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神归尘 > 正文
第十四章 悄悄的离去
作者:孤藤疯鸦  |  字数:2555  |  更新时间:2019-09-09 21:43:31 全文阅读

“所以,他们的公会在哪?”

  原本只是一个轻声地询问,却如同炸雷一般,引爆了整个街道。

  “什么?他要去犲会?”

  “喂喂喂!这算不算宣战啊?”

  “犲会估计是凶多吉少了。”

  “不见得,犲会会长可是国王钦点的王下第一人啊!是距离十年前那位至高者一步之遥的存在啊!”

  “有的看了,有的看了。”

  “看来又到了和十年前一样的时刻了了”

  而凡妮莎却是呆呆的坐在那,她不知道该作何反应,喉咙紧闭着,根本无法发出声来。眼前这个人,这个曾经熟悉和憧憬的人,再度出现,说着莫名的话,她原本是愤怒的,是不甘的。当莫西出现时,她发现了。

  她从未怨恨过张,她一直追随着张的步伐,如同他十年前做的那样,可是她失败了,她不敢面对他,她未守护好这个家,为守护好她的“家人”们的回忆。

  如果他没回来,也许就就此为止了吧。

  可是他回来了,他再次回到了这个家,看到了她狼狈的模样。

  他也再一次用他的方式解决了问题,再一次救了她,就像十五年前的草原上时,就和当初在群狼前毫无动摇的那个男人一样,再一次解救了她,也许......

  “凡妮莎”,张的轻呼将凡妮莎从深思中拉了回来,“这几年,苦了你了,接下来,就交给我吧。”,凡妮莎愣住了........他真的要去吗?

  原来已经有好事之徒将犲会的地址告诉张了,就在城南,最为奢侈的那个建筑。

  “你好好休息吧”,张说完就消失在了整个街道的人的视线中。

  在张走后,人群彻底的混乱了,有的让自己的家人赶紧回家,有不嫌事大之人嚷嚷着去看热闹,还有的开始放马后炮,不断的咒骂着莫西等人。

  只有凡妮莎一人,呆呆的看着倒在地上不断抽搐的莫西,回想着过去的瞬间和十年中无数次的困难,和刚刚只有在在过去梦中才会出现的安慰。

  她张了张嘴,她知道如果她发声必定是哽咽,这时鹤冷不丁将头凑到了她的面前。

  “啊?”为了不让发出哽咽让别人看笑话,凡妮莎只好用一个字来回应鹤。

  “那个”鹤歪来歪头,红着脸,不好意思的问道“那个.......城南在哪里啊?”

  .................

  城南,这是整个王国首都最为混乱的地带,无恶不作的歹人,劣迹斑斑的窃贼都在这里成群结伴,更为主要的是,这里是黑色产业巨头的主要合作伙伴——犲会的所在地。

  在奢侈的公会内所聚集的皆是来自世界各地的冒险家,有的是慕名而来的初来乍到者,更多的则是前来“做生意”的。

  而在人群中更不乏低着头潜伏在公会内的暗地工作者,有的假装趴在吧台睡觉,还有的则是倚靠在墙梁上假装深思,而他们唯一一致的就是藏在他们衣服下闪闪发光的匕首。

  在公会二楼,走廊的尽头房间介是一般冒险者不被允许进入的区域,在每个门口有着5位黄金级佣兵把手,而房内这就是“交易”的场所。

  在阴暗的房间内,犲会的4位副会长正在清点着最新的一批赃款,而在他们身后的更多的是被高高吊起准备拿去贩卖给死灵法师的精灵,矮人。更多的被麻药迷倒捆绑在牢笼里的女子,这些都是准备被拿去贩卖给那些地方富商和虚伪的王公贵族的,而卖不出去的就会贱卖给冒险家和平民们。

  “秃鹫,你手下的那个队长莫西怎么去了凡妮莎那还没回来?”蹲坐在地上的那位发话了。

  “不知道,也许那个混蛋在凡妮莎那闹上瘾了吧,凡妮莎早就不成器了,让莫西教教她也没什么不好的。”名为秃鹫的男人回到“对了,沙鳄,你们最近收益如何?”

  “不怎么好,最近打压愈来愈重,许多买家为了避风头都消失了,损失有点严重。”沙鳄甩了甩手,不满的说到。

  “但是会长已经去觐见国王了,离成功仅差一步了,只要他目的达成了,“那位”一定会实现我们的愿望的。”蹲在地上的男子再度说到。

  其余三位人表情也渐渐缓和了下来,脸上身下的确实奇异的神往,相必那位一定是位极其强大存在。

  “但是,鬼脸。这样针对凡妮莎和公会不会引起那位的注意吗?毕竟......”

  “想什么呢?”蹲坐在地上的男人再度不屑的回到“自己想想吧,那位已经失踪了十年了,怕是早已到达神的境界了吧,况且如果他未达到那种境界便归来,想必不是大人的对手的。”说完鬼脸便放肆的大笑起来,其余三人也是跟着笑了起来。

  “原来如此,看来我被小看了呢~”

  诡异的声音从四面八方响起,仿佛地狱的恶鬼在耳边私语一般。四位顿时感到自己的颈椎发凉。

  “是谁!”秃鹫最先跳起,手臂上产起层层火焰,讲他稳稳地护住同时也警戒着。

  “刚刚还在谈论着会不会招惹我,现在就忘了?”声音再度响起,这次却想电钻在向耳朵里疯狂探入一般。

  除了秃鹫以外的三人立即发出来骇人的痛叫声,汗珠立马流了出来,模糊了他们的眼睛。

  秃鹫摇摇晃晃的站着,身体开始颤抖,原本身上看似牢不可破的火焰护盾开始在逐渐的熄灭。“你!你到底是谁!”

  突然秃鹫意识到了不对,房内如此大的动静,屋外的雇佣兵呢?他们怎么了?

  秃鹫强行克服了自己的恐惧,奔向房门试图求救,可当他的手触碰到门把手时,他却发现没有感觉到那股冰冷,他缓缓地地下了头,之后一股恶臭从他的两胯之下散发而出。

  手消失了,仿佛被切割了一样,如同从未存在一般。原本手所在的地方却是平整的,仿佛被完整地切割了一般,只有流下的潺潺鲜血告诉着他,这里曾经还存在这手。

  “啊......啊.....啊!”秃鹫终于崩溃了,他跪倒在地上,突如其来的冲击使得原本是土匪出身的他忘记了自己的身份,任由自己无助了空气。

  “不用担心外面的雇佣兵,为了不招惹不必要的麻烦,我把这片空间封锁了。”令人胆寒的声音再度响起,只不过这次是从秃鹫身后响起的。

  “空间封锁?你.......你是十年前的至高者!你难道已经到达神的境界了?”恶鬼一边后退一边惊叫到,此时的他早已失去了之前的稳当。

  “难道?”张缓缓转过身来,飘起的风衣仿佛死神的斗篷。“你,误解了,恶鬼”,当听到这句是恶鬼居然如释重负,没有达到就无法打败那位大人,如果是那位大人复活我们.........

  “我在三十年前就已经成为主神了!”如同死亡宣告一般,仿佛铡刀落下,绝望蔓延开来。

  四人完全停止了思考,数秒过后,他们开始癫狂的痴笑“不可能,不可能,你个傻子,以为我们会信你吗?”沙鳄赫然失去了理智,只能坐在地上一边痴笑一边骂道。

  “哦?”,张露出了微笑“这样呢?”

  爆裂声,除开沙鳄以外,其余三人如同烟花一样炸开了,献血如油漆一般铺满了整个房间。

  看到这一幕沙鳄彻底失了神,眼神开始涣散,还有口水挂在嘴角。

  张走上前,将手放到沙鳄那早已湿透的额头上,开口问道。

  “告诉我,那位是谁?你们会长又想干什么?”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