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妖刀之鸣鸿天下 > 正文
第一章 楔子
作者:微尘陌上  |  字数:2007  |  更新时间:2019-09-25 21:28:34 全文阅读

  .

  盘古大帝于异世界开天辟地,天地始成,共工与祝融斗,共工败。

  共工怒撞不周,随后,天倾西北,地陷东南。洪水大发,史载:“汤汤洪水方割,浩浩怀山襄陵”。

  天圣之母女娲遂降临异世间,拯救苍生。她采红、黄、蓝、白、黑五色巨石,点燃了首山的芦柴炼石补天;其时,异世界洪水泛滥已是十万年。鲧王治水不得法,异世界依然洪波滔滔,民不聊生,其后,黄帝命大禹使用定海神针,将漫漫洪水导入八荒六合。

  女娲补天,洪水得治,异界归于安宁,大地之上复又长出树木和花草,及至万物。

  自此,天开于子,地辟于丑,人生于寅,天地再交和,万物尽皆生。

  女娲所采36581块五色巨石,烧炼补天,单余一块未用,委弃于首山之上。

  后来,轩辕黄帝于首山之顶采得此石,以之铸剑。轩辕神剑出炉之时,原料尚有剩余,因高温未散,仍为流质的铸造原料自发流向炉底,冷却后自成刀形。黄帝以其自发刀意太强,足以反噬持刀者。帝恐此刀流落人间,欲以轩辕剑毁之,不料此刀在手中化为一只红色云鹊,变成一股赤色消失于云际,帝遂名此刀为鸣鸿,与天下第一剑之轩辕神剑并论。后,帝恐鸣鸿“喧宾夺主”,遂封存了此刀之神性。

  后人于《洞宴记》中记载:“武帝解鸣鸿之刀,以赐东方朔,刀长三尺,朔曰:此刀黄帝采首山之铜,铸之雄已飞去,雌者犹存,帝恐人得此刀,欲销之,刀自手中化为鹊,赤色飞去云中。”

  鸣鸿刀,上古名刀。该刀长为三尺,相传此刀后为魔界一神秘人物所持有,其余资料无记载。

  远古之后,也不知过了几世几纪,一位来自银河界中心文明的圣者降临青埂山,在半山中建了灵台草堂,自号一尘老人,在这半山云雾中清修,与天庭神界、异界人间均是相隔了一段互不相干的距离。

  一尘老人诵经的真言,日日里,浸润这方寸大地。

  灵台草堂的方寸大殿依山而建,为土木结构,并不雄伟,但甚是庄严。殿前的无情炉上有一支香烛,香雾袅袅,日日聆听真言,某天通了灵性,一尘老人感其心诚,见他实为一道飞烟,无形无质,幽幽飘荡于天地之间,魂无所依,遂以盘古大帝死后的一块遗骨作其脊梁将其度化为人身,并收其为座下弟子,名为梵香。

  那梵香化身为人形后,每日于经堂聆听一尘老人的讲道,体验立德修道之理,经了五千年,参透了儒释道之法,有了人或神或圣灵的至大感知。但他本体是一支香烛,未修课时,便站于无情炉上,静静观赏忘忧河,尤其是那朵莲,并没觉得有什么不好,也没觉得有什么快乐或者不快乐,如此,日子静静的过!

  大殿门上,青檐下有一面蛛网,长风过时,摇撼了网,那蜘蛛便会慢慢顺了丝结来回巡视。一枚青蛾子在长风里轻盈地舞动双翅,沐浴着青埂山上清凉的日光,也沐浴在清幽的梵唱里,翩翩起舞。方寸大殿里,尊位座前的那盏青灯摇曳着,灯芯在装满了酥油的琉璃盏上,静静燃烧。

  这一切都很清静,青梗山,如此过去了很多日子。

  一个夜晚,没月,也没星,夜空里,乌云层叠,暗黑无边,一场山雨欲来。

  一只乌鸦惊慌的扇动双翅,嘎嘎叫着,跌跌撞撞飞进了方寸大殿,躲在了大梁上,蜷缩了身子,瑟瑟发抖。

  一枚青色蛾子在大殿外的夜空,孤独地飞,偶尔地,看见了大殿里的那盏青灯,红红的火焰,跳动在无边黑夜里,发着灿烂的光,给人温暖。青蛾子爱上了那盏青灯的温暖。她飞向火焰,跌跌撞撞,心里却有莫名的欢喜!

  她用尽全力飞向火焰,越来越近,就要飞过大殿的青檐,飞进大殿,……。就快飞过大殿的大门了,突然,她只感身子一顿,便再也无法往前飞动了--她困在了蜘蛛的网里。

  她拼尽全力,在蛛网里挣扎。隔着一道门,还有一段不远不近的距离,蛾子困在网里,望着那盏大殿的青灯,青灯摇曳,闪着热烈而美丽的光……蛛网晃动之际,一只白色的蜘蛛缓缓向它爬过来……,一会,长风来了,带来一滴晶莹的露珠,落在了蜘蛛与青蛾之间,挂在蛛丝上,摇摇欲坠。

  一道闪电划破夜空,一瞬间照亮了这个众生的世界。

  半山腰间的忘忧河中,波光粼粼。那株青莲伸展着花蕾,幽香阵阵,闪电中,绽开了玉白色的花瓣,清丽的样子,很美。

  这夜,没月没星,只这闪电,电光过处,幽香沁人心脾,那支香烛在无情炉上,孤高地站着,看到了忘忧河中那一朵青莲,周围众多粉红莲花地簇拥,亭亭玉立于水中,伸展了花叶,静美。

  有了性灵的梵香,有了性灵的青莲,便是众生,也即是,众生如我,我即众生。

  这是个不美的夜,青莲摇曳身姿,梵香孤高站立,他们的本体莫名其妙没来由的开心,是傻,是笑,还是痴?

  大殿里,在蒲团上打坐的一尘老人,突然微睁了双眼,说,“孽缘!”

  梵香不明白,问,“什么是孽缘?”他站在无情炉上,看着师父。

  老人爱怜的看着梵香,抚摸着梵香的香雾,说,“留人间多少爱,迎浮世千重变,和有情人,做快乐事!”

  梵香遥望青莲,忘忧河几乎静止。青莲在水中静静微绽,袅娜多姿。

  在一瞬的时间里,梵香与青莲相互对望,彼此心里觉得疼,疼就疼吧,其实也没什么!难道一生不是这样过来的,不是吗?

  初心不改,与其说是一种执念,不如说是一种信仰!

  老人爱怜的注视着他,说,人生在世就是一种修炼,只有看破红尘之后,才能大彻大悟。

  这是宿命!??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