗命由他继任族长大位,他顿时不服,一场争斗下来,他双拳难敌举族高手,被逼自废功力,离家出走。

  幸亏他早就把族印藏在族门之外!

  可是今天,他知道,不交出这方族印,他的儿子就不可能重归族门,就只能跟他一样,当一辈子山野村夫,他不想让自己的恩怨,影响到儿子的前途。况且,当他出现在秦府那一刻,他就知道,就算他临时反悔,笑面虎秦龙,也不可能让他活着离开秦家大院的。

  或许心中亦有一丝希望寄托在儿子身上,尽管他根本不相信,但自从他儿子表现得懂事,内心仿佛总有一种错觉——他儿子将会为他报仇,而且将一飞冲天!

  “族长大人,愚兄糊涂,当年挟私怨卷走族印,罪该万死,今天,是族印重归家族之日了,还望族长大人恕我大错。”秦父颤声说着,哆嗦的左手,紧握着那方族印,高举着献了上去。

  “族印……”秦龙眼睛一亮,大手一扬,一股吸流从掌心爆发,吸卷那方族印落入其手,欣喜而激动的翻来覆去再三鉴定为真,才珍而重之的纳入怀中,此印入手,他才真真正正感觉到,家族大权彻底归他掌控了。

  “既然大哥献出族印,其子秦武又觉醒武道种子,送返族门,这也算功过两抵了。就让我查验一下秦武侄儿吧。”

  一直默不作声的四长老秦洪忽然趁堂中气氛缓和之际,站起身来,一边微笑着说道,一边先走到秦风的身前,伸手把他搀扶起来,帮他封闭血脉,止住断指血流,秦风神色平静的冲他点点头,从怀中取出一条白布,包扎在自己断指上。

  哼,趁我不备,抢先收买人心吗?说不定那秦武只是不值钱的下品种子呢!秦龙心底冷哂,那四长老和三长老,结成一气,跟他在族内分庭抗礼,为了权利当初和他一起对付秦风,如今却又开始和他做对。哼!墙头之草。如果只是秦风这个废物,恐怕他俩连正眼都不睬他一下,可是送来一个新鲜种子,见他刁难秦父,顿时就动了拉拢其子之心。

  武空见那黑袍中年人主动帮父亲止血,掩饰心中的寒意,对其道谢。他知道对方是为了什么,如果自己的武道种子被测出来不好,立刻会翻脸无情。

  只是心中突然忐忑起来,藏匿脑中的那枚猴子模样的种子,外人肉眼看不到,此刻这尊武道高手,要探查他体内种气,不知会不会探查到它呢?这枚种子,不知道为什么,他打心底里不想被外人知道,担心把自己当做切片小白鼠祸害研究……

  那秦洪含笑走近武空,盘坐地下,然后示意他也盘坐下来,伸出右掌,按在他的腹部脐下,凝聚一股真元精气,闭目仔细感应起来。很快,便见他原本微笑的面色,突然浮起一丝惊色,继而惊异之色越来越明显起来。

  “好浓的种源气息!百脉种气皆浓如稠蜜!此种子一旦凝炼,绝对属于精品级!建议重点培养!”

  “什么?”秦龙等长老闻言无不耸动!

  武道种子按照觉醒的种气浓度,分为下品,中品,上品,精品四个等阶,浓度越高,修炼天赋越强,秦家上品种子倒还有数个,不算太罕见,但精品种子,从未出现。没想到这个秦武,竟然被鉴定为精品种子,当真是意外之极。

  谁也没想到,武空种源浓度,如此之高,这般百年难得一见的修炼天才,却是遭族内压迫废功、刚才又迫其献印断指秦风之子,此子一旦成长起来,那还得了?

  武空暗暗松了一口气,看来,那脑海里的猴子,纵然是秦洪这等武道高手,亲手查探其体,也察觉不到它的存在。

  “就让秦武跟着我吧!”三长老秦剑早就看到四长老递给他的一道眼色,抢先一晃身形,掠至武空身畔,拉他起身,笑眯眯的如盯着一块璞玉,当众宣布道。

  “孩儿,还不快谢过你两位叔公?”

  秦父这些年明白了不少,不再是那个毛头小子,察言观色的能力早已锻炼出来,看出族内两派暗斗格局,他深知一入豪门,便须占队的重要性。他跟族长,二长老和五长老之间,恩怨纠结已深,这三长老和四长老当年虽跟他作对,但目下他们跟族长不是一派,就意味着儿子跟着他们,不但不会受到压制,反而会因为精品种子的天赋,受到重点培养。而且就算当初他们对付自己,可培养了自己的儿子,自己的儿子也会尊敬他们。

  武空心底冷笑一声,利益而已,便装模作样躬身向三长老和四长老道谢。

  那族长秦龙眼中掠过一丝防范,暗道:“哼,你归我族门,纵然你是精品种子级的天赋,也逃不出我的五指山,稍使手段,就会让你死无葬身之地!秦风,你想让你的儿子,在我掌控的家族替你扬眉吐气,简直做梦!”

  武空心底突然一惊,有些奇怪:“怎么心底有些突兀,这个秦龙这么快要动手了么?”瞥了秦龙一眼,立刻低头,此时还不是对手,选择从心······

  秦府门外,武空依依不舍的送着父亲,他重回回族门,但父亲心愿已了,说什么也不愿住在秦府,他要返回他们在深山中的草庐。

  “武儿,为父该尽的责任,已尽!你不要有任何心理负担。日后,就看你的造化了!”

  武空心中突然亲情激荡,冲着父亲那瘦长的背影大声喊道:“爹,您走好!总有一日!我······”

  转身,头也不回地走入秦府之中······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