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一剑掌乾坤 > 卷二 阴阳动静之理
第一百二十一章 法堂讯问
作者:能通六窍  |  字数:3441  |  更新时间:2019-11-21 18:25:09 全文阅读

却说在那飞天蜈蚣背上,刘长老板着脸对梁诚问道:“梁诚,你是何时离开天罡内院的,为何内院传送阵没有任何记录?”

“这个……”梁诚看了身边的于子山一眼,回答道:“弟子是和于子山一起免费传送出来的,当时弟子刚炼制出一枚藏行符,一时觉得有趣,便隐身试试效果,弟子不知此举违规,弟子现在知错了。”

刘长老和白教习对视一眼,白教习点了点头,看来梁诚的回答并没有出乎他们的预料,梁诚有能力炼制藏行符一事,白教习是知道的。

刘长老脸色稍缓,轻声道:“这事虽有些不合规矩,倒也不算什么过失……”然后不再说话,梁诚虽然知道现在这个阵势肯定是学院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长老们既然不说,自己也不好多问,于是四人默默无言坐在飞天蜈蚣背上,只是望着下面快速掠过群山。

还是白教习先开了口:“梁诚,到了内院你要把这两个月的经历如实作答,老夫虽然信得过你,但是学院是要有个交代的。”

梁诚虽然不明白白教习所指的是什么,但还是点头称是。

飞天蜈蚣的速度极快,不一会就来到了天罡外院,刘长老也不耽误工夫,收起蜈蚣和白教习作别后带着梁诚二人直接传送进了内院。然后对于子山道:“这里没你的事了,你自回住处去修炼。”

说着留下了满脸疑惑的于子山,带着梁诚直飞到一个宏伟的建筑前面,这才落在门前,梁诚抬头一看,这建筑门头牌匾上写着法堂两字。

原来这里是天罡内院专门管理纪律刑罚的堂口,梁诚虽知道这个地方,但是今天还是第一次到这里来。

刘长老带着梁诚走进法堂后,梁诚见大厅中或坐或站有好几个人,坐在最上首是显然是个元婴期修士。其他的人自己只认出一个站着的年青弟子,这人好像名叫许信良,自己进内院的第一天见过此人,学院的弟子腰牌还是此人发放的。

刘长老对坐在厅中上首的那位元婴修士拱拱手:“李堂主,人带来了。”

那李堂主道:“好,刘长老辛苦了。”

刘长老微微一笑,点点头便退下了。

李堂主走到梁诚面前,上下打量了梁诚一眼道:“确实是个炼体者……你跟我来。”

于是梁诚跟着李堂主还有另外一名法堂长老来到了一个不大的房间门口,见李堂主带着人过来了,守在门口的弟子连忙打开房门,顿时一阵冰冷的气息从房间内传出来。

李堂主示意梁诚跟过去,走到一个铁床旁,李堂主拉开上面覆盖的白布,问梁诚:“你可认识此人。”

梁诚往铁床上看去,顿时有些惊讶,只见铁床上躺着一具男子尸体,没穿衣服,浑身青紫,手脚都很奇怪地弯曲着,显然已经骨折,胸脯也塌陷下去,一边脸上更是被打得稀烂,死状极惨。

死者的脸庞微微往里面侧着,对着梁诚的这边血肉模糊,一时看不出此人是谁,另一半的脸庞似乎还算完好,梁诚转过去一看死者正脸,惊讶道:“张相!”

李堂主朝旁边那个长老点点头示意了一下,于是那人走到梁诚面前,双眼目光炯炯,似乎闪烁着一种奇异的光彩,盯着梁诚的眼睛,问道:“你认识这个人吗?”

“认识,他名叫张相,我们在外院的时候曾在一个屋子住。”

“你和他有仇吗?”长老又问道。

“弟子与他无仇,只是到我们二人性子不合,相处得不太融洽,因此渐渐不再往来。”梁诚解释道。

那长老又问道:“这近两个月以来,你到何处去了,还有你是如何出的内院,把整个过程告诉我,越详细越好。”

于是梁诚把这次和于子山用藏行符隐身传送到外院,然后去散修会馆帮助炼丹的经历详细与李堂主叙述了一遍,只是略过了望气彩晶球之事没有去提,因为这件事显然和调查张相之死毫无关系,这属于自己的私事。并且自己之所以要帮助散修会馆炼制丹药也有充足的理由,因为自己和散修会馆的关系那就不用多说了,自己都做了人家散修会馆代馆主的师叔了,去帮忙炼一下丹药不算什么。

等梁诚把整个事情叙述完毕,那一直盯着梁诚眼睛的长老转头看向李堂主:“此人所言为真。”

李堂主点点头,半晌无言,沉默了一会,对梁诚道:“你可以回去了。”

梁诚松了一口气,于是站起身来准备离开,刚走到门口,李堂主的声音又传来:“梁诚,今后记住进出学院要堂堂正正,因私离院时间超过三天必须向学院报备!并且莫要做些隐匿身形的怪异之事,免得万一有事不但自己惹麻烦不说,还耽搁我们法堂的功夫!也是看在你是新进弟子份上,这次便不责罚你了,下次再犯,定当重重责罚!”

梁诚恭敬答道:“是,弟子记住了。”

见李堂主点点头后不再说话,梁诚便离开了法堂。路上又遇见许信良,梁诚跟他打听了一番这才知道,原来张相接了任务传送出内院后就没了消息,几天后被人偶然发现惨死的尸体,这才报到天罡院。院方派法堂弟子取回了尸体检视后,认为他可能是被炼体者一拳拳虐杀的。

这事就发生在梁诚离开天罡院前一天,当时消息没有传开所以梁诚并不知道,后来有人报告法堂说梁诚是一名炼体者,并且和张相关系不好,可能有嫌疑。

于是法堂经过调查一番后,第二天决定找梁诚询问,那时才发现梁诚在没有任何传送出内院的记录而所居住的无量居空无一人,这样一来法堂顿觉梁诚的嫌疑变大了,就开始寻找梁诚的下落,结果一直寻找不到。直到今天才因白教习偶然到永安城办事,从永安城的散修口中偶然得知梁诚正在散修会馆帮助他们炼丹。

于是白教习在传信报告法堂李堂主之后,会同也是凑巧在附近办事的刘上师一起将梁诚带回了天罡院。

最后梁诚在李堂主眼皮底下,通过了擅长读心术的法堂长老的询问,排除了嫌疑,回到了自己的居所。

梁诚是排除了嫌疑,可法堂的李堂主有些烦恼,天罡院弟子在附近被残杀,现在时间过去近两个月了,竟一点头绪也没有,之前抓在手中的梁诚这条线索,还算有个方向,现在证明梁诚是清白的,反而没了方向。虽然梁诚无辜,但是李堂主还是对他摆下空城计悄然离开学院十分不满,因此刚才斥责了梁诚几句,梁诚走后李堂主心中还是窝着一肚子火。

同样窝着一肚子火的人还有一个,那就是蒋鹏蒋公子,这时他正在臭骂眼前站着的一个汉子:“老秦,你他妈的蠢东西,那梁诚都出了天罡院了,你个蠢材还天天守着他的空屋子给我报信说他在闭关,你说说,本公子养着你这个废物有何用处!”

那老秦低着头不敢抗辩,只是道:“是我无能,辜负了公子的信任,请公子再给我一次机会。”

蒋鹏见老秦驯顺,又骂了几句,怒气渐消,于是鼻子里哼了一声:“也罢,你现在还是给我去盯着他,这次万万不许出错!”

“是!是!多谢公子宽宏大量!”老秦擦了擦额头的冷汗,一溜烟下去了,边走边觉得自己委屈,这种投靠于人当跟班的日子真不好过,经常被呼来唤去不说还受气的很。但是有什么办法呢,靠自己这点资质,在学院弟子中那是垫底的存在,离开蒋公子赏赐的资源那可怎么活啊,所以蒋公子的大腿还得继续抱,气也只有接着受。

梁诚回到无量居之后,坐着想了一下,觉得张相这个人平日里十分胆小畏缩,本来没什么仇家,唯一可能结仇的行动就是上次邀约自己的那次探访藏宝图之行。所以他的死肯定和虎啸岭脱不了关系,很可能是那个追踪自己的虎啸岭修士杀的,之所以弄成是炼体者所杀的样子,也许是在郭维的授意下想给自己找些麻烦。

就在这时,梁诚忽然有所感应,连忙取出一物,原来是那画轴洞天法宝,只见梁诚施法进入画轴,见到竹林中站着的一人,正是施孟的虚影。

“施孟,怎么你这么快又能把虚影传过灵界了?”梁诚问。

施孟道:“诚哥,你听我说,这次投影过来有些勉强,时间会很短暂,这次是你师父清虚道人忽然有所感应,卜算到了一个前景,说是你这里有他迫切需要的功法,必须要确定一下,他那里好开始准备跨界接收的法子,所以非要我前来问问你,于是我就提前提前投影过来了,你师父要我问你的只有一个字,就是“卜”字,占卜的卜。

梁诚略略一想顿时会意,清虚师也是修炼占卜术的,只是在阎浮界更是没有像样的卜算功法,因此师父这才进展缓慢,这次不知如何大概是窥得一点天机还是怎么,来问自己这个字,自己现在才想起来,识海中的卜经,同样可以传给师父修习的啊。

于是梁诚对施孟道:“我知道了,叫师父做好准备,我这里正好有卜经一卷,传卜经这事就安排在你下次投影来时吧,下次你投影来就按师父的准备来行事。

施孟点点头,准备收功回去,梁诚忽然脑中灵光一闪,问道:“施孟,那次在月华潭,我们数人被传送到灵界后,那幻心宗的张夫人是怎么个状态。”

施孟一愣:“那老太婆……据说那老太婆好像因为爱徒下落不明,整天魂不守舍的。”

“现在呢?”梁诚问道。

“自从我们上次联系上之后,我回去把你所知道的这几个人在灵界混的挺好这事报告宗门了,宗门也没有隐藏这情况,现在阎浮界各宗都知道了消息,好像那幻心宗老太婆听了挺开心的。”

梁诚又细细问了一下幻心宗近期的状况,施孟把自己所知的情况都告诉了梁诚,然后问道:“诚哥,你问这个做啥?”

“没什么,随便问问,你回去吧。”梁诚微微一笑,觉得自己抓住了一个契机。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