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暗星之下 > 正文
交易
作者:壹层黑灰  |  字数:3662  |  更新时间:2019-09-09 14:23:01 全文阅读

北海南岸,西域。

寒冬已至,昔日浩瀚的大海早已变成高低起伏的茫茫冰原,在幽幽极光的映衬下变换着浅淡的色彩。夜色中的渔城如同无垠冰原上一颗开裂的石头,城中的点点火光就是这石头裂缝处透出的黄宝石似的光芒。

城内某处。

嘈杂的酒肆里弥漫着馊臭的汗味,口水横飞的醉汉们三五成群的聚在一起。这令人恶心的气味要比外面寒冷的天气更容易让人接受。李伍和火锤找了个靠近炉火的桌子坐着。椅子有点发黏,像刚被人吐过,李伍把鹿皮斗篷铺开盖住整个椅子,火光摇曳照在脸上,心里有了丝丝暖意。

老师给的钱不多了,李伍只跟酒倌要了两壶便宜的劣酒,外加两个烤馕。盘算着节省些花销兴许能够坚持到帝都。把酒倒在盅里闻了下,他立刻被浓烈的酒精味熏的干呕了几下。

“矫情。”火锤瞥了李伍一眼,直接拿壶仰头灌了几口,舒服的抹了把嘴。接着把装备、背囊全往桌上一丢,两只脚往上一搭。“我先睡一会,别乱跑。”说着又翻了个身,一把乌黑的短剑从背囊里滑落出来,又黑又丑。如果不是之前研究过,李伍肯定以为这是小半截“烧火棍”。

“没舍得丢啊?”“锤子?”“锤爷?”火锤没有理会李伍,继续躺着还发出了鼾声。

李伍心想:“锤子竟然拿这东西当宝,他的行事风格果然让人捉摸不透,按老师的话说,这叫‘不走寻常路。’”

借着火光李伍重新观察着这把剑。在他的认知里这应该叫做“棍”更恰当,可火锤坚持认为这是一把剑,即便这把剑没有剑刃;即便看起来更像一根棍子。火锤曾说过,有那么一瞬间他真切的感受到了它的剑刃,就像一双狰狞的兽眼,闪着寒光,瞪着你,凶悍无比。

李伍除了那些隐约可见的乱纹,什么也看不出,感受不到。还狰狞的兽眼?形容利刃锋利的词句无非“吹毛断发、削铁如泥”之类,哪来的兽眼?火锤惯于发明些新的词语,这一路走来李伍也算习惯了。

那乱纹就如同是些黑色的血管,相互缠绕而又错落有致,随着闪烁的火光跳动着,如同带着脉搏。李伍不禁要把手指搭在上面,试下有没有跳动。可手指接触的瞬间一股巨大的震颤感直通全身。他赶紧收回了手,麻麻的感觉似乎还存留在指尖上,那震动似乎还伴着巨大的声响。依旧嘈杂的酒肆让他明白,这声音要么是错觉,要么就是直达心灵的感受,不是简单的听觉。可能火锤说的是对的,这东西不是寻常物件。

一把银质的,镶着红色宝石的酒壶放到了桌子上。李伍随着它往上看去,是一个穿着讲究的中年男人。深眼窝,高鼻梁,浓密的卷须,眯眼客气的微笑,透着些狡诈。

李伍确定不认识这个西域人,便问:“您是?”

西域人作揖道:“在下是这渔城富户的管家,本名有点长,随主家汉姓,叫我方管家就好。”

李伍站起来回了个礼,随便客气了句:“方管家,幸会。您官话说的真好。”

李伍心想:“这家伙不看脸只听声音还以为是帝都来的达官显贵,这官话说的比我这个汉人还好。”

方管家说:“两位贵客这是从哪里来?”

李伍被他问的有点尴尬,心里快速的判断着眼前这人的目的,以及自己可能会遇到的状况。先不作答,就敷衍着招呼他坐下,并且做了简单的自我介绍,说是游学而来,也符合他这身文人装束。可又想到这身衣服在逃命的路上早已弄得破烂不堪,说是要饭而来也说的过去,不免在心里苦笑。

方管家从怀里掏出来三个银质的酒杯,一一摆开,期间还歪着头看看是不是在一条直线上,并且小心翼翼的挪了挪中间的杯子。折腾够了才开始倒酒。葡萄酒的香气徐徐而来。

方管家示意李伍尝尝,又指了指一边打呼噜的火锤。

“我兄弟好觉,不用理会。”李伍端起酒杯,心想:“出来这么多天饱饭都没吃几顿,更别说这葡萄酒了,就算被下了药也得喝上几杯,再说有锤子给我兜着,不怕。”他细细品了下,不由得赞叹酒好:“没想到这街角巷尾的小店里竟也有这种好酒。”这品质似乎比老师家地窖里藏得还好那么一点。入口先苦后甘,回味绵长。

方管家说:“这里自然没有,自己带来的。”

方管家捻着胡子梢,脸上得意的笑容里透着一点点别的意思。李伍大概能猜得到,这人正在构思怎样委婉的表述自己的意愿,并且这意愿可能是别人不愿接受的。推演预判、八面玲珑、讨价还价原本就是李伍的长处,这些天跟火锤这个闷葫芦相处难免有些无趣,而看到方管家这奸商的嘴脸心里竟有点莫名的兴奋。

李伍说:“这酒香独特,与中原和西域酒坊的略有不同,想必产自西陆吧。”

方管家说:“贵客识货,确实产自西陆。这往来的商船一次往返需要半年时间,而此地偏北冬天来得早,海路封的也早,再加上这沿途的损耗,每年能运来个十几桶也算幸事。”

李伍说:“如此说来这酒精贵,价值不菲。既然这么好的酒也喝了,方管家有什么事不妨直说。”

方管家拿起酒壶,一边斟酒一边缓缓的说:“刚才看见贵客手里拿的这个物件,觉得稀奇。不知道能否转让给我。”他说着指了指桌子上的黑剑。

李伍心想:“当然可以。正好缺钱,不如谈个高价卖给他算了,反正这东西留着也没什么用。”想到这里李伍就说:“这原本是上古时代法师祭祀用的圣物,能保存到现在也是难得,确实是个稀有物件。”为了能抬高价格,李伍开始了最拿手的胡扯。“听之前随行的行商说这东西如果拿到帝都拍卖,最少也得这个数。”李伍说着伸出两个手指“二百个金块子。”

“好,就出二百个金块子。”还没等李伍假装有缘,愿意降点价钱。方管家一口答应了。

李伍心想:“这在帝都繁华的地方都能买处小点的宅子了。这么高的价都能答应,要么是有钱不在乎怎么花,要么就是这东西真值这个价,要么就是等到夜深人静的时候杀人越货……”

“不卖。”火锤打了个哈欠坐起来伸了个懒腰,又揉了揉眼泡子也不看方管家,拿起烤馕卷结实,又腾出一只手一把抓起那个宝石酒壶,一口馕一口葡萄酒的吃了起来。还一边吃一边说:“你们这儿的馕怎么有个烧鱼味。”

李伍见状也没拦火锤。心想:“既然这西域人这么想要这东西,被锤子拒绝一下,没准还能加价。看情况再说。”

方管家说:“渔城不同西域其他地方,鱼获丰富,是当地百姓度过寒冬所能储存到的最廉价的食物。烧鱼的时候烤馕,高温溢出的鱼油和肉汁慢慢浸入其中,即使不撒盐巴,也能使烤馕透着海鱼的咸鲜味。这是渔城一大特色。”

看这西域人不急不慢的说着吃食,李伍心里开始觉得这人不简单,至少是个难对付的生意人。“不知您买这物件有何用处?”听见李伍这句话,方管家略微愣了一下,又呵呵笑着说:“家主喜好收藏些奇珍异宝,我带回去讨个喜欢。”

方管家这停顿,看起来像是说话被打断一样自然,但在李伍看来却似编谎话的准备。

李伍心想:“为了讨好东家,买这个只是偶然见到的丑东西,而且还一掷千金?”越想越觉得这事有点奇怪。

方管家挥了挥手,一个站在门口的大汉推开了门,寒风里走进来几个婢女打扮的姑娘,手里捧着些用精美器物装着的吃食。嘈杂的酒肆瞬间安静了,醉汉酒鬼们留着口水直直的看过来,不知道吸引他们的是这些金银器具,还是婢女们的姿色。

方管家说:“紫玉,去跟店老板说今晚的酒咱家请了。”一个皮肤白净的婢女应了一声便退了下去。

李伍和火锤看着眼前这桌美味佳肴不禁有些眼晕。与之前的落魄境况相比,现在好似做梦,一场美梦。

火锤看了看手里的馕,丢到了一旁,随手抓起一把切好的肉片就往嘴里塞。“是鹿肉,好吃。”

李伍看着火锤塞着满嘴的肉还能说话,真担心他能噎死。心想:“你好歹等主人客气下再吃,这多尴尬。”

李伍说:“这真是失礼,我这兄弟没见过世面,您见谅。”

还没等方管家说话,火锤含着满嘴的食物说:“虽然吃着你的东西,但我还得明确一下,这把剑不卖。”说着在袖子上抹了抹手上的油,抓起黑剑塞回了背囊。

李伍感觉有点坐不住了,这种场面太尴尬,心里暗骂:“锤子这个蠢猪队友,要饭回去也是活该。”这时酒肆的老板扯着嗓门喊道:“今晚所有的花费,方大管事请了!”连喊了三遍,随着一阵欢呼,酒肆的厅堂内又恢复了嘈杂。

方管家笑着说:“没关系,从现在开始不谈买卖,只交朋友。”说着又指挥婢女们,重新摆着桌子上的器物。姑娘们的纤纤玉手在一堆金银之中舞动,看的李伍有些恍惚。这次出来,再回首那些纸醉金迷的生活似乎变得陌生,这份陌生隐约又只是自己。有只白净的手不小心碰到了李伍的酒杯,李伍下意识的伸手去扶,两只手无意中碰到了一起。

那只手冰冷发抖,似乎还带着寒风的温度。李伍大约能猜到这群女仆在外面的冰天雪地中等了许久,不免有些心疼。紫玉急忙收回了手,脸上露出羞怯的微笑。

方管家挥了挥手说:“紫玉留下。”

其她人恭敬的退了下去,只留下那个叫紫玉的姑娘端着酒壶站在方管家身旁。

方管家端着酒杯嗅着,很是陶醉的说:“我有两个喜好,一个是这美酒,另一个就是听故事,特别是猎奇的故事。这柄黑剑的来历想必也是一个离奇的故事,能否讲来听听?”

李伍闻着美酒的香气,感受着酒精的醉意,又看着紫玉的浅笑。本该警觉的心忽地就放松了下来。这让他回忆起老师对他的告诫:“你本能成大事,只可惜始终过不了色这一关。过不了就不必纠结,请好好享受生活。”想到这里他笑出了声。

看到李伍的呆笑,紫玉噗嗤就乐了。“无礼。”方管家的话吓得她赶紧捂住了嘴巴。但脸上还是能看出憋不住的笑。

方管家疑惑的问:“朋友,这莫非是个搞笑的故事吗?”

李伍心想:“这故事从何说起呢?”就端坐了一下,正经的问道:“方管家,您听说过‘鬼兵’吗?……”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