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宋明录 > 正文
第一部 煮海 第一章 踏波来
作者:木瓜三闲  |  字数:3001  |  更新时间:2021-02-19 10:05:32 全文阅读

“感盘古开辟,东胜神洲海中有一座名山,唤为花果山。山中有一洞,名唤水帘洞。潮涌银山鱼入穴,波翻雪浪蜃离渊。木火方隅高积上,东海之处耸崇巅。

峰头时听锦鸡鸣,石窟每观龙出入。林中有寿鹿仙狐,树上有灵禽玄鹤。瑶草奇花不谢,青松翠柏长春。仙桃常结果,修竹每留云。一条涧壑藤萝密,四面原堤草色新。正是百川会处擎天柱,万劫无移大地根。”

花果山地处海州湾岸边,南北水路咽喉,山海相连。山上怪石翻滚,洞穴密布,断崖横生,若说当年确有仙人在这儿挥舞大棒群殴过,才造成这种山崩地裂般战场遗迹,还是很有说服力的。不然呢?那猢狲能够大闹天宫,把天庭打的稀巴烂。就不许人家玉帝发天军来抄你家后院吗?

打架这种事,从来都是相互的嘛。吕祖安算是个文艺青年吧。他不喜欢打打杀杀,他喜欢卖卖保健品。就是中老年人群专用的那种包治百病,价格还特实惠的那种。

或者说他也压根就不是喜欢卖保健品,纯粹就是没办法,只为赚点提成养家罢了。

而所谓养家,也不外就是年节时给父母送点美酒、香烟,或者鱼肉美食。因为数量有限,很多时候一个节日过下来,这些礼品还不够他一个人消耗的。

为人父母嘛,对自己孩子总是迁就的,知道是他专门去买来的心意就不错了。吕祖安恍惚记得,自己有一次真是偷懒,把手里的保健品当礼品送给父母,被老爷子追杀三个村子的经历。

之所以说吕祖安还能算是文艺青年,主要还是因为他小时太喜欢读小说。什么四大名著、金庸、古龙,那是绝对通读的。甚至上课时,都是俩课本。一个在上面,那是老师要求读的课本。一个在下面,那是自学选修的金庸射雕三部曲。

虽然小说在下面,容易影响视力,但只需把课桌面的木板夹缝磨得宽宽的,吕祖安也不认为就会影响读书的,无非就是近视点而已。

只是人力毕竟有穷尽,吕祖安这一世可不是神仙弟子,更没有“左使”的招牌可以挥霍。他能通读四大名著和海量武侠秘籍,那么科举的考试上就难免顾此失彼。

没法子,一分耕耘一分收获。或说这世道,如今也就还剩下这么一丁丁的最后公平了。

至于问为什么说吕祖安这一世如何如何平庸,因为他很快就要面对下一世的嚣张生涯了。而他眼下显然并不知情,对此也毫无准备。

大专三年,吕祖安选修的是“国际贸易与经济”,毕业后却面临难以就业的囧境。试想,大清与国际的沟通、商贸,大部分都是那些全球500强的企业间在斗法。象吕祖安这样一个大专生,他连全球五百强的企业门槛都迈不进,那么他学这个专业还想有用武之地吗?

好在天无绝人之路,终于有一家制药厂看中了吕祖安的淳厚外表,勉强收下简历,眼下干着售卖保健药的那些没良心营生。

整日在走街串巷和那些信仰“甩手治百病、吃啥补啥”的大爷、大妈们厮混,吕祖安其心、其志,早就被磨砺一空了。看前途黑洞洞好一片茫然,看女人傻呆呆好一腔猥琐。

“喂,小薇啊,咱们今天一起吃肯德基好吗?喔,你约了宋经纪,没空来啊。”

“哈喽,凤姐。晚上电影不错,接你一起去看看?啊,强哥回家啦。那啥,我就不过来了。”

或说这种油滑、或堕落消沉并非天生,主要还是因为吕祖安最近失恋了。如果再做时髦定义的话,那应该不叫失恋,而是叫“被劈腿”。

相约了三年的女友,竟然舍了花花皮囊,悄悄给一个能做爹的大爷作小三,图啥?在被人家正室逮到暴打、曝光后,居然还回过头来,苦苦哀求吕祖安不要抛弃她?凭啥?!

世上最不可忍的事情莫过于此了,吕祖安何能例外?一时看世间众生更觉无聊,不如去花果山赏赏猴狲们,它们不会也如世间这般薄情寡义吧?

吕祖安决定清明节游花果山,因为此时花果山景色尚未复苏,门票半价。过清明就要涨价了,以吕祖安之精明,当然选半价。

俺看的是猢狲!至于花木绿不绿的跟俺有何干系?脑补一下不就得了,至于花那份钱吗?

一路攀爬,汗流浃背,沿途偶尔有猢狲一二群驻足在不远处围观他。这让吕祖安非常不爽,特么这究竟是谁在观赏谁呢?话说你们这些猢狲!看俺都不用买门票,白看啦?

吕祖安愤愤扔去半拉子吃剩的苹果核,这下惨了。猢狲们纷纷捡起石块,披头盖脸地砸向吕祖安。一时狼狈无比,赶紧逃吧。吕祖安履飞檐、渡秋水、凌微步,手脚并用,总算爬上了玉皇峰顶。

逃过猢狲的追杀,心中才渐渐空明。吕祖安喘着粗气,解开外衣前襟,登高望远,则其兴怏怏矣。

这都啥玩意啊,果然见面不如闻名。还是小说耐看啊,吕祖安就在心里杂七杂八记起《西游记》的开篇来,结果就出事了。

耳边一片嘈杂惊呼,回首东北半空瞭望,哇靠!山崩地裂,海水滔滔。海市蜃楼啊?居然这么清晰!甚至连音响效果都隐约随风而来,又踏浪而去。

海市蜃楼是不是被吕祖安的愤世情怀召唤出来的不知道,但这却是吕祖安平生首次见到海市蜃楼。而蜃楼景色,居然与他刚默念的“盘古开天”时的动静大相仿佛。果然“潮涌银山鱼入穴,波翻雪浪蜃离渊”!

看那山势不远处,又有古城临海,其后更是山势连绵。一会儿忽然大地倾陷,海水汹汹而来,墙倒城陷。古城瞬间葬身海底,百姓人或鱼鳖,皆被海水淹没。

令人诧异的是蜃楼景色中有一小孩儿看着非常清晰,约略四五岁模样。他的穿着不类今人,颇有古人特色,当时正骑在一支长木凳上玩竹马游戏。洪水卒至,这孩子竟是吓傻一般,抱着长凳载浮载沉。然后这镜像就被一个蓝色泡沫裹挟着向花果山、玉皇峰迎面飞来。

此时玉皇峰顶,游人还是不少的。一时难免纷纷嘈杂、混乱,更有猿猴悲啼,扰人心境。吕祖安也不知道这究竟是真、是幻了,不免手足无措。

游客中又有一年轻女子名叫欧阳晚晴,看到这千年一遇的胜景时,还在举着手机左摇右晃忙着拍照。她见那孩儿甚是可怜,忍不住伸手去接那蓝色泡沫球。

吕祖安就在女子旁边呢,见状情知不妙,那个是闪电球,怎么能用手去触摸它!一时手贱,想着英雄救美,就拉了欧阳一把。

结果一声轰然巨响,山石摇晃间,幽蓝电球顿时罩住二人,一齐坠崖入海了。

见鬼,此处花果山离海甚远,怎能就坠海了呢?吕祖安恨恨不已。

二人沉入海底后,见那古城就在身侧,房屋不断坍塌,老弱亡毙不可胜数。而那孩儿及长凳,果然就被欧阳晚晴抓在手中呢。

亏得二人皆识水性,相携又抓着半截断裂梁木随海流往海面上浮,总算浮出水面。

上岸后吕祖安忙着将孩儿倒提出水,挤压腹腔、人工呼吸,终于救得性命。一通忙碌后,二人已是精疲力竭了。躺倒海滩上后这才知道后怕,惊魂不已。又所见海边环境皆与旧时不同,那些水泥护岸堤坝竟是一处也看不到,往日海边的塑料垃圾也是半点皆无。

二人呆滞良久,才想起身边救治的孩儿来。问过小孩,却是言语古雅难懂。幸喜吕祖安祖辈都是本地人,经过几次调音,配合手势比划,语言上也渐渐相通了。

孩子不过四五岁,所知不多,问及何人、何地、何时、皆不省得。唯知自家大的是个篾匠,正醉酒酣睡,妈姆纺绳织麻,大兄还在编制鸡笼。说着说着这孩子便挣扎着要去找大的、妈姆、哥哥,一时哇哇哭闹,无法抚慰安静。

“你说,你说,这千古以来,为何小屁孩的哭闹都会如此不智呢?”

吕祖安气急败坏。好在欧阳还有耐心,只得继续哄哄了。

二人烦闷不已,也暂顾不得其他,先去海边捡拾贝蟹充饥,吕祖安又在海水下的沙滩上踩出许多脚坑,等到潮水退了,从这脚坑里竟能摸出几条肥硕的傻头鱼来,三人匆匆分了生食果腹。

二人身上倒是带有手机、火机、香烟、零食等物,然而皆浸海水无法使用了。欧阳的相机刚买的不久,如今被海水泡了个彻底,好不心疼,一点其他心思都没有。

新书《筑宋》开盘,努力写一个让读者喜欢得人,写一本更精彩的书。http://book.zongheng.com/book/1094637.html

求阅读,求收藏,求推荐

木瓜三闲
作者的话

新书《筑宋》开盘,请支持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