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止道为仙 > 正文
第一章 柳家小少爷
作者:以墨换酒  |  字数:3931  |  更新时间:2019-12-11 13:16:41 全文阅读

柳家,位于宋国南部的一个清贫小镇中,这个小镇和周围的几个小镇一样,依附于二十里地之外的清河城才赖以存活,镇子不大,街坊邻居们差不多都认识个七七八八,生活倒也过得安宁祥和。

镇子头有一个无名小山丘,除了一个孩童会经常来这里看着湛蓝的天空默默发呆外,平日里也没什么人来。

来的这个孩童长得白白净净,看着很是乖巧,一双滴溜溜的眼睛看起来十分灵性。

孩童本名柳寻香,是镇子里柳家的小少爷。

这天,柳家的三子柳天旭从邻镇打理完家族生意后回到柳家,进门便问道:香儿呢?又不练功跑去哪了?

“能去哪,还不是天天出去到处野,带着镇子里的一帮小孩子偷果子掏鸟蛋去了,香儿毕竟还小,你别老逼他。”一位打扮温婉的妇人笑道。

柳天旭叹了口气,端起着桌上的茶杯看了又看,妇人见状,问道:“怎么了,还是没办法吗?”

柳天旭苦笑一声,说道:“夫人,是我没用,香儿确实没有修仙的福分,我能为他做的,只有让他在越田镇安稳的过一生,做个富裕的普通人罢了。”

妇人看着柳天旭头上日益增多的白发,有些心疼,安抚道:“这都是命,我们能为香儿做的,我们都做了,香儿从小就懂事,他不会怪我们的,你别有太大压力了。”

客厅门外,正要进去的柳寻香听到这一幕,默默的退了回去。

自打柳寻香记事起,便知道这个世上是有仙人存在的,虽然自己并未亲眼见过,但是从小就喜欢看杂说野史的柳寻香一度被书中记载的仙人事迹所震撼。

仙人的厉害,不仅仅是可以一跃入九重天,日行百万山水间,更能离军千里取敌将首级,操纵着水火风雷,化山川为河流.....

这些书中的场景每一幕都深深的刻画在了柳寻香的脑海里。

“要是我也能成为仙人,那该多好啊。”

夜幕降临,在房间里百无聊赖的柳寻香准备出门去小山丘看星星,他听娘亲说,天上那些一闪一闪的星星就是一个国家,在那里,住着和自己一样的人。

“如果他们也抬头看天上的时候,看到的自己在的地方,应该也都跟星星一样吧。”柳寻香对这些星星很是向往。

他走出院子,却迎面遇到一群人,走在最前面的是一个十六七岁的少年,少年身板壮实,面容略黑,浓眉大眼,生的一副老实敦厚之像。

柳寻香见到后立马拱手喊到:“见过柳龙堂哥。”

堂哥柳龙,一个在柳家,甚至在整个小镇里都闪耀着光芒的名字,出生之后就被镇长亲自确定了是有着修仙之资的柳家麒麟子。

在这之后,柳家便把全部的精力放在了柳龙的身上,柳家的老家主柳重如这几年更是心力交瘁的想法子怎么把柳龙送到仙门之中。

在这个由仙人主宰的世界,没有仙人的家族,是注定存不长远的。

柳龙见到柳寻香之后轻笑了一声,说道:“哟,这不是寻香堂弟吗?怎么,这么晚还出去,为了名额劳心费力?”

柳寻香朝他行了一礼,继续说道:“堂哥的话我没听明白,堂弟还有事,就先走一步了。”

说完便从旁边绕了过去,柳龙却突然伸出手一把将柳寻香的脖子掐住提了起来,面色狰狞的说道:“少他妈给我装蒜,你以为你把苏炤灵哄好了就能拿到名额吗?痴心妄想!”

柳寻香被掐的说不出话来,只能不停的捶打着脖子上的手,脖子处的紧致让他脸色涨得通红,可不管他怎么动弹都掰不动柳龙的手。

身后的下人急忙凑上来小声说道:“大少爷,在掐下去容易出人命了。”

但柳龙并没有松手的意思,反而手上的力道更重了些,这下人急忙又说道:“大少爷,小的有一计,不如先让这废物去苏小姐那把名额要到柳家,然后…”

柳龙听的眼睛一亮,赞赏的看了下人一眼,才有些不甘心的一把将柳寻香摔在地上,说道:“堂弟啊,为兄这么生气,气的不是你去见那丫头,而是气你不懂事,你身为柳家的族人,你要以家族为重,你要想要这名额可以,但你得以家族的名义去要,明白吗?”

柳寻香大口的喘了几口气,眼角都有些湿润,刚刚那一瞬间,他差点以为自己要死过去了,揉了揉脖子,他眼中闪过一丝畏惧。

啪!

见他低着头不说话,柳龙又是一巴掌打在他脸上,厉声说道:“我刚说的你都听懂了吗?”

柳寻香深吸了一口气,爬起来说道:“听懂了,堂弟知道该怎么做了,如果没什么事,堂弟就先走了。”

柳龙这才满意的点点头,看着柳寻香离开的背影,他紧紧的握起了拳头:“柳寻香,你一个废物,有什么资格得到苏炤灵的青睐。”

走在路上的柳寻香忍受着脸上火辣辣的灼痛感,心中将这份怨气记了下来,君子报仇,十年不晚这是书上教他的道理。

出了柳家大门不久的柳寻香来到了那条能穿过镇子直达镇口的长街,镇子没有宵禁,因此此时的长街还是有些铺子和镇民在外闲逛。

夜晚的风很是凉爽,柳寻香来到镇子头的山丘上,四处张望着,像是在找什么人。

三天前,柳寻香因为一件小事被柳龙打了一巴掌,便独自一人坐在这小丘上吹着夜风,这几年,因为他不能修行,连带着他父亲在家族中的地位也愈发低下,不单堂哥柳龙不待见他,就连大伯母都好几次想对他除之后快,要不是他自己留心,恐怕早就死了好几回。

摸了摸依旧隐隐作疼的脸颊,柳寻香自言自语道:“为什么老天爷爷你这么不公平,所有东西都是命中注定,能修行的人生下就是能修行,不能修行的人不管怎么去努力都不能修行。”

“呸,谁说的,这简直是狗屁不通。”一道苍老的声音在柳寻香背后响起。

“鬼啊!”柳寻香吓得一个旋转起身,只见一个白发老头站在自己身后,这老头衣着破烂,鞋尖端还破着个洞,露出里面脏兮兮的脚指头。

“吵吵啥,看清楚,老头子我是人!谁告诉你天生不能修行的凡人便一生与修行无缘?你口口声声说不管怎么去努力都不能修行,你试过?”老头颇为气愤的说道。

柳寻香这才压下心中的害怕,仔细的看了几眼,发现这老头虽然身上邋遢的一塌糊涂,可那一头白发却干干净净打理的一丝不苟。

但即便如此,柳寻香还是有些害怕,没敢说话的他冲老头摇了摇头。

邋遢老头也不见外,大大咧咧的往地上一坐,双腿一盘,用手抠了抠牙缝,放在鼻子前闻了闻,慢悠悠的说道:“你想修炼,但是你偏偏不能修炼,所以你很苦恼,哦,还经常被人给揍,啧啧啧。”

柳寻香急忙捂住脸,自己被人打脸这种事被老头说出来让他有些恼羞成怒:“我就是想怎么了,被人揍又怎么了,要你管,臭老头!”

邋遢老头也不恼,扫了他一眼,说道:“你如果也能修行,你就不会畏惧你的族人,你就不会遭到不公的待遇,你就不会感到家族的冷漠。”

柳寻香翻了翻白眼,这些事他比谁都清楚,但是清楚有什么用,这世间的事,哪有那么多如果。

邋遢老头见柳寻香不搭理自己,颇有些尴尬的坐在那搓手,柳寻香见状,忍不住开口问道:“老头,你是不是马上要死了,来这里是有什么东西要给我或者是要我传承你的衣钵?”

“我呸,你个小娃娃怎么说话呢,老头子我还能活好几百年,还给东西你,做我传人,你想什么呢!”

“书里面都是这么写的…”

“……”

看到老头生气,柳寻香只好不说话,用手撑着小脑袋发呆。

老头可能觉得自己说话严重了些,便放低了声音问道:“娃娃,你想修炼吗?你要知道,一旦决定了的后果会是怎样?这数百万年来曾有很多人为了博取一丝能逆天改命的机会而遭劫难甚至连个全尸都留不下。”

柳寻香叹了口气,说道:“想啊,不过你自己不也说了嘛,没成功也就算了,到头来反把自己小命给修没了。”

老头看着他这垂头丧气的样子,骂道:“瞅你那点出息,你就是个软蛋,现在回去跪着求求你堂哥,说不定他还能让你在这破镇子里找个婆娘生个娃安稳活一辈子。”

说完老头便起身,伸手将屁股后面的裤子拍了拍,便哼着不知名的小曲儿准备下去。

“你才是软蛋,你以为我不想修炼吗,可是话本子里说了多少回,凡人根本就不能修炼,只有那些被上天恩赐过得人才有资格,而我呢,我在家族里当个摆设他们都觉得我碍眼!”

柳寻香看着老头的背影咆哮道,说到最后,眼泪也不争气的掉了下来。

邋遢老头停下了脚步,头也不回的说道:“那就离开这个家,走出镇子吧,只有走出去了,你才能看到更广阔的天,如果你想明白了,三天后这个时辰你再来这里找我吧。”

所以今天柳寻香来了,他已经决定好了。

第二天,起床后的柳寻香看着铜镜里自己脖子上的淤青,叹了口气,昨天夜里他没等到老头,但是对于离开家的事,他心里已经有了计划。

从柜中拿出一个在小镇街上买的方巾系脖子上,柳寻香冲出了房门。

“娘,我出去玩去了,中午不回家吃饭了。”

冲着客厅里在绣荷包的娘亲喊了一句后柳寻香便头也不回的冲出了柳府。

“诶,你这孩子又不吃饭就出去。”柳母江玉冲着柳寻香喊了一句,见柳寻香跟没听到一般只好无奈的摇摇头。

当天,一帮娃娃军在柳寻香的带领下去田地里捡完田螺后,柳寻香遣散了一起的孩童,然后跟苏炤灵去了镇子口的小山丘。

苏炤灵是镇长唯一的宝贝女儿,前两年的不知怎么的,柳寻香连哄带骗把她给拉来入了伙,而这小山丘也从那时候起,成了这两位“首领”的私有领地。

苏炤灵晃动着俩条玉藕般的小腿,看着在自己一旁翘着二郎腿躺在地上的柳寻香,沉吟少许,有些紧张的说道:“小柳子,我马上就要走了。”

柳寻香一愣,问到:“是上次你说的那个事吗?”

苏炤灵点点头,说到:“爹爹说这事儿很重要,所以我只能听爹爹安排,以后不能再跟你一起玩儿了。”

在短暂的安静之后,柳寻香便说道:“走之前你能帮我个忙不?”

“恩,你说吧。”

柳寻香立马来了劲儿,坐起身子跟苏炤灵说着自己的想法。

苏炤灵听完后瞪着眼睛呆呆的看着他,柳寻香疑惑道:“傻丫头,你怎么了?”

“我觉得你可能疯了。”

柳寻香轻轻在她头上敲了一下,说道:“你才疯了,怎么样,帮我不?”

“小柳子,是不是你那个堂哥又欺负你了?你告诉我,我替你去收拾他。”苏炤灵一脸担忧的看着柳寻香,她还是觉得柳寻香可能受刺激了。

苏炤灵知道柳家从上到下都围着柳寻香的堂哥转,甚至一些下人为了巴结柳龙,在私底下的时候对柳寻香也很是不好,而家族内对此不闻不问。

柳寻香不屑的哼道:“他欺负的了我吗?我不欺负他就不错了。”

苏炤灵被柳寻香的臭屁给逗笑了,但还是问道:“你真决定了?那伯父伯母该有多伤心啊。”

“所以才需要你来帮我啊。”柳寻香眼巴巴的看着苏炤灵说到。

以墨换酒
作者的话

新书求推荐,求收藏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