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念去去可辜 > 正文
2、旧物遗不遗
作者:曲十三朽  |  字数:3216  |  更新时间:2020-10-08 23:48:52 全文阅读

他的家,远比她想象中要邋遢。

空酒瓶子一地,烟头与垃圾遍布,屋子里散发着一种发霉的味道。

典型的一卧一厨一卫布局,厨房有一个简易的桌子,正好朝向窗外,厨房也是他的客厅,也是他的书房。

陈桥从卧室里取出一个毯子披在了身上,指了指卧室,冷声道:“你睡卧室,我在外面。卧室门是坏的,有些管不住,那里有个凳子你可以顶上,免得透风。被子你要是嫌脏,一旁的布衣柜里有个干净些的,换上就行了。”

说完陈桥便一脚踢在了大门上,“砰”地一声巨响门便锁上了,听得女孩一惊一惊地,而陈桥却面无表情地走到了那窗边,趴在桌子上开始睡觉。

女孩此刻心里慌张不已,甚至嘴唇也有些干燥,她在恼恨自己,为什么就提出了这么个建议,来到了陌生男人的房间里,这不是往虎口里走吗?

独居男人多半都是好色狂,这要是想做个什么事,她一个娇弱的女孩子能怎么反抗?不由得心中烦躁不安,望着陈桥趴在桌子上,也不知道是真睡还是假睡,提心吊胆地瞅了半天才平静下来。

找到凳子把门顶住,又悄悄地把厨房的菜刀带进卧室,地上的酒瓶子也拿了几个放在床头上,以做必要的防备。

她不敢关灯,害怕真像一些电影里一样,外面的男人会在黑暗里闯进来,毕竟她没有能够倚仗的熟人,为了自己的安全她没有选择。

但是一切都准备好之后,她依旧十分惶恐,心中的惧意如同潮水般涌来,她时不时地朝着卧室门看去,警惕始终没有放下,在长达数个小时的挣扎之后,终于不敌睡意昏昏入眠。

第二日,女孩清醒过来,立即想起了自己的处境,急忙起身察看自己的衣服,没有臆想中的异样,卧室门做的记号也在,她起身向外张望,发现那个酒鬼男人仍然趴在桌子上,还极其安稳地打着呼噜。

女孩重重地松了一口气,虽然还是恼怒自己为什么不小心睡着了,但所幸一切都挺好,外面的那个酒鬼男人至少是个好人。

她轻轻拍了拍自己的衣服,卧室里的被子实在有些脏,连她的衣服都染上了一种霉味,她嫌弃地看了看被子上的污垢,真是不知道她昨晚是怎么安心入睡的?

她旋即苦笑起来,如果不是那人救了她,她这一生都将陷在噩梦之中;如果不是他给她提供了一个住处,她还真不知道到哪里去。

她已然没了困意,虽然身体还是很疲累,却没想要继续睡下去,关键是现在醒过来注意到了这脏兮兮的床单被子,素来爱干净的她实在难以躺下了。

她脚踩在地板上,才记起自己的鞋子丢了一只,只剩下一只鞋子,她要怎么出去?

算了,等会儿再说。

她开始观察起这间屋子的摆设,正中间的木板床显然是有些年份了,床脚都有些风化了。而墙角的布衣柜显然是最经济廉价的一种,她碰了碰似乎随时都会散架。

她拉开了布衣柜的拉链,其中有些一套浅蓝色的半新被子,看上去比床上那套干净太多了,但是她昨晚因为害怕便忘了取,此时她心上都有些不舒服。

“咦?这是西服?”

她没有想到,这个邋遢至极的脏乱男人竟然会有一套西服,与其他摆设不同,这件衣服被收容得极为舒展整齐,看上去应该是他的工作服。

“本来以为他只是个酒鬼,原来还是有工作的,不过一般私人企业都没有穿西服的要求,看来这人还挺有能耐的,就是生活作风邋遢了些。嗯?这是什么?”

她在那一堆衬衫短袖里翻了翻,竟是看到了一件纯白色衣衫,她拿在手里看了看,竟然发现这是一件女式短裙,她突然觉得有些后怕:莫非他是女装大佬?

随后她便证实了自己又想多了,短裙的尺码是一米六,外面的男人差不多是一米七五的个子,根本就套不上这样的裙子。

接着她又从那一堆杂乱衣物中发现了一张相片,好像是发现了新大陆一样,惊叹道:“真是看不出来,他也有女朋友,还这么漂亮!”

相片有些发黄,没有相框固定,四角也有些皱皱巴巴,但是相片中的人却格外的清楚,那是一个五官极为精致的女孩,身上穿的便是那一身纯白色的短裙,微微歪着头,露着柔美的笑容。

“我在想什么啦,人家说不定也是个很有魅力的男人,只是爱喝酒而已,况且还救了我,我怎么能这样没下限地贬低人家!”

女孩拍了拍额头,看着相片中的女孩,突然又觉得很是羡慕,她不由得说道:“爱情,应该很甜吧。”

外面酒鬼男人的呼噜声突然停下来了,女孩以为他醒了,连忙将相片放到了原来的位置,拉上了布衣柜,向外看时,那人却是换了个姿势,又开始打呼噜了。

女孩不由得松了一口气,露出愉悦的笑容,道:“真是个有趣的人,要是能少喝点酒,爱干净些,就好了。”

她提着自己仅剩一只的鞋子,悄然走出卧室,但还是不小心碰了一下门框,不由得吃痛发出声音来,那趴在桌子上的男人被惊醒,吧啦着嘴伸了个懒腰,望着女孩满面疑问。

“你谁个你?怎么在我家里?”

“啊?”

女孩咽了一口口水,眉毛上挑,才想起昨天有可能是他喝醉了,说不定将事情都忘光了,她早知道这回事,就应该神不知鬼不觉地离开就好了。

女孩苦笑着正要解释,却见陈桥擦了擦惺忪水肿的眼睛,道:“哦,原来是你啊,不好意思,睡懵了!”

女孩顿时无言。

陈桥站起身来,将地上的酒瓶子往一边踢了踢,道:“你要走了吗?”

女孩腼腆地点了点头,又是鞠躬道:“多谢先生你昨晚救了我,还给我提供住所,感激不尽,但是我身上的钱都丢了,等我回去之后再专程来拜访先生。”

陈桥见女孩很有礼貌,也不便继续摆出冷漠姿态,走过去将大门打开,刺眼的阳光从过道的玻璃射进来,女孩下意识地躲了躲。

陈桥淡然道:“没什么谢不谢的,那段路不太平,晚上还是不要在这里走,去吧!”

女孩低着头笑了笑,便要走出门,才发现双脚着地冰凉无比,她提着一只鞋子,两只光脚都没有穿鞋袜,在屋里还稍微暖和一些,到了门外的过道自然是有些寒意。

女孩立住身子,面色尴尬,她望向还等着关门的陈桥,希望他能先一步发现她的囧态,可是陈桥却打着哈欠,丝毫没有发现她的处境。

女孩只得走回来,在陈桥疑惑的目光中,再次鞠躬,并且伸出了自己的手,道:“我叫柴小烟,很荣幸认识你。”

陈桥愣了愣,在衣服上擦了擦自己有些脏的手,刚伸出去又条件反射似地收了回来,道:“握手就不用了,你快走吧,万一让人看见,你一个大姑娘名声就不好了。”

柴小烟苦笑不得,敢情现在他都没有发现,她只得忸怩着道:“先生,能不能再麻烦你,帮我买双鞋,我只有一只鞋子……”

“呃……”陈桥恍然才注意到,一番犹豫之后,他从卧室的角落里取出了一个纸盒子,递给柴小烟,颇为怨念地道:“试试能穿吗?想要买新的,你不给钱,我身上也没钱,这双鞋是我之前的女朋友的,可以借给你穿。”

柴小烟接过鞋,发现是一双白色的板鞋,样式倒不是太过落伍,但颜色却有些暗黄,显然是因为保存不妥造成的。

柴小烟转过身去穿上,鞋子竟是出乎意料地合适,陈桥显然也是有些惊讶,盯着女孩的脚看了许久,眉头紧皱,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气氛顿时冷场,这名少女不知在想什么,陈桥也愣住了,这般尴尬情景反而让得柴小烟面色羞红,不经意间对上这个邋遢男人的眼睛,她竟有几分慌乱。

“咳咳!”

陈桥转过身去,声音顿时变得冷淡了些,似乎是做了一番沉思才道:“既然合适,你就穿着吧,也不用还我,回头你找到地方扔掉就行了。”

柴小烟目光柔和地盯着陈桥,微微有些怯意,道:“先生,你应该很爱你的女朋友吧?”

陈桥冷冷地瞥了这个屡次麻烦他的少女,心中颇为不爽,怪声道:“你管的真多,穿着鞋赶紧走,别想在我这里蹭饭。”

听到陈桥这般语气,柴小烟却突然心安了不少,旋即露出青春的笑容,道:“看来是我猜对了,要不是深爱着女友,怎么会那么整齐地保留这她的衣裙?虽然口上说着全不在乎,但是应该还是会留恋的吧?”

“先生你虽然屋子里都很邋遢,但是唯独对前女友的东西的保管煞费苦心,这应该也是爱情的一种表现形式吧?看见你现在这样,应该是吵架了吧?在一些矛盾之中画地为牢,不能给予爱人幸福,便选择颓废,真是凄婉。”

“先生你虽然爱喝酒,脾气也不太好,但那些举动足以看出你是个对待爱人极为温柔的男人,人生能够多少次相逢才能遇到对的人, 可不能因为一次吵架就结束了,那样伤害的便是两个人。”

柴小烟这般想来,便觉得这种忘不掉的爱情才是真正令人感动的,就像是她看过的言情小说一样,自始至终两个人都是受红线牵引的,任何的风浪都折不断他们的姻缘,这的确是她相信的爱情。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