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飞花飘零 > 正文
第一章 惊世少年(上)
作者:冷誉冰  |  字数:3153  |  更新时间:2019-09-11 06:44:59 全文阅读

  世界上像曲保玉这样自由快活的人,大概再也没有了。

  他本就是一个极自由快活的少年。

  因为有一个江湖上极大的势力在支持着他。

  这便是京城金龙门。

  金龙门之大绝对可以跟少林、武当相抗衡。

  但他也有不快乐的时候,那便是他的身世。

  他的父亲是金龙门第一高手,号称“三绝剑首”曲风平。

  可是当他一出生时,他便没有了父亲。

  他痛苦,所以他经常问最关心他的二叔——“三才剑客”丁缺。

  我爹到哪里去了?

  丁缺见他那痛苦的样子,只得不情愿地告诉他——你的父亲死了。

  自从那一次,他便发誓,一定要找出杀父凶手,替父报仇。

  ……

  ……

  时令已是三月,虽然冬天刚过,春意复苏,但空气中夹杂的一丝寒气依旧让人感到一片冷意。

  还好旭日的阳光把暖烘烘的光芒洒在黑糊糊的街道口,让人感到一点春的气息。

  点心铺炉火正旺,炉前站着的是一个十二、三岁的小少年。

  这少年不是别人,正是曲保玉。

  他一向认为自己是个很聪明的人,可这次他却很伤心,也很生气。

  因为他觉得自己最信赖的人也欺骗了自己,这个人就是二叔丁缺。

  丁缺一向对他疼爱有加,从不会隐瞒或欺骗他任何事。

  他只知道自自己懂事起,丁缺便一直陪伴在自己身边,陪自己玩耍,讲故事给自己听,也讲各种江湖奇闻,名人轶事让自己知道。

  虽然二叔身为一门之主每天也总有许多繁锁之事要处理,可他每天总要挤出点时间来陪自己。

  但他从来不提有关父亲任何事。

  因为他知道这样只会让自己更伤心。

  他希望每天看到自己都是开开心心的。

  二叔有如父亲般的照顾自己,有时自己都觉得二叔便是自己的亲身父亲。

  可这一次就是这个对自己有如父亲般的二叔骗了自己。

  原来他在帮中,见金龙门的头面人物见到他,神色都很凝重。

  他便问丁缺:“二叔,发生了什么事?”

  丁缺涩声道:“河南出了点事,我得亲自去一趟。”

  曲保玉恳请道:“那你也带我去。”

  丁缺摇摇头,道:“不,你还小,有些事见多了反而不好,这次你就不要去了。”

  曲保玉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严重吗?”

  丁缺点点头,道:“帮中内务之事,你现在还小,不适宜介入,你现在好好地练好武功,等你长大了,我会慢慢让你知道。”

  曲保玉乞求道:“我已长大了,也已到了该到江湖上去历练一番的时候了,二叔,你就带我去闯荡闯荡吧。”

  他以为自己的苦求必定会征得二叔的同意。

  因为以往自己求二叔一件事,二叔定会义不容辞的应允。

  没想,这次二叔没答允,反而立马板起了面孔,头直摇,并吐出了两个字“不行!”

  他知道这次发生的事定然很严重,更是要去,再三请求,但丁缺怎么也不答应。

  他很聪明,看出二叔似乎在瞒着自己什么事,知道他不答应,那自己再怎么求也没用,于是他旁敲侧击地去问金三叔和何四叔。

  可他们也是一句也不说,都只是摇了摇头。

  所以他很伤心,便一个人偷偷下山,独自查探这件事。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有这么严重,居然连自己都不告诉。

  原来金龙门中一向在外行侠的老三“妙手乾坤”金环,这次回山带了一个令江湖人大为震惊的消息。

  当日,金环回山,立马找到丁缺和老四“袖云箭”何白衣商议。

  金环道:“二哥,四弟,我这次下山,听到一个非常严重的消息,故此不得不连忙回山禀报。”

  丁缺见他神色凝重,知道事态严重,道:“到底什么事?有如此严重,你说出来听听?”

  金环道:“寒山派掌门凌步虚被人打伤,危在旦夕。”

  “哦?”

  丁缺和何白衣听了虽微微震动,可却还不怎么惊奇。

  因为江湖中人被人寻仇打伤是很平常的事。

  更何况被打伤的还是寒山派掌门又并非金龙门中人。

  在说这寒山派是新近崛起的一个帮派,掌门凌步虚内外兼修,武功煞是了得,其势力一天比一天大,大有和金龙门分庭抗礼,同领北方武林的趋势,他又怎会被人打伤?

  何白衣听了,把原本提到嗓子眼的一口气,舒了一下,道:“我还当是什么大事,江湖人被人报复追杀也是平常事,再说,姓凌的被人打伤,对咱们也未必不是一件好事。”

  丁缺见金环仍是愁眉不展,问道:“怎么,三弟觉得有什么不对吗?”

  金环道:“二哥不觉得奇怪吗?凌步虚武功高强,能有人将他打伤,那凶手的武功可想而知。”

  丁缺接道:“也是,我虽未和凌步虚比斗过,可江湖传言,此人武功高强,尤其是掌功相当厉害,听说年轻时便单对当时的掌法第一人铁掌缪幻,二人比斗一天一夜,最后仅以一招落败,而且那一招还是他大意之中,冒险求胜才落败,只此一战,名扬天下,而在他人惑之年,又听说他为了朋友,孤身对斗山东祁云寨四大寨主,只凭右手单掌连挑四寨主,一时间轰动江湖,也奠定了他在江湖上掌功第一的地位,如此高手,又有谁能伤得了他?伤他的凶手又是何人?”

  何白衣也道:“正是,到底何人能伤得了他?难不成是另一个想在江湖上扬名的掌中高手?”

  金环见他们有所疑问,便道:“伤他的凶手,说了你们也不会相信。”

  “谁?”丁、何二人都不约而同地同时问道。

  金环郑重道:“三绝剑首曲风平。”

  “啊?”

  丁、何二人面面相觑,全都看出对方脸上的惊讶。

  何白衣忙摸了摸金环的脑门,道:“三哥,你的头没发热吧?”

  因为曲风平早已去世一十六年,故而何白衣有此一问。

  金环摇了摇头,无耐地道:“不要说你们不信,就是我自己听到这个消息,都大吃一惊,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何白衣仰天一笑,道:“哈哈,莫非是大哥起死回生击伤了凌步虚。”

  “不错,正是大哥的鬼魂!”金环正色道。

  丁缺“嗯”了一声,道:“大哥已死了一十六年,直到现在我们还未找到杀他的仇人,替他报仇,我们已自感惭愧,而现在又怎会有他的鬼魂杀人这件诡异怪诞之事。”

  何白衣也急道:“正是,三哥,这到底怎么回事?你便说出来听听。”

  金环道:“具体情况我也不知道,不过据江湖上传言,凌步虚自述,打伤他的就是大哥,而且还有寒山派其他弟子看见。”

  丁、何二人皱眉沉思。

  何白衣道:“这可奇了,难道真的是大哥死而复活,借尸还魂回来了?”

  丁缺摇头道:“这不可能,当年大哥死时,是我亲手给他盖的棺,下的葬,若说是他的鬼魂复活,这可是我活这么大岁数,头一次见的奇事,我可不信。”

  金环道:“别说二哥不信,就是我也不信,总觉得这件事透着蹊跷,所以才赶回来和你们商议。”

  何白衣忽道:“你们说会不会是有人故意假扮大哥之样去偷袭凌老儿。”

  金环道:“谁会这样无趣,去装扮一个已死了十几年的人去伤人,而且伤的还是寒山派掌门,若被查出,那他可是直接将寒山派和我们金龙门都得罪了,那他的后果便可想而知了,这等吃力不讨好的事,任谁也不会去做的。”

  何白衣道:“也是,若被我查出是何人假冒大哥之手去祸害武林,我必让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丁缺道:“先不论凶手是谁?只是那凌步虚被打伤之后,那寒山派又有何动静?”

  金环道:“据说寒山派已传下令,就是召回凌步虚的女儿凌珑,议定接掌掌门人之位。”

  何白衣又问道:“难道凌老儿已伤得这么重?”

  金环道:“不错,据说已是危在旦夕。”

  何白衣道:“大哥明明已死了一十六年,难不成真的是鬼魂复活,只是当年也未曾听说大哥和这凌老儿有何深仇大恨,他又为何要打伤他啊?”

  丁缺沉思道:“外表古怪荒诞之事,往往隐藏着不可告人的目的。这件事事关重大,既然关系着大哥,我们便不能对保玉讲,他知道了定会伤心难过。”

  金、何二人道:“二哥放心,对保玉,我们定会守口如瓶,决不吐露半字。”

  丁缺点点头,道:“好,大哥走得早,保玉是他唯一的骨肉,我们唯有将保玉悉心培养,让他成为大哥之范,这样我们才能对得起大哥的在天之灵。”

  金环道:“想当年我们四人创建金龙门时何等艰辛,其中大哥功不可没,可惜他还未享受成功后的喜悦,便惨遭毒手,先我们而去,时隔多年,我们不仅连凶手是谁都未曾查出,实则已是有愧于心,现如今又冒出大哥魂魄复生伤人之事,尤令我们汗颜。”

  丁缺道:“你们放心吧,朗朗乾坤,必有雪昭,明日我便起程亲赴栖灵祠,查探大哥葬坟之处有无变化,好还天下人一个公道。”

  何白衣道:“二哥一切小心从事,家里便交由我和三哥替你打理。”

  丁缺道:“好,这才是我丁某的好兄弟。只是你们记得这件事切不可在保玉面前提起。”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