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悬疑灵异 > 名为生存的主线 > 正文
第九十五章:污渍的尽头
作者:几渡白衣  |  字数:3177  |  更新时间:2019-12-11 11:36:50 全文阅读

墨渊做出一脸惊讶的表情盯着地面上的污渍惊呼出声,好像真的才发现这些污渍一样,和叶青道歉了一句就转身顺着污渍的痕迹快速离开。

身后铁笼中被铁链紧紧束缚着的叶青盯着墨渊离去的背影,并没有出声阻拦,只是那嘴角微微露出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容。

墨渊急急的走出几步才发现并没有想象中传来叶青阻止他的声音又或者是阴谋败露后的歇斯底里,脚下慌乱的步伐不由的缓了缓。

难道自己猜错了?这真的是叶青而不是叶凡?对方真的只是为了送自己出去才要求自己帮忙打开铁笼的?

如果对方说的一切都是真的的话,那岂不是这里马上就会···

想到这墨渊几乎都想要放弃去寻找那留下污渍的主人回去将叶青给放出来了。

但墨渊经历了这多的事情,看着队友伙伴一个个的死在自己眼前,虽然自己恨自己的无能为力,但也知道这些厉鬼是不能用常人的逻辑去思考的。

现在,既然自己已经离开了那处铁笼,如果不去调查一下这些污渍的问题就这么直接回去似乎也不太好。

强忍住回头的冲动,墨渊就这么强迫着自己继续顺着污渍往前走去。

黑暗重新笼罩了墨渊,蜡烛的光虽然好像有着极强的穿透力,在很远的地方就能看到这血红色的火光,可是烛光的照明范围却是并不大,只能勉强让墨渊看清楚身边大概十米左右的样子。

也不知道自己离开铁笼有多远了,没有参照物的情况下墨渊真的无法确认距离,可是四周却是除了自己踏在地面上发出的哒哒哒的声音和那诡异的污渍以外什么都没有。

墨渊好几次想要放弃,因为在他顺着污渍行走的这段时间内已经发生了三次的震动了,而且一次比一次间隔要短,联想起之前叶青对自己说的话,墨渊真的感觉再不回头可能连赶回去的时间都不会剩下了。

怎么办?

看着前方一片漆黑的远方,墨渊有些踌躇起来,现在回去的话还来的急来到铁笼那,可是再继续走下去的话可能真的就连后悔回去的机会都没有剩下了。

当然,最关键的还是,墨渊也不清楚再继续顺着污渍走下去到底能不能找到污渍的主人。

其实,对于污渍的主人还是不是活着这个问题墨渊一点把握都没有,就这一路走来看见的那么多的污渍,虽然从大小来看不是很大,但是这么多的数量下,这要真是血液干枯后留下的痕迹的话,只怕一个正常人浑身的血液流干了也才这么多吧。

这地方这么诡异,真要是出现活人才是奇怪的吧?

墨渊强笑着安慰着自己,鬼这东西呢,不是说见多了就不怕了,只是不会像第一次看见一样大惊小怪而已。

对于随时能要了自己姓名的存在,还是小心为上的好,可是现在之前那铁笼中的叶青说的话一遍一遍的回荡在墨渊的脑海中。

就快没时间了,就快没时间了···

墨渊现在都有些怀疑是不是自己多心了,这段时间内一直处于生死间徘徊,一步错就是必死的处境的情况,让墨渊习惯性的不去相信任何人。

可是现在,墨渊真的没有把握,再继续下去可能没有任何逃离这里的希望,可是回去放出那个铁笼中的厉鬼墨渊又总感觉有些不妥,似乎那厉鬼对自己有所隐瞒一般。

真要是将他放出来的话,会不会带自己离开这里先不说,只怕有着极大的可能性会在第一时间对自己出手。

而现在的自己,在琳琳陷入沉睡之后根本连一丝自保的手段都没有,真要是出现了那种情况,除了引颈就戮以外没有任何别的选择吧。

“还是去看看吧,哪怕前方厉鬼也比一无所知的去相信那个所谓的叶青的好,而且恐怕铁笼中的那个并不是叶青,而是···叶扬!”

墨渊最终还是决定顺着污渍到前方去看看,紧咬着牙关,墨渊目光有些闪烁不定,但最终还是一步一步朝着前方走去。

“这是···”

整张脸完全一片血肉模糊,身上的森森白骨穿透血肉伸到了外面,手脚的关节部位呈现诡异的扭曲,胸口还被剖开了一个大洞,体内原本心脏的位置此刻却是一片空洞。

身上几乎没有任何活人的特征,比起人类更像是从地狱中爬出的怪物一般。

狰狞的铁链似乎是从无尽的虚空中延伸出来一般,将一个怪物牢牢的锁在原地,就姿势而言和前面见过的叶青倒是有几分相像。

只是这怪物却是缺少了铁笼的束缚,也没有了众多繁杂的符文作为约束,仅仅只是那几根看上去平凡无奇的黝黑铁链。

也不知道是被墨渊下意识脱口而出的声音惊到,还是被蜡烛那赤红色的火光所打扰,怪物紧闭的双眼缓缓睁开,漠然的看向墨渊。

见怪物睁眼,墨渊不禁有些如临大敌,这种狰狞的容貌给人的第一感觉不管怎么样都不会是安全和亲切。

时间就在墨渊警惕的防备和怪物漠然的目光中一分一秒的流逝着,怪物并没有如同墨渊预想中的那般像是饿了几天的野兽看到食物一般疯狂起来。

只是那么静静的用毫无生气的眼神看着墨渊,似乎这世间的一切都无法打动他分毫一般。

怪物异常的表现让墨渊感到有些奇怪,小心翼翼的开口询问:“你是谁?这里是哪里?为什么你会在这里?”

虽然是询问,可墨渊戒备的动作却是没有一丝一毫的放松,大腿绷得笔直,一旦这个怪物有什么不对劲的动作就随时准备逃离。

听到墨渊的询问,怪物毫无生机的眼眸中闪过一丝波动,一瞬即逝。

“我是谁···”

似乎是喉咙受过重创一般,沙哑难听的声音从怪物口中传出,带着些许迷茫,些许自嘲。

“我不过是一个被至亲之人所背叛的可怜人罢了。”

被至亲之人所背叛?墨渊下意识就想到了叶青身上,这短短的时间内,他所有的经历都是围绕这叶青的过往所展开的。

难道眼前这人是···

不,不可能,自己在到这片黑暗中之前看到过叶青死时的场景,根本不是眼前的怪物这幅模样。

“那么,来到这里的你是谁呢?是不是该你告诉我答案了。”

平静的语气吐出沙哑难听的声音,将墨渊在细细思索的神志拉了回来。

“哦,我叫墨渊,我也不清楚我是怎么来到这里的,事情是这样的···”

墨渊再一次将之前诉说给铁笼中的叶青的话语重新叙述了一遍,怪物静静的听着墨渊的叙述也没有质疑和打断,只是这么静静的聆听。

相比起之前说给铁笼中叶青的版本,墨渊这次还将遇到了铁笼,叶青要求自己打开铁笼放他出去,他又是怎么顺着污渍寻找到此处的过程也给说了出来。

不知为什么,眼前这个怪物那冷静淡然的情绪让墨渊有种莫名的心安于信任,不复之前的戒备和怀疑。

虽然如此,墨渊还是保持着足够的安全距离,至少在墨渊看来,如果那些束缚着怪物的铁链如果不是摆设的话,他的距离应该是安全的。

“他说,他叫叶青?”

怪物沙哑的声音在墨渊叙述完毕之后这才缓缓开口询问,虽然一如既往的平静,可是墨渊却是从中听出了一些不一样的情绪。

“对啊,有什么不妥吗?”

听到怪物的询问,墨渊感觉精神一震,果然那个自称叶青的人有问题。

却是不料眼前的怪物只是缓缓的摇了摇头:“没什么不妥,他的确是叶青。”

得到怪物的确认墨渊却是一愣,怎么回事?难道真的是自己猜错了?是自己多心了错怪了好人了?可是如果那个人是叶青的话,那这怪物是谁?

“那他告诉我的事情都是真的吗?有关蜡烛,有关小方桌,有关···这里即将毁灭的事情。”

怪物点了点头,墨渊感觉自己浑身的力气顿时消失的一干二净,现在震动的频率一次比一次频繁,再回头去找叶青明显是不切实际的事情。

完了,彻底完了,被自己的多心害死了。

墨渊嘴角露出苦笑,无力的坐在地上。

“虽然他说的都是事实,但却不全面,只是说了其中的一部分而已。”

怪物却是不理会墨渊此时的状态,自顾自的开口说着。

“这里却是是由叶扬心中的黑暗所构筑而成,随着叶扬现在身死根本维持不了多久,只怕过会就会彻底毁灭,但是叶青与叶扬本就是双胞胎的兄弟,在叶青死后更是被叶扬融入了体内,所以叶青其实也可以作为这片空间的支撑点的。”

“那张小方桌的确是象征着叶扬小时候有关兄弟间的友情,但是同时也是叶扬怨恨最开始存在的地方。”

“蜡烛是驱散了黑暗,给这片空间带来了唯一的光明,但你就没有注意到这蜡烛的材质和正常的不同吗?”

“蜡烛的材质?”

一句话又勾起了墨渊最初接触到蜡烛时的感觉,他怎么可能没有注意到,上手的瞬间他就感觉不对了,那感觉自己绝对在之前接触过,只是无论自己如何回忆都无法想起而已。

“那蜡烛是用我的血肉做成的,外面的一层是我身上的皮肤。”

平静的叙述,却让墨渊有些毛骨悚然,他终于回想起这种触感是什么时候感受过的了。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