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飞花飘零 > 正文
第一三一章 飞花碎雨(下)
作者:冷誉冰  |  字数:2430  |  更新时间:2019-11-20 05:49:11 全文阅读

  这一瞬间,只见他长须飘拂,目闪精光,冷冷说道:“王爷不必多礼,杨某还招。”

  右手中指“嗖”的一指,宛似一柄利剑,缓缓刺出。

  这一指来势虽缓,其中却藏着极为复杂的变化。

  齐林知道只要自己的身形一动,对方的剑指便会如影随形的跟着刺来,索性兀立不动,横刀当胸,含笑说道:“齐某已先献招,请杨先生不必客气,尽管放招便是。”

  举止似是傲慢,其实却是深得武学的诀要,以不变应万变。

  要对付杨顺这种最上乘的剑法,舍此之外,也实在别无他法。

  场中其他人都看得莫明其妙,心中纳闷,见二人只是一昧地还礼招呼,并无动手之意。

  当下有人议论道:“这样的打法倒真奇怪,嘴中说得客客气气,眼睛却睁得大大的,我瞪着你,你看着我,却又不肯爽爽快快地打一场,老是你推我让的,这搞得什么名堂啊!”

  又有人道:“你懂什么,这里可大有门道了。”

  ……

  ……

  场中杨、齐二人却是聚精会神,对旁人的议论恍如不闻。

  杨顺纹丝不动,指剑停在齐林胸前三尺之处。

  齐林也仍然横刀当胸,神色沉重之极。

  约摸过了一盏茶时分,杨顺瞧出齐林眼光中已微露快意,陡然间一指刺出。

  要知他们攻守双方,都是用上了最深湛的武学,先动手攻击的这一方若非算得非常准确,一开始便取得压倒对方的攻势,那么攻势一发,己方的守势也定然相应而削弱,那对方就可以乘虚而入。

  杨顺的剑术当真是静如处子,动若脱兔,但见他的指剑动处,登时幻出漫天指影,在一招之内,却已遍袭齐林约三十六处大穴。

  但听得“嗤嗤嗤”一阵声响,紧接着极为轻脆的“叮”的一声,只见齐林已是一个筋斗倒翻出去。

  杨顺跟踪急上,白光如练,紧紧贴着齐林的背心。

  地上尘砂滚滚,似是给狂风卷了起来,登时把两人都罩在风砂之内。

  曲保玉看了定了定神,呼了口气,道:“好险,好险,不过,毕竟还是师父占了上风。”

  原来杨顺以指代剑,展出七绝剑法,趁齐林稍露快意的时候,突然使出翻江倒海的招式,杀得他个措手不及,指如利剑,一剑便削去了他颌下长须,又在他的长衫上刺破了七处之多。

  不过齐林也真了得,就在那性命拟于一发的瞬间,竟给他用“天罗步”的身法再配合上“梯云纵”的轻功脱出指圈,而且在避招之际,还能够使出一招“龙战九天”的战势,日月神刀倏地一翻,刀刃反倒卷而上,直劈杨顺的上三路。

  这一招风起云涌,杨顺也禁不住心头微颤。

  原来齐林将上层内功劲道凝聚在刀中,他的每一招带有极强刀罡,每一刀下去,罡风四起,从刀上传来,直冲击杨顺的寸关尺脉。

  脉门是人身要害之处,仅次于心脏,杨顺的内功虽然也精纯之极,也不能不运气防御。

  这一战在齐林来说,乃是死里求生,因此虽然在指剑极大威力的镇压之下,仍然拼命抢攻,各种古怪刁钻的招式,层出不穷,当真似是骇浪惊涛,一个浪头紧接着一个浪头的卷扑上去。

  曲保玉明知师父可以稳占上风,但看了这一场从未有过的恶战,也不禁有点心弦颤抖。

  倏地,二人一个哟喝,极度分了开来。

  只见齐林头发散乱,发襟也给杨顺削掉;而杨顺也已给他的神刀削去了半块衣袖。

  齐林一阵冷笑,道:“好,这才是真正的对手,高手。”

  杨顺道:“你我谁也没占得了便宜。”

  齐林道:“二十年来好久未碰到像你这样的敌手,也好久未曾这样痛快的打过。”

  杨顺道:“武功越高,也越寂寞。”

  齐林道:“你我还未分出胜负,在来,在来。”

  他一声大吼,刀光浮现,又攻了上去。

  高手比斗,决不能有一招之差,也不能有一招半式的浪费,因为一个小小的失误,皆会导致满盘皆输,差之毫厘,谬以千里啊!

  顿时间刀光指影混在一起,宛似交织成千道网,将二人裹在里面。

  众人只觉一阵眼花瞭乱,因为二人的出招越来越快,也越来越激烈。

  “唰唰”二人又度二次分开。

  而这一次情形,却与刚才大不相同。

  只见齐林刀尖支地,左手按住胸膛,脸色惨白如纸,冷汗直流。

  而杨顺也是喘息不已,他的左手臂已被划了一刀,鲜血直流。

  一口淤血突自齐林口中喷出。

  他道:“你赢了。”

  此话一出,众人欢悦,尤其是曲保玉,忙跑到杨顺跟前,道:“师父?”

  杨顺道:“我没事。”又转对齐林,道:“你是一个好对手。”

  齐林道:“那一招叫什么名字?”

  杨顺道:“是我新创的一招,名叫飞花碎雨。”

  齐林冷笑一声,道:“好,好一招‘飞花碎雨独飘零,倚剑摇影人断肠’,哈哈,天亦亡我啊。”

  “爹!”

  一声喊叫,将齐林的笑声止住,道:“青儿,你怎么来了?”

  秦青泪流满面,出现在他跟前,道:“我一直都在这。”

  齐林道:“好,你能来看我最后一眼,我还是很高兴,我能在最后听你叫我一声爹,我即使死也瞑目了,只是我日后不能照顾你了。”

  他强忍一口气,说完这几个字,已是头眩目转,血腥气直冲脑门,似乎即将要爆炸开来。

  他又看了看曲保玉,吃力地吐出几个字,道:“曲保玉,我知道你我仇深四海,只是青儿对你一往情深,我不求你饶恕我,只求你能好好待她。”

  说到后来,声音越来越弱,说到最后一个字,已是无力在坚持下去。

  曲保玉本想一剑杀了他,替父报仇,现在见他如此模样,只是牢牢地抓住剑柄,拔不出手。

  秦青只觉父亲的身体越来越冷,最后便已无知觉。

  杨顺道:“秦姑娘,我对不起你。”

  秦青知自己父亲做恶多端,死于非命,道:“前辈不必自责了,我爹一生中未曾做过什么好事,天意让他如此死法也已是一种宽恕了。”

  杨顺道:“他虽说是一个混世魔王,可也是一代武学宗师,我们也好好安葬他吧。”

  三人便择一地,将齐林安葬。

  忙完一切。

  杨顺道:“保玉,我走了,我不与你们回金龙门了。”

  曲保玉道:“师父,你我好久未见,如今一见,你却又要走,这一去岂不知又要到什么时候再相见。”

  杨顺道:“我这人,一生浪迹江湖,自由惯了,不喜那种大家生活,日后我们还会再相见的。”

  曲保玉道:“要不是我要遵守二叔死前的遗嘱,将金龙门发扬光大,那我也会与你老人家一起闯荡江湖。”

  杨顺笑道:“好了,你有这份心,我已很开心了。明年这个时候,我会到金龙门来喝你的喜酒的。”

  按规,秦青须守孝一年,在这一年中不可谈婚乱嫁,故而杨顺有此一说。

  曲、秦二人相禁一觑。

  曲保玉道:“好,我和秦青一定会等着你的到来。”

  杨顺哈哈一笑已自离去。

  曲保玉也携着爱妻的手向金龙门奔去。

  正所谓有情人终成眷属!

  (全文完)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